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琳

注册日期:2021-09-16
访问总量:2298889次

menu网络日志正文menu

日本佛教经典 之 叹异抄


发表时间:+-

2023-12-9


席按:叹异钞,是日本佛教文化中,唯一一本可以和中国儒家经典论语相提并论的著作。这是把佛家经典和日本世俗文化相结合的产物,普天之下,佛渡恶人,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短短数百字,吸引上亿人,对于推动日本佛教的发展,乃至于世界佛文化的繁荣昌盛,都意义重大,功不可没。


s-l1600.jpg

s-l1600.jpg


日文原版叹异抄

1-11.jpg

1-11.jpg


中文译本叹异抄


《叹异抄》

日文著者:唯圆房  中文翻译:释瑞觉


【解说】:

本书主旨在悲叹亲鸾圣人灭后,在东国的弟子之间产生了违背圣人口传真信的异说,圣人的直传弟子(据说是唯圆房)为了去除同朋们的疑虑,所以写下了此书。

本书内容,首先汉文的序文,述说撰述《叹异抄》的目的为何。

正文是由十八个条文所构成,从文意又可分为前后两段。前面十个条文记述著者(唯圆房)从圣人处所听闻到的开示内容。其中,第十条的后半则提到圣人灭后所产生出来的异义。从后半的第十一条至第十八条文为止,列举了当时所产生的异说而叹异,并列述圣人所开示的法语。

最后是总结文,举出圣人在吉水时代所遇到的信心一、异的争论内容,和圣人经常挂在嘴边的开示。

前后两段中,第一条、第二条、第三条和第十一条、第十二条、第十三条相对应著,其他则不一定有对应。

《叹异抄》的抄写本中,以第八代宗主莲如上人的书写本为底本者,则保存着承元法难(1207,承元元年)时的流罪记录文,其他抄写本则没有此记录文。

 

序文

窃回愚案,粗勘古今,叹有异于先师(亲鸾圣人)口传真信之异说,思后学有相续之疑惑。幸若不依有缘之知识,争得入易行之一门哉!莫全以自见之觉语(自己一人的知见),乱他力之宗旨。乃聊注所留耳底之故亲鸾圣人的法语,但为散同心行者之不审(疑问)也。


第一条

弥陀誓愿不思议,必定救度我往生,如此生信动念想要念佛时,即已获得摄取不舍的利益。

弥陀的本愿不挑选老少、善恶人,当知唯以信心为要。其缘故,本愿乃是为救度罪恶深重、烦恼炽盛众生的誓愿。

因此信本愿,他善亦非要,无善能胜念佛故;恶亦不可恐,无恶能障弥陀本愿故。


第二条

诸位翻山越岭走过十余国的国界,不顾身命来此的目的,不外是为了询问往生极乐之道。但是若羡慕我,以为我除了念佛以外还知道另有往生之道,知道其他法门等,那就大错特错了。

若不相信我所说的话,南都(奈良的兴福寺等)北岭(京都比叡山的延历寺)亦有许多优秀的学僧们,不妨去参访彼等,仔细听闻往生之要。

对我亲鸾来说,但蒙信善知识(法然上人)的“唯念佛可被弥陀救度”之言外,无别的窍门了。

念佛,果真是往生净土的因呢?还是会堕到地狱的业呢?我完全不知道。

即使被法然上人骗了,念佛而堕到地狱也决不会后悔。原因是,倘若我原本即是能励诸行业成佛之身,却因为念佛而堕到地狱,方可说是后悔被欺骗。但是吾身无论什么行也做不到,不论如何只有地狱是一定的去处呀。

弥陀的本愿若真实,释尊的说法就非虚假。佛说若真实,善导大师的注释就没有虚假。善导大师的注释若真实,法然上人之说如何会虚假。法然上人之说若真实,亲鸾所述之法义又怎会是虚假。

总之,愚身的信心如此,此外,你们要取念佛而信之,或是舍之,但悉听尊便也。


第三条

善人尚且往生,何况恶人呢?但是世人常说:恶人都能往生,何况善人。这两句话乍看之下很相似,后者却是违背本愿他力的意趣。

其缘故,靠自力修善求往生的人,完全欠缺信靠他力的心,所以远离弥陀的本愿。但是若转自力的心而信靠他力,就能得到真实报土的往生。

烦恼具足的我们,无论修什么行也无法解脱生死。本愿,即是为慈悲我等这样的众生而发下的,誓愿的本意,是为了恶人成佛,所以信靠他力的恶人,最是往生的正因(机)。因此说:善人尚且往生,何况恶人呢?


