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琳

注册日期:2021-09-16
访问总量:2298889次

menu网络日志正文menu

韩刻版 之 月峰先生文集


发表时间:+-

2023-12-26


一块韩刻版,是明代朝鲜人高傅川先生(1578-1636)遗集洪相民写的序言中的第五和第六两页。


ANTIQUE ASIAN CARVED WOOD TEXT / CALIGRAPHY PRINTING BLOCK - Picture 2 of 6ANTIQUE ASIAN CARVED WOOD TEXT / CALIGRAPHY PRINTING BLOCK - Picture 5 of 6
ANTIQUE ASIAN CARVED WOOD TEXT / CALIGRAPHY PRINTING BLOCK - Picture 6 of 6


印出书来,大概就是下面的样子:


ITKC_MO_0756A_B013_097H.gif
ITKC_MO_0756A_B013_097L.gif


上面的文字,是这样的:


  • 月峰先生文集序 盖爵禄者。人之所同欲也。苟非果于忘世。则举皆乘机抵巇。包羞诡求。无所不至。甚至于没其性命而饕焉者滔滔皆是也。若夫清节之士。抱君民之志。而惟义是视。确然自守。终不为权贵禄利之所摇夺者。则考诸往牒。绝无而仅有。此朱夫子所以大加钦叹于陈无己,吕居仁。而以余所闻。近故月峰先生高公岂非其人欤。不佞自幼少时日侍先君子。习闻公。万历丙午。与我王考同登明经科。华闻遐畅。权臣尔瞻闻而慕之。遣人来致意甚勤。将加以美爵。公即正色叱退。不小假借。当是时。尔瞻方以光海宠臣。秉国颛权。进退人物。一世才俊之士。争先趍附。得高科而登显仕者。差肩叠迹。而公独若将浼焉。题诗而远引。迨仁庙反正。凡诸贰于尔瞻者。举皆甄别擢用。而公终始恬退。召命累下而辄辞不赴。卒之沉沦而不悔。是其微意有在也。今读其晚年所咏一从癸亥投簪后。不入脩门廿二秋之句。可想其一生苦节。不在显而在于潜隐也。世之识者寡。于公何伤乎。公雅志林泉。晚益好学。行谊文章。卓然为吾党师范。而惜乎其所著述。重经郁攸之厄。可传韪迹。几乎荡然。今其所存。不过若干卷。语圆而意熟。词婉而味澹。尽乎其为有道之言。而往往忠义之发于辞气者。直令读者嘘唏抆涕于百岁之下。吁其伟矣。独恨夫显晦异时。是集之完。未及我先君子状公行之日也。公之曾孙汉翔氏。以公遗集来示。猥托以弁卷之文。顾不佞何敢措一辞于卷首。以取溷佛头之讥乎。特以所闻于先君子与其平日所感于中者。略记颠末以归之。后学前行翊卫司翊卫洪相民谨叙。


自周代开始,朝鲜就深得中华文化之传承。司马迁在《史记朝鲜列传》中说:


  • 朝鲜王满者,故燕人也。自始全燕时尝略属真番、朝鲜,为置吏,筑鄣塞。秦灭燕,属辽东外徼。汉兴,为其远难守,复修辽东故塞,至浿水为界,属燕。燕王卢绾反,入匈奴,满亡命,聚党千馀人,魋结蛮夷服而东走出塞,渡浿水,居秦故空地上下鄣,稍役属真番、朝鲜蛮夷及故燕、齐亡命者王之,都王险。会孝惠、高后时天下初定,辽东太守即约满为外臣,保塞外蛮夷,无使盗边;诸蛮夷君长欲入见天子,勿得禁止。以闻,上许之,以故满得兵威财物侵降其旁小邑,真番、临屯皆来服属,方数千里。传子至孙右渠,所诱汉亡人滋多,又未尝入见;真番旁众国欲上书见天子,又拥阏不通。元封二年,汉使涉何谯谕右渠,终不肯奉诏。何去至界上,临浿水,使御刺杀送何者朝鲜裨王长,即渡,驰入塞,遂归报天子曰杀朝鲜将。上为其名美,即不诘,拜何为辽东东部都尉。朝鲜怨何,发兵袭攻杀何。天子募罪人击朝鲜。其秋,遣楼船将军杨仆从齐浮渤海;兵五万人,左将军荀彘出辽东:讨右渠。元封三年夏,尼溪相参乃使人杀朝鲜王右渠来降。王险城未下,故右渠之大臣成巳又反,复攻吏。左将军使右渠子长降、相路人之子最告谕其民,诛成巳,以故遂定朝鲜,为四郡。


朝鲜民风强悍,但历代朝鲜国王对中国中央政权的态度都比较恭敬。在明季之前,朝鲜李朝一直奉明朝为华夏正朔,并和大明一起共进退。这一点令人敬佩。1637年,当清军兵临朝鲜的时候,朝鲜国王仁祖尽管在南汉山城奋力抵抗,最终仍不敌城外的重重铁骑,出城投降。按照大清的规定,朝鲜此后不得再使用大明年号,并与大明断绝一切关系,甚至需派兵援助大清,侵略大明。1644年明朝灭亡后,朝鲜读书人有的放弃科举当官,自闭于家门;有的逃入深山,自绝于尘世。到了1648年,当担任书状的朝鲜使臣的李惕然行经沈阳,曾有一段奇妙的遭遇。他发现汉人都被驱逐到沈阳城外,并被剃发。而朝鲜官员均穿着大明衣冠。当朝鲜使臣在贡道上行走时,汉人则举起手,抚摸头上光秃秃的部分—那被剃发的地方,并露出感慨惭愧的表情,有的人甚至落泪。



浏览(22888)
thumb_up(1)
评论(0)
  • 当前共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