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琳

注册日期:2021-09-16
访问总量:2298889次

menu网络日志正文menu

大国重器 之 三寸金莲


发表时间:+-

2023-12-4


女人缠足,不知自何时起。清朝的况周颐说女子纤足,始自唐代:


  • 唐段成式《酉阳杂俎》载叶限女金履事云:陀汗国主得之,命其左右履之,足小者履减一寸,乃令一国妇人履之,竟无一称者。诺皋固属寓言,可见当时妇女以足小为贵,其不始于五代可知。


鲁迅在南腔北调集中考证说:


  • 现在是古董出现的多了,我们不但能看见汉唐的图画,也可以看到晋唐古坟里发掘出来的泥人儿。那些东西上所表现的女人的脚上,有圆头履,有方头履,可见是不缠足的。古人比今人聪明,她决不至于缠小脚而穿大鞋子,里面塞些棉花,使自己走得一步一拐。


十九世纪的朝鲜人在《热河日记》中则说:


  • 南唐时张宵娘,俘入宋宫,宋宫人争效其小脚尖尖,勒帛紧缠,遂成风俗。


也就是说,到了南宋以后,理学盛起,女人缠足,也就成了标配。所以元代时候的汉族女子,以小脚弯鞋,自为标异。到了清初,多尔衮令行禁止的剃发令,也只管得了男人,而禁不得女人缠足。清末笔记小说《谏书稀庵笔记》中,就有多处,提到女人缠足之害:


  • 裹足之害 - 庚子洋兵入京师,男女逃奔出城避居远村者,如归市。旗妇弃其厚底鞋,着袜而行,瞬息数里。汉妇袅娜纤步,迟迟也。吾潍王比部之妻行至巷口,后面炮声隆隆,神魂一惊,更寸步不能移。其男仆见事已急,乃挟之而行,始得脱难。危急之秋,何有嫌疑?孟子曰:嫂溺不援,是豺狼也。而况主仆乎?


  • 裹足之害,莫甚于山陕。妇人女子,行走街衢,皆扶杖徐步,或扶高粱秸而行。佣人之女仆,令其扫地,须跪而执帚。然其足非真莲瓣纤纤也,皆垫以高底耳。住户晚饭后,妇女皆携小杌,坐于门前,翘其足于阈外,以夸示路人。路人缓行细视则可,若回头再看,则必被詈。虽极贫之家,亦隔日换着新履。其地妇女,皆成废物,不若南方务农之家,天然之足,服劳作苦,能为男子助力。粤东亦然,富家缠足,贫家则否;太太缠足,婢妾则否,贫富贵贱之分判然也。然亦以纤足夸示于人。大户新妇初来,亲朋满座,新妇出见,自牵其裙,露其纤足。处女在闺,终年不敢下楼,因足不健壮,恐致倾跌,失其真红,而新婚之夕,新郎验时,无以自白。予作幕于东海关道时,见粤东幕宾之妻,每入署,有大足女仆负之以行。苦哉!今吾山左风气大开,女校林立,抱书女子,天足自如矣。


徐柯在《清裨类钞》中记载也说:


  • 弓鞋,缠足女子之鞋也。京、津人所著者,宛如弓形,他处则惟锐其端,而以扬州之鞋为最尖,欧美人常购之以为陈列品。朱竹垞尝为词以咏之,调寄《鹊桥仙》,词云:湖菱乌角,渚莲红瓣,不比帮儿还瘦。拈来直是小觥船,只合借灯前行酒。春阳花底,春泥陌上,最好踏青时候。假饶无意把人看,又何用明金压绣。吴蔚光有咏美人鞋词,调寄《沁园春》,词云:色拣新红,影窥初月,着意裁成。鶎恰销金窄窄,麝兰馥馥,珠明凤翠,花样翻新。半露帘波,浅埋碧草,现出纤纤一床春。苔阶软,料步回睨视,底印些痕。有时试浴银盆,似水畔莲垂两瓣轻。更心憎泥污,玉葱斜剔,舞馀微褪,悄拽罗跟。斜绾鸾绦,半偎绣袜,坐处偷藏在画裙。闲庭早,莫漫沾珠露,湿了吴绫。山西太谷县富室多妾,妾必缠足,其鞋底为他省所无。夏日所著,以翡翠为之,其夫握之而凉也。冬日所著,以檩香为之,其夫嗅之而香也。


但在当时,更多的是男人喜欢女人的三寸金莲,包括留过洋喝过洋墨水的辜鸿铭。女人也以此为傲,龚自珍的病梅馆记,大概就是映射着畸形的社会大众心理:


WOA_IMAGE_1.jpg

WOA_IMAGE_1.jpg


  • 我國上古,男皆束发於頂。世祖入關,乃薙发垂辮。女子多纏足,不輕出外。男子吸鴉片者甚眾,亦好賭博,煙管賭具,幾視為日用要物。光、宣間,始有天足會、戒煙會之設立。至於食品,北重麥,南重米。而知書識字者,百人中不可得一也。


晚清光绪的时候,就出现了天足会,提倡女子放脚,不过只是到了民国的时候,大家也才真正认识到三寸金莲的危害,由政府出面,成立了放足处,冯玉祥主政的河南,还发行了放足丛刊。这一重大观念的转变与20世纪初日本大坂和美国圣路易博览会列妇女缠足为野蛮之俗的刺激密切相关。


0.jpg

0.jpg


0.jpg


1903年大版劝业博览会中的人类馆中展出的三寸金莲和烟枪


WOA_IMAGE_1.jpg


1904年圣路易斯世界博览会展览的中国小脚女孩照片

WOA_IMAGE_1.jpg

from the Chinese Village section at the 1904 World's Fair。


日本人还把中国女人的小脚,和北京城墙,天津海港,以及万里长城,当做中国的国粹,写到了教科书里:


s-l500.jpg
s-l500.jpg

s-l500.jpg

s-l500.jpg


子曰:小脚展于厅,婶可忍,叔不可忍也!于是乎,举国的士大夫为女人小脚,冲冠一怒,在报纸上口诛笔伐,群情汹涌,热闹一时。




浏览(8650)
thumb_up(2)
评论(2)
  • 当前共有2条评论
  • 席琳 回复 马黑

    我的养母,就是小脚,1921年生人。中国正式禁止缠足,是1927-1937年间,即当时的黄金十年。中国几乎所有的基础学科,都是那个时间创立的,近代稍有点作为的人才,也都是那段时间培养的。

    屏蔽 举报回复
  • 马黑

    我小时候跟我奶奶睡觉睡在她脚头。我睡觉时眼前就是她的小脚。小脚有裹脚布,非常麻烦,那个小脚看起来非常残忍,脚趾头都被折断贴在脚底,中国传统文化这件事非常残忍,怎么有人会想出如此残忍的方法折磨妇女。我知道很多中国少数民族妇女没有这个陋习。第一次从你文章里知道南方农村劳动妇女多大脚。

    屏蔽 举报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