第四条

慈悲有圣道、净土的不同,圣道的慈悲,在对万物心存怜愍、悲心守护。但若想如意如愿的救度,实在极难。净土的慈悲,在念佛疾速成佛,能以大慈大悲心,随心随缘的利益众生。

这辈子,不论你觉得有多么可怜,也很难如愿如意地救度之,所以这种慈悲有头无尾、没有始终。只有念佛,方是真正彻底的大慈悲心。


第五条

亲鸾为了孝养(超荐)父母,连一次念佛也没有念过。其缘故,一切有情皆是生生世世的父母兄弟,所以不论是谁,全都应该在此生寿终往生成佛而救度之。

念佛若是我的力量所积之善,方可以说是回向念佛救度父母呀。唯有舍弃自力,速开净土的觉证,六道四生之间,不论沉沦于哪个业苦中,即能以神通方便,先度有缘。


第六条

在专修念佛的人里面,发生了我的弟子、谁的弟子的争论,这种事情实是非常荒谬。亲鸾一个弟子也没有。其缘故,以我的智慧教人念佛,方可以说是自己的弟子,但是,将受到弥陀摄取念佛的人,说是我的弟子,这种态度真是荒唐至极。

有相聚之缘,自然会来相伴;有该散之缘,自然会离去。不可以把缘尽离去的人,说成是背叛师门,还说这样的人,即使依止别人念佛也无法往生等,这真是不应该有的言行。

这样的心态,不就是把如来回向给众生的信心,当成是自己的东西在看待了吗?这种言行举止实在不应有。

人若与自然的理法相契,自会既知佛恩,又知师恩也。


第七条

念佛者,无碍之一道。这道理如何说呢?即信心的行者,天神、地祇亦敬伏,魔界、外道亦无法障碍,罪恶业报亦不感(受业报时,不会怨天尤人,会心甘情愿的接受之),诸善亦无及故。


第八条

念佛,对行者而言,非行非善也。

不是用我的计度(能力)所能做得到的,故说非行;亦不是以我的计度所能造的善,故说非善。这完全是他力,离自力,故对行者来说,念佛非行非善也。


第九条

虽然有念佛,踊跃欢喜的心却很散漫,也没有想快点往生净土的念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当我如此请益时,圣人回答我说:

亲鸾也有过这个疑问,唯圆房你也有一样的想法啊。细细思维,本该欢喜得手舞足蹈,却不感到欢喜,应知往生确实一定也。

按捺住本该欢喜的心而不感到欢喜,这是烦恼在作祟。所幸佛早已洞悉,说我们是烦恼具足的凡夫,让我们知道他力的悲愿如此,是为我们而有,当会愈感到安心欢喜。

又虽然没有想快点往生净土的心,但是一稍微生病,就担心是否会死,这也是烦恼在作祟。从久远劫来流转至今的苦恼舊里难舍离,尚未往生的安养净土不欣羡,仔细想来,这实是烦恼兴盛的缘故。

虽然恋恋不舍,娑婆缘尽,气力消散时,可往生彼土。不想快点往生的人,特被怜愍。正凭这点,当知大悲大愿可靠,决定往生。

既有踊跃欢喜的心,亦有想快点往生净土的念头,这是烦恼已無的证明,那反倒可疑呀。


第十条

圣人道:念佛以无义为义,不可称不可说不可思议故。

话说往昔圣人尚在世时,志同道合的同朋们,远途跋涉来到京都,以往生成佛为唯一的目标,心系未来的报土,直接从圣人处听闻了教法。

跟着这些同朋念佛的老幼男女,不知其数。但是,近来传闻在这些人里面,发生了很多违于圣人教诲的异义。谨将这些凭空捏造的异义列述于后。


第十一条

对目不识丁的念佛同朋问道:你是信誓愿不思议而念佛呢?还是信名号不思议而念佛呢?(这叫[誓名别信]的异说。本愿和名号本来一体,有人用自己的知见将之切割分别开来,主张说信誓愿不思议的人能往生,而信名号不思议念佛的人不能往生。这是异说之一)。

