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真知的博客

    注册日期:2011-11-20
    访问总量:8397752次

    menu网络日志列表menu

  • 发表时间:

    中美贸易战——联军已至津门

    2018-07-28  阿米的日...  

     

    摘要:日欧已达成自贸协议,欧美也将达成。现实就像一场历史穿越剧,中国魔幻地穿越回了1950年代,更确切地是1890年代。十三行不垄断贸易,王爷们还怎么捞钱?说什么也不能让洋人进来,得出动义和团用口炮轰他们。现在联军已至津门,打还是不打?向十一国宣战?宣战诏书不用写了,用当年太后的就行,反正意思几乎一致。

    致谢:本博开通公众号不足一月,已成功为大家预测了此间的一系列重大事件。如同等报复策略必然导致快速扩大升级,负面冲击被严重低估了,保增长力度必然加大,央行会松货币来保增长,央行会给民营企业松信贷加杠杆等。感谢大家的大力转发和赞赏!记住,好文章,要转发!由于本博的文章时效性很强,建议关注公众号,以及时获取信息。

    关于中美贸易战,此前已经写了很多篇,皆是理性分析。我们只是看客,看得生气,气大伤身。最后一篇,以后不再写中美贸易战了。

    (以前发表过的:)

    中美贸易摩擦-美国的底牌和中国的选项

    中美贸易摩擦-中国开局的几步臭棋

    中美贸易摩擦——未来实际将会发生什么

    中美贸易摩擦-任正非如何看

    中美贸易摩擦-严辞驳斥美国的贸易观念

    中美贸易摩擦——震惊于商务部的“感到震惊”

    中美贸易战——对中国经济的冲击被严重低估了

    ×××××××××××××××××××××××××××××

    华盛顿时间7月25日,欧委会主席容克在华盛顿同美国总统特朗普会谈顺利,双方达成自贸协议只是时间问题。在此之前,欧洲时间7月18日,日本与欧洲已经达成自贸协议。7月11日,李中堂访欧,也就谈成了诸如“拉脱维亚观赏鸟”的一些事情。之前5月8日,李中堂访日,中日关系才刚刚开始“破冰”,最多只是“回暖”。

    形势已经十分明朗,这两大互通的自贸协议将会主导全球贸易,必定彻底改变世界。WTO不仅彻底边缘化了,而且只会进一步沦落成为美欧日围殴中国的战场。走到这步田地,一开始就应该预料到。既然已经改革开放了,既然经济已经融入全球,就应该积极早日融入国际主流社会。想再闭关锁国,回不去了。中国要么现在就融入,要么崩溃之后再融入。

    一直以来,奉行斗争哲学。画一个小圈子,自己好做带头大哥。与天斗与地斗,其乐无穷。没有敌人,也要找个敌人,没有由头,也要找个由头。把自己定义成东方,凡是富人都划分到西方。你真的很东方吗?地球是圆的好不好。把自己定义成社会主义,凡是富人都划归资本主义。你真的很社会主义吗?比资本主义还资本主义吧。把自己定义成黄人,凡是富人都划归白人。你比奥巴马白多了好不好。这下如愿以偿了,中国成了名副其实的一个“中国”,全世界都成了一个“外国”。当然,我们还是有一些穷哥们滴,朝鲜、委内瑞拉、伊朗、还有一帮非洲小哥们。论流氓,谁也比不上他们,可论实力,你带着他们能干什么?打鸟?抓鱼?人家陪你玩呢,也就是为了吃你的喝你的,你一顿不给吃喝试试,他们马上就会翻脸。

    从5月16日刘中堂赴美至今,仅仅70天而已,世界已经完全变了样子。现实就像一场历史穿越剧,中国更是翻天覆地。中国已魔幻地从2018年倒退回了1950年年代,伟大领袖先是抗美援朝,然后带领着一帮亚非拉穷哥们,反对美国的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号召《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败美国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红卫兵很享受很过瘾。虽都是一片红色,但显然对不上。那时还存在着美苏两个阵营,并不是中国一个在与美帝及其走狗在战斗。当前的局势,实比1960年代还要惨淡得多。这种历史场景,必须倒退回1890年代才能找得到。

    今日之事,与一百多年前如出一辙,本来他也就是要公平贸易,最多也就是想占你点便宜,你非要认为他是想要你的命,死抗。为什么你总认为他亡你之心不死,他为什么要亡你,难道是因为你很黄人,很东方,很社会主义?心理疾病而已。他不就是要公平贸易吗?你就搭上国运来死抗?为谁死抗?谁怕公平贸易?一汽二汽怕不怕,吉利反正不怕,中兴大唐怕不怕,华为反正不怕。谁的利益?一目了然。套取政府补贴的掮客和企业,分配政府补贴吃回扣的官员,商务部的郭京毅、王沈阳、吴喜林、邓湛、吴功阳、荣民.....还有官员们背后的王爷们,贸易都公平了,他们还怎么捞钱?最好是单口通商十三行来垄断,否则,王爷们和官员们还怎么捞钱?

    死抗就死抗,大清国就是不愿意自由贸易,只要你不攻使馆,不烧教堂,不杀神父,他想打你,恐怕他国内没有足够支持。你搞一帮义和团一样的发言人成天公开地用口炮乱轰,他说知识产权是他投巨资搞的你不能白拿走,你非要说应该服务于全人类。红口白牙,无知无畏,你这是反全人类的好不好,必定引起全人类的反对。他国内的人们听了,都知道跟你讲理是讲不通的,他们绝望了,卯足劲要跟你搞到底。现在,他们纠集了八国联军,联军已到津门。这下,你怎么办?学慈禧太后,向十一国宣战?

    你老祖宗又不是没教过你,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你却全当是孙子放的屁。贸易战难道不是战吗?你察明白了吗?你兵家祖宗教你先胜而后求战,你先胜了吗?你法家祖宗教你先富强再求战,你富强了吗?你儒家祖宗教你以直报怨,你做到直了吗?就连你毛爷爷都教你的遇到强敌必须敌进我退,你都忘得一干二净,非要跟这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硬碰硬。同等报复,以牙还牙,你是跟谁学的?跟伊斯兰教学的吧,竟然连自己的祖宗是谁都忘了。忘了祖宗也不要紧,问题是你打得过吗?

    国运之战,居然如此草率,儿戏一般。不知道自己正有内忧吗?不知道对手正在走向繁荣吗?大明怎么亡的?宁锦防线用钱太多,没有钱赈灾了。为了赈济灾民,就不能先跟皇太极议和吗?不知道自己国库已经被地方和国企吃空了吗?贸易战一旦扩大,经济必加速下行,杠杆高风险大,你怎么保增长?继续加杠杆两年后必死,不加杠杆现在就死。成千万人失业,养老金发不了,教师工资发不了,大饥荒要不是民兵把着村口不让出去,谁能共克时艰?要能共克,崇祯帝早让李自成们克了?大清是怎么亡的?保路运动,300万两亏空一时补不上,大清国就亡了。有兵在,真的有用吗?就靠印钞,你币值和物价怎么保?民国是怎么死的?恶性通货膨胀啊。

    太后不说话,中堂也不说,各部尚书根本就不露面,弄一帮义和团成天用口炮猛轰洋人。又是亮剑,又是血战到底,你以为你刀枪不入啊?炮弹人家有5000多发你只有1000多发,自己心里没点逼数吗?动不动拿没有赢家和双输吓唬别人,问题是他输得起你输得起吗?还总是震惊呢,将帅不能料敌这仗居然也打?他凌霸他讹诈,你总是装出一副受欺负的样子,指望哪个大哥给你主持公道呢?还说得道多助,一衣带水同文同种的邻居都不会帮你,忘记那年915自己干过什么了,得道了吗?说什么维护全体子民利益,不过是太后的面子和王爷们的利益而已吧。

    就算要打,也得有个打法。就那么点炮弹,你还瞎打。你打人家豆农,豆农从他爷爷起一家子就投共和党,邻居也都投共和党,因为一点事就投民主党,老婆和邻居那都通不过。川普连任选举不是数人头,是数州的选举人票,州里再算人头票,胜者全得选举人票,豆农州的人头票本来就富余,少一点根本无所谓。你想以战止战,他是想投资和工作回流美国,他摆明了正想寻找借口加速扩大,没借口他不好扩大,他国内没法交代。你倒是配合得好,把借口赶紧主动送给他。

    一百多年了一点都没变,太后还是太后,王爷们还是王爷们,义和团还是义和团。错了,还不如一百多年前,那时起码还有东南互保。那时候的列强尤其是日俄的确坏,但现在老美也只说是要公平贸易,却也搞到了同等的地步。在义和团眼里,大清国也是厉害国。但历史已经证明了,所谓的厉害国其实只是一个弱智国。实际上,当年太后面临的局面还是比较复杂的,中美贸易战的历史更不难说清,才两个多月而已,也就那么几件事。现在回头看看,不弱智吗?

    贸易战也打了,义和团口炮瘾也过了,还要打吗?不想崩溃,又不议和,那怎么办?学当年的日本偷袭珍珠港?恐怕不行吧,估计目前强国水师还到不了珍珠港。求和吧,太后当年不也求和了吗?学太后,不丢人,太后她老人家当年不仅开拓了大清国改革开放的新局面,后来还主持了大清国的预备立宪。此等功绩,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她已经把大清国建设成了世界强国,当年的北洋水师,若论相对当时敌国的战力,可不是几艘现代级和二手航母能比的。当年的军队将帅,相对来说很不腐败。在未来的中国历史上,太后的地位绝不会输给后来的那些人。再说,可以对内宣传抗美大业取得完满胜利,敌人被打退到三八线才议和的。没人质疑,你不是可以删帖子吗?

    生气,不写了,没有用。历史的车轮总有自己的轨迹,谁也改变不了。太后当年要是不扶清灭洋,内部的事都还好办,现在这片土地上还是大清国呢。打吧,未必不是好事。宣战诏书都不用写了,用当年太后的就行。意思跟现在朝廷的意思几乎差不多,不外乎就是:你们来中国做生意,就要遵守中国的规矩,想要按照你们的规矩,没门。不是我主动要打,是你逼着我打的。百姓会与我共克时艰,老娘我不怕你。你要打,咱便打。只是太后她老人家当年的军机处水平很高,可不是现在的笔杆子能达到的。现抄录如下:

    《对万国宣战诏书》

    我朝二百数年,深仁厚泽,凡远人来中国者,列祖列宗罔不待以怀柔。迨道光、咸丰年间,俯准彼等互市,并乞在我国传教;朝廷以其劝人为善,勉允所请,初亦就我范围,遵我约束。讵三十年来,恃我国仁厚,一意拊循,彼乃益肆枭张,欺临我国家,侵占我土地,蹂躏我人民,勒索我财物。朝廷稍加迁就,彼等负其凶横,日甚一日,无所不至。小则欺压平民,大则侮慢神圣。我国赤子,仇怨郁结,人人欲得而甘心。此义勇焚毁教堂、屠杀教民所由来也。朝廷仍不肯开衅,如前保护者,恐伤吾人民耳。故一再降旨申禁,保卫使馆,加恤教民。故前日有「拳民、教民皆吾赤子」之谕,原为民教,解释夙嫌。朝廷柔服远人,至矣尽矣!然彼等不知感激,反肆要挟。昨日公然有社士兰照会,令我退出大沽口炮台,归彼看管,否则以力袭取。危词恫吓,意在肆其猖獗,震动畿辅。

    平日交邻之道,我未尝失礼於彼,彼自称教化之国,乃无礼横行,专肆兵监器利,自取决裂如此乎。朕临御将三十年,待百姓如子孙,百姓亦戴朕如天帝。况慈圣中兴宇宙,恩德所被,浃髓沦肌,祖宗凭依,神只感格。人人忠愤,旷代无所。朕今涕泣以告先庙,抗慨以示师徒,与其苟且图存,贻羞万古,孰若大张鞑伐,一决雌雄。连日召见大小臣工,询谋佥同。近畿及山东等省义兵,同日不期而集者,不下数十万人。下至五尺童子,亦能执干戈以卫社稷。

    彼仗诈谋,我恃天理;彼凭悍力,我恃人心。无论我国忠信甲胄,礼义干橹,人人敢死,即土地广有二十馀省,人民多至四百馀兆,何难减比凶焰,张我国威。其有同仇敌忾,陷阵冲锋,抑或仗义捐资,助益儴项,朝廷不惜破格懋赏,奖励忠勋。苟其自外生成,临阵退缩,甘心从逆,竟作汉奸,朕即刻严诛,绝无宽贷。尔普天臣庶,其各怀忠义之心,共泄神人之愤,朕实有厚望焉!  



  • 发表时间:

    沙叶新|为什么中国贪官的性欲全球最强

     管理办法 于 2018/7/28 6:52:15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会员阅读

     sunwinism發表於 2015-7-26 10:16 | 

     

    再致当代剧作家

      

       万木凋残一叶新

      黄沙难盖自由金

      

      反求诸已识真我

      顺蔓摸瓜别伪人

      秋雨悯农常拭泪

      兆山颂鬼最揪心

      谁分祖国和家国

      你析远因与近因

      今贵胡言憎诺奖

      古稀楚玉爱批评

      

      春蚕到老丝更白

      不照艾青照汗青  

     

     

    沙叶新|为什么中国贪官的性欲全球最强

    沙叶新 池见新草 

    沙叶新(1939年-2018年7月26日)

      今年(2015?)以来,随着中央反腐力度的加大,一些高官纷纷落网,陈绍基、王华元、许宗衡、郑少东、文强等几乎无一例外,每个贪官身下都有“玉体横陈”,也让老百姓茶余饭后有了更多的谈资。这些贪官大都可以说是纵欲无度,他们不但包二奶,养小蜜,有些还利用权力玩ONS,嫖娼狎妓也司空见惯。人们津津乐道之余,也有些百思不得其解,这些贪官都是快到天命之年、耳顺之年的人,从生理学角度讲,性能力也退化得七七八八了,为何仍然色欲熏心?他们的公务如此繁忙,为何还会有如此旺盛的精力征战于床帏之间。

      上述几个贪官虽然玩弄的女人不少,但跟媒体以前披露的少数贪官相比,有些小巫见大巫了。

      

      笔者先将近年玩女人久负盛名的贪官一一细数。

      

      一说海南省政府原副秘书长叫李庆普,跟200多个女人上床,此公有个怪癖,跟陈冠希爱好不同,他不是喜欢拍艳照,而是跟每个情妇完事后,必拔其耻毛一根,珍藏于一笔记本中作纪念,并详细记录二人造爱的经过及感受,甚至连情人私处的形状也极尽描绘,俨然是一本现代纪实版的《肉蒲团》。此公东窗事发,海南省纪委搜罗得此笔记本,如获至宝,争相传阅。

      

      一说福建省有个县委书记,叫黄金高,曾自称“反腐书记”,曾经因为“反腐”结仇,有人扬言要暗杀他,他为此穿了三年防弹衣上下班,他曾在人民日报主办的人民网投诉此事而一举成名。此公后来却因为自己贪污受贿被抓,一查也是阅尽人间春色,并且民间传说他床上功夫十分了得,当地群众曾经专门为他编了个顺口溜,说他“腰杆细细,身怀绝技”。

      

      一说江苏省建设厅长徐国耀,此官自己承认玩弄女性共计147人。此公因病住院在高干病房,一40出头的护士长帮他打吊针,可能徐娘半老,风韵犹存,老徐好色如命,光天化日之下,罔顾病体,竟然勾引护士长在高干病房的床上云雨。此后,该护士长的女儿大学毕业想进市内一新闻单位,委托老徐帮忙,这老徐色胆大于天,竟然又在自己的办公室又将护士长那如花似玉的女儿蹂躏,老徐可谓是老少咸宜,大小通吃。

      

      一说黑龙江绥化市书记马德,马德“无德”,包了一个貌美如花的情妇,可是岁月流逝,情妇担心自己年长色衰,不能吸引老马,为了肥水不流外人田,将自己的两个亲妹妹相继拉下水,姐妹三人,共饲老马,老马享受超越齐人的艳福。一说安徽宣城市委副书记杨枫,上了几个月的MBA,果然学费没有白交,回去活学活用,将MBA上学到的套路用到如何管理自己的七八个情妇上。他的姐姐在省城听说弟弟秽名远播,担心影响仕途,就派自己的老公―时任安徽省委副书记的王昭耀前去调教,杨枫听说姐夫前来,担心东窗事发,于是派出自己两个最得力的情妇搞惦姐夫,晚上两情妇对王书记大灌迷魂汤,王昭耀左右适源,欲仙欲死,不仅不批评舅弟,还心生羡慕:我堂堂的省委副书记,还不如一个地委副书记过得潇洒。王太太虽然用心良苦,最后落得是“猪吃麦,羊去赶”。不知杨枫是否有愧疚感,是否在心底良心发现,祈求过姐姐的谅解:“我对得起姐夫就对不起姐姐啊”。

      

      母女二人,同舞一棍,姐妹三人,共使一枪;郎舅二人,共冶一炉。这也是中国官场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

      

      为何贪官性欲强?笔者浅析,大致有这么几个原因:

      

      按弗洛伊德的解释,人类的创造活动都受制于人的“利比多”的释放,所以英雄人物原本就较普罗大众的性欲要强,性欲是人类一切进步的原动力。说实话,很多贪官本是人中龙凤,他们的欲望可能胜于常人。

      

      俗话说“饱暖思淫欲,饥寒起盗心”。贪官的生活优越,平时也注重养生,吃的不说是龙肝凤髓,起码也是补品不断,乌龟王八汤喝一喝,冬虫夏草炖一炖,自然体力倍增,性趣盎然。据说,广东一贪官,中纪委在查抄其住宅时,搜出160多公斤的虫草,还不计其它各种各样滋阴壮阳的补品。万一不行,还有辉瑞药厂发明的那敢叫痿哥变强哥的“伟哥”可以救急,所以美女投怀,何足惧哉。传说,中纪委在检查重庆市宣传部长张宗海的随身提包时,就发现这位泡妞只泡大学生的贪官包中常年装有“伟哥”。

      

      喜新厌旧,乃男人本性。贪官的夫人们虽然跟他们共过患难,无奈大多韶华已逝,容颜已衰,已激不起贪官的任何欲望,面对如雪的肌肤,诱人的胴体,他们早就将信仰、原则抛诸脑后,觉得“人不风流枉做官”,所以贪官们就象一些民谚所言“工资基本不用,老婆基本不碰”。

