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琳

注册日期:2021-09-16
访问总量:2298889次

menu网络日志正文menu

老輩兒傳奇 之 傅增湘和龙舒版《王文公文集》


发表时间:+-

2024-1-27


盛世玩收藏,亂世儲黃金。現在北京臺陳笑主持的鑒寶節目,已經是日薄西山,相形見絀,越來越辦不下去了。最近的兩個周六,改成了大衆收藏。其中的一期,講的是大宋宰相王安石的龙舒郡本《王文公文集》。


  • 宋龙舒郡本《王文公文集》是宋代安徽舒州(今安徽潜山)的官刻本,收录王安石诗文共计2281篇,全帙一百卷,欧体字,除十数卷外,纸背全为宋人书简手劄。此版约刊于南宋高宗绍兴时期,庐州舒城县 (今属安徽潜山)。龙舒是舒城的古称,因龙舒水流过而得名,此版《王文公文集》也因此被后世称为 龙舒本。龙舒本原书标目为《王文公文集》,是现存最早的王安石文集,完整保存了宋版的原貌。目前所知全世界仅有两部,而且都是残本。国内残本七十二卷藏于上海博物馆,为宝应刘启瑞所藏,存卷一至卷三、卷八至卷三六、卷四十八至卷六十、卷七十至卷一百。日本宫内厅书陵部藏有残本七十卷,原为金泽文库藏书,所存卷一至卷七十。两者如若合并除去重卷,则可得一部《王文公文集》完书。1962年中华书局以食旧德斋原藏本影印卷为基础,缺卷以北京图书馆藏日本东京宫内省图书寮藏本照片补足,出版刊行了《王文公文集》。


上海博物馆


上海博物馆


上海博物館藏《王文公文集》



日本宫内厅藏《王文公文集》


這一部書之所以引人注意,造成了轟動,就是因爲和當年的成化雞缸杯一樣,原由刘启瑞監守自盜而收藏的七十六卷本清宮舊藏《王文公文集》中的第十七、十八和第二十卷又重出江湖,拍了二點六三億人民幣,創了宋版書拍賣的世界記錄。


1272e3a73aebad546011fd113f8c64b92ff86626.jpg


其實上海博物館的這一套七十二本殘卷,在本土歷經曲折,多次轉手,保存狀態遠不如日本宮内亭藏本。九十多年前藏書老前輩傅增湘和張元濟出四部叢刊的時候就想把中日兩藏殘本珠聯璧合,在日本那邊沒有一點問題,只是在中國的藏家這裏,遇到了諸多阻礙,到死都沒能如願,令人扼腕。


  • 傅增湘(1872—1949),字润沅,号沅叔,别署双鉴楼主人、藏园居士、藏园老人、清泉逸叟、长春室主人等,中国近代著名藏书家。四川省江安县人。光绪二十四年(1898)进士,选入翰林院庶吉士。1917年12月至五四运动前,曾入内阁任教育总长。傅氏一生藏宋金刻本一百五十种,四千六百余卷;元刻本善本数十种,三千七百余卷;明清精刻本、抄本、校本更多,总数达二十万卷以上,是晚清以来继陆心源皕宋楼丁丙八千卷楼、杨氏海源阁、瞿氏铁琴铜剑楼之后的又一大家。傅增湘无论是在藏书、校书方面,还是目录学、版本学方面,堪称一代宗師。


undefined

中国近代藏书家、学者、教育家傅增湘(1872-1949)


  • 《王文公集》残刻,寮本借印殊不难。所虑者,借到之后而颍川君所有仍借不到,则印此大部残本之书,殊不值得。未知颍川君希望至何程度?可否乞缮致一函,由敝处派人持往面商?此为流通起见,并无利益可图,并乞于函中叙及之。。。。潁川君亦頗有居奇之意,恐未易就緒也。若在申照印,而又許之重酬,則潁川固所願耳。


其中所説的潁川君,就是劉啓瑞。


  • 刘启瑞(1878~?),近现代藏书家。字翰臣,号韩斋。江苏宝应人。光绪二十九年(1903)举人,次年进士,官内阁中书、内阁侍读学士。宣统元年(1909)张之洞曾委派他和曹元忠等人整理内阁大库档案。内阁大库内多明文渊阁旧藏宋元秘本古籍,收藏宋元本及其档案甚多。据《藏园日记抄》记载,1920年傅增湘曾访问刘氏藏书楼食旧德斋、抱残守缺斋,观其藏书中有宋本23种,元本9种;其中宋本以《王文公文集》、《通典》、《隋书》、《居士集》、《资治通鉴纲目》、《谢宣城集》、《文选》、《水经注》、《文苑英华》等为最;元本《农桑辑要》、《东莱先生音注唐鉴》、《宣和画谱》、《西汉诏令》、《通典》、《秋堂邵先生文集》、《资治通鉴》等为最;众多宋元明刊本中有历代名家收藏和评注,后来这些藏书大多数被傅增湘购入双鉴楼。


一頁宋版一兩金。依照國人的習性,不管多大的學問,能費勁巴拉的把國寶從皇宮内府中盜出來,再費勁巴拉的尋找下家,再像兔子拉屎一般地拆分開銷賍,每步都留有後手,每一步,也都精密算計,透露著狡詐、利益和精明,每轉一次手,就多一層盤剝和加息。從古到今的擠得屁,都像炒地皮一樣不斷地看漲,也都充滿了大國特色。



浏览(514)
thumb_up(0)
评论(0)
  • 当前共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