如此出言吓唬人的人,也不详细说明这两种不思议,简直是惑乱人心。此条,要好好注意,把它弄明白。

由誓愿不思议,思案出易持易称的名号,保证说凡称此名的人,必接引之。首先,弥陀大悲大愿不思议,必能救我出生死,如此生信而念佛,这也是如来的回向所使然。这丝毫也不夹杂己见,故与本愿相应,往生真实报土。此即专信誓愿不思议者,亦会具足名号不思议,故誓愿、名号不思议,本就一体,更无异义也。

其次,以自己的计度,看待善、恶两面,思之为往生的助、碍。将此切割为二的人,不会信靠誓愿不思议,而只会靠自己的计度,去累积往生的资粮,故所称的念佛,亦成自行。如此之人,自然也是不信名号不思议。虽然不信,亦能往生边地懈慢、疑城胎宫,由果遂之愿(第二十愿)故,终得往生报土,这是名号不思议的力量。此即是誓愿不思议的缘故,所以唯是一体。


第十二条

不读、不学经释的人,往生不定一说,此异说不值一提。

明他力真实教义的诸圣教(经典和七高僧、宗祖的著作),主在教人信本愿,念佛成佛,此外有何学问可为往生之要呢?不明白此道理的人,应好好的作学问,以知本愿的宗旨。

虽然读学经释,倘若不解圣教的本意,最是可悲。不识半字,经释的道理也不懂的人,亦能容易称念的名号,故叫易行。以学问为主,是圣道门,叫做难行。做学问误入歧途,在名闻利养中打转的人,毕此生平后,往生的结果如何,不是有文可证吗?

当今,专修念佛的人和圣道门的人,打算法论、争论吾宗方是殊胜,别宗是劣等,如此一来,亦出现法敌,亦成了谤法。这样的言行举止,岂不是自己诽谤自法了吗?

纵使诸宗门一致说:念佛是为无能之人而设,此宗门肤浅低劣,也不可与之争辩,但知:如吾等下根的凡夫,一文不通的人,但信顺佛愿的生起本末。对上根的人而言,这或是低劣之法,但对我们来说,则是至高无上的妙法。不论念佛以外的教法有多殊胜,若与自己的根器不相应,修亦难成就。不论人我都能出离生死,方是诸佛的本意,因此莫要妨碍。若不生气的话,有谁会来与你结怨呢?而且有文可证,诤论之处必起诸烦恼,智者当远离。

圣人说过:信此法的众生有的话,谤此法的众生也会有,此事佛早言及。如此,我已生信,又有人来诽谤,故知佛说真实。所以往生肯定一定。若没有错误来诽谤的人,尽只有信的人,则不免纳闷为何没有诽谤的人。话虽如此,非定要受人诽谤不可,佛预先告知有信、谤二者的道理,这是为了不让人起疑(听到有人说念佛是低劣法而心生动摇)而说。

当今之世,做学问的人,可有存心不去诽谤人吗?没有成为以议论问答为主的专家吗?真做学问,当会知道如来的本意,亦知悲愿的广大精神。能向怀疑自身罪恶深重能否往生的人,教说本愿的教法没有善恶、净秽的差别,这才是做学问的人的价值所在。

出言吓唬无意中相应本愿的念佛人,说要做学问才可以往生等等,这种人是法的魔障、佛的怨敌。这种人不止自身欠缺他力的信心,而且误导他人。当谨慎惶恐,莫违背先师(亲鸾圣人)的精神。离弥陀的本愿,最是可悲。


第十三条

纵使弥陀的本愿不思议,不怕恶者,名本愿骄,不能往生一说。此条,怀疑本愿,不明白善恶的宿业也。

善心的生起,亦是宿善所使然;联想恶事,亦是恶业使然故。故圣人(亲鸾圣人)说过:应知,造的罪,如兔毛羊毛尖端上的灰尘般的微细小罪,无不是宿业。

又有一天,问我说:唯圆房,我说的话你都信吗?我答道:是的,我都相信。那么,我说的话你都不会违背吗?圣人重复地问我时,我恭敬的点了头。当圣人说:假使我说,去杀一千人吧,这样一定往生。我当即答道:虽然您这样说,以我的胆量,连一个人也杀不了。你刚刚不是说过,不论我亲鸾说什么,你都不会违背吗?由此可知,凡事若都能随心所欲的话,听到杀一千人可以往生时,应该就会去杀人。但是,若无业缘牵引,即使一个人也害不了,这不是我的心好才不杀的。又纵然不想害人,业缘来时,杀百人、千人的事也会发生。