      

      “权力是最好的春药”。贪官们在官场上春风得意的时候,往往也是他们性欲最强的时候。他们在权力角逐中处于上峰时,他们更加志满意得,他们的自信心更加膨胀,也往往令他们认为自己无所不能,一切尽在掌握中,觉得泡妞也好,养小蜜也好,嫖娼狎妓也好,不过是生活小节,无伤大雅。

      

      “大男人有权,小男人有钱”。手中有权,对一些美女来说,无异于最好的催情剂。因为权力可以为她们换来利益,换来享受,换来风光,换来尊严。有一官傍身,胜过自己艰苦创业。有些美女对权力顶礼膜拜,有权的男人在她们眼里就是成功的男人,值得她们宽衣解带,值得她们托付终身。这些高官们面对岁月无情,青春不再,他们为了检阅他们作为成功男人的魅力,对美女的吸引力,往往不惜以身拭法,为红颜们火中取栗。

      

      贪官们虽然身在高位,他们总是担心时日无多。他们自己也明白,眼下之所以蝶舞蜂围,只不过是自己手中还有权力,一旦退位,人走茶凉,恐怕就是门前冷落,如不赶紧趁在位时享受一把,日后就悔之晚矣。



  • 发表时间:

    (本文一定有很多地方可以商榷讨论,但确有相当的代表性。原转发者未附注释)


    王力雄:毛泽东主义与人间天堂

    (未明何人)按:此文很好!与高华先生的《红太阳》相互印证,有着很大的的互补性。我们明白《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之后,自然而然想知道“红太阳是怎样落水的”。本文回答了这个问题。关心中国前途命运的人们可能在为全国上下亿万毛虫的猖獗而犯愁。其实,当局只要解放《红太阳》、解密应该解密的档案和在主流媒体发表这篇文章就可高枕无忧了,无数毛毛虫经过痛苦的蜕变,就会化成彩蝶展翅高飞了。

     

     

      唯美主义和激进主义必然引导我们放弃理性,而代之以对政治奇迹的孤注一掷的希望。这种非理性的态度源于迷恋建立一个美好世界的梦想……但它总是诉诸我们的情感而不是理性。即使怀抱着建立人间天堂的最美好的愿望,但它只是成功地制造了人间地狱——人以其自身的力量为自己的同胞们准备的地狱。「1」

     

      ——卡尔·波普尔

     

      在中国宪法和中共党章中,“毛泽东思想”一直被确立为“基本原则”和“行动指南”,毛在世时如此,今天也依旧。然而都叫“毛泽东思想”,不同时代所指的内容却大不相同。今日中共是以一九五七年为界把毛分成两部分,肯定前一个毛,只承认那时的毛符合“毛泽东思想”,而否定后一个毛,指责其背离了“毛泽东思想”。这种断言一个人背离他自己的思想,无异指鹿为马。其实最有独特之处的“毛泽东思想”,恰恰属于后一个毛。为了与今日中共定义的“毛泽东思想”相区别,我把五七年后的毛泽东思想称为“毛泽东主义”(如果“主义”的标准在于原创性,五七年后的毛显然当之无愧)。

     

      五七年前的毛着力于夺取政权,其长处主要体现于方法而非思想。他的思想来自马克思和列宁。他的创造在于把外来思想本地化——即“把马列主义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执政后的头几年,他也基本遵循苏联模式。直到五七年前后,独树一帜的毛泽东主义才开始显露,并被付诸社会实践,使中国走上了一段古今中外史无前例的道路。相比之下,后一个毛远比前一个毛更值得研究,不仅因为其独特,也不只因为被他的传人打入了冷宫,还因为对后一个毛的研究,可以给我们更宽广和更深入的启示。

     

      不过,后一个毛并无完整理论,他在五七年后再没写过象样文章,都是一些只言片语。只有通过他的实践脉络把那些只言片语串起来,才能看清他的思想全貌。当然,这也就给后人留下了争论余地,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在中共不见天日的深宫档案公布之前,很多空白只能以假设或推断进行填补。这种方式无疑缺陷重大。然而有过对那些年代的亲历,从生活中汲取的感应和直觉或许可以更直接地抓到本质,未必不是一种补救。无论如何,我认为求证的困难不应成为放弃研究的理由,因为这研究的主要意义并非在于学术,而是和我们的社会、国家以及我们自身的命运息息相关。

     

      我对毛泽东主义的认识,是从一对矛盾出发。一方面,毛虽一直以反封建自居,其专制程度却超过大多数古代帝王;另一方面,他又力图给底层群众相当的政治地位和权利,不断实践其“人民至上”和“人民主权”的理想。固然天下政客无一不把“人民”挂在口头,却只有毛亲自鼓动群众把他统治的国家搞得天翻地覆,把他手下的党政系统打得七零八落。显然,这两个方面看上去互为矛盾,却同时并存,应该怎样认识二者的关系呢?我认为正是此二者的并存与平衡,构成了毛泽东主义。

     

      一、“圣贤百代帝王”

     

      在毛泽东主义中,高度专制和人民至上被组合为平衡的统一。当然,那仅是对意识形态体系而言的平衡,不是对客观现实而言的平衡。现实中毛泽东主义的失衡和破坏已是有目共睹,不言而喻。我们需要研究的是,为什么在毛泽东主义的体系之内,本来互为矛盾的二者不仅可以平衡,而且还缺一不可,恰恰因为二者的组合而形成平衡?

     

      马克思主义为人类提供了一个现世天国的理想——共产主义社会。他提出了资本主义的大工业创造了以产业工人为主的无产阶级,而无产阶级是资本主义社会的掘墓人,他们必将消灭私有制,推翻剥削阶级,实现共产主义。马克思把他对未来的这种展望断言为“历史发展规律”,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和“不可抗拒”的。不难看出,这种宿命般的“历史发展规律”与中国传统的“天道”颇为相似。“天道”既是天的道理,以“天道”为来源的合法性就无须证明和不容竞争。在这一本质上,“历史规律”和“天道”的内在逻辑没有区别;同时因为宿命,二者就必须通过人间的至善者(或集团)对其进行诠释,从而诠释者自身也就成了“天道”或“历史规律”的代表,可以垄断“天道”和“历史规律”。然而那诠释者却无从证明他们是被“天”或“历史”授予了诠释资格与权力的,因此他们从来都只能是自封的——如传统社会中号称“奉天承运”的帝王,或打出“替天行道”大旗的造反者,以及当代自称为“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因而就是“历史发展规律”之化身)的共产党。

     

      无疑,当年以“粪土当年万户侯”之豪气指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的毛泽东,也会把自己当作这样一个“天道”与“历史规律”的诠释者。“帝王一代帝王,圣贤百代帝王”,这是他在早年文章《讲堂录》中提到的一句话「2」,可以看作是贯穿他一生的内心驱动。他同只贪恋权力的统治者之不一样,那些人即使打着“天道”旗号,一得到权力,所图唯有坐稳江山。而对于毛,获得权力仅是开始,他真地是要去实现造就人间天国的理想。只做个统治者不能满足他“方地为车,圆天为盖,长剑耿介,倚乎天外”的大胸怀「3」,古今中外帝王有无数,不都是过眼云烟?他是要把帝王与圣贤集于一身——所谓“内圣外王”、“君师一体”——去用帝王之权实现圣贤理想。在他眼里,“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无非只是有点武功文治,都没脱出在权力圈中打转。而他要做的却是前无古人的改天换地,再造人间!

     

      他要再造一个什么样的人间呢?刚掌权时按照苏联路子搞国有化,消灭敌对阶级,剥夺私有财产,建立新型社会组织……那一段的他被今日中共所赞美,然而那显然不是他的最高兴致所在。他的不耐烦十分明显,不断修改日程表,要把“吃别人嚼过的馍”的阶段尽量缩短。他心里涌动着要在中国这张“白纸”上画“最新最美图画”的冲动。他不断地梦想着他的理想社会——在那个社会里,整个中国就是一个大公社「4」,商品和货币都要取消,没有工资,实行供给制,人人都到公共食堂吃饭,不要钱,甚至家庭也要消灭。「5」

     

      人有理想不是错,错的是把个人理想当作人人都该接受的绝对真理。更糟的是一旦拥有了不受制约的绝对权力,由狂妄理想造成的灾难一定会远远超过仅仅由昏聩暴虐带来的灾难。凡是把自己理想视为至善的人,从来都为实现理想不惜代价,不仅牺牲自己,更多的是牺牲别人,就像毛轻松所说的——“要奋斗就会有牺牲,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随着毛的如椽巨笔开始在中国“白纸”上作画,几亿中国人从此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二十年苦难连绵,几千万冤魂沉沦,上演了人类历史上一场最为惊心动魄的大悲剧。

     

      二、大跃进

     

      毛泽东从夺取政权,到荡涤旧社会污泥浊水,到消灭私有制,实现社会主义,一路所向无敌,踌躇满志。然而那些阶段只是做准备,直到“大跃进”,才算真正展开他个人的理想宏图。那时的毛,思路还是在马克思主义的教旨中打转——既然是生产关系决定生产力,那么新的生产关系一定能够极大地解放生产力——毛希望这个原理在他创建的新中国得到最大体现。我相信在他嘴里高喊“超英赶美”的时候,内心里最想超的,其实是在社会主义路上先走了三十年的苏联老大哥。他期望创造前所未有的经济奇迹,使共产主义天堂最先在中国降临,那将给予他在人类历史上独一无二的地位。

     

      一九五六年,毛针对正在制定的“五年计划”,指示发展速度要超过苏联头几个五年计划。「6」而苏联的“一五”,工业年均增长速度是19.2%,“二五”年均增长速度是17.1%,已然创造了世界经济发展的奇迹。毛从何有超过苏联的自信呢?就在于他认为自己掌握了比斯大林更高明的武器。斯大林把“技术”和“干部”当作决定因素,而毛则相信“社会主义制度加上群众运动将是万能的武器”。「7」

     

      “大跃进”就是在毛的这种期望与自信中发端的。那是他一生中唯一一次对经济发生兴趣。他先是在一九五八年一月的南宁会议上确立了“多快好省”的“总路线”;三月的成都会议,中央各部门和各省市按照他的旨意做了“大跃进”规划,强调“速度是总路线的灵魂”;四月的广州会议,开始讨论十五年超过英国;八月的北戴河会议,确定钢产量翻一番,农产品产量要“成倍、几倍、十几倍、几十倍地增长”。随之全中国九千万人土法上马炼钢铁,“大跃进”进入高潮。各地农村也开始争相发射高产“卫星”,最高产量报到水稻亩产十三万斤(广西环江)。毛泽东心花怒放,三月在成都会议上他说的还是“十五年赶上英国,二十年赶上美国”,到了五月,已经改口为“可能七年赶上英国,再加八年,就可以赶上美国。”「8」

     

      即使在毛追求着这种以物质为标准的共产主义时,他的头脑中已经存在着后来构成其思想体系的那些基本内容。最重要的就是他对人的“主观能动性”的期望。中国的经济资源是资本短缺而劳动力丰富,此种现实使他对经济起飞的企盼只能寄托于人的作用。这本不失是一个颇为现代的命题,但在毛那里却只被归纳为“精神原子弹”和“精神变物质”,也就是靠精神力量去创造物质奇迹。在他的逻辑中,只要“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就能“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对于精神的作用,他从战争时期他的队伍那些英雄主义奇迹中反复得到过印证。既然当年的战士能做到,为什么全体人民不能做到呢?他由此期望,如果所有中国人都能爆发出“精神原子弹”的能量,对于“一穷二白”的中国,将是一条多么节约和多么迅速改变面貌的捷径,“超英赶美”以及实现共产主义又将变得何其容易。

     

      “大跃进”是他这种思想的一次全民大演习。至少在开始阶段,他以为真地实现了他的设计。他以诗人眼光欣赏他的杰作——“天连五岭银锄落,地动三河铁臂摇”,“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是他在那时写下的诗句。他的人定胜天豪情竟然膨胀到指挥全体中国人动手消灭四个自然造物(除四害)。在农村长大的他如同失去常识一般,认真地担心粮食太多怎么办,为此指示“一天吃五顿也行嘛!”「9」当时出台过一个方案——三分之一耕地种粮食,三分之一轮休,还有三分之一用于种观赏性植物(称为“大地园林化”),要把全中国建成一个大花园。这个似乎只有中学生头脑才能产生的设想,被郑重地写入中共八届六中全会的文件。「10」

     

      中国各地纷纷投其所好,不断推出“精神原子弹”式的宣言——“没有万斤的思想,就没有万斤的收获”、“只要我们需要,要生产多少就可以生产出多少粮食来”「11」:“不怕做不到,只怕想不到,只要想得到,一定能做到”;还有那个被后人当作笑话讲的名句——“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

     

      当时的口号是“跑步进共产主义”。山东范县县委书记在万人大会上宣布“一九六○年建成共产主义”,并把共产主义描述为:“人人进入新乐园,吃喝穿用不要钱,鸡鸭鱼肉味道鲜,顿顿可吃四个盘,天天可以吃水果,各样衣服穿不完。人人都说天堂好,天堂不如新乐园。”一九五八年十一月六日,毛对此做出这样的批示:“此件很有意思,是一首诗,似乎也是可行的,时间似太匆促。只三年,也不要紧嘛,三年不成,顺延也可以嘛。”「12」毛的这种“留有余地”与其说体现了冷静,不如说让人看到了他和那县委书记几乎一样昏头。    

     

    然而,一九五九年开始在全中国迅速蔓延的大饥荒,以上千万人被饿死的事实宣判了“奇迹”的终结。

     

      三、毛从大跃进的破产看到了什么

     

      学者认为,一九五九年到一九六一年的饥荒,中国饿死的人数在二千万到四千万左右「13」。中共当局对此始终讳莫如深,但毛肯定当时就清楚情况多严重。中南海的秘书室六○年春就去大量饿死人的信阳做过调查,随后去信阳的李先念目睹了所过村庄妇女没有一个不穿白鞋的恐怖场面。「14」大跃进彻底失败,共产主义天堂没有离得更近,反倒浇了一身冷水,这对毛肯定是一个难以下咽的苦果。他会怎样总结这种反证呢?

     

      马克思主义的经典——“新的生产关系解放生产力”,这时暴露出了一个以往没有被正视的环节:既然生产力的基本要素是劳动者,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是公有制,那么劳动者如何对待公有制,就成了生产力能否真正得到解放的关键,共产主义能否实现,门槛也就在这里。

     

      以从“粮食吃不了”一头栽进大饥荒的农村为例,这个问题在刚实行集体化时就暴露出来。集体化要求财产入社,农民就纷纷宰杀猪羊,免遭共产。全国牲畜一下减少二百万头以上。有的村二百头猪只剩下四头。「15」合作化以后,“船漂出三十多里没人管,耕牛出去三十多里没人找,社内耕牛死亡占百分之六十”「16」。当时主管农业的邓子恢指责:“有些社把整片土地抛荒了还不知道,粮食收起来放在场里霉烂了也无人过问。”「17」。从大跃进的虚火高烧中醒来,展现在眼前的事实真相说明,新的生产关系并没有解放生产力,反而是使几亿农民变懒了。吃饭不要钱的公社食堂当时被当作共产主义的象征,然而吃的时候个个放开肚皮,干活时却都变成出工不出力,全体农民都如此多吃少干,农业怎么能不出问题,饥荒又怎能不发生呢?

     

      那么到底是哪一边发生了问题?是“共产”的生产关系把事情搞糟了呢?还是“私字当头”的劳动者应该承担责任?毛泽东的答案是可想而知的。他早在一九五五年就说过:“农民对社会主义是有矛盾的。农民是要自由的,我们要社会主义。”「18」他明明知道农民想要什么,但是他不会顺从农民,因为他生到这个世上,是为了改造世界,而不是顺应现实的。

     

      大跃进的失败使他看到“公”与“私”的不可调和。仅仅实现物质的公有化,并不能迎来美好社会。只要人的精神世界还是自私,精神就不可能变物质,公有化就不但不会促成生产力飞跃,还会使自私的人们去占集体便宜、损公肥私、不劳而获,结果导致怠工浪费,经济的发展就会连私有制都不如——这才是导致了大跃进失败和出现农业危机的根本原因。

     

      他在饥荒严重时有几个月拒绝吃肉,不过是一种帝王与民同苦的姿态。上千万条命的代价并不能让他承认自己理想有错,错误只在技术层面的步骤。“精神原子弹”之所以没有爆发出威力,根源是在人的私心,因此正确的步骤不应该是先发动大跃进,而是应该先改造人——把人的私心转变成公心。在公有制下,能够“变物质”的精神肯定不是“私”的精神而是“公”的精神,只有人都变成一心为公了,再搞大跃进,精神才能够“变物质”,那时就可以相信人间奇迹一定能实现——这样一种步骤的顺序,后来被毛简练地概括为“抓革命,促生产”。

     

      在他原本认为畅通无阻通向共产主义天堂的路上,中途意外地要插进一个改造人的步骤,使毛把实现共产主义的日程表大幅度地延后。他对这场“政治思想领域内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之间谁胜谁负的斗争”,设想的是“需要一百年到几百年的时间才能解决”。「19」他在这一点上还有起码的清醒,因为他知道,面前的敌人不再是拿枪的敌人,那种敌人可以从肉体上消灭,杀一个少一个,不在话下,现在的敌人是汪洋人群头脑里和内心中存在的私欲,而且已经存在了千万年,化作与生俱来的本能。所谓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指的只是改变一个人的难度,而他要改变的却是几亿人。

     

      他不会知难而退,他从此开始向人性宣战!

