席琳

注册日期:2021-09-16
访问总量:2298889次

menu网络日志正文menu

老輩兒傳奇 之 傅增湘和葉德輝和鹽鐵論公案


发表时间:+-

2024-1-28


民国八年,也就是公元一九一九年,上海商务印書社開始影印《四部丛刊》古漢語文集《鹽鐵論》的時候,由张元济(字菊生)主持这项工作。这时,著名藏書傢傅增湘向张菊生推荐江阴缪艺风所藏明弘治版涂刻《盐铁论》,并说缪氏所藏是真涂刻,和故宮藏本一致。市面上其它号称涂刻的,都是正嘉本冒充的。


  • 缪艺风,即缪荃孙,生于一八四四年,卒于一九一九年,字炎之、筱珊、小山,晚号艺风,江苏江阴人;工诗词,为陈散原之友;清末著名学者、目录学家、金石学家、藏书家,著作颇多。中国近代图书馆事业的奠基人,是現在的中國国家图书馆南京图书馆的創始人和第一任馆长,中国近代教育事业的先驱者。老人在晚年侨居上海,经常卖掉收藏的一些古书,以做刊印书籍的经费。其收藏的宋元善本,多数都归了刘翰怡、张石铭两家。傅增湘也曾去老人处卖书,就曾经商量着想买这本涂刻《盐铁论》,但由于缪氏不舍而未成。老人死后,所藏书籍流散。其遗书被陈立炎以三万块买去。其中这本《盐铁论》被吴江沈无梦所得。不久,沈无梦迁官参幕黑龙江,家无余资。遂以三百金将此书转让给了傅增湘。这样这本让傅氏萦神系梦十数年的涂刻《盐铁论》,终于被其收入箧中,并爰详书始末于册,以见古本之难遇,良友之多情,希望他的子孙其善保之。


就是这样的一本书,在张元济编印《四部丛刊》时却被认为是伪书。令傅增湘大为光火,每每想起辄为腹痛。原来傅氏向张菊生推荐这本书时,也是民國大藏書傢之一並號稱北傅南葉的叶德辉不干了,起来抗争终于把这事给搅黄了,並引起了一段公案。根據傅增湘《藏園群書經眼錄》:


  • 《鹽鐵論》十卷,漢桓寬撰,明弘治十四年涂楨刊本。十行、二十字, 白口,雙欄。收藏鈐有王元章、張達善印、季振宜藏書、滄葦各印, 均朱文。故宮藏書。《鹽鐵論》十卷,漢桓寬撰,明弘治十四年涂楨刊本。十行、二十字,白口,左右雙欄,鈐有光四堂藏、鄭西冉閱、志雅齋、雲輪閣等印。余藏。《鹽鐵論》十卷,漢桓寬撰,明嘉靖刊本。九行、十八字,前有弘治十四年都穆序。按:此嘉靖刻本,葉奐彬德輝乃據前都穆序,強指為即弘治涂楨本,且以之印入《四部叢刊》,余爭之不得,腕歎而已。其真涂本在江陰繆氏,與此不同。余藏。


出版史研究從丁日昌藏「宋刊」《鹽鐵論》說起出版史研究從丁日昌藏「宋刊」《鹽鐵論》說起


《中華再造善本》所收明弘治十四年涂禎刻本《鹽鐵論》書影


  • 叶德辉,字奂彬,号直山,一号郋园,湖南长沙人湘潭人。他是前清御史,也是著名的藏书家及出版家,与傅增湘有北傅南叶之称。有藏书楼曰观古堂,藏书已达四千馀部、二十万卷之多。这些书除少部分流散外,大部分被其子叶启倬、叶启慕1938年卖与东瀛,诸多古籍善本,流散彼邦,至今念起不禁令人心痛。


不過这个叶德辉虽治学有成,其人品却多为他人所诟病。周作人在其《饭后随笔》中,说他为皇帝选秀女,往往捷足先登,所辱秀女不乏其人。丘良任编《竹枝纪事诗》中讥笑他和王先谦是麻子,记录了当年在长沙抢米风潮中叶、王两人囤积居奇,为富不仁的事实。《黄裳书话》中说叶昌炽以藏书家和金石学家而知名,叶德辉去与他联宗,遭到他的拒绝。据他说,是看到叶德辉的眼睛里,有一种不祥之光,断定他不得好死。叶德辉的下场不幸被叶昌炽言中了,1927年,他辱骂毛领导的农民运动是痞子运动,被农民协会当做土豪劣绅给处决了。


undefined


傅增湘(1872—1949)

葉德輝


葉德輝 (1864年—1927)



缪荃孙(1844—1919)



丁日昌(1823—1882)


