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琳

注册日期:2021-09-16
访问总量:2298889次

menu网络日志正文menu

张文祥刺马案的原因


发表时间:+-

2023-12-19


因为万维的原因,对一冰博的问题,回不了贴。单发一个:


一冰:张文祥刺马案的原因有些莫名其妙,那时大官没有贴身保镖吗?欧洲不是曾风行一阵弑君癖吗,那时反社会人格比较容易找到复仇解恨的目标——最高权位者。


徐锡麟也是刺客,还记得晚清的几次爆炸,都是贵族子弟搞的,厉害,清朝那么腐朽,非行刺无法解决,后来人们都不敢做官了,象杀猪榜。


抗战时期戴笠的特务刺杀了多少与日本人合作的官员,为何不去刺杀日本人?


席琳:个问题信息量太大。现分段回答。


第一,对,徐锡麟秋瑾也是刺客,民初有炸弹队,不少甚至女人做队长。例如晚清广州将军刘凤山,和他的前任孚琦,就是分别被革命党人和以庄汉翘为首的女子炸弹队给炸死的。后来的宋教仁,也是被人刺杀的,和张文祥刺马案类似,有调查结果,但最终是谁派的杀手,都不了了之,因为里面的水太深。根据无名氏在《杌近志》中的记载,刘凤山是个巨贪:


  • 清季炸死广州之凤山,当督练近畿军时,其侵蚀军饷,不可以数计。己酉,余友汤君官戎部,掌军需,亲见两事:一、项城在枢府时,每镇岁减发之三十万,铁良当事,仍还给之。一、某军医官控凤山发饷按七成,举例累累。其他贿卖差缺,丑声载途,不可道也。风山有一女,嫁前皖抚诚勋子增龄。前年冬,诚宅被盗,勋大不怿。某君与勋有旧者,往慰之。勋慨然曰:他物盗去不足惜,独次儿妇失去一箧,内藏物盖值三十万,此不无耿耿耳。此可见凤山婪赃之巨,不可臆测也。


而《清史稿》列传第二百五十六,记载刘凤山为正人君子,临危不惧,是为清廷死节的烈士,追赠太子少保,谥勤节,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久经考验的无产阶级政治家和军事家,和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了


  • 凤山,字禹门。刘氏,隶汉军镶白旗。以翻译举人袭佐领,充骁骑营翼长、印务章京。累迁参领,总办东安巡捕分局。联军入京,法人在其辖境刃伤商民,缚致总局,请毋少贷,论如律。擢副都统,训练近畿陆军,著声绩。除西安将军,仍留治兵事。宣统初,改练军归部节度,始解兵柄。三年,授广州将军,未行而武昌事起。香港为粤民党薮,谋攻省城,众阻其勿往,曰:吾大臣也,不可不奉诏。遂毅然去。将至时,总督及布、按以下官皆不敢出迓,或劝宜微服先入城,毋蹈孚将军覆辙,凤山不可。日午,舆卫导行,抵南城外,党人匿市廛檐际掷炸弹,屋瓦摧压,从者死十馀人,街石寸寸裂。暮得凤山尸,焦烂无完肤。事闻,赠太子少保,谥勤节,予骑都尉世职。


关于刺马案,一般的说法是,张文祥刺马,和慈禧太后派两广总督马新贻调查湘军破太平天国首府贪污案有关。张之洞的哥哥张之万先审了一个结果,算是送给曾国藩的一个顺水人情,然后慈禧又让曾国藩来审,自然审不出不一样的结果,反映了中国官场的黑暗和司法之腐败。清史稿列传第一百十三上记载说:


  • (同治)九年七月,新贻赴署西偏箭道阅射,事毕步还署。甫及门,有张汶祥者突出,伪若陈状,抽刀击新贻,伤胁,次日卒。将军魁玉以闻,上震悼,赐恤,赠太子太保,予骑都尉兼云骑尉世职,谥端愍。命魁玉署总督,严鞫汶祥,词反覆屡变。给事中王书瑞奏请根究主使,命漕运总督。张之万会讯。之万等以狱辞上,略言:汶祥尝从粤匪,复通海盗。新贻抚浙江,捕杀南田海盗,其党多被戮,妻为人所略。新贻阅兵至宁波,呈诉不准,以是挟仇,无他人指使。请以大逆定罪。复命刑部尚书郑敦谨驰往,会总督曾国藩覆讯,仍如原谳,汶祥极刑,并戮其子,上从之。

《清代野记》上是如此记载的,和王立军反薄熙来案一样,比较狗血:


  • 马新贻,字谷山,山东荷泽人,世为天方教,由进士分发安徽即用知县。咸丰间,皖北一带粤捻交讧,马以署合肥县失守革职,带罪立功,唐中丞委办庐州各乡团练。一日与捻战而败,被擒,擒之者即张文祥也。文祥本有反正意,优礼马,且引其同类曹二虎、石锦标与马深相结纳,四人结为兄弟。与马约,纵之归,请求大府招降其众。马归为中丞言,允之,张、曹、石三人遂皆投诚。大府乃檄马选降众设山字二营,令马统之,张、曹、石皆为营哨官矣。至同治四年,乔勤恪抚皖时,马已瀳升至安徽布政,驻省城,兼营务处。抵任后,山字营遣散,张、曹、石皆随之藩司任,各得差委,甚相得也。无何,曹二虎眷属至,遂居藩置内。时张已微窥马意渐薄,大有不屑同群之意,劝曹勿接眷,曹不听。曹妻既居署中,不能不谒见马夫人。马见曹妻,艳之,竟诱与通。又以曹在家,不能畅所欲为,遂使曹频出短差,皆优美。久之,丑声四播。文祥知之以告,曹不信。继闻人言啧啧,乃大怒,欲杀妻。文祥止之曰:杀奸须双,若止杀妻,须抵偿,不如因而赠之,以全交情。曹首肯,乘间言于马。马大怒,谓污蔑大僚,痛加申斥。曹出语张,张曰:祸不远矣,不如远引为是。曹不能决。忽一日马檄曹赴寿春镇署请领军火。时寿春镇总兵为徐心泉,怀宁人也。乔勤恪大营驻寿州南关外,徐为总营务处。曹得檄甚喜,欣然就道。文祥谓锦标曰:曹某此去,途中恐有不测,我与若须送之。盖防其中途被刺也。于是三人同行,至寿州,无他变。石笑之,谓张多疑,张亦爽然若失。及投文镇辕谒见,忽中军官持令箭下,喝绑通匪贼曹二虎。曹大惊,方欲致辩,徐总兵亦戎装出。曹大声呼冤,徐曰:马大人委尔动身后,即有人告尔通捻,欲以军火接济捻匪,已有文来,令即以军法从事,无多言,遂引至市曹斩之。张跌足大恸,谓石曰:此仇必报,我与尔须任之。石沉吟。张又曰:尔非朋友,我一人任之可也。曹既死,张、石收其尸藁葬讫,遂分道去,不知何往。至九年,李庆翱为山西臬司,统水陆各军防河,驻军河津县。石锦标为李之先锋官,已保至参将矣,一日委石稽查沿河水师各营,凡十一营营官公宴石于河上,忽有大令至调石回,谓有江督关文逮石至两江对案云云,盖张文祥之难作矣。时马新贻方督两江,督署尚未重建,借首府署驻节。署旁有箭道,每月课将弁于此。马被刺之日,正在阅课,甫下座,忽有一递呈呼冤者,文祥乘此突出刺之,入马左胁,刀未拔出,伤口亦无血。方喧嚷间,马回首见张曰:是尔耶!复回顾左右曰:不要难为他。遂倒地,舁回卧室遂死。