     

      在毛的思想中,他不认为“私”是人不可改变的本性,那不过是几千年“剥削阶级意识”影响的结果。他相信用“公”去占领人们头脑是可能的。他不止一次这样论证:“过去革命打死了许多人,是不要代价的,现在为什么不可以这样干呢?”「20」

     

      当然,“公”的思想不可能从天上掉进人的头脑,那需要去改造人,把“私”从人的脑子里驱逐出去——即后来他所称的“斗私”。他到经济领域里去绕了一圈,发现还是得回到政治领域,才能最终解决问题。

     

      四、“六亿神州尽舜尧”

     

      说到这里,我们已经开始接近毛泽东主义的核心。马克思把人的意识视为环境产物,虽然他谈到共产主义革命“要同传统的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21」,却没有对具体如何决裂进行探讨,给人的感觉是只要公有制取代私有制,决裂就会自然而然地完成。倒是列宁在管理国家的过程中认识到“小私有者的旧习惯、旧习气……真是太多了”「22」,因此而提出“十分艰巨的工作是重新教育群众”「23」,他提倡劳动竞赛和“星期六义务劳动”,也提出了“新人”概念「24」,但是却没有(或者是没来得及)在理论与实践上深入展开。斯大林则是“技术决定一切”、“干部决定一切”,把社会交给了官僚和专家治理。只有到了毛泽东,才把以社会为规模的全面塑造“新人”提上日程,并且成为一场依靠国家机器全力推行的大革命。

     

      青年时代的毛泽东就视自己担负着拯救自私愚昧之国民的大任,他在《湘江评论》里写道:“小人者,吾同胞也,吾宇宙之一体也。吾等独去,则彼将益即于沉沦,自宜为一援手,开其智而蓄其德,与之共跻于圣域”「25」。大跃进的失败使毛更加坚定了在消灭私有制之后还要“继续革命”、“将革命进行到底”的决心。消灭物质的私只算革了一半命,只有把精神中的私也消灭,革命才能算成功。这是毛泽东为马克思主义增添的至为关键的一环——对实现共产主义,仅仅进行社会革命是不够的,必须还要进行思想革命,造就新人,通向共产主义的链条才会从逻辑上完整和贯通。否则,共产主义就将是走不通的。

     

      这种造就新人可不是造就几个,也不是几万几百万,而是全体社会成员都要成为新人。毛泽东写过一句诗——“六亿神州尽舜尧”「26」,典型地反映了他这种思想。舜和尧是远古传说中有大德的贤人,被赞为“其仁为天,其智如神”,德行之高感天动地,算得上中国几千年的顶尖圣贤,他却要让六亿中国人——那是他做此诗时全中国人口的总数——人人都成为舜和尧。

     

      中国传统文化中有“成德”之说,孟子早讲过“人人皆可以为尧舜”,中国佛教也有“普度众生”的情怀和“立地成佛”的期盼,这都是毛泽东决心改造人性和培育新人的精神土壤。他很早就要求他的部下成为“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即张思德、白求恩那样的人。现在他则要求全体中国人都要“向雷锋同志学习”。他未曾给手托炸药包炸碉堡的董存瑞和用胸脯堵枪眼的黄继光题过词,但是他把这个荣誉给了死于普通工作事故的雷锋,那是因为雷锋更符合他所希望创造的新人。和平年代需要的不再是对敌斗争的英雄,而是在平凡岗位上一颗颗“永不生锈的螺丝钉”。如果全体社会成员都是像雷锋那样“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只奉献不索取,都是“毛主席挥手我前进”,“一生交给党安排”,那该成为一个多么好管理的社会,能创造出多少人间奇迹呀!正是这个目标,构成了毛泽东主义的核心。

     

      毛不但善于产生奇想,还非常善于操作。他当初以那么弱小的流亡武装打下整个中国,足以证明他有把想法变成现实的超常能力。那么,应该用什么方式,从哪里着手,才能让这个人欲横流的世界变成一个人人无私的新人间呢?

     

      他为此发明了“思想领域里的阶级斗争”。

     

      阶级以往只是经济领域和政治领域的概念,把它引进思想领域是毛的创造。对他来讲,“公”是无产阶级的思想,“私”是资产阶级的思想,他要把“公”的思想灌输给所有的中国人,占领他们的头脑,把“私”的思想他们头脑里驱逐出去——这就是思想领域里无产阶级战胜资产阶级的阶级斗争。

     

      这种阶级斗争并非只是一种比喻,而是毛要极为具体地实施的一场社会大革命。他深思熟虑地一步步去开展战役、占领目标和消灭敌人。阶级一旦可以进入思想领域,社会所有细胞就都不可避免地被笼罩在阶级斗争的肆虐下,因为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思想,因此无论是共产党内,还是单位内、家庭内、朋友间……就无一不存在阶级和阶级斗争,也就都可以成为阶级斗争的对象了。这样的阶级斗争就成为针对社会所有成员的无所不至的武器,而思想犯罪、文字兴狱等也就都可以冠上堂皇的合法性。

     

      正是靠着这样的武器,毛才可以全面地开展他对人性的改造。

     

           五、修正主义

     

      说到毛泽东主义中创造新人的理想,不能不同时看到另一个与之行影相随的组成部分,即“反对修正主义”,那也是晚年毛泽东一直高举的旗帜。后来被称为“文化大革命”之灵魂的“斗私,批修”四个字,就是同时对这两个方面的概括。

     

      大跃进在中共内部引起了分歧,庐山会议是一个爆发。现在的主流看法是毛泽东出于帝王喜欢奉承、听不得批评的心理,或是恐惧权力受威胁而打倒的彭德怀。毛的个人品质肯定有问题,但是仅仅从品德或权力角度解释庐山会议是不够的。那时担任毛泽东秘书的李锐写过这样一段话:

     

      “大跃进”运动一发动,毛泽东就把对阶级斗争的注意力

     

      逐渐移向党内……斗争的范围逐渐以党内为主,矛头日益指向

     

      党内领导层,最终出现“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和“中

     

      央出修正主义“的判断。在这样一种理论的指引下,庐山会议

     

      ——四清运动——“文化大革命”运动,自是当代历史合乎逻辑

     

      的发展。「27」

     

      以这样的眼光看,庐山会议就不能仅仅解释为毛一时的恼羞成怒,而是有着深刻的思想根源。随着大跃进恶果的显现,共产党内的反对意见越来越多,毛泽东上庐山,原本是为了做一些让步,平息反对意见。但是他所听到的抱怨和彭德怀的上书使他看到了这样一个现实:当年在战场上跟着他出生入死的战友,已经开始跟他分道扬镳了。彭只是个开端。赫鲁晓夫鞭尸斯大林使他联想到自己。权力斗争并非主要,因为没有谁在权力方面能是他的对手。他和当年战友的分歧是根本性的,那就是打下了江山以后,下一步该怎么走?打下江山就是目的吗?如果只是为了坐江山,当统治者,治理国家,那同封建帝王和资产阶级总统有什么区别?又如何能满足他书写历史的大胸怀呢?对于他,打下江山只是个开头,大跃进是为创造新人间迈出的一步,即使急了一点,出了一点问题,不也是为了实现美好理想的必要代价吗!为什么要用枝节否定主流、用“一个指头”去否定“九个指头”呢?    

         

     

     

      他后来把当年的战友统统抛弃,把他们轻蔑地称为“同路人”,道理就在这里。对实现他造就新人和人间天堂的目标,那些战友已经变成了最大的阻力。他们在打江山时是左膀右臂,英雄好汉,一掌握了权力就蜕变成俗不可耐的官僚,成为继续革命的绊脚石。他们充其量只能为帝王夺天下,却不可能成为追随圣贤改天换地的圣徒。

     

      之所以在庐山会议后,毛泽东就把阶级斗争的矛头指向中共党内领导层,如果熟悉他以思想划分阶级的逻辑,就不会感到奇怪。大跃进的失败导致中共务实派对毛的乌托邦产生怀疑,他们明智地看到,经济的发展离不开“私”的作用。尽管他们的说词相当含蓄——“调动劳动者的生产积极性”,但说穿了就是要给劳动者以私利。而在毛看来,那种以私为本的做法是必然与资本主义道路殊途同归,所以不管披上多少马列主义伪装,本质上都是修正主义,与共产主义的方向南辕北辙,因此离共产主义只能越来越远。

     

      毛决非某些人想得那么荒唐,他出身农民,哪里会不明白对人的“私”加以利用,肯定能得到高得多的效率。正因为“私”是他要消灭的,“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对他才不是荒谬。一时的物质所得不过是蝇头小利,怎么能为小利失掉建立新世界的伟大理想!

     

      毛泽东把庐山会议从一个原本在政策层面上检讨冒进的工作会议,中途变成了一场党内“反右倾”的路线斗争,在他的颐指气使背后,要看到当时的中共内部的确是有路线斗争的。至于彭德怀成为靶子,与其说是毛的蓄意安排,不如说正好被彭踩上了引信。彭只是一个质朴军人,为民请愿而已,而真正的中国赫鲁晓夫——“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们还在后面。毛和他们的战斗刚刚开始。

     

      六、中共务实派

     

      中共高层领导人虽然都被称为革命家,多数却只有就事论事的素质,缺乏大鹏展翅的幻想。对他们而言,做了统治者就该好好治国,国家的根本是在经济,那就应该怎么促进经济发展就怎么做,反之就不做。中共政权中那些主持日常工作的人——刘少奇、邓小平、陈云……包括周恩来,实际上都是这种思路,都长在一条根上,只不过有的公开一些,有的隐蔽一些。无疑,只要每天面对治国的具体事务,就一定会明白毛那一套的虚幻,并在心理上和他拉开距离。

     

      大跃进的惨败使务实派地位上升。毛不得不同意按照务实路线去挽救危局。毕竟先得保住政权,才可能再做继续革命的考虑。大跃进使务实派和毛一样看出了“公”与“私”的矛盾,然而他们汲取的教训却相反。他们要的不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而是正视现实。因为在他们看来,“私”即使不是绝对不能改变的人之本性,也是相当长时间内不可消灭的,因此只有对“私”加以迎合和利用,才可以促进经济发展。这也就意味着,务实派治国的基点是要立足“小家有私”,与毛泽东的“大公无私”正好背道而驰。

     

      务实派当时推出的“三自一包”政策,核心就在刺激和调动人的“私”。取得的效果非常明显,迅速调动了广大农民的劳动热情。大跃进导致的危机很快被遏止,困境也随之解除。这一乱一治的成败对比,使务实派更加不相信毛的一套,从此不再跟着毛去“升虚火、发高烧”。当然,他们不会正面与毛对抗,采用的方式是阳奉阴违,嘴上继续吹捧毛,实际把他架空成无所事事的太上皇。既然是他们主持日常工作,毛的任何决策都只有通过他们把持的行政系统才能执行,他们就可以在那个过程中暗自对毛的荒谬进行修正。

     

      那是被毛称为“大权旁落”的时期。不过毛的地位仍然始终高居于务实派之上。那绝非仅是太上皇式的貌似尊贵,在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中,毛追求理想的彻底性使其始终占据着理论和道德的制高点。只要务实派在思想上不敢逾越共产主义的教条,那就不管其在实践方面如何有效,也不敢理直气壮地贩卖“私”的货色(例如陈云用这样的理由:蒋介石叫嚣反攻大陆,分田有利于动员农民保卫自己的土地「28」),从而就无法与毛那气势如虹的一套抗衡。因此,一旦与毛发生碰撞,务实派往往就立刻改变自己去附和毛,并自卑地对毛进行吹捧。

     

      他们那时还没有意识到,那些似乎只是权宜之计的附和与吹捧,其实正是在为他们自己挖掘坟墓。

     

      七、“让人民来监督政府”

     

      一九四五年夏天,黄炎培在延安向毛泽东说了这样一段话:

     

      我生六十多年,耳闻的不说,所亲眼看到的,真所谓“其

     

      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团体,一地方,乃至

     

      一国,不少单位都没能跳出这周期率的支配力……一部历史,“政怠宦成”的也有,“人亡政息”的也有,“求荣取辱”的也有。

     

      总之没有能跳出过这周期率。中共诸君从过去到现在,我略略

     

      了解的了,就是希望找出一条新路,来跳出这周期率的支配。

     

      毛泽东接而答道:

     

      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

     

      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

     

      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29」

     

      后人把毛这一回答看作是在当时条件下为争取民意所许的轻诺。我相信做表面文章的成分会有,但是内里有没有真实的成分?“民主”一词歧义较多,暂且不提,而“让人民来监督政府”,从毛泽东掌权后的脉络看,应该说是一直在进行摸索和尝试的。

     

      一九五七年的“鸣放”因为很短时间就变成了“反右”,现在人们普遍认为那从一开始就是个定计设局的“阳谋”。没有证据可以反驳这一点,但我也并不因为毛自己说过“引蛇出洞”就完全相信。他是个辨证专家,从来都一箭数雕,为各种前景予留出转折可能。我之所以相信他的最初动机中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是因为那次“鸣放”和后来的“四清”、“文革”含有相似的基因,不会全属偶然。

     

      掌握了国家政权的中共,没几年就繁衍出一部庞大的国家机器。被毛厌恶的官僚体系换汤不换药地再现,官僚主义开始盛行,等级和特权也堂而皇之地重新出笼。黄老先生预言的“周期率”似乎正在发生。革命把旧官赶下了台,上台的新官和旧官区别在哪?古代有官阶十八品,现在有干部二十四级。那么革命的意义又是什么?这对一心要再造新人间的毛泽东,肯定是个一直苦恼于心的问题。赫鲁晓夫对斯大林的揭露进一步触动他,社会主义如何走下去的问题更迫切地提出。他的理论助手胡乔木后来有这样的回顾:“苏联揭露的斯大林的统治,其黑暗不下于历史上任何最专制暴虐的统治。毛主席日思夜想走出一条比苏联好的路子来”「30」。赫鲁晓夫做秘密报告仅三个月,毛就提出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稍后又提出了与民主党派“长期共存,互相监督”,显示出他要以党外力量监督政权的想法。一九五七年春天,中共内部开展反对官僚主义的整风运动;四月三十日,毛约见民主党派负责人和无党派人士,鼓励他们给中共提意见,帮助中共整风,在全国推广“大鸣大放”。

     

      有一种观点认为,毛那时过高地估计了他与知识分子的联合「31」,以为知识分子可以成为他的同盟,能够用他们置身局外的监督批评帮助他克服权力滋生的官僚主义。几年以前,不正是中国知识分子集体投向他,骂得蒋介石成了独夫民贼,使他顺利地夺得了政权吗?然而他应该知道,知识分子总是批判现实的,并且要探究本质,不会只停留在他所希望的批评官僚主义上。五七年的鸣放热潮一旦真被推动起来,很快就超出他能容忍的界限,直捣“党天下”的专制基础。他由此恼羞成怒。

     

      毛善于化被动为主动,用他的话说是“把坏事变成好事”。仅半个月的时间——从四月三十日约见民主人士到五月十五日他写出《事情正在起变化》的党内秘文,他就从“鸣放”转为“反右”,并通过国家政权开始有系统地实施“引蛇出洞”的“阳谋”。这方面已经有了很多介绍,不必多说。需要提一下的倒是另一个关注较少的方面。

     

      “鸣放”结果使毛泽东得到一个教训——知识分子不会和他成为一股道上跑的车,因此知识分子是不能被包括在“让人民来监督政府”中的那个“人民”之中的。不仅如此,由于知识分子占据着意见中枢和教育传火的地位,历史上一直受工农大众的尊敬乃至迷信,他们的存在会使人民变得“思想复杂”,甚至离心离德,这对他以自己思想去“占领一切思想阵地”的打算显然是威胁。为此,必须把知识分子作为一个阶层整体地打入另类,让他们变成受唾弃的卑贱者,才能消除他们对群众的影响力,再通过对他们的“改造”,让他们永远为“原罪”忏悔,不再产生任何独立思想,而只以他们的专业知识充当“驯服工具”。

     

      “反右”运动不过是他这个总构想中的一步。对划为“右派”的五十多万知识分子的残酷斗争,目的是打断整个中国知识界的脊梁,让他们从此噤若寒蝉。其后二十年,“知识分子工农化”是毛的知识分子政策之不变核心,目的就是让中国从此不再有真正的知识分子,而人民没有了知识分子,就可以摆脱蛊惑,只接受他一人的思想,成为围着太阳转的向日葵。

     

      毛用自己思想“占领一切思想阵地”,除了出于帝王情怀,也该是他整体战略部署中的一个组成部分。随着与务实派分歧的发展,在他心目中,政权体系已经演变为革命的怪胎,“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和“党内资产阶级”正在形成。他相信人民,只要他带领人民坚定地向新世界前进,走一步就会近一步,总有一天能到达理想的天国。然而障碍却是在他和人民之间的官僚集团。他们把持着管理国家的日常权力,眼里却只有治国方便或经济小利,动辄就把“私”当作解决问题的法宝祭出。消灭人的自私本来就如愚公移山那样困难,在他带领人民向无私境界艰难攀登的途中,每一次官僚集团进行“私”的勾引,都会导致社会重新落回“私”的泥潭,从而使他的努力前功尽弃。他为此而痛恨官僚集团,在考虑如何打破这种胶着时,“让人民来监督政府”就越来越不是空话,而成了他头脑中对付官僚集团的唯一可能。但是在真正实施这种“监督”之前,他不会忘记“鸣放”的教训,因此必须先用他自己的思想统帅人民,而不让人民受其他思想干扰,才能保证人民按照他的要求对政府进行他所希望的监督,不会成为新的“右派”。我想这种战略考虑,也是毛一定要把产生异端思想的源泉——知识分子彻底搞垮的原因之一。

     

      从这个角度看,毛整知识分子只能算做一个步骤,他的最终目标是在解决官僚集团。

     

      然而,官僚们可是不像知识分子那么好摆布。

     

      八、“四清”——不成功的尝试

     

      一九六三年二月,鉴于毛泽东指责中共干部“绝大多数不懂社会主义”,中共决定开展一次“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半年前被毛泽东在北戴河会议上搞得很被动的刘少奇,也许是出于希望以顺应毛取得谅解的目的,起初非常积极地推动运动,大讲阶级斗争,派夫人王光美亲自下乡蹲点,并把一百八十多名正副部长和一千多名司局长派下乡搞运动。运动逐步具体化为“四清”——即清帐、清仓、清财务,清工分(后升格为清政治、清思想、清组织、清经济),简称“四清运动”。    

         

     在运动发展过程中,毛泽东不只一次地指示:根子在上面「32」。然而主持具体工作的刘少奇、邓小平和彭真却将运动搞成了自上而下派工作队清查农村基层干部,目标放在打击多吃多占和贪污浪费上。这两种对运动完全不同的态度与期望,导致了毛和刘当面发生冲突。

     

      针对刘少奇所说主要矛盾是“四清与四不清的矛盾”,毛斥责道:

     

      我们这个运动,叫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不是“四清”“四

     

      不清“运动……所谓”四清“、”四不清“,什么社会里都能整……

     

      没有说明矛盾的性质!不是别的什么主义的教育运动,是社会

     

