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琳

注册日期:2021-09-16
访问总量:2298889次

menu网络日志正文menu

大国重器 之 周公制礼


发表时间:+-

2023-12-4


现代的国人自诩为开放和文明,可是见不得老牛吃嫩草,看见八十二和二十八的人自由恋爱,动辄就说三道四,家长里短。相反,古时候的人对此就司空见惯更进一步,晋代的葛洪在其所著《神仙传?彭祖》中就说:彭祖亲自发明了房中术,能够日御百女,娶四十九个老婆,生五十四个儿子,活八百多岁。


虽然这其中或多或少,有吹牛逼不上税给道家老祖个人崇拜添油加醋意淫和想象的成分。可是对挖井技术非常在行也做过重要指示的一位曾经伟大过的浪漫主义诗人和导师,就对彭祖的学问和本事深信不疑推崇备至膜顶礼拜,他在1952年10月到徐州视察时就说:


  • 徐州是养生学的发祥地。彭祖为开发这块地方付出了极大的辛劳。他带头挖井,发明了烹调术,建筑城墙。是中国历史第一长寿之人,还留下养生著作《彭祖经》。


所以,早在革命还远未成功的时候,诗人就在江西找人挖了一口井,亲自题词吃水不忘挖井人,以示纪念和不忘初心。而到了宋朝,苏东坡的一首七言绝句《戏张先》,就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脍炙人口传颂千年了。


63f310d81df24dd596e47844d272c188_1671191750~tplv-dy-resize-origshort-autoq-75_330.jpeg


到了清代,纪晓岚更是风流成性,技压群雄,被称为绝代奇人。例如采蘅之在《虫鸣漫录》卷二中就记载说八十二岁的纪晓岚能日御五女,不可或缺,富有崇高的爱国主义精神和无产阶级老革命家的传奇色彩:


  • 纪文达公自言乃野怪转身,以肉为饭,无粒米入口,日御数女。五鼓如朝一次,归寓一次,午间一次,薄暮一次,临卧一次。不可缺者。此外乘兴而幸者,亦往往而有。


孙静庵在其《栖霞阁野乘》中,更是讲述了一个关于纪晓岚在日理万机中做人民公仆为人民服务的高尚的共产主义风格:


  • 河间纪文达公,为一代巨儒。幼时能于夜中见物,盖其禀赋有独绝常人人者。一日不御女,则肤欲裂,筋欲抽。尝以编辑《四库全书》,值宿内庭,数日未御女,两睛暴赤,颧红如火。纯庙偶见之,大惊,询问何疾,公以实对。上大笑,遂命宫女二名伴宿。编辑既竟,返宅休沐,上即以二宫女赐之。文达欣然,辄以此夸人,谓为奉旨纳妾云。


所以说纪晓岚是既上得了厅堂,也下得了闺房,有逼可装的伟男,不是那没逼偏要在光天化日之下光了屁股也要去装逼的侏儒。不过前清人民即便是对一般的人民公仆中的老牛嫩草和海棠梨花,也持十分包容和赞赏鼓励的态度,凸显了遥遥领先的大国风度和民族自信。例如陈恒庆在《谏书稀庵笔记》中就专列一节,专门记述了在前清一代,作者所见所闻人民群众也喜闻乐见欢欣鼓舞激励人心的几个正能量事迹:


  • 《内则》曰:八十非人不暖。《曲礼》曰:大夫七十而致仕。下曰:行役以妇人。予曰:老人不能离妇人,非第为其暖而使令便也。盖饱食暖衣,精力一线不绝,则不死。既有一线精力,即须妇人,或数月,或半载,尚能春风一度,则志意畅适,而无郁积之病。吾即所见者,历历数之。仁和王相国,予告归里,年逾七旬。其妾生一子而亡,急欲纳妾,而又不愿觅幼女及婺妇,迟迟久之。闻任少园中丞之门政,有女年逾不惑,尚未择配。缘门政雄于财,原拟相攸于宫场中人,迄无成议,致其女青春久误。有人为相国媒说,其家人商之于女,女慨叹曰:父母皆殁,吾已老大,身将焉归?如相国以我为妾,我他无所图,食稻衣锦,一生足矣。遂不索身价,而以小轿于归。相国得之,精神为之一爽,又享寿十年而后终。又闻毓中丞之父,年八十,致仕居京,终日扶杖游历巷衢。其子孙皆京秩,轻车肥马。予见其中途忽焉下车,肃然侍立,携杖来者乃其父也。一日,杖者观戏园淫剧,触动相火,急归,呼姨奶奶速来。子妇、孙妇辈恐其不豫,促姨奶奶速往,群随其后以省视之。姨奶奶甫入房门,老人大声曰:关门。定省者在门外闻之,一笑而散。又见刘菊农太史之父,年近七旬,老妻病故,田介臣太史往吊,留住数日。太史之父告介臣曰:予年虽老,无妇人相伴,不可也。此事不便面告儿子,请转致意。介臣以告太史。太史曰:正在寻觅。顷闻马湾刘部郎家有一婢,年已及笄,不索身价,只索妆奁费八十千,明日即遣车携赀以迓之。及至,纳之内室,一年生一子,如是数年,比肩之童子盈室矣。又闻王缃绮老人,年将九十,在京供职史馆,随侍皆以周妈。由京回鄂,将拜督军,周妈亦愿瞻仰阃府,一见大树风度,乃携之偕往。至辕投双名片,督军讶之。询之左右,乃知为老人所宠爱之人,即延入相见。周婆亦周旋中礼,其见督军时,端立三鞠躬;命之坐,然后坐。予有诗纪其事,末句云:果然制礼是周妈。人以为用典切当(语云:一妇悍甚,其夫曰:夫倡妇随,夫尊而妇卑,此古礼也。妇曰:何人制礼?夫曰:周公。妇云:周婆若制礼,必不然矣)。


掐指算来,这吃草吃到周公和周礼的时候,可不已经是过了三千一百多年的旷世老牛了吗。比前苏联二十八个半和陈独秀的儿子们所津津乐道群起效尤的什么杯水主义,不知都高明到哪里去了。



浏览(731)
thumb_up(0)
评论(0)
  • 当前共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