第二,历来中国人对中国人最狠,说起来是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其实是兄弟阋墙,外战外行,夫妻反目,父子提防。不仅军统特务如此,八路军也是一分抗日,二分应付,七分壮大自己。民间更是盛传,东北人则最恨的不是日本人,而是同根同源的二鬼子。皇帝则是宁赠友邦,不予家奴,都是一个德行。林副主席1966年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的讲话中就教导我们,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至于今,国人骨肉相残,历历在目,白纸黑字,罄竹难书,是世界上有最悠久的历史传承的:


  • 秦朝:秦二世把他的兄弟姐妹杀了二十六人。隋朝:隋文帝在位二十四年,就被隋炀帝杀了,儿子杀老子。有一出戏叫《御河桥》,就是杨广杀父,还杀了他的哥哥杨勇。唐朝:李世民兄弟相杀,争夺皇位。李世民杀了他的哥哥建成,弟弟元吉,即玄武门之变。宋朝:赵匡胤,在位十七年,被他的弟弟赵光义杀了。


最后,再说保镖,难道中堂李克强没有贴身保镖吗?一般说来,有了政治的掺乎,保镖是没用的。而且有的时候,保镖本人就是凶手,例如另外两个姓李的:一个是李济深的儿子李沛瑶,一个是红七军的军长李明瑞。根据未经证实的国民党方面的情报记载:


  • (1931年)1024,红七军、红八军总指挥李明瑞,在换防途中接特务连连长李天佑报告:58团政委麦农本,在团部扣押68名桂、粤籍红七军将领,请总指挥速速参加肃反甄别会。李明瑞心生疑虑,命两名警卫参谋火速去找12军参谋长龚楚,因为扣押的人大部分是龚楚的旧部。接近58团团部时,李明瑞远远看见58团政委麦农本陪同红七军肃反委员会三巨头:政委葛耀山、军长张云逸、政治部主任叶季壮三人,面目庄严的端坐在那个小院里。军人特有的敏感,让李明瑞本能的止住了脚步,此时李天佑率特务连突然从院内冲出来。李明瑞的贴身警卫白维惠,一边掏枪,一边大声断喝李天佑:你想干什么!总指挥在此……话音未落,背后响起枪声,另一名贴身警卫拔枪击毙了白维惠,同时向李明瑞连开两枪。李明瑞后心中弹,面朝下倒了下去。迅速赶到的李天佑,按照张云逸的指令,当场击毙了向李明瑞开枪的警卫……李明瑞死时才35岁。军部发现错杀后,知道真相的卫士数十名均遭活埋。



浏览(7502)
thumb_up(2)
评论(4)
  • 当前共有4条评论
  • 席琳 回复 Siubuding

    没有看过这个片子,既蒙推荐,则一定好看。哪一天找来看看。谢谢!

    屏蔽 举报回复
  • 席琳 回复 Siubuding

    是的, 张云逸在回忆录中说:红八军成立前夕(席注:应该是红七军,1929年11月间),邓小平同志由右江到左江去布置工作时,又找他(席注:李明瑞)面谈,进行了一番说服教育,这样便把他留在革命队伍里,给他一个连作“保护”,并面允他名义上当“红七军、红八军总指挥”,实际上没有给他任何实权。

    (而在李明瑞被杀之前),我曾向中央建议,李在政治上不稳定,当副指挥还可以,但独立指挥部队则不行,请中央另行物色人员。

    屏蔽 举报回复
  • Siubuding

    最近看了《色,戒》,几近完美。


    其中一个桥段,汤唯放走梁朝伟后,梁朝伟得知副手早有严密跟踪汤唯团伙。略有不快,但听完副手解释后,不置可否,不动声色,就冷冷打发走了副手。大致意会到副手或有意隔岸观火,待梁朝伟被击毙后可自动坐正。

    屏蔽 举报回复
  • Siubuding

    @再说保镖,难道中堂李克强没有贴身保镖吗?


    以往保镖是大员自己招聘的。但是,在斯大林体制下,所有大员的保镖都是至尊统一招聘的,两大任务:

    1. 保卫首长。

    2. 处决首长。



    屏蔽 举报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