      主义教育运动,重点是整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33」

     

      这段话非常清楚地表明了毛泽东的观点。以刘少奇、邓小平、彭真等人的政治头脑和对毛的了解,不会不明白含义是什么。但他们不能按照毛的路子搞,那样就会搞到官僚集团和务实派自身,甚至自己都可能成为运动对象。这一点在刘少奇检讨对毛不够尊重的时候已经看得出来,毛当时一针见血地指出:“这不是尊重不尊重的问题,是马克思主义同修正主义的问题。”「34」

     

      当时中共的组织体系掌握在以刘少奇为首的务实派手里,毛因此空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却没有层层贯彻推行的权力。务实派明着不跟他争,却是一个“拖”字定乾坤,反正权力在握,毛的意志只能通过他们贯彻,他们就给他搞走过场,形式化,抓而不紧,不了了之,消解于无形。对此,当代研究刘少奇的学者何家栋有这样看法——“四清”时毛泽东就想搞一场类似文化大革命的运动,只是因为刘少奇的抵制才未能实现。「35」

     

      何家栋的看法有对的一面,也有不对的一面。对的是“四清”比五七年的“鸣放”更接近文革。五七年“鸣放”只有人民监督政府,“四清”运动又加上了教育人民,组成文化大革命之核心的“斗私”和“批修”两个因素,在“四清”时都有了萌芽,并且组合在了一起;不对的是毛在“四清”时还是想通过党政体系贯彻他的构想,而到文革时,他已经是要以打碎党政体系贯彻他的构想了。因为“四清”的经验使他明白,盘根错节的党政体系已经整体地成为了他的敌人。

     

      他对党政体系的态度,可以从这样一个变化反映出来——“反右”时,由他审定的人民日报社论讲:反对一个基层单位的领导,就是反党,因为党的领导不是抽象的,“是由一个一个具体的基层组织组成的”。而九年后的文革,同样是他审定的决议和社论却说:反对县委书记或省委书记都不是反党,也不是反对党中央,因为省委就是省委,党中央就是党中央。「36」

     

      九、毛如何解决难题

     

      总结起来,毛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要面对的问题有这样几个:一、只有造就“一心为公”的无私新人,共产主义才能最终实现;二、不打倒“私”字当头的党内务实派及其权力体系,造就新人的进程就无法取得成效和最终成功;三、如何持续地“反修防修”,彻底杜绝党内产生新的特权阶级和官僚主义;四、怎样做到“让人民监督政府”,实现人民管理国家。这四个问题他都曾分别地尝试过解决,但都没有成功。实践使他认识到,四个问题是不能分别解决的,必须把它们放在一起,相辅相成,一并解决。

     

      文化大革命至今被多数人认为只是匪夷所思,似乎全是毛的糊涂和疯狂所致,唯有称其为“浩劫”。然而透过表象,文化大革命的因果关系和内在逻辑其实相当完整,那是毛泽东主义一次空前集中的综合体现。(声明:我决不否认毛有阴暗和暴虐一面,以及文革对中国人民是一场浩劫,然而那些方面只要摆事实就可以无穷罗列,理清毛泽东主义则需要不带价值判断的分析。)

     

      毛立志把人民带向美好的无私社会,但人民是一个巨大群体,他只是一个人,一个人不能直接带领几亿人,因此他和人民之间就不能没有一个官僚集团。只有靠那个官僚集团的日常运作,他才能和人民保持沟通,管理人民,发展经济和维持秩序,才能谈到带领人民走向未来。然而问题也就出在那个官僚集团上——他们是与他的理想背道而驰的,是修正主义者、特权阶级、既得利益集团,是不要革命的和不想前进的!

     

      问题的严重性还在于,那个官僚集团不是仅靠更换就能改变的。按照毛的道理,人有私心就是资产阶级思想,资产阶级思想遇到合适的土壤就会形成资产阶级实体,权力恰恰就是那种土壤。因此不管换上什么人进入权力集团,腐化变质都是在所难免,而在他们成为新生资产阶级之后,又会利用权力继续强化他们个人的和集团的既得利益,结果就只能使官僚集团日益远离人民。

     

      问题就这样集中到官僚集团身上了——带领人民离不开官僚集团,官僚集团又是带领人民走向理想目标的障碍,毛该怎么解决这个相悖的关系呢?不错,他有无上权威,官僚集团怕他,但是只要他一看不见,他们就另搞一套。靠他一个人的眼睛,怎么能看得住几百万官僚呢?累死他也是防不胜防。这时,“让人民来监督政府”的作用就体现出来了。如果全体人民都跟他站在一起,六亿“舜尧”的十二亿只眼睛都盯住官僚集团,数量和力量的对比不就发生了变化吗?再多的官僚岂不也可以看得死死了吗?

     

      那么,怎样才能让亿万人民来跟他一块监督官僚集团?毛有这样的反思:

     

      过去我们搞了农村的斗争,工厂的斗争,文化界的斗争,进行了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但不能解决问题,因为没有找到一

     

      种形式,一种方式,公开地、全面地、由下而上地发动群众来

     

      揭发我们的黑暗面。「37」

     

      五七年的“鸣放”应该算一次尝试,只是没几天就走向了反面。他在其后又思考和等待了近十年,并在这期间努力地用他的思想去“占领一切思想阵地”——正如前面所讲,这是他心目中保证他和人民能够成功结盟的决定因素。他的“亲密战友”林彪在一九六六年八月十八日陪他接见百万红卫兵时所讲:

     

      我们要让亿万人民掌握毛泽东思想,让毛泽东思想占领

     

      一切思想阵地,用毛泽东思想来改变整个社会的精神面貌……

     

      人民群众掌握了毛泽东思想,就变得最聪明,最勇敢,就能

     

      发挥无穷无尽的力量!「38」

     

      为了实现这一目的,毛把当代意识形态的手段利用到极端。整个六十年代,“学习毛主席著作”的高潮一个接一个,“活学活用积极分子”不断推出。他期盼只要他的思想统一了全中国人民的大脑,就如同孙悟空嚼碎毫毛可以变出千万化身那样,亿万人民群众就都成了他的化身。那时,一切修正主义、特权思想、官僚作风、腐败行为如何还有藏身之地,官僚集团从此也只能老老实实服从他的意志,否则就会被火眼金睛的革命群众立刻揭穿和打倒!

     

      在他的设计中,掌握“毛泽东思想”和批判修正主义的过程,又是人民群众自身“改造世界观”和“实现思想革命化”的过程。这种“斗私,批修”的关系,林彪的阐释是:

     

      斗私,就是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同自己头脑里

     

      的“私”字作斗争。批修,就是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

     

      想去反对修正主义,去同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作

     

      斗争。这两件事是互相联系的,只有很好地斗掉了“私”字,才能更好地把反修斗争进行到底。「39」

     

      摆在毛泽东面前的几个世纪难题,相互之间构成了复杂的关系,在理论上梳理明白已属不易,一并对其解决更是难以想象。然而毛的天才又一次得到了空前表现,他把那些关系互为利用地组合在一起,令人叹为观止地搞出了一个集毛泽东主义的大成——“文化大革命”。

     

      十、文化大革命

     

      毛泽东为何要把看上去明明是一场权力与政治的运动冠名以“文化大革命”之称?我想那不仅只是因为运动发端于文化领域,而是他搞那场运动的根本动机并非如后来主流观点认定的那样在于争夺权力。对他而言,如同他在文革前就向刘少奇扬言的那样,“我动一个小指头就可以把你打倒!”「40」那可不是吹牛。仅为重新控制权力他用不着搞一场劳民伤财的大革命,即使他那时被架空,他也有足够的权威、手腕和冷酷去搞一场斯大林式的大清洗,那对重新控制权力是足够的,而且不必波及人民,可以避免社会动乱。我相信更吸引毛的是在另外的方面,即“触及人们灵魂”、“改造人们世界观”,“把全国办成毛泽东思想的大学校”和实现“全国人民的思想革命化”。从这个角度看,“文化大革命”的称呼就容易理解,并且也就十分贴切了。

     

      在他对文化大革命的整体构想中,“毛泽东思想”既是改造人民的思想指导,又是武装群众的思想武器,通过学习“毛泽东思想”,人民将变成无私新人,通过掌握和运用“毛泽东思想”,人民将把官僚集团置于看管之下,防止他们搞修正主义,复辟资本主义——只有囊括这几层关系的组合,才是毛对文化大革命的全部设想所在,其他任何单一的强调都是不够的。

     

      今天,文化大革命的恶果已是众所周知。但就毛当时的具体操作而言,气魄之大和手笔之高都不能不令人惊叹。他明白,在权力体系和行政程序之内,搞文化大革命的任何努力都会被官僚集团化解于无形。为此,他必须首先超越官僚集团,并且打碎官僚体系。他靠什么做到这一点呢?这时,他以往一直在有意积累的资源就显露出作用了。

     

      ——那就是个人迷信。

     

      正如毛的批评者所指出的,毛喜欢并且鼓励对他的个人迷信。然而那除了是一种不好的“作风”,我相信也属于他深不见底的谋略之中一个部分。他十分清楚个人崇拜在政治斗争中能起到的作用,例如他在一九六五年对他的老朋友斯诺说:“赫鲁晓夫先生的倒台,大概就是因为他完全没有个人崇拜”「41」,因此他“有必要搞点个人崇拜”「42」。文革期间,他又向斯诺进一步解释了要搞个人崇拜的理由:“这是为了反对刘少奇。过去是为了反对蒋介石,后来是为了反对刘少奇。他们树立刘少奇、蒋介石,我们这边也总要树立一个人啊!”「43」

     

      他成功地做到了这一点。在他的鼓励和中共党内的迎合下,他被推捧到神的高位。当年上海的中共书记柯庆施如此宣称:“相信毛主席要相信到迷信的程度,服从毛主席要服从到盲从的程度。”「44」对毛来讲,人民和党对他保持迷信,就没有人敢于和能够进攻他。反过来,他却可以把个人迷信作为对付任何敌手的强大武器,即使整个官僚集团都和他作对,他也可以使用这种武器去动员群众,把他们打的粉身碎骨。

     

      文革之初的毛正是这样做的。那时中共官僚集团重施“四清”时的手段,“转移斗争大方向”,阻碍运动发展。而他采取的办法就是直接登上天安门,向全国的“红卫兵小将”挥舞红星军帽,以神谕方式授予年轻学生造官僚集团反的权力。上千万狂热追随他并且“誓死捍卫”他的红卫兵,只用短短几个月就把庞大的官僚集团冲得七零八落,落花流水——足以证明个人迷信与群众运动结合在一起的威力有多大。    

         

    仔细回顾,当时被人认为难以理喻的事,不乏毛的“高招”。例如似乎荒诞的“大串联”,不惜物资停运,让千万红卫兵全国各地任意游走,食住行全部免费,在正常思维中只能视为胡闹。当时的周恩来摆出各种理由表示串联给城市和交通造成的压力太大,而毛却毫不在意地告诉周这才是刚刚开始,他还要再接见成千上万的红卫兵。「45」对毛而言,千万初生牛犊般的红卫兵放出去,目的就是打乱原有秩序。官僚集团对控制本地及本系统从来是强有力的,可以有效地阻隔毛的意图下达或使其变味,但那些持有尚方宝剑且极其好斗的外来造反者却让官僚们无法对付。红卫兵所到之处,造反之火立刻熊熊燃烧。他们给当地人带去榜样和勇气,把当权派打得威严全无。如果没有红卫兵大串联的“煽风点火”,除了少数大城市,文化大革命很难在全中国发动起来。相比这个目的,生产停顿、物资停运一类的损失,对毛根本不值得一提。

     

      “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是毛对文革过程的思路。林彪在六六年八月说的是:“要弄得翻天覆地,轰轰烈烈,大风大浪,大搅大闹,这半年就要闹得资产阶级睡不着觉,无产阶级也睡不着觉。”「46」毛所要的“乱”是打碎旧的,而后再实现他的理想——即是“治”。为了那种“治”,他不惜也不怕“天下大乱”,因为对他而言,只要实现理想,牺牲再大也值得。邓小平后来在嘲笑毛晚年自我矛盾时说:“毛主席……评价文化大革命,说三分错误、七分成绩,三分错误就是打倒一切、全面内战。这八个字和七分成绩怎么能联系起来呢?”「47」然而这种矛盾只是对邓而言的矛盾,却不是对毛而言的矛盾。如果真能实现毛对文革寄予的理想,即使再多几次“打倒一切”和“全面内战”又能算得了什么呢?也无非是“一个指头”的问题。毛之所以承认“三分错误”,只是因为他那时已经无法回避革命结果与理想之间的距离遥远。其实,所有自认为代表绝对真理的理想主义者在这一点上都是一样——只有他们的理想属于至善,具有高于一切的价值,而给人民与社会所造成的浩劫,不会让他们有任何动摇。

     

      概括毛的文化大革命,就是一手去运动群众,另一手搞群众运动。他所希望的是最终形成这样一个结构——高高在上的他提供“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指导思想,通过现代意识形态手段普及给下层群众,转变为群众的“思想武器”,再以群众作为他的思想运用者,按照他的理念对夹在他和人民之间的官僚集团进行批判、监督和制约,从而达到人民的思想革命化和防止权力集团变质的双重目的。

     

      十一、“大民主”

     

      毛要与群众结盟,重要措施是给群众以权利。他曾经这样阐述他的“人民主权”思想:

     

      我们不能够把人民的权利问题,理解为国家只由一部分人

     

      管理,人民在这些人的管理下享受劳动、教育、社会保险等等

     

      权利……劳动者管理国家、管理军队、管理各种企业、管理文

     

      化教育的权利,实际上是社会主义制度下劳动者最大的权利,最根本的权利。没有这种权利,劳动者的工作权、休息权、受

     

      教育权等等权利,就没有保证。「48」

     

      被概括为“两参一改三结合”——工人参加管理、干部参加劳动;改革不合理的规章制度;干部、工人、技术人员三结合——的“鞍钢宪法”就是这一思想的典型体现。这一思想随文化大革命到来转变为“大民主”,则是顺理成章的。当时专门为毛泽东主义进行注脚的林彪这样解释“大民主”:

     

      这种“大民主”,就是党无所畏惧地让广大群众运用大鸣、

     

      大放、大字报、大辩论、大串联的形式,批评和监督党和国

     

      家的各级领导机关和各级领导人。同时,按照巴黎公社的原

     

      则,充分实现人民民主权利。「49」

     

      文化大革命是一次“大民主”的充分实践。尤其在文革开始的最初两年,中国大地到处造反、夺权、串联、游斗当权派、成立团体和组织、自办报纸电台、撒传单、铺天盖地的大字报、小人物一夜成为明星、原来从不出远门的青年免费闯荡天南海北、各种规矩制度全部作废、甚至可以真刀真枪地打内战……除了攻击毛和他身边少数几个人以外,其他政治自由几乎无一不有,且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

     

      不过,那并不是真的自由。这一点可以比较一下“大民主”与民主之间的区别:民主没有事先设置的框框,自由形成的民意是最终被接受的结果,然而民意的产生与实行过程则要遵循程序(法律):“大民主”却是没有程序约束,并且有意去打破程序,任由群众进行创造和发挥,然而必须囿于毛泽东主义的框架内,不允许任何逾越。所以,“大民主”下没有真正的民意存在,只有毛的个人意志凌驾一切。这一点,曾任毛的“笔杆子”的陈伯达讲得很清楚:

     

      在“大民主”的条件下,群众的争论和斗争一定会发展

     

      成为科学真理——毛泽东思想。通过斗争与争论,革命人民

     

      的思想就会与毛泽东思想融为一体,毛泽东思想就能掌握群

     

      众。在这种意义上,群众将会实现自我教育和自我解放的目

     

      标。与此同时,毛泽东思想也将同革命人民有机地结合在一

     

      起。……这就是“大民主”最伟大的意义。「50」

     

      在陈伯达的说法中,似乎群众运动会自发地与“毛泽东思想”达到一致,实际显然不是如此。那是由非常残酷的专制手段保证的。所以,文革年代的“自由”只是体现在对程序的摧毁上,而专制则体现为对思想的绝对主宰和不容异端。二者在那年代同时达到顶峰,但无疑专制是最基本的。只不过长期处于奴化状态的群众对思想压迫往往不敏感,却能从对程序与秩序的摧毁中体会解放的快意。一些人至今还对文化大革命保持怀念与赞美,往往就是出于这个原因。

     

      一方面,毛要用自身意志统治所有中国人的大脑;另一方面,他又处处表现出立足群众。他告诫下级“要做群众的小学生”「51」;他痛斥官僚“有些人如果活得不耐烦了,搞官僚主义,见了群众一句好话没有,就是骂人,群众有问题不去解决,那就一定要被打倒”「52」;他提出“国家机关的改革,最根本的一条,就是联系群众”「53」,“最重要的监督就是来自于群众的监督”「54」,“形势大好的重要标志,是人民群众充分发动起来了”「55」;他主张“让群众管理他们自己的事情”;他迷信群众运动,宣称“什么工作都要搞群众运动,没有群众运动是不行的”「56」。据研究者统计,从一九四九年他掌权到一九七六年他逝世,仅全国性的群众运动就搞了七十多次,地方性的运动还要多十倍。「57」

     

      之所以毛泽东主义具有体系上的平衡,这也是其中一个因素。政治极权加经济公有使社会成员生老病死皆在权力控制下。毛如何把这种无与伦比的专制与他代表人民利益的说法合理地联系一起并解释呢?——就在于他赋予群众崇高的地位,以及“大民主”的权利。一旦群众真正能够监督和制约当权者,能够对当权者进行造反、夺权或更换,再高度的专制也是可以被平衡的。因为尽管社会财产被统治者把持,但是在官僚集团严密管治人民的同时,人民也能对官僚集团进行反制以至将他们打倒,谁还能说社会财产不属于人民而只属于当权者呢?这样一来,公有制看上去就名副其实了,政治上也就形成一个所有人(只有毛一人除外)都受到管治的结构。那种循环的相克构成了近乎奇妙的平衡。

     

      那样一个结构对当时中国人是有相当说服力的,也吸引了世界形形色色左派的倾心。正如托克维尔所说平等状态使专制更容易统治,当时的中国社会虽然充满迫害,却并非只有一部分人受迫害,另一方是迫害者。几乎任何人,不管他处于什么位置,那时都没有绝对的特权和安全。苦难中的人民会因此得到安慰,环顾周围,既无富人,“当官的”也只敢夹着尾巴逢迎群众。不说别的,仅一个大字报就足以让所有当权者胆战心惊,何况“伟大领袖毛主席”还郑重宣布:“现在的文化大革命,仅仅是第一次,以后还必然要进行多次”「58」,并且给出了“七八年一次运动”的时间表,各级官员就更加时时处处如履薄冰。毛构建的那种平衡保证了那个年代的中国再乱也不至颠覆根本,而毛自己也始终受到多数中国民众的衷心拥戴。

     

      不过,仔细考察毛所昼思夜想、真诚要为之献出一切的那个“人民”,其实只是他头脑里的一个概念和偶像。人民(乃至全人类)是一个最大概念,因此也最能感动狂妄的理想主义者。然而真正的人民从来不是概念,而是千千万万活生生的个人。大跃进饿死了上千万的个人,毛只是轻描淡写:“错误就是那么一点,有什么了不得。”「59」他还说过这样的话:“有人说中国人爱和平。我们说不对!我们中国人好斗。依我们的意见,牺牲世界半数人口,消灭资本主义,换来社会主义……”「60」在这里,愿意为“主义”牺牲半数的难道真是那些中国的父老妻儿吗?显然,“好斗”的只是毛自己,而人民是实现他自我理想的工具。回顾历史,他所做的一切事无一不是以牺牲无数个人为代价。法国大革命那句名言——“自由,多少罪恶假汝之名而行”,对他完全可以换成——“为人民,多少罪恶假汝之名而行”!

