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注册日期:
访问总量:
2015-05-09
849,595次
苏小白  的博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网络日志列表
谈中国人为名所累
谈中国人为名所累  国人很重视“名”的。小孩子一出生,做父母的,便要很匆急与很慎重地给取个“名字”;上学了,考试要争“名次”;混世道要博取好“名声”;恋爱的姑娘们一定要争“名份”;干事一定要有“名义”;做人一定要顾及“名誉”;好男人叫“名士”
浏览(1198) 评论(1) (5)
《槐窗诗稿》之:夜初
夜初 脑袋锃光的月亮  钻出黝黑之山坳寻花问柳去也细长的牵牛花以通紫之芬芳诱惑  春心荡漾的小蝶鼓动双翼 谁扭过头挤眉弄眼你羞涩成一滴露水 1993年2月6日
浏览(93) 评论(0) (0)
习武
习武 少爱武术,时常幻想哪天能成一武林高手,打遍天下。大约八岁那年夏末,终被日深一日的习武渴望逼得上了树,一跃到房上,走瓦脊,作白鹤亮翅状,苦练轻功; 然后,将大沙袋绑腿上,绕着树林子中的杨树,一趟一趟走八卦; 或者,剥去布衫,赤脊梁,一条皮带束紧
浏览(766) 评论(0) (7)
向晚(外一首)
向晚 两竿落日  溪桥上足音  回应谷中寂寞底鸣泉半缕炊烟  从柳影底篱落细细袅出 书生轻敲寺门  一把雨伞夹于腋下  一路雨色风尘  摇头不语半规月下老和尚  和一株昏鸦  相对而卧 而寺后边底两群绿荷 &nbs
浏览(24) 评论(0) (0)
今日始南加中医继续教育群里讲内
浏览(155) 评论(0) (2)
打死不当官
打死不当官 其实,不必挨打,这官也轮不上我当。何言打死?也许听起来有些矫情,无非是为表一下决心罢了。要说我可真是有些当官的基础条件呢,比如我曾是公务员,为什么就不当了呢?性格使然。说句实话,我是相当佩服官场上那些弄住大事的人。他们不容易。一壁要做
浏览(880) 评论(1) (10)
谈中国人的性情与人情
谈中国人的性情与人情  中国人这一生大略是在“性情”与“人情”之间流连反复的。“人情练达”处世,“性情放达”养生。若处世,便得处理各样“人情”;若养生,最好陶冶自己“性情”。性情不好,喜怒无常,容易致病;人情事故处理不得体,处世多紧峭淤塞。&n
浏览(1436) 评论(0) (6)
加州底夜(外一首)
加州底夜(外一首) 晚风与晚花谈心,松针与松鼠接吻窗内人随手将灯拧灭无涯底月色,可曾将遥遥京城照临呀,一架小飞机,曳曳飞来  犹似那春日 她朝我一挤眼,仰面笑着,放飞一只凤尾蝶 《怀想》 像才沐浴底女子,湿湿长发。像做爱之前娇柔底呢喃。
浏览(121) 评论(0) (3)
马食菜煎饼
马食菜煎饼  第一次吃马食菜煎饼,是在姥娘家。姥娘,是颍河人家对外婆的一种称呼。一天,吃罢清早饭,母亲说:孩子,到你姥娘家喊你舅打把手碾场吧。那年月,父亲在城里上班,每遇见农忙天,母亲便叫我骑上自行车子到马岗喊我舅来。眼看,月二四十就要割麦,
浏览(160) 评论(0) (3)
书僮
        书僮      一袭布衣 一把油伞   我是旧时秀才   这个春天,迢迢赴京   山没树高   路比月远   小可爱底,坐在田边   油菜花染黄谁家马蹄   你又是谁家书僮   愣愣望我   一管洞箫 半挑书箱   露水点亮细小灯盏
浏览(175) 评论(0) (0)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