圣人意在告诫我:莫以为我们的心善就是善,以为心恶就是恶,而不知被誓愿的不思议救度。

在这以前,有人堕于邪见,说本愿是救度造恶的众生,所以故意去造恶,说是作为往生的业。此邪见逐渐风行时,圣人在信中告诫说:不可因为有药,就嗜饮毒。这句话是为了破彼邪知邪见,决不是说恶是往生的障碍。

只有守戒、持律的人,才可以信本愿的话,我等焉得出离生死呢?如我等这般罪业深重之身,亦能得遇本愿,方是真的恃宠。虽然如此,自身未犯的恶业,怎能故意去造作呢?

又说过:不论是在海上河川下网钓鱼,以维生计的人,或是在山野中狩猎捕鸟,以延续生命的人,还是行商耕田,在过日子的人,但皆同然。

圣人说:该来的业缘现前时,什么样的事都做得出来。但是,当今之世,有自鸣清高,仿佛只有善人才能念佛一样,在道场里张贴布告说:做了什么什么事的人,不可以进到本道场来。诸如此类,皆偏于外现贤善精进之相,难道内心不怀虚假吗?

恃宠本愿所造的罪,亦是宿业使然故。因此,善事也好恶事也好,但悉随缘随业受业报。信靠本愿,方是他力。《唯信钞》亦言:是否知弥陀仅有多少力量,而以为罪业之身难得救度乎?

正因为会有恃宠本愿的心,信靠他力的信心更是决定。大凡唯有断尽恶业烦恼后来信本愿,才不会恃宠本愿。但若断尽烦恼,即已成佛,对佛而言,五劫思维的愿是不需要的。告诫别人是本愿骄的人,也是具足烦恼不净呀!那不也是恃宠本愿吗?什么样的恶才叫做本愿骄呢?什么样的恶才不是本愿骄呢?道本愿骄不好的人,不反倒是幼稚吗?


第十四条

信一念灭八十亿劫重罪一事。此条说,十恶、五逆的罪人,平常不念佛,命终时,始遇善知识教导,念佛一声(一念),灭八十亿劫的重罪;念佛十声(十念),灭十八十亿劫的重罪而往生。这是为了令众生知道十恶、五逆罪的轻重,而说一念、十念的吧!旨在说明念佛有灭罪的利益。我们不采信此说。其缘故,因为被弥陀的光明所照,一念发起时,蒙受金刚的信心,已摄入定聚之位。所以,一旦命终,即能转诸烦恼恶障,悟无生法忍。若无此悲愿,如我们这般业障深重的罪人,如何得解脱生死呢?念及于此,当思这一生所称的念佛,皆悉是报谢如来大悲的恩德。

信每次念佛都在灭罪的人,是用自力在消罪以励求往生。果真如此,人一生中所起的心心念念,无不是羁绊着生死流转,那么直到命终为止,都要不退转(不断)的念佛才能得到往生。但是,人各有业报,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都会发生,也会被病苦折磨,没有正念而临终,无法念佛。这期间的罪,要如何消呢?罪若不消,不就无法往生了吗?

信靠本愿摄取不舍的人,不论遇到什么意想不到的业缘而被牵引去造业,没有念佛就临终,亦能速得往生。又即使临终时能念佛,这也是由于即刻就将接近往生净土开悟的时刻,自然愈会信靠弥陀、报谢佛恩的念佛。想念佛灭罪的是自力的心,这种人意在祈求临终有正念,所以不是他力的信心。


第十五条

以烦恼具足之身,说现生已经开悟了一事。此条乃信口胡诌。

即身成佛,是真言密教的本意,三密行业的证果。

六根清净,是法华一乘所说,修四安乐行所感得的功德。

这皆是难行上根的修行,观念成就的证悟。来生的开悟,是他力净土的宗旨,信心决定的道理。这是易行下根的修行,不简善恶的法。

大体说来,于今生断烦恼恶障极难,所以修真言、法华的清净僧,尚且祈求来生的开悟,何况我们既无戒行又无慧解,唯有乘弥陀愿船,渡生死苦海。一登报土彼岸,烦恼黑云即晴,法性觉月速现,与尽十方的无碍光明为一体,利益一切众生时,这方是开悟。