     

      一旦超越毛自身的逻辑——关键是看到他的“人民”概念与个人的脱节,他的体系就失去平衡,成为泥足而立不住脚了。

     

      十二、“只有天知道”

     

      毛最得意的时候应该是中共“九大”。当时看“九大”影片,毛谈笑风生、踌躇满志,真是意气风发。30个政治局委员打倒了27个,17个书记处书记打倒了13个,新一届279名中央委员,上一届留下的只有53名。全国75%的高级干部被立案审查,普通干部也有17.5%被立案审查「61」……那时似乎一切都按照他的安排在实现,他赢了那场史无前例的豪赌,大满贯。

     

      但是越往下走就越不是那么回事。他的理想实现了吗?人民“灵魂深处”真地爆发了革命,从此变得无私、成为新人了吗?官僚集团被看住了吗?他和人民的上下夹击确实解决了马克思留下的难题吗?路线斗争没有随“文革”胜利而结束,反而愈演愈烈。林彪事件给他的打击非常之大。不错,旧的官僚集团打碎了,但是另一个集团又出现了。那不是一个人的背叛,是更根本的问题——文化大革命到底是成功还是一个巨大的失败?他付出了一世英名的血本是赢了还是落得满盘皆输?他那时一定会产生种种痛苦的疑问。

     

      林彪死后,很多事又得从头来。刚建立不久的行政体系需要重新整肃,把林系人员清除出去。原来最可靠的军队不再令他放心。他不得不重新启用已经被文化大革命粉碎了的旧官僚集团,由此形成了一九七二年后的“回潮”。那使得中共务实派重新获得权力,并且在整顿文革烂摊子的过程中步步为营地开始收复地盘。那一段时间,毛的政治选择一度显得模糊,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冲突使他难以确定位置。他肯定是不会放弃理想的,他也不会甘心在历史上留下一个败者的形象,但是他又不得不面对现实,他也从来都有善于退却的一面。    

         

    一九七三年他让“第二号走资派”邓小平复出担任副总理,表现出他的灵活一面。一九七五年初又让邓担任了军队总参谋长和中共中央副主席。历史表明,毛一旦处于反思就开始务实,至少允许他的左右务实。务实得到的稳定不仅能使他安心反思,而且也是在为他的下一步进击积累物质基础。一待他心理上缓过劲来,问题也想明白了,务实派和务实路线就会被抛在一边,他又会义无返顾地重新投入到他的乌托邦中去。

     

      所以,尽管他在七四年说了这样的话——“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已经八年,现在以安定为好,全党全军要团结。”「62」并且被周恩来和邓小平巧妙地借用,搞成了企图结束文化大革命的“安定团结”路线,但决非说明他从此就心灰意懒,不打算再折腾了。

     

      那时候,毛的身体已经一天不如一天。他就象一头伏枥的老骥,仍然梦想着往昔一日千里的时光,壮志未酬,心何以甘。熟悉他的人后来对他的人品多有非议,说他“远贤人,近小人,喜欢奉承,听不得批评……出尔反尔,言行不一”「63」,然而如果把他后来的举动全归于性格缺陷与老婆的挑唆是不够的。完整地观其一生,不难想到他根本不可能半途而废,也不会接受不了了之、不明不白离开人世的下场。

     

      “批儒扬法”、“批水浒”、“反击右倾翻案风”是他步步深入地重新回到起点去的不同阶段。他放不下他的担忧。他在八十一岁生日那天跟周恩来谈心,又一次老话重提——“我们现在实行的是商品制度,工资制度也不平等,有八级工资制”,“按劳分配,货币交换,这些跟旧社会没有多少差别”,“所以,林彪一类如上台,搞资本主义很容易”。他在谈话中把解决的办法归结为一点,就是要“限制资产阶级法权”,“对资产阶级全面专政”。「64」很明显,他并没有从他的怪圈里转出来。

     

      他同周恩来说这些话也许是一种刻意安排。他与周终生保持一种奇妙的关系。没有周给他收拾烂摊子,他那些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奇想肯定早已夭折。不过毛也肯定清楚,周不是他的同道,如果他先于周死,周一定会马上终结他的革命,重返务实派的道路。毛在晚年越发孤独,虽然一般党员和普通人民对他崇拜得无以复加,高官也无不对他畏惧仰望,可是有谁真正懂得他的理想,理解他的追求呢?拜访过他的法国作家马尔罗斯曾听过他这样低语:“我是独自和群众在一起的……”「65」从这个角度考虑,让周早于自己死掉,会使他感到心安。

     

      不过还有一个邓小平,难以置信地结实和强悍。事实表明,“走资派”是不会真正被改造的。文化大革命给了邓那么多“教育”,一让他上台就立刻回到老路,仍然去搞修正主义。毛在垂危时清楚地意识到,不能让邓继续留在台上,而且要在他活着的时候就解决。他又一次发起攻击,重新打倒了邓。他当时所说“走资派还在走”,今天证明是没错的。他最终得出的结论——“资产阶级就在共产党内”,让人不能不感到是一个莫大的讽刺,以至成了荒诞。他一生立志消灭资产阶级,最后发现资产阶级就在他组建和领导的共产党内。这种荒诞远远超过那些荒诞派戏剧大师的想象。说出这个结论是需要相当勇气的,只有那种把自己视为上帝的人才能无视这种话可能引起的后果。

     

      毛认识到了这一点,但是已经没有时间解决了。文化大革命是一次尝试,耗尽了他所有的精力,结果是失败的。他在有生最后一个元旦发表的两首诗词——《重上井冈山》和《鸟儿问答》,都是在他暗自策划文化大革命的一九六五年所做。前一首的结尾一句是“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后一首结尾一句是“试看天地翻覆”。然而那已经不再是“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的当年,他让八亿人民掀起学习这两首词的全国性热潮,不过是满足他心灵中最后一抹回光返照的憧憬罢了。让他梦牵魂绕的理想远远没有实现,原来无比崇拜他的群众却站到了对立一边。一九七六年春,全国多处发生了以悼念周恩来为名的群众抗议运动。四月五日清明节那天,天安门广场发生了大规模的群众抗议和骚乱。

     

      四五事件对毛的打击不亚于林彪事件。他一生自认为代表人民,人民也从来都对他山呼万岁,然而到了临终时刻,就在离他住处几百米的广场(是他当年宣布“新中国”成立的地方)竟会有成千上万的群众闹事,为的是支持被他打倒的“走资派”!他此生最后一次看电影,当出现他的部队四九年被人民夹道欢呼进城的镜头时,他竟失声痛哭,不能自已。那时,他的内心是怎样感慨历史轮回和人心变迁呢?没有证据说明他的死亡与四五事件有确切联系,但只有几个月的时间,他就离开了人世。

     

      临死前,他对身边人说:

     

      人生七十古来稀,我八十多了,人老总想后事。中国有

     

      句话叫盖棺定论,我虽未盖棺,也快了,总可以定论吧!我

     

      一生干了两件事,一是与蒋介石斗了那么几十年,把他赶到

     

      那么几个海岛上去了,抗战八年,把日本人请回老家去了,对这件事持异议的人不多,只有那么几个人,在我耳边叽叽

     

      喳喳,无非是让我及早收回那几个海岛罢了。另一件事你们

     

      都知道,就是发动“文化大革命”,这件事拥护的人不多,反

     

      对的人不少。这两件事都没有完,这笔遗产得交给下一代。

     

      和平交不成就动荡中交,搞不好就血雨腥风了。你们怎么办,只有天知道。「66」

     

      在这段话中,再也看不到“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的豪气,也不见了“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的霸气。他已经实在太老了,即使还有心,也没有力了。他几乎没有对身后之事做什么安排,尽管他担心可能出现政变,也忧虑亲近之人的下场,但是却把权力传给了一个注定站不住脚的华国锋。他给华的合法性只是一句“你办事,我放心”,留下的政治遗嘱是“按既定方针办”。他奋斗一生,结果是越走发现离目标越远。他不再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留给接班人的,是一句平实得有些令人伤感的开导——“不要着急,慢慢来。”

     

      既然连他自己都难以坚持住“既定方针”,还能指望谁呢?整个中国已经到了山穷水尽、行将崩溃的边缘。他的死给一个新时代让出了空间。他活着,没有人敢于和能够忤逆他。但是他死了,威力便如风消散,以至尸骨未寒就发生宫廷政变,老婆被关进监狱,近臣被一网打尽,而被他打倒的“官僚主义者阶级”则全面复辟。中国航船的舵轮,从此落入与他恩怨难解的那位“死不改悔的走资派”——邓小平手中。

     

      十三、未解的矛盾

     

      现在回头看,更令人感兴趣的倒不是毛的荒谬——那已是有目共睹——而是毛为什么能在那么长的时间里迷倒数亿中国人,并在地球的东西方同时刮起令人耳目一新的风暴?

     

      我不把毛在五七年后的所作所为只看作他个人的疯狂,我宁愿相信那其中有一种必然——那是沿着共产主义的体系深挖下去,最终一定会出现的一口井。

     

      人类自古就有消灭贫富差别的平等理想,共产主义可以说是这一理想的顶峰;同时人类又有人人都为自身追求个人幸福的要求。二者之间形成的张力,导致在以物质为崇拜的现代世界中,追求平等的共产主义必须要有“物质极大丰富”做为前提和号召。何况世界体系中还存在着另一个物质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进行参照。如果不能在物质上超过资本主义,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社会主义便无法战胜资本主义。因此共产主义的成败,最终的关键就归结为是否能在经济发展上实现“超英赶美”。

     

      而这也就引出一个悖论:实现“物质极大丰富”离不开劳动者的生产积极性,而如果承认人的本性自私,调动劳动者的生产积极性就只能对“私”进行迎合。然而,迎合“私”的结果会是实现共产主义吗?要知道,共产主义的目的并不在发展经济,而是要消灭剥削,实现平等呀!迎合“私”的结果只能与这样的目的背道而驰——因为归根结底调动“私”的源泉就是打破平等和扩大差距,而在那样一个过程中,就一定会产生两极分化和新的剥削,最终不可避免地回到资本主义老路上去。

     

      由此而知,只要真诚地坚持共产主义目标,就不能对“私”有任何妥协。那么就只剩下两种可能,一种是坚持不迎合“私”,宁愿劳动者在公有制下失去生产积极性,大家一块穷,然而那最终仍然无法战胜资本主义;另一种就是除了不迎合“私”,还要去改造人,消灭人性中的“私”,最终把全体社会成员改造成无私“新人”,让他们在公有制下忘我地工作和无私奉献——那不恰恰就是毛泽东的追求和所作所为吗?因此,只要是沿着共产主义的逻辑往下走,最终结果只有此路一条,别无他途。从这种共产主义的角度来看,毛泽东其实一点也不荒谬,他只是比其他共产主义者都走得远和彻底而已。

     

      有这样一句话——“三十岁以前不信共产主义是没有心,三十岁以后还信共产主义是没有脑”,典型地反映了人类的困惑。一方面,消灭剥削和追求平等的理想曾使无数人类优秀分子前仆后继;另一方面,毛泽东、斯大林、波尔布特一类的共产帝王又给人们留下了那么多不可思议的残暴和恐怖。难道在人类的良心之上,长出的结果只能是魔鬼?难道挺进天堂的征途,最终到达的必定是地狱?而我们的理性之脑,是不是一定就得抛弃我们的审美之心呢?那么多天才头脑的思考,人类的千年之梦,百年来激荡全球牺牲了千万英烈与剥削、压迫、不公正和贪婪进行的斗争,到头来难道全然是一个误会,一次可耻的自我蒙蔽,一场白白捉弄人的闹剧和徒劳吗?

     

      世纪末写下这段文字,我的心是非常沉重的。这一个千年显然已经没有可能得到答案,我所希望的,只是在接踵而来的下一千年,人类不会最终依然迷茫。

     

      公平与效率至今仍然是人类一对不解的矛盾。资本主义的立身基础在于效率,共产主义的立身基础在于公平。公平虽然总是能令更多的人同情,但是共产主义终究敌不过资本主义,原因就在资本主义已经找到了效率的“无形之手”,共产主义却一直没有找到公平的“无形之手”。而只要是用“有形之手”去实现公平,除了效率降低是在所必然,也就一定免不了产生形形色色的毛泽东,以及那些匪夷所思的残酷故事。

     

      把毛泽东说成一个内心阴暗、专事弄权的暴君,无疑可以使在毛时代受过迫害的人得到比较畅快的发泄。然而那样一个毛能够使我们得到的启示,远不如把他视为一个追求至善天国的理想主义者。因为我们迫切地需要明白这一点:人类不仅需要畏惧和防范暴君,更需要畏惧和防范这样的理想主义者。一旦让自以为代表绝对真理和至善境界的理想主义者掌握了人类命运,他们就将以发自真心的美好动机——类似解放全人类或实现共产主义——去命令人类无条件地服从他们的理想,并把一切都交由他们安排。那时,所有的苦难和牺牲都会被他们视为“必要代价”,而任何反抗与不满,也会被他们“以革命的名义”毫不留情地镇压。

     

      问题是,他们可以有自己的理想,但他们凭什么可以代表人民呢——如同毛说“中国人好斗”或当今中共说“中国人有不同的人权”?人民难道给过他们授权吗?他们又有什么权力把国家机器据为己有,强加全社会接受他们个人的理想和价值呢?然而,这就是迄今为止所有社会理想降临到人间的通常途径。理想先于一切追逐的是权力,因为只有牢牢抓住权力的“有形之手”,才能去实现“理想”中那些均田分地、抑强扶弱、纯洁亚力安人种、建立大东亚共荣圈,或是再造人间、实现共产主义天堂等等的“远大目标”。不往远说,即便今日社会仅剩的一点呼声微弱、苟延残喘的公平,不也是唯有依靠政府权力才能勉强维持吗?    

         

    这就给我们展示出一个扭曲的现实:因为有“无形之手”,产生效率的源泉主要是自下而上的自由;因为没有“无形之手”,保持公平的力量只能是自上而下的强加。而这样的结果,就把效率与公平的矛盾令人啼笑皆非地转变成了自由与控制、民主与专制的矛盾。公平也就被荒唐地推到了自由与民主的对立面。

     

      这就是许多心地善良的人三十岁后宁愿只要脑不要心的原因,也是“自由主义者”常常对“左派”心存疑惧的根据所在。但是,我们能因为惧怕控制就牺牲公平和正义吗?我们又能因为贪图利润就放弃大同理想和社会良心吗?在我看来,以一句“世上没有最好,只有最不坏”就推脱该做的努力是不负责任的。公平和效率并非能够只选择一个而不要另一个。它们二者的矛盾只在表象,深层却有共进共退的关系。一旦社会只有自由没有控制,只有效率没有公平,最终的结果一定是引狼入室——你所惧怕的毛泽东,就会在自由的舞台上高举着公正大旗而崛起,并用强有力的“有形之手”去重新控制社会。那时效率就会自尝苦果,且一定要加倍地偿还对公平所欠的陈债。

     

      在生态问题日益突出、资源逐步匮乏、全球一体化程度越来越高的今天,人类对总体控制的需求只能加强。仅仅靠自由和民主不能解决新时代摆到人类面前的新问题。自私是人的本性——这在毛泽东改造人性的革命失败之后已经成为无可争议的公论。而若没有控制,自私的人难道可能从贪婪与疯狂的物欲轨道上自行退出吗?当我们意识到人类社会不能没有控制、并且还需要加强控制时,毛泽东给我们留下的惨痛记忆就应该成为一种强烈提醒:未来社会的控制之手究竟是“有形之手”还是“无形之手”,实在是意义重大。我们必须解决这个难题,为公平(也就是为控制)找到一只“无形之手”,并让它与效率的“无形之手”和谐共存。如果做不到这一点,人类势必难逃以往的轮回,只有找到那只“无形之手”,我们才会有可靠无忧的未来——那未来也许不再有让人热血沸腾的理想本身,却将永远保持在宁静而安全的理想境界。

     

      二十世纪末写于北京  

     



  • 发表时间:

    医生节特别报道——李蝉夏:《感恩故人》


    心情驿站 / 2018-08-19 / 今天是医生节:
    ?

    医生节特别报道——李蝉夏:《感恩故人》
    ?
    ?