  • 叶德辉手中所持的《盐铁论》版本,其实是正嘉间刻本,九行十八字,白口,单阑,字体方板。可他却大肆诋毁张古余、顾涧薲、缪艺风诸人都是误认,且说这些人都受了书商的骗,世间真涂本只有他家所藏孤帙。涂氏版本是覆刊宋嘉泰本,都元敬为之序,遂为世宝贵。自涂本出后,正、嘉、万以来刊本皆从之出,故行款迭有改易,真体变为拘板,或略加校正刊行,然皆有涂、都两序冠首,以明所出之源。叶氏之所以力主此书涂刻,最大的证据是丁日昌《持静斋书目》和及莫郘亭的《邵亭知见传本书目》著录的宋本与其相同。《传本书目》称丁禹生有宋刊《盐铁论》十卷,九行十八字…..时皆以此本真惊人秘笈矣,叶德辉也认同他的说法。


氏所藏《盐铁论》,后为保古斋殷氏所收,傅增湘急忙去看,只见卷尾淳熙改元锦谿张监税宅善本木记二行乃是别刻粘附。卷首冯武题识字迹亦凡俗,气息晚近,决非窦伯所为,使人爽然失望。其后贬价百元售之。


  • 这桩公案最终以认定叶藏为正嘉刻本而告终。但《四库丛刊》毕竟是收录了叶藏明刻本,所以傅增湘心气难平。他在《藏园群书题记》中对相关的几个人都有评价:他说丁日昌两目如漆,固不足责。就是说他俩眼一抹黑,看不出真假。而莫郘亭先生号为精鉴,亦复随声附和,不敢讼言其非,则真足诧矣。是说莫先生随波逐流,有亏精鉴之名。而叶德辉阅肆未久,闻见颇隘,其持论倒置,宜哉!说叶阅历浅近,见识狭隘,他所坚持的论调本末倒置,也就不稀奇了。


出版史研究從丁日昌藏「宋刊」《鹽鐵論》說起出版史研究從丁日昌藏「宋刊」《鹽鐵論》說起


《四部叢刊》本《鹽鐵論》書影


葉德輝為了圓謊,越描越黑,故傅氏總結稱:


  • 葉氏嫻熟著錄,而於板刻無真鑑之力,故同一習見之正嘉間本也,在丁氏則以宋刻目之,在己藏則以涂刻目之。此本前有都序,丁本去之以充囗刊。根源既誤,見張刻之不同,則力詆張、顧之改易行款以堅其說。蓋緣生平未得見涂本也。及藝風以真涂本示之,則又妄稱為倪本以飾其非。今涂本、正嘉本、倪本、張本皆並儲吾篋中,因為詳著源委,以告後人,俾知凡學問之道要以實驗為真,無假空言以取勝也。


其實在臺北故宮博物館裏面,兩個版本均有所藏:左邊的,就是弘治本,十行二十字。右邊的是正嘉本,九行十八字。


出版史研究從丁日昌藏「宋刊」《鹽鐵論》說起



出版史研究從丁日昌藏「宋刊」《鹽鐵論》說起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書,一部三冊,編號故善014378-014380,即前述傅增湘所著錄藏於故宮者。就是真正的明弘治14年新淦涂禎覆刊宋嘉泰刻本。


臺北故宮博物院所藏,一部四冊者,編號故善007670-007673,當為正嘉間刊本而誤著錄弘治14年涂禎刻本。


俗話説,物以類聚,人以群生。傅增湘的藏本,來自于缪荃孙。葉德輝的藏本,則和丁日昌相通。前者人稱中國圖書館之父,後者是清末禁書大王。同治七年(1868年),曾任江蘇巡撫的丁日昌下令严禁淫词小说,查禁小说戏曲书目122种,淫词唱片114种,续查淫书34种,分2批共计268种,含《紅樓夢》、《金瓶梅》、《巫山艳史》、《杏花天》、《蟫史》、《女仙外史》等。而在有清一代,丁日昌查禁小说也最为彻底。


  • 《盐铁论》是子部的要籍,宋刊本久已不存,然而清末丁日昌却得到一个本子,有淳熙改元锦谿张监税宅善本楷书木记,版本名家莫友芝未加分辨,遽然当作宋本著录于《宋元旧本书经眼录》。后来当丁日昌藏本出现于市场时,大家发现它本是一部明刻本,只是补上了一个刊记,根本不是宋本。当年编纂《四部丛刊》时,叶德辉坚持说他藏的《盐铁论》是明弘治涂桢刻本,原因就是以一个伪造的宋本作标准,推出了错误的结论,误导了许多人。叶德辉的推理根据是,丁日昌的《持静斋书目》和莫友芝的《宋元旧本书经眼录》都载有宋本《盐铁论》十卷,云每半叶九行,每行十八字,第十卷末页有淳熙改元锦谿张监税宅善本楷书木记。他看到明刻九行十八字本前有弘治十四年(1501)吴郡都穆序,行格与宋本同,桓宽之桓及书中匡字均沿宋讳阙笔,认为这就是出自宋本的明弘治涂桢刻本,进而断言十行十八字的真涂桢刻本为非,结果构成版本学史上的一个著名的案例。 


不過現在早已經事過境遷,如同張大千仿作的假畫一樣,無論是弘治版,抑或是正嘉版,都已經成了無價的善本,和藏家追逐與炒作的對象。



浏览(343)
thumb_up(1)
评论(0)
  • 当前共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