主张以此身开悟的人,难道能如释尊般,示现种种应化身,具足三十二相、八十随形好、说法利益众生吗?能做到如此,方可说在今生开悟。

《和赞》曰:金刚坚固御信心,决定之时一获得,弥陀心光常照护,永离生死出苦海。

信心决定时,一被摄取就不被弃舍,不再轮回六道。因此,能够永离生死。又何必把如此的领解胡说成是开悟呢?不是真够可怜吗?净土真宗,于今生信顺本愿,往生彼土方开悟成佛,这才是圣人说过的话。


第十六条

信心的行者,自然也会生气,也会使坏,也会和同朋同行发生口角,当下都须回心一事。此条,不是断恶修善的心情吗?

一向专修念佛的人,回心唯有一次而已。所谓的回心,生平不知道本愿他力真宗的人,蒙受了弥陀的智慧,知道按照以前的心无法往生,放下原来自力的心,信靠弥陀,这才叫做回心。若于日常一切诸事,都须朝夕回心才能往生,那么人的生命无常,出息不待入息就临终的人,也没有回心,还来不及有柔和忍辱的念头就命终的话,不就让摄取不舍的誓愿白忙一场了吗?口里说信靠愿力,心里却想:不管救恶人的誓愿有多不思议,善人才能获救吧?如此怀疑愿力,心想信靠他力的人,只能往生边地。此事想来实在很可惜。

信心一决定,往生自有弥陀安排,不用我们瞎操心。尽管有不好的习气,也会愈发信靠愿力,因此理所当然,柔和忍辱的心也会生起,不论什么事,往生不需要小聪明,唯经常忘我地怀念弥陀佛恩深重,如此自会念佛出来,这就是自然。没有自己的念头计度,就叫自然,此即是他力。

我听说,有人不如实说自然是自然,反用自己的觉语解读自然,而把自然说成别有其物一样,仿佛只有他最懂,这样的人真是肤浅可悲。


第十七条

往生边地的人,最后还是会下堕地狱一事。此条,有什么文献作根据呢?这是那些自以为是学者的人,才会发表出来的知见,真是肤浅可悲!经论、圣教,他们是怎么拜读的呢?

我所学的是:信心欠缺的行者,由于怀疑本愿,而生到边地,待疑罪赎偿完后,在报土开悟。信心的行者稀少,故佛悲心多劝往化土,此原是佛度生的苦心。说往生化土终于也会落空,此不是说如来在打妄语吗?


第十八条

依向寺院道场布施财物的多寡而成大小佛一事。此条,太不像话、太不像话,毫无道理。

首先,定佛有大小的份量,哪有这事呢?经典说彼安养净土的教主的身量,那是方便报身的形相。开法性的觉证者(法身佛),既无长短方圆的形状,亦离青黄赤白黑的颜色,因此,用什么标准定大小呢?念佛(观想念佛)能够看到化佛,故说大念见大佛,小念见小佛(大集经意)。

所谓大小佛,或是从这个道理衍生出来,或是从布施波罗蜜的修行来。不论布施多少宝物于佛前,或是供养师父多少,倘若欠缺信心,则所做的布施对自己的往生一点帮助也没有。即使连一张纸币、半个铜板亦不曾布施过给寺院道场,只要心系于他力,信心具足的人,方是符合誓愿的本意。什么事都会套上佛法的名义,以满足世间的欲望,所以才会有这样的话出来吓唬同朋。


后 序

上述诸条(指第十一条以下诸条),全都是由于异信心所产生出来的吧。

圣人说过:法然上人在世时,在众多的弟子当中,有相同信心的人很少,所以亲鸾和同门师兄弟之间,发生了争论。争端的起因在亲鸾说:善信(亲鸾圣人)的信心和上人(法然上人)的信心一样。势观房、念佛房等同门师兄弟们听了很不以为然,诘问道:你怎么可以说自己的信心和上人的信心一样?圣人回答说:上人的智慧才识圆满深广,在这方面若我说和上人一样,那是自不量力,但是在往生的信心这方面,则完全一样,唯是一味。他们还是不能接受,直嚷:没这回事。最后,大家一起到上人的座前,请求上人裁定谁是谁非。