    0.jpg


     

     

    人物介绍

     

    李蝉夏博士,1987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1993年赴日就学,2003年获得日本医学博士学位,2004年赴美进行博士后研究,先后在纽约的爱因斯坦医学院和亚特兰大特的Emory 大学从事精神发育迟滞IQ低下成因机制的研究,并于2004年颠覆了传统的IQ理论。2008年回到中国,自2012年起,以自创的思维模式和生活习惯重建下的非药物性康复咨询模式,开始针对2型糖尿病等慢性病的康复咨询



    自述内容

    “1998年我在川崎接到了一个陌生人打来的电话,对方自称是律师,要我带上所有能证明我身份的证件和银行ka,第二天下午到东京大学附属广尾医院的妇产科病房去”。


    “第二天,我准时到病房去了,Mrs.Katatani躺在病床上,她的家人和一位律师围在床边,那位律师核实了我所有的证件以后,当场宣读了Mrs.Katatani的一份捐赠书,她捐赠了600万日元,相当于当时的人民币36万,作为我四年读博的学费,另外,每个月给我20万日元,相当于当时的1.2万,作为生活费,直到我自己提出不要为止。当律师宣布完捐赠书以后,我感到又惊、又喜、又尴尬,因为这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因为这笔捐赠帮助我度过了我人生中最难的时刻,今天我会将病房里发生的这一幕…20年前发生的事情,和大家分享一下这笔捐赠的由来,这段令我难忘的经历”。


     

    “1992年,我辞掉了在上海的妇产科医生的工作,第二年,自费到日本去念书,去追逐一个新的梦想,在日本的11年里,前6年,我的课余时间都在打工,平均每天睡不到5个小时,到了可以读博的时候,钱还是不够,我很焦虑,也很迷茫”。


    “1997年,我在东京的一家推拿院里做推拿师,有一天,来了一位腰痛的、69岁的老太太,名叫Katatani,从她的穿衣打扮到言行举止,可以看出这是一位生活富足、有修养的人,我为她推了2个小时,然后对她说,如果没有改善的话,请你第4天再过来,以我当时的经验,腰痛的客户,即使是急性腰扭伤,一般只要推1到2次就可以缓解,基本可以解决问题了,但是,我为她推了3次以后,还是没有缓解,当她第4次再来的时候,我就怀疑她是不是真的腰部有问题,所以,我提出了要直接检查腹部,她同意了,我发现,她的腹部隐隐约约有裤腰带的勒痕,下腹部的右侧相对于左侧来说有轻微的抵抗感,没有摸到包块,我让她侧身,然后去叩击她的下腹部,发现有少量的腹水大概300ml不到,大概就这么多的水,比这还少一点点,当时(8、9十年代)的医院,医疗设备都比较落后,临床医生的手都是很巧的,因为这是我们的基本功,我当时的推测是,中晚期右侧卵巢癌和腹水”。


    “那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推测呢?引起腹水的原因无非就那么几个,她已经69岁了,不可能是排卵也不可能是宫外孕,因为没有腹痛和宫外孕,不可能是盆腔炎,因为右侧肋下没有摸到肝脏,肝脏没有肿大,不可能是低蛋白血症,因为生活富足,也不可能是营养不良,所以中晚期右侧卵巢癌和癌症腹水的可能性最大,所以我就对她说,你要赶快到附近的东京大学附属广尾医院妇产科,去做经阴vagina的超声波,去检查右侧卵巢是不是有包块,是不是有腹水,如果有腹水要请医生抽一点腹水做检查,看你有没有癌细胞或血液细胞”。


    “两天以后她来了,她是来投诉我的,她没有去妇产科,她去了内科,内科医生替她拍了一个站立位的腹部X光片,没有发现包块或腹水,医生的诊断是肠胃炎,我对她说,这是误诊!站立位时,卵巢和腹水都在腹部下面,拍不到的,所以我对她说,无论如何要让我再给你查一次,我要确认一遍,她尽管很不情愿,但还是出于礼貌接受了,我又替她查了一次,发现,非常可怕的事情发生了!腹水大概500ml了,从300ml到500ml,只隔了两天!我对她说,你必须马上再到医院去,必须去妇产科,必须做经vagina部的超声波,必须检查,有没有腹水和包块,她拒绝了,我向她要电话号码,也被决绝了”。


    “在日本,被客户投诉是非常严重的事情,我被炒鱿鱼了,临走的时候,我向推拿医院的老板要Mrs.Katatani的电话号码,老板拒绝了,他对我说这是客户隐私,我对老板说,你也听到了,她是被误诊的,这是一条人命啊,你把她的电话号码给我,我会打电话给她,催她去医院的,老板听了以后,也没作声,把客户名册打开,然后他就走开了,然后我就把信息抄了下来,第二天开始,我就每天给Mrs.Katatani打两个电话”。


    “我相信在座的各位可能很难想象,因为我是一个奇葩,我的脑回路可能和大家不一定一样,我连续打了51天的电话,其实,在这段时间里,我也非常地纠结,我甚至怀疑自己的判断,怀疑过自己这样做,是不是真的值得,因为即使我是对的,随着时间的推移Mrs.Katatani能够被救回来的机会,其实是越来越渺茫的”。


    “到了第52天,Mrs.Katatani给我打来了电话,请我晚上到他们家里去吃饭,我当时忐忑不安,难道是我的电话起作用了?但也有可能是最后通牒啊!如果Mrs.Katatani报警了,我很可能因为电话而被日本警方遣送回国的,晚上我到了他们家,他们一家很客气地招待了我,在他们家里,大家都叫她Obaatyann,是外婆的意思,所以我也按照他们的习惯叫她Obaatyann,吃完饭以后,Obaatyann对我说,最近这半个月,她的体重明显增加了,裤子也穿不上了,让我再替她查一下 ,我又替她查了一下,感觉已经一肚子腹水了,于是,我和他们一家商量了,最后决定叫救护车”。


    “在医院的急诊室里,很巧的是,值班的医生正好是我的教授以前的学生,所以我就赶快请他帮忙,替Obaatyann做了经vagina的超声波,当时的诊断是,右侧卵巢包块(右侧卵巢癌?)加上腹水,医生请她留在急诊室里,等有了床位,马上住院,住院后的诊断是,右侧卵巢包块、癌性和血性腹水,考虑晚期卵巢癌。之后,医生提出了手术治疗的方案,我马上反对!我认为,动手术的目的,是要把肿块切掉,但晚期卵巢癌的肿瘤包块非常容易出血,根本切不掉的,就好像一个受了重伤的人自己同意被打了麻药以后,再请人捅一刀,然后还要感谢那个去捅了自己一刀的人,我建议Obaatyann接受保守治疗,痛了就止痛,腹水多了就抽掉一点,可是Obaatyann最终还是接受了手术治疗,5个多小时的手术,以止血为主,以失败告终”。


    “手术以后,医生提出了化疗的方案,我又提出反对!我认为手术都失败了,化疗毫无意义,只会加重对身体的伤害,可是很遗憾的是,Obaatyann还是接受了化疗,我当时很失望,她不信任我,但后来我想明白了,关键在于医生说了她想听的话,让她一再看到了可以活下去的希望,这就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啊!”


    “第4次化疗开始没多久,我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就是一开场我说的那一幕。过了没多久,1998年10月18日,Obaatyann在医院里过世了,我总共获得了她680万日元的捐赠,相当于当时的人民币40万”。


    “1999年4月,我考上了日本横滨市立大学医学研究课(药理学)博士课程”。


    “2003年3月,以2项发明和一项被Nature Review评价为“2004年度全球在神经诱导领域两个最重要发现之一”的成绩,获得了日本医学博士学位。我的梦想实现了”。


    “2004年,我有了第3项发明”。


    “2004年4月,我应邀到美国去做博士后研究,第一个实验就颠覆了传统的智商理论。传统的智商理论认为,通过不断地学习,人的智商会不断地提高。我的实验结果证明了,基因决定智商,后天的学习,只能让一个人的智商接近于他基因决定的智商上限,但这并不是说,后天的学习不重要,而是应该扬长避短,因材施教”。


    “2006年,我有了第4项发明”。


    “2008年,我回到了中国。在科研方面,我做到了成就自己。当时如果没有Obaatyann的捐赠,也许,今天的我并不是医学博士,我的人生轨迹完全可能因为没钱读博而改变。其实,在我接受了Obaatyann的捐赠以后,曾经问过她:你为什么要给我这么多钱?我根本就没法报答你。她对我说:你把你宝贵的时间都浪费在打工上了,你缺的只是钱而已,有了这些钱,你就可以去成就自己,将来有机会的话,你也可以去成就别人啊,我也知道,你给我的建议都是对的,可我始终都没有按照你的建议去做,我真的很遗憾,其实,我很信任你的,只是,我太想活下来了”。


    “我很感恩Obaatyann,也很想念她,我希望大家叫我李博士,是因为这个博士学位里充满了她满满的爱和期待。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思考:我怎么样才能够像Obaatyann成就我一样,去成就别人呢?我是学医的,医学伴随我已经37个年头了。医者,授人以鱼,一条鱼的鱼。在我看来,知识本身不是力量,但知识可以通过实践升华为智慧,智慧才是力量。那怎么样才可以将我拥有的知识和人生阅历,升华到可以成就别人的智慧层面呢?健康之路漫漫长,医者,父母心啊,我相信,从娃娃抓起,效果一定会更好,但这需要更多的人一起来参与,这是我正在追逐的、新的梦想,授人以渔,成就别人,三点水的渔,感恩故人——Mrs.Katatani Miyoko!谢谢大家!”



  • 发表时间:

    这些日本人为什么自掏腰包到中国库布其沙漠植树?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新华国际头条 2018-08-10 17:34

    摘要:自1991年成立以来,日本沙漠绿化实践协会已组织超过1.2万人自费赴内蒙古种植约410万棵树,为中国治理沙漠做出了积极贡献。

    2.jpg

    在日本,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每年都会出现在中国内蒙古的沙漠,在漫漫黄沙中播撒和平友谊之种。


    自1991年成立以来,日本沙漠绿化实践协会已组织超过1.2万人自费赴内蒙古种植约410万棵树,为中国治理沙漠做出了积极贡献。


    日本老人与中国沙漠的300万棵树


    距北京约600公里,在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境内、库布其沙漠腹地,有一个地方叫恩格贝。27年前,这里荒凉贫瘠,30万亩土地不见人烟;27年后的今天,这里风景秀丽,人们争相观光,成为知名的生态旅游区。


    这个沙漠里的绿色奇迹与日本老人远山正瑛和他带领的数千名日本志愿者密不可分。


    远山2004年2月去世,享年97岁。从上世纪70年代初开始,他就着手中国的沙漠绿化研究。


    3.jpg


    上世纪90年代初期,远山被聘为恩格贝沙漠开发示范区总指导,并组建日本沙漠绿化实践协会。在中国治沙十余年,老人的足迹遍布新疆、甘肃、宁夏和内蒙古等地,带领7000多名志愿者植树约300万棵。


    远山在日本大力宣传治沙的意义,鼓励更多日本民众到中国植树。1998年他荣获中国政府颁发的“友谊奖”,2001年荣获联合国“人类贡献奖”。


    远山去世后,大批日本志愿者继承他的遗志到中国植树,每年约有300名志愿者报名。


    记者近日走访了远山曾工作和生活过的日本鸟取县。


    4.jpg


    鸟取市企画推进部文化交流课主任山田雅一告诉记者,日本沙漠绿化实践协会每年都组织全国各地的志愿者到库布其沙漠植树,今年的绿化活动分别在7、8、9月开展,每次活动持续6天,人均费用为17.8万日元(约合1万元人民币),全部由个人负担。


    山田介绍,2007年鸟取大学、鸟取环境大学和鸟取县政府等共同成立“库布其沙漠植树活动支援会”,每年组织学生到库布其沙漠植树以传承远山先生的精神,促进日中友好。


    通过在中国植树为侵略历史道歉


    “日本曾对中国发动过侵略战争,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远山先生一直感到非常悲痛,所以在晚年希望通过在中国植树为侵略历史道歉。”日本沙漠绿化实践协会理事石田敏光告诉记者。


    石田早年曾跟随远山到中国植树,在他的眼中,远山先生是一位坚韧不拔的实干家。“远山先生常说,研究治沙理论的人太多,而真正实干的人太少,所以他坚持身体力行,种更多的树。”


    事实上,远山很早就与中国结缘。1935年他来到中国留学,研究农耕文化和植物生态。次年,他在库布其沙漠购买了一块沙地以作研究之用,但日本随后发动的全面侵华战争打乱了他的计划。


    5.jpg


    石田介绍,远山认为战争不能重演,日中之间应该世代友好下去。从鸟取大学退休后,远山便将自己的后半生都投入到中国的沙漠绿化事业之中。


    对于植树,远山有自己恪守的一套科学理论。他对树坑的深度、宽度、树苗之间的距离以及土壤的松软程度等都做了详细规定,要求志愿者们每个细节都不能出现偏差。不仅对他人如此,他对自己更加严苛,坚持每天种树10小时。



    为了支援种树,他甚至变卖了在鸟取县的多处房产,在日本的电视台、大学、社团大力宣传,为募集来中国治沙的资金奔走疾呼。


    正是在远山的感召下,包括石田在内的一大批志愿者前赴后继,坚持年年到中国植树,让绿色成为中日友好最动人的底色。


    “沙漠之父”的最后一平方公里沙丘


    在日本,远山被誉为“沙漠之父”。因为在他的长期努力下,日本漫长海岸线上24万公顷的沙丘得到有效治理。为了让人们铭记绿色的来之不易,远山特意留下了一平方公里沙丘作为教育基地,供人们参观学习。


    在鸟取县东伯郡北荣町的一块田地里,石田对记者说,50年前这里还是一片沙丘,在远山先生的治理下,现在种植了山药、西瓜、葡萄等农产品,鸟取县人民一直感谢他。


    作为荣誉市民,远山的照片至今高挂在鸟取市政府的大厅内。远山曾执教的鸟取大学里也立着纪念他治沙功绩的石碑。


    鸟取大学前任理事岩崎正美曾多次跟随远山到中国考察。回忆起和远山一起工作的日子,岩崎说,劳作时的远山一直是头戴旧遮阳帽,身穿黄工作服,脚蹬高筒雨靴。即使在耄耋之年,他依旧以身作则,温暖和感动着身边的每一个人,也鼓舞着如今的年轻志愿者们。


    今年是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岩崎说,希望日中两国能够培养更多治沙人才,加强在环保领域的合作,续写日中友好的绿色篇章。

    栏目主编:顾万全、张武

    文字编辑:查睿

    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曹立媛



  • 发表时间:



    (不同角度看股票本质)

    Wall Street Is the Definition of a Ponzi Scheme (Literally)

    1.jpg

    Shutterstock

    Maybe it makes me unsophisticated, but I don’t think about the stock market that much. I know that many say it’s the central nervous system of our economy. I know its estimated worth is around $30 trillion. And I know that when it tanks, the lives of millions of Americans are wrecked, ruined and upended. I know that when that happens, the powerful millionaires (and billionaires) who caused said destruction generally grab their money and their well-coiffed dogs and run for it. (Sometimes our government has to step in to make sure the elites get all of their money and don’t have to share in the devastation they’ve dispensed to the lower classes.)

    But in my day-to-day life, I don’t think much about the stock market. So maybe I shouldn’t care that the entire thing is a gigantic fraud. But I do. I do care. And you should too.

    In a few minutes’ time you will see that our stock market is a Ponzi scheme. (And unfortunately, it doesn’t matter whether you’re happy or sad or ambivalent about that fact. It will be true nonetheless.)

    When you picture buying stock in a company, what do you picture? You probably imagine a company like PepsiCo, and you are an investor in that company. You own a tiny piece of it, and because of that, you get a tiny proportion of the profits, which are called “dividends.” Well, that’s not what a stock is. That’s what stocks used to be, but that was back when top hats were worn by non-magicians, and if a lady showed her knees in public, she was considered a floozy who should die alone.

    In modern times, you almost never receive the profits of the business. Dividends are rarely paid out, and they don’t usually amount to much. Plus, the company is not obligated to pay you anything for your stock ever.

    Don’t take it from me, take it from someone much smarter than me. Here’s an example about Google from Tan Liu’s book “The Ponzi Factor.”

    A share of Google can trade around $900, but Google explicitly states in writing that the par value of their stock is only 0.001 dollars. Google also says that they do not pay their investors any dividends, and their class C shareholders have no voting rights. So, if you own a share of GOOG, you won’t receive any money from Google, you won’t be allowed to vote on corporate issues, and Google isn’t obligated to pay you anything more than 0.001 dollars for that share you bought for $900.

    So this begs the question, “What the hell do you own?” The gut-wrenching answer is nothing. You own nothing. You own a slip of toilet paper that you might be able to convince someone else to pay you for.

    Next, if you’re feeling cheeky, you might ask, “Then where do the profits come from? If I buy Google at $20 and sell it for $220, where did that $200 come from?” The answer is it came from other investors who were willing to buy the stock. As Tan Liu puts it,

    This is actually a negative-sum situation because the underlying company isn’t involved in the transaction. The investors are just cannibalizing each other for profits, and there are fees attached to every transaction.

    Ah, cannibalizing each other for profits—now this is starting to sound like an American enterprise! It says it right there on our flag, “America: Cannibalizing each other for profits since 1776!”

    The money you make from most stocks, if you make money, is coming from other investors pumping new money in. And if there aren’t new investors willing to buy your stock, then you’re just screwed, standing there with your thumb up your ass (which is an odd expression if it’s supposed to mean the person is doing nothing; in fact, it sounds like they’re involved in a very significant event).

    So, to rehash, this is a system where you buy into something and the only way you make money is by convincing someone else to buy it. If no one does, then you lose everything. Why does that sound familiar? Oh, I know. It’s the dictionary definition of a Ponzi scheme.

    Again, don’t take my word for it. The 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SEC) defines a Ponzi scheme as “[a]n investment fraud that involves the payment of purported returns to existing investors from funds contributed by new investors.”

    The stock market is a Ponzi scheme. A Ponzi scheme is the stock market.

    Some may argue that a Ponzi scheme usually involves lying to the investor. But Wall Street has that in spades as well. Most investors don’t understand that they own literally nothing. They don’t know that they are simply gambling. And they don’t know that their profit relies on everyone still believing the fraud is real.

    This means that the only way to get your money back or to profit is to find another person willing to buy it. Now, don’t get me wrong. Your argument may be, “This is America—there’s always another chump! We are based on a long, time-honored tradition of never running out of chumps! We’re infested with ’em.”

    That’s a fair point, but I don’t think you see anyone proudly touting that as the definition of the stock market. I would actually respect the whole system if right on the front of the stock exchange it said, “Put your money into the stock market! The only way you’ll make more money is if you find a dolt to buy whatever stocks you just bought. But there are an infinite number of dolts! This gravy train is powered by morons. So you have nothing to worry about.”

    If it said that on the door of the stock exchange, I would invest.

    But the fact that our stock market is a house of cards built on idiocy, stacked on spider webs, hanging tenuously from the Hindenburg, is actually kind of a big deal. Think about this:

    As of Sept. 2017, the NASDAQ and the NY Stock Exchange had a combined value of over $30 trillion. … [This] means investors believe they are entitled to $30 trillion in real money. But there is only $1.6 trillion of cash circulating in the U.S. economy, and $3.8 trillion in existence in the entire U.S. economic system.

    Only $3.8 trillion in hard cash, which means the stock market is built mostly on nothing (much like Jared Kushner). And if a fraction of investors wanted their cash at the same time, it would collapse.

    Let me just say, I don’t have any problem with gambling. If you want to gamble at a casino, then gamble your little heart out. Stay up all night until you’re on your last $2 trying to give a handie to a slot machine in hopes it might pay ya afterwards. Go for it. But the casinos are honest with you. They tell you it’s gambling. The front of a casino doesn’t say “Invest your pension in roulette. Do you have a child with a degenerative disease? Then put all your savings on red-32 so that he’ll be taken care of after you’re gone.”

    Casino’s don’t say that. The myth of the stock market does.

    And some people may think that if it were truly gambling, that would mean it’s not predictable. Yet finance professionals claim they know how to analyze and predict the market. So you put your money in their (greasy) hands, and they help you grow your fortune. Well, multiple tests have been done to see whether the professionals know how to predict the market. Liu referenced one contest that was also covered by Forbes:

    [The contest] was between amateur students, finance professionals, and a cat named Orlando, who did all his investing by tossing his favorite toy mouse onto an electronic grid. Orlando, the cat, won the competition.

    I repeat: A cat was able to better predict the stock market. And yet, trillions of dollars in pensions and life savings are dumped into stocks by people hopingthat whomever they trusted that money to is smarter than a cat.

    Yet they aren’t. They aren’t smarter than the fucking cat.

    What other profession is that true for? Anything from math teacher to maintenance man to tennis player, if you were worse than a cat, they would get rid of the whole profession. (And at some point, someone would say, “Besides, the kitten tennis players draw a far bigger audience anyway.”)

    But it’s true for financial advisers—because the stock market is a Ponzi scheme. It’s a racket, a hustle, a con, a fast one, a hose job, a crooked calzone! (I think I made up that last one.)

    And yet, in many cities gambling is illegal. They’ll send in armed police to break up poker games. You have to get a permit for a raffle. But when a sociopath in Chicago bets your entire pension and loses, there’s no SWAT team, no arrests. Because it’s a legalized Ponzi scheme.

    By the way, these ideas are not allowed on our corporate media or financial websites. The almighty stock market does not permit even the slightest doubt to creep in. Tan Liu has tried to put his ideas on popular finance blogs and web forums, and they are often either deleted or he’s been banned altogether. He’s been banned from Quora and from editing Wikipedia. They act like he went on a Scientology website and wrote, “You know Tom Cruise is not an alien messiah. He’s just a short weirdo!”

    It’s tough to overstate the impact this con game has on our world and our lives. For example, when the news came out that North Korea had brokered peace with South Korea, the stocks of the major weapons contractors crashed. Billions of dollars were “lost.” That exerts major pressure on powerful people to ensure peace does not happen. This is just one example of how strong the gravity of this Ponzi scheme is.

    There are some steps we could take to make the stock market less exploitative. We could stop speaking about stocks as if they’re money. You know, stop saying you have $1,000 of Apple shares and instead say you’ve got “1,000 padoodles of Apple shares.” If you sell them, only then do you have $1,000.

    Step two is to realize that the market economy in general is designed to exploit billions of us while a tiny number get ridiculously rich. It doesn’t care about the health or sustainability of our society as it facilitates the extraction of all the wealth and resources by sociopaths. Just ask Jeff Bezos—he’s now worth 150 billion padoodles of Amazon stock while his workers are on food stamps.


    Lee Camp is an American stand-up comedian, writer, actor and activist. Camp is the host of the weekly comedy news TV show “Redacted Tonight With Lee Camp” on RT America.



  • 发表时间:

    中国强大了 我为什么还要移民?

    发布日期:2018-07-22 19:13:23 文章来源:澳大利亚 


       曾有数据显示,2010年时中国在海外的华人华侨数量已超过4500万。仅是2012年,获得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四个国家永久居留权的中国人总数就达到了15.2万人。与此同时,准备移民的国人数量仍在持续增长。据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公布的《国际人才蓝皮书:中国国际移民报告(2014)》显示,截至到2013年,中国海外移民存量已达到934.3万人,23年增长了128.6%。中国已经从1990年的全球第七大移民输出国,上升为目前的第四位。 

    1.jpg



    然而远离故土对大部分仍有着深厚乡土观念的中国人来说,绝对不是个轻松的选择。


     通过对其中正在考虑或者已经着手离开中国的人进行了采访。虽然他们的身份背景、出国途径、目标国家等都不尽相同,但除了个别准备出国留学的孩子外,几乎所有人在采访中都表达着对“离开”的许多不舍,他们都不约而同的对记者诉说着一件事情:我为什么要离开中国!


     财经作家吴晓波说:我想破了头,理由大概有三个,第一是追求高品质的生活;第二是子女教育,第三是财富的不安全感。


     缘由之一:无可遏制的污染将国人越推越远 


    让刘先生最终决定出国的导火索就是北京在2014年2月出现的连续雾霾。


     根据环境保护监测中心的数据显示,在2月的28天中,北京仅有7天的空气质量等级不在“污染”行列。其中20日—26日,北京的全部检测区域都被意味着严重污染的“深褐色”覆盖,PM2.5指数在175-185之间。


     在全球最大的钻井设备制造商、美国国民油井华高公司北京代表处工作的刘先生,学习石油化工专业出身,多年的从业经验让他对PM2.5(即雾霾中大部分有害物质所富集的细颗粒物)的危害并不陌生。


     “我儿子今年四岁,这半年来总是咳嗽。去北京市儿研所看病时,专家说现在他的门诊有这种症状的患儿越来越多。医生对此没有办法。对雾霾,大人也许还有些抵抗力,孩子的反应太明显了。”刘先生担忧地说。

    2.jpg



     对此,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环境监测总站原总工程师魏复盛对《中国民商》的记者解释说,空气中以PM2.5为代表的细颗粒物主要来自于燃煤、工地扬尘和汽车尾气。北京的雾霾更多的是后者。“这么小的颗粒很难自然沉降,会在空气中停留一个星期甚至几个月,本身对呼吸系统就有影响,造成咳嗽、不适。而小颗粒物上吸附的致癌物,更会导致癌症高发。早些年我曾对城市空气污染对儿童呼吸系统影响做过研究,其中就包括PM2.5,由于新生儿和婴幼儿处于生长发育期,污染对他们肺功能的影响和损害更为严重。”


     在记者与刘先生交谈的二十分钟里,他不时看着窗外灰蒙蒙的天,手里转动着手机,手机里有他儿子可爱的笑脸,还有前不久新闻中出现的显微镜下令人毛骨悚然的PM2.5颗粒“真容”,他稍显疲惫的脸上充满着忧虑。


     与刘先生面对同样“雾霾”困扰的,还有准备出国留学的申女士。29岁的小申在北京一家互联网企业工作已经四年,目前是高级项目主管,工作稳定。在她看来,选择放弃工作、重新回到校园,实属无奈。


     2012年的下半年,因为久咳不止,小申开始“徘徊”于北京各大“三甲”医院之间。北京医院、协和医院、北医三院,专治肺结核的北京胸科医院和解放军309医院,甚至是治肺癌的北京肿瘤医院,小申都跑遍了。各种检查做下来,都不能确诊导致咳嗽的病因。辗转一年后,经朋友推荐,小申找到了北京东方医院的呼吸内科主任史医生,希望能用中医方法先行调理,缓解病情。


     “找到史医生之前,日夜不停的咳嗽严重影响了我的生活和工作,让我坐卧不宁,我甚至一度觉得自己得了抑郁症。后来每周把脉抓药,连续两个月后,我的咳嗽终于压了下来。然后我做了肺功能检查和气道激发试验,最终被确诊为咳嗽变异性哮喘。”小申向记者说了这样一个名词。“史医生对我说,自从雾霾频发后,他一年里新增患这种病的病人至少三四十个。这些人多数都是肺功能薄弱或者曾有旧患的,所以对雾霾更为敏感。”


     当问及如何根治时,史医生对小申说,中医只能调理身体状态,西医也只能在咳嗽发作时,使用带有激素的哮喘喷雾来缓解症状。但这些都不能真正解决问题,史医生建议上述敏感人群离开雾霾的环境。


     “经常与我一同等煎药的一个阿姨,咳嗽时间比我还要长。为此举家前往新西兰,两个月后她与我联系说,不用吃药也完全不咳嗽了。”小申最终选择去加拿大多伦多附近的一所学校修读研究生。“我并不想移民,但国内空气、水源甚至是农作物的污染都太严重了。如果我毕业时,国内环境污染问题解决了,我是还要回来的。”小申对记者说。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环境污染成为近年来促使国人选择去国外生活的重要原因之一。在此次调查中,就有七成的人将此作为主要的“离开理由”。


     2013年,中国地质调查局的专家曾在国际地下水论坛的发言中提到,中国水资源总量的1/3是地下水,全国90%的地下水遭受不同程度的污染,其中60%污染严重。据新华社报道,有关部门对118个城市连续监测数据显示,约有64%的城市地下水遭受严重污染,33%的地下水受到轻度污染,基本清洁的城市地下水只有3%。全国有80%以上的河流受到不同程度的污染,我国农村有近7亿多人的饮用水中大肠杆菌超标,1.7亿多人的饮用水受到有机污染,同时由于农药等化学物质的广泛使用,致使许多地方的地下水已经不适于饮用。

    3.jpg



     水利部曾经对全国700余条河流,约10万公里河长的水资源质量进行了评价,结果是:46.5%的河长受到污染,水质只达到四、五类;10.6%的河长严重污染,水质为超五类,水体已丧失使用价值;90%以上的城市水域污染严重。


     水污染正从东部向西部发展,从支流向干流延伸,从城市向农村蔓延,从地表向地下渗透,从区域向流域扩散。


     2014年4月17日,历经八年调查后,环保部和国土资源部最终发布了《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公报》:全国土壤总的点位超标率为16.1%,整体污染形势不容乐观。其中耕地点位超标率为19.4%,比此前官方公布的1.8亿亩耕地被污染、污染百分比约为10%的数字高出近一倍,同时还有10.0%的林地和10.4%的草地被污染。


     这是一系列极其沉重的数字。


    由于生态系统的循环性,在水流和空气中的有害物质可以通过循环污染土地和植被,进而进入人体,危及人类的健康与生命。


     目前,中国土壤污染的地区分布大致是:南方重过北方,西南、中南地区土壤重金属超标范围较大,重点污染物含量分布呈现从西北到东南、从东北到西南方向逐渐升高的态势。同时,公报也首次确认了重金属“镉”是中国土壤中的罪魁祸首。在占中国国土三分之二的630万平方公里被调查土地上,有7%的点位被测出镉超标。这不难让人联想到已经困扰中国十年之久的“镉大米”危机。


     同时,原油、柴油泄漏,污水违法排放等事件不绝于报端。2005年中石油吉林石化公司苯胺车间爆炸污染松花江,沱江银山段因企业非法排污导致江水被磷污染;2007年太湖爆发“蓝藻事件”;2010年大连新港陆地输油管线爆炸、油罐泄漏,福建紫金矿业铜矿湿法厂发生铜酸水渗漏事故,山西长治苯胺泄漏导致河水污染;2011年中海油与康菲石油合作的蓬莱19-3油田发生漏油事故,致使大约相当于渤海面积7%的水域被污染;2012年广西龙江河突发严重镉污染;2013年初,上海黄浦江内出现上万头死猪;今年4月,兰州再次曝出大面积水污染,最严重时自来水中苯含量超标近20倍。


     2013年6月,中国疾控中心专家团队出版的研究成果《淮河流域水环境与消化道肿瘤死亡图集》(数字版),首次证实了癌症高发与水污染的直接关系。“口罩中国”、“抢水事件”等在一个又一个城市重复上演,“癌症村”、“致命水”的报道让民众不寒而栗。“污染”,既是中国过去经济发展模式的代价,也是现在生存发展遭遇困境的象征,这些灰霾和毒素将很多曾经在这片秀美土地上生活的国人,推得越来越远。


     缘由之二:不能承受房价之重 


    陈聪在上海经营着一家国际置业公司,全球金融危机之前每年的业务规模都不算大。但随着美国、欧洲等一些国家经济情况的好转,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海外房地产市场的变化。市场的复苏,让他的生意前所未有的火热起来。


     “新闻说美国房价已经连涨了21个月,在我们看来还不止呢!国内限购限贷,而国外土地房产私有、永久产权、外国人可以贷款、租金回报率较高且稳定,加上人民币升值和利率等因素,使得国人投资海外房地产的热情一点没有消减,未来的市场潜力巨大。”陈聪对《中国民商》的记者说。


     按照陈聪提供给记者的数据来看,他的绝大多数客户仍将投资的第一目标瞄准了美国。根据全美房地产经纪人协会公布的报告显示,从2012年3月到2013年3月,中国人在美国购房的总价值达到123亿美元。2013年中国客户在所有在美购买房产的外籍人士中占12%。


     “虽然曼哈顿岛的房产仍是中国客户首先关注的投资地,但过去几年里旧金山、洛杉矶、华盛顿、长岛,还有西雅图、波士顿等地也都吸引了不少注意力。现在曼哈顿的上东区,地理位置比较好的中档公寓均价在每平方米六七万人民币左右;在波士顿,400美元左右就能买下一平方英尺(约为每平方米人民币2.67万元);很多没有新移民的城市,房价比经济危机之前还低。”陈聪介绍说。


     根据美国《财富》杂志网站报道,在“2013年全球房价涨幅最大的国家或地区”排名中,迪拜以房价年涨幅28.5%位列第一,中国内地、中国香港以及台湾分别以房价年涨幅21.6%、16.1%和15.4%位列二、三、四位。


     内地房价的涨幅远超排名第十位的美国,更是将增幅10%的英国、9.3%的澳大利亚远远地甩在了后面。因此,这些国家想当然的成为中国人选择海外置业时的考量对象。


     在伦敦,2012年中国买家购买了伦敦27%的新建住宅房,占总交易金额的17%,2013年上半年,来自中国大陆的买家又购买了价值约1.7亿英镑的伦敦房产。赢克沃兹中国部总监王艺表示,投资300万人民币,在北京可能买到的房产,租金在每月人民币3000元~4000元之间,如果同样一笔投资在伦敦的房产市场上,能够产生的租金折合人民币应该在15000元左右。

    4.jpg



     在澳大利亚,因为全球经济处于低谷对矿产资源的需求减少,极大的影响了国内的经济形势。对此,澳大利亚采取了宽松的货币政策和较低的利息,希望通过房地产市场来拉动经济。当其成为一个刺激经济的导向,再配合以放松的移民政策,便会吸引大量的海外投资。由于没有房产税和遗产税,虽然房主要承担房屋的维修和物业等费用,但相比于美国、英国等国家来说,置业的持有成本还是较低的。


     因此,据澳大利亚房地产研究机构统计,2013年,悉尼房价上涨了14.5%,如果加上租金收益,全年的房产增值在20%左右,这使得悉尼的平均房价已经超过了65.5万澳元,约合354万元人民币。但即便这样,仍然没有超过国人对高房价的“心理承受能力”。


     除了个人投资住宅项目外,这两年中国公司的身影也开始频繁地出现在国际房地产交易的舞台上。


     仅是2013年5月,SOHO中国首席执行官张欣牵头的财团,以7亿美元购入纽约地标写字楼通用汽车大厦40%的股权;6月,万达集团投资近7亿英镑(约合67亿人民币)在伦敦核心区设超五星级的万达酒店,这栋新建筑还将刷新西欧的高度纪录;7月,中国平安以2.6亿英镑(约合25亿人民币)买下了英国伦敦地标性建筑劳合社(全球著名的保险交易市场)大楼,这是保险投资新政放宽海外投资渠道后,保险资金投资海外不动产的首例。


     同时绿地以股权置换的形式入主西班牙的两家酒店,并签署了关于美国洛杉矶大都会项目的合作协议,此时其在澳大利亚悉尼投资的“绿地中心”项目已经最终敲定;11月,贵州茅台发布公告称,公司将斥资879万欧元(约合7000万元人民币)在法国巴黎购买房产,作为公司欧洲业务拓展机构;12月,复星公司以7.25亿美元(约合44亿人民币)的价格,从摩根大通手中买下第一大通曼哈顿广场。


     另有消息称,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中投公司)也正在与美国私募基金公司黑石集团接触,拟以6.5亿-8亿英镑(约合62亿-76亿元人民币)从后者手中购入位于伦敦西部的一处大型商业物业——奇斯威克园区。


     单从悠久历史的甲级办公大楼、洛克菲勒家族两栋地标性建筑之一的第一大通曼哈顿广场收购案来看,高达60层、总面积220万平方英尺(20.4万平方米,包括地上60层、一个2.5英亩的广场以及地下5层)的第一大通曼哈顿广场,按照此次成交价格平均计算下来,楼价甚至低于大部分上海写字楼项目。


     同时,企业布局国际大都市、金融中心、商业中心,从某种角度来说,也会带动企业内部人员和相关人士对海外住宅市场的投资。


     从陈聪公司的调查和客户反馈来看,与之前中国客户倾向选择曼哈顿这样易出租或保值的房产不同,最近两年用于自住的购买需求明显上升。投资目标国家的多元化,表明了投资者更希望投资于一种生活方式,清洁的环境,特别是优质的教育资源对中国客户来说是难以抗拒的卖点。


     “现在传统的投资热门地区,美加澳英走的都是这个路线。对于已经习惯了北京、上海高房价的中国人来说,突然发现纽约、伦敦、悉尼的房子也没那么遥不可及,与配套环境和社会资源相比,国外的房子真不算太贵。”陈聪说。


     缘由之三:恐惧舌尖上的“化学实验室” 


    在采访中,居于“离开理由”第三位的就是近些年来风波不断的食品药品安全问题。

    5.jpg



     身为两个孩子母亲的赵鑫在电话采访中对记者说,“这几年发生在食品、药品领域里的各种‘门’或者‘事件’太多了。每天都不用特意去搜索,电视、网络里的新闻,甚至是手机里的‘段子’,关于某某食品添加剂超标、有毒或者致癌,某某药品造假、甚至致死等的消息从没间断过。


     移民的主要原因就是看完新闻我什么都不敢给家人、特别是孩子吃,我也希望能够采取有力的措施,治理好现在这种到处是‘毒’的局面。但实际情况是按下葫芦浮起瓢,打击一批又出现新的,感觉成效甚微。这样慢慢等待的日子太难过了。” 


    赵鑫的观点也许并非只是“个人感觉”。


     在2013年“两会”期间,最高检工作报告中列出了这样一组数字:2013年,最高人民检察院起诉制售有毒有害食品、制售假药劣药等犯罪嫌疑人10540人,同比上升29.5%,对785起危害食品药品安全犯罪案件挂牌督办。


     2012年中时,最高人民法院曾公布数字称,当年上半年全国法院共受理生产、销售假药、劣药犯罪案件688件,比2011年全年收案量高出近70%;受理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不符合卫生标准的食品、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案330件,接近2011年全年水平。


     再往前,2011年全国法院共受理危害药品安全犯罪案件405件,是2010年的2.75倍;受理危害食品安全案件367件,是2010年的2.16倍。


     从这一组组数字来看,危害食品、药品安全的犯罪案件数量一直呈现大幅度上升的态势,从积极的角度来看是执法机构加大了对此类犯罪的打击力度,但为什么在从严执法的情况下,违法行为仍然屡禁不止,数量上甚至不减反增、涉及行业愈来愈多,其中更不乏行业龙头企业呢?