事情的来龙去脉,一向上人报告完毕,法然上人开示道:源空的信心,也是来自如来所赐的信心;善信房的信心,也是来自如来所赐的信心。因此,唯是一味。信心和我不一样的人,恐怕无法去源空所要往生的净土吧?由此可知,在当时,一向专修念佛的人里面,也有很多人和亲鸾圣人的信心是不一样的。

以上,虽然全都是一些唠叨重复的话,将之记录在此。

正因为吾命如晨露般短暂,吾身似枯草不久长,虽然有心把圣人所开示的教义,说给那些一起念佛而遇到疑问的同朋们听,但是我闭眼以后,异义必定会蔓延开来,所以感叹地记下先前所举的异说等等。倘若被那些散播谬论的人,说得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请好好地拜读圣人生前常引用的圣教。

大致说来,圣教里面夹杂着真实与权假,舍权取实,搁假用真,方是圣人的本意。好好地注意拜读圣教,莫错解了圣教。本书列上一些重要的文证,以添为准绳。

圣人常说:细细思维,弥陀五劫思维的誓愿,专为亲鸾一人而有。连一身都是业力的人也要救度的本愿,令人惭愧感动!现在回想圣人的这个感怀,和善导大师的金言:自身现是罪恶生死凡夫,旷劫以来常没常流转,无有出离之缘。完全相同。

因为如此,惭愧地把圣人的话用到自己的身上,发现这话原来是为了点醒既不知自身的罪恶有多深重,亦不知如来的恩德有多高深,而在那里迷执的我们。真的我们都忘了如来的恩德,不论人我皆尽在善恶上打转。

圣人说过:善恶二者,我一概不知。其缘故,能彻底地知道如来心中以何为善,方可说是知道善。能彻底的知道如来以何者为恶,方可说是知道恶。烦恼具足的凡夫,火宅无常的世界,万事皆空言戏言,无有真实,唯有念佛是真实。

真的,不论人我,皆互说空言,此空言中有一件可悲的事。那就是,就着念佛,互相答问信心的旨趣,在陈述自己的信心给别人听时,为了战胜争论,塞住别人的口,竟然满口捏造圣人完全没说过的话,此事令人感叹遗憾!细思此教义时,必能明白。

这些条文决不是我自己的想法言词,虽然如此,经释的道理也不懂,法门的深浅也未深入研钻的我,肯定难免有错。这里所记下的还不及故亲鸾圣人所开示过的教诲、旨趣的百分之一,仅将记得的只字片语写下而已。

悲哉!有幸念佛,却不能直生报土,反而宿投边地。但盼同门的同行者中,莫要有异信心,故一边流泪一边提笔写下此文。题名为《叹异抄》,希望不要公开给同门以外的人看。


附录:流罪记录

后鸟羽天皇在位时,法然上人弘扬他力本愿念佛宗。时,兴福寺的僧侣,为佛敌上奏朝廷。纠弹谓:上人门中有弟子做出背经离道的行为。由于此没根没据的谣传,被处刑罚的人数如左:


一、法然上人及弟子七人,处流罪。又弟子四人被判死刑。

上人被流放到土佐国的幡多,被改罪名藤井元彦男,生年七十六岁。

亲鸾,越后国,罪名藤井善信。生年三十五岁。

净闻房,备后国。澄西禅光房,伯耆国。好觉房,伊豆国。行空法本房,佐渡国。幸西成觉房、善惠房二人,同定远流。由无動寺的善题大僧正(慈镇和尚)颁布。远流的人数,计有以上八人。


二、被处死罪的人

第一人:西意善绰房。

第二人:性愿房。

第三人:住莲房。

第四人:安乐房。

执刑者:正二位权中纳言一条能保之子。

亲鸾,改僧仪,被赐俗名,因此非僧非俗。其间,以秃字为姓,上过奏文。那分状文,今收纳于外记厅。流罪以后,改为愚秃亲鸾。

右之圣教,为本流重要的圣教,莫轻易地给无宿善的机读看。


释莲如(花押)


浏览(8313)
thumb_up(0)
评论(0)
  • 当前共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