     以近年来食品、药品安全问题聚焦的乳制品行业为例,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爆发后,恶劣影响从三鹿公司逐渐蔓延到其他乳制品企业,蒙牛、伊利、雅士利、圣元、施恩等二十余个奶粉生产企业均涉及其中,中国乳业遭受重挫。2009年蒙牛“OMP”(造骨牛奶蛋白)争论和“乳品苯甲酸添加”又把中国乳品行业放到了“审判席”上。 


    在这之后,国内对牛奶检测的项目越来越多,把关越来越严,但消费者对这个行业的担忧有增无减:

     2010年,甘肃、青海、吉林、湖南等地再现三聚氰胺超标的乳制品,圣元奶粉涉嫌致“性早熟”,多美滋奶粉也陷入了“疑致皮肤过敏”的负面新闻之中;

     2011年,仅是蒙牛一家就被查出旗下的某鲜奶产品中强致癌性物质黄曲霉毒素M1超标140%,雪糕中菌群总数和大肠菌群超标; 

    2012年,南山5个批次的“倍慧”婴幼儿奶粉被查全部含有黄曲霉毒素M1,光明乳业先后因清洗液用碱水渗入奶制品,以及“酸败奶”事件向消费者两次道歉,蒙牛甚至发生了榆林某小学251名学生因饮用蒙牛纯牛奶(学生专用牛奶)致集体中毒的事件; 2013年,四家中国境内进口商——杭州娃哈哈保健食品有限公司、杭州娃哈哈进出口有限公司、上海市糖业烟酒(集团)有限公司和多美滋婴幼儿食品有限公司,进口了可能受到肉毒杆菌污染的新西兰恒天然集团产品…… 


    这些屡见不鲜的“负面新闻”引发了包括澳大利亚、新西兰、香港等多个国家和地区主要针对蜂拥而至的大陆游客购买奶粉的“限购令”。在这看似“蝴蝶效应”的连锁事件背后,是整个乳制品行业,甚至是国人整体性的悲哀。


     在采访中,记者通过每个被访问者的叙述,遗憾的整理出了一系列通过食品、药品安全事件而被公众创造或者认识的“新名词”:大头娃娃、苏丹红、地沟油、瘦肉精、染色馒头、牛肉膏、毒豆芽、反式脂肪酸、甲醛毛血旺、塑化剂、毒胶囊…… 


    一系列的新闻和事件,让很多国人熟知的知名企业,如双汇、娃哈哈、立顿、蒙牛、伊利、茅台、酒鬼酒、五粮液、汇源、农夫山泉等都遭遇了不同程度的“信任危机”。


     “我们每天都在‘被科普’化学知识,就像生活在化学实验室中。移民就是不愿每天生活在担心和恐惧之中。”赵鑫最后感慨的对《中国民商》的记者说。或许我们不难理解他们的选择。当食品、药品这些最基本的生存必需品安全得不到保障时,没有一个人会甘愿冒着“吃遍化学元素周期表”的风险,让自己和家人的生命断送在舌尖! 


    缘由之四:一切为了孩子 


    在陈聪向记者介绍全球房价时,屡次提及一个国人并不陌生的概念——学区房。事实上,它不仅是近年来中国人选择海外置业时最为重要的考量目标,也间接反映着年青一代的中国人为什么最终选择“离开中国”的现实问题。


     从陈聪的一位客户王希女士一家的经历中,我们几乎可以找到年青一代追求幸福生活的全部重点。


     1975年出生的王希与丈夫相识于澳大利亚,两人都是上世纪90年代初期就离开国内前往澳洲读书。2001年,两人从西南威尔士大学毕业时觉得国内的工作机会更理想,于是先后回国,分别在两家排名世界500强的外企里工作。


     “回国后的工作特别忙碌,我们俩经常是轮流加班和出差,压力非常大。直到2004年儿子出生后,我辞去了工作,感觉生活才稳定了起来。”但让王希没想到的是,随着孩子的日渐长大,一系列接踵而来的问题让她措手不及。 


    “孩子上幼儿园之前,我就听说入园难的问题。我提前将近一年的时间向一所比较好的公立园报名,竟然被告知名额已经满了。后来辗转托了很多人,才勉强挤进了这所幼儿园的亲子班,听说这样到时候也许会有希望。但我也不敢将全部希望寄托在这里,也在找其他的出路。后来果然没能成功,但儿子进了另一所幼儿园。虽然中间花了很多冤枉钱,结果还是可以接受的。”谈到这段波折的经历,王希一脸疲惫。


     孩子进入幼儿园后,王希吸取了教训,立刻开始替儿子寻觅“小学”,这才发现看似公平的“免试就近入学”只是个“美丽的误会”。此刻,学区房的重要性凸显出来了。在经历了找合适的学区、卖掉原有房子、贷款买新学区房、转户口、报名、审核、面试、体检等一系列漫长到折磨人的过程后,儿子升入了海淀区某知名小学。 然而折磨却仍没有结束。由于王希夫妇平时对儿子采取“放养”态度,任其自由发展,因此在升入小学后,他们突然发现儿子班级里的孩子基本每人都有“一技傍身”——钢琴、小提琴、美术、珠心算、英语等等。有些孩子甚至在学前的课外辅导上,就将三年级以前的课程都学完了。面对儿子输在“起跑线上”的突发情况,王希慌了手脚。


     中国父母在孩子教育方面所花费的“良苦用心”,也许在全球范围内都鲜见“对手”。然而“中国式教育”也几乎为全体国人诟病。 


    这些年来大学扩招、毛入学率急速上升,但矛盾也越来越尖锐。因为水涨船高,录取研究生或者就业招聘的条件也愈来愈多样,看是否名校毕业,学校是否为985或者211大学;同样是这些学校的毕业生,还要拼学分绩点、竞赛得奖、实习经历、社团工作、技能资质,甚至户籍相貌、家庭条件、社会关系等等。于是竞争越来越提前,从大学、高中、初中、小学,已经提到了幼儿园。


     即便这样的竭力准备,中国的教育仍然回答不了那个著名的“钱学森之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的人才?


     更让中国的家长难以接受的是越来越严峻的就业形势。2013年,中国高校毕业生达到699万,被称作“史上最难就业季”。2014年毕业生人数更是达到创纪录的727万,连同上年度未找到工作的毕业生,预计新增就业人数可能要超过900万。


     在社会企业“招工难”的情况仍然大量存在的对比下,太多的高校在不断重复生产着这个社会并不接受的“产品”,中国教育体制的弊端不容忽视。


     王希看到姐姐一家因为外甥即将高考的压力闹得家无宁日、家长歇斯底里、孩子身心俱疲,想想才上小学的儿子还要面对“小升初”、中考、高考、考研、就业等一系列几近“残酷”的压力,一家人开始考虑移民。


     与陈聪的说法相印证的是,虽然根据教育部的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中国出国留学总人数41.39万,比2012年增长了3.58%,这是留学人数保持两位数增幅五年后,增速首次明显回落,但另一个显著特点是本科及以下学历就读人数增长仍然迅猛,且低龄化趋势明显。约80%的国人表示在能力许可的情况下,愿意更早的计划投资、移民或者直接将孩子送到国外上学。

    6.jpg



     在美国实施的“十万人”中美学生之间的交流计划,加拿大推行SPP计划(学生合作计划,旨在吸引更多国外学生来加拿大接受教育),以悉尼大学为首的多所澳大利亚名校承认中国高考成绩, 欧洲公立大学一律免除学费、更为学生提供600多种奖学金等利好政策的“诱惑”下,回首看看高考的独木桥和人头攒动的就业市场,一向秉持“一切为了孩子”的中国家长怎么能不心动呢?


     缘由之五:追求可预期的幸福生活 


    英国经济学家哥尔柏曾把征税的艺术概况为:拔最多的鹅毛,听最少的鹅叫。但如今在国内,普遍流传着一种调侃的说法:征税就是“见鹅就拔毛”的过程。


     前不久,总理在海南询问码头工人工资时,对方回答:账面工资是8000多,包括公积金、社保、风险金等,发到手上的是4000多。面对收入被“腰斩”,网友提议将“个人所得税”改名为“工薪阶层税”。


     根据财政部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2013年全国个人所得税6531亿元,比上年增长12.2%,高于绝大多数国人的工资涨幅标准。有机构称,在全部个人所得税收入中,近2/3来源于中低收入家庭。而且在中国,缴纳个人所得税与家庭中有无子女、子女多少等毫无关系,这与全球大部分国家的规定完全不同。


     中国税负的沉重是被公认的。更多的税负压力也体现在种类繁多的间接税上,比如增值税、消费税、关税、营业税、土地出让金等等。


     2014年2月14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报告称,中国公共财政收入达到12.9万亿,人均宏观税负接近万元。对此,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韦森教授称,如果计算全国财政收入,将土地出让金等其他收入加起来,人均要达到一万五千元以上;如果综合农村与城市人口的可支配收入,平均下来,被拿走的收入比可支配的收入还要高一些。


     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这几年在收入没有明显上涨的同时,花销却连年增加。从2010年开始,物价水平开始明显攀升,CPI同比上涨幅度最小的年度在2.6%,最大增幅时达到5.4%。在大部分一线城市里,个人所得税起征点的3500元工资,在目前的实际物价水平下,只能算是低收入,仅能解决温饱,如果家庭里有老幼需要供养,很容易就会陷入到入不敷出的困境中。


     “我想离开的原因其实很简单。物价高、工资低,交通拥堵,房价高企,去医院挂号越来越难、看病排队时间越来越长,每年都传闻要开征房产税和遗产税,而且起征线一次比一次低。”刚刚得到澳大利亚移民局发来体检通知的董肖对《中国民商》的记者说,“见过网上流传的那个中国最牛小县城的段子么?物价贵得跟纽约曼哈顿似的,工资少得跟非洲似的,菜价涨价跟愚人节似的。


     这就是现在大部分人生活的现状。如果你买过车、买过房、办过企业,就知道生活在中国,办个事情何其繁琐。我想离开的原因很简单,压力太大、活得太累,我只是想让生活质量更高一点。”


     缘由之六:企业家丧失安全感的无奈 


    过去的3年,对于中国的民营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来说,也许又将是“挣扎”的一年。


     年初,搜狐与华夏银行联合推出了“中小企业生存状况调查问卷”,参加调查的416家中小企业中,有63.94%对中国经济未来的走势并不乐观,50.72%的企业对自身未来一年的总体运行状况表示并不乐观。有69.47%的企业表示,不会在未来一年里继续投入资金,进行设备购买、企业扩张。


     最近几年,由于改革红利、人口红利的逐渐衰减,中国潜在经济增长速度将放缓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虽然经过几年的生存“挣扎”,大部分中小企业对经济放缓早有心理准备,但2014年GDP增速目标设定为7.5%,还是让很多人感到了压力,最终,有一部分人选择要“结束企业”,在东莞经营多年鞋业制造生意的陈家瑞就是其中一员。


     “原材料、劳动力和营销成本上升,企业税费负担沉重,内外需不振、业务萎缩,企业资金短缺、融资难、经营难,这些都是我最终选择结束生意的主要原因。无论中央政策怎么制定,但现在为止,像我们这样的中小型企业融资还是主要以银行贷款和民间借贷为主,两者的占比几乎相当。我们没有其他的融资渠道,有些企业没有担保,现在也没有什么有利的扶持政策,利润低、利率却很高。”陈家瑞说。在他的工厂周围,原本有二十几个中小型加工企业为当地几家国内知名运动服装品牌做配套,现在还在经营的已经寥寥无几。


     对国内制鞋业比较了解的陈家瑞对《中国民商》记者介绍说,之前在东莞的很多台资鞋厂近一半已经转移到东南亚。仅在柬埔寨投资的中国鞋厂就有40多家。“柬埔寨当地地价便宜,劳动成本也比东莞低许多,东莞制鞋工人月薪已经到了4000左右,还时常出现招工荒。东南亚的制造运营成本确实比国内低了很多。” 同时,据媒体和多家上市公司公布的信息来看,如耐克、阿迪达斯、H&M、ZARA、优衣库等国际大牌,早在几年前就完成了在东南亚的布局,而目前国内的服装纺织上市公司也在转移订单。此前,鲁泰纺织宣布投资800万美元在柬埔寨新建年产300万件衬衣加工厂;宁夏中银绒业通过受让柬埔寨鑫旺针织股份有限责任公司91%股权的方式,实现在柬埔寨设厂;百隆东方(色纺纱)、华孚色纺(纱线)等上市公司也均在越南投资设厂。


     为耐克、阿迪达斯等知名运动品牌代工的制鞋巨头、全球最大的制鞋商宝成工业从2012年开始减少了在国内的51条生产线,近期又停掉了在东莞、中山等多条珠三角生产线,陆续将产能转移到印尼、越南、柬埔寨等东南亚国家。而中国最大的女鞋生产基地华坚集团更是于2011年开始投资埃塞俄比亚,将一部分“中国制造”变成了“非洲制造”。


     有数据显示,从2005年至2010年,中国工资的涨幅已达69%,同样条件下,越南的生产成本比中国低15%至30%。此外,人民币升值也侧面导致了外企或者出口型企业生产成本的全面上升。更多的外资企业,如摩托罗拉、沃尔玛、卜蜂莲花、雅芳、宝洁等大牌公司裁撤中国部分机构的主要原因则可能是因业绩不佳的减负之举。


     然而陈家瑞对记者说,外资企业逐渐离开是必然的,民营企业的境遇才更艰难。


     “大家都说2008年以前外资企业一直享受着‘超国民待遇’,我觉得这个‘国民’更多应该是指‘民营’。” 


    陈家瑞口中的“超国民待遇”是指2008年以前国内对外资企业实行的“两免三减半”政策,即从盈利年度起2年免征、3年减半征收企业所得税。33%的企业所得税,加上减免的城市维护建设税和教育附加税等,外资企业可减免接近40%的税负,这意味着,其比国内企业拥有40%左右的成本优势。


     国有企业在“资源”上的优势也是民营企业不能相比的,因此民营企业在竞争中一直处于劣势。2008年后,虽然内外资企业所得税统一为25%,2010年城市维护建设税及教育费附加也宣告统一,外资企业的“超国民待遇”宣告终结。但根据2012年底发布的全国企业所得税汇算清缴数据显示,2011年度,内资企业实际税收负担率由2010年的22.87%下降到22.70%,外资企业实际税收负担率由2010年的19.25%提高到20.46%,实际税负率平均上仍有2.24%的差距。


     “大企业尚且如此,何况我们只是家小企业。其实也不是一定坚持不下去,只是坚持下去太累,变数也太大,没多大意义了。”结束工厂后,陈家瑞带着妻子和女儿,投奔早已在法国定居多年的父母,准备开始新的生活。


     政策的限制,增加了民营企业的时间成本和市场风险,同时也丧失了对移民企业家监管的权力。马云曾吐槽说,“打败你的可能不是技术,而是一份文件。”现在看来,似乎有些一语成谶的意味。“一纸文件”让很多原本希望企业“走出去”的民营企业家无可奈何,企业的未来还未可知,但自己的国籍却率先“走了出去”。


     “在中国,一直以来都是国有企业最多受到政策优待,然后是外资,最后才轮到民营企业。”陈家瑞说。“企业家的离开,有时是被逼走的无奈。”


     事实也正暗合了他的观点。


     在中小型企业生存举步维艰,大型民营企业发展被受限制的同时,国有企业在经济放缓、众多行业衰退的情况下,仍然背靠大肆“进补”。


     2013年,中国石油(601857,股吧)收获了A股补贴王的称号,一年间共获得财政补贴103亿,占其1422亿净利润的7%。这只是多年来“习惯成自然”的一个缩影,近十年“两桶油”共获得国家财政补贴1258亿。2007~2008年间,它们曾因“炼油企业亏损严重”获得763.49亿元的补贴,而彼时地方民营炼厂却从未享受炼油补贴。


     当然,其他国有上市公司也不甘落后。截至4月15日,在A股发布2013年年报的1686家上市公司中,有1559家获得补贴,占比超过90%。本来应该用于支持特定项目或者扶持新兴企业、促进创新型产业发展的补贴,大部分进入了国有上市公司的口袋。数据显示,近三年来,排名补贴额度前十名的上市公司中,央企几乎占据了半壁江山。


     这样的政策环境,甚至是法律环境下,对本来应该是市场经济中坚力量的民营企业家来说,日子充满压力、不安,甚至是焦虑。


     我们承认,在缺乏透明与监督的体制下,拥有巨大权力的官员以权力换取利益的寻租是必然;需要审批或资金的企业,在法制不健全、灰色地带盛行的社会里,以金钱攀附权力也是必然。因此,确实有很多追求经济利益的企业家在共享权力盛宴后,也会被深深卷入政治博弈的漩涡,无法自拔。


     但不能否认的事实是,国内的企业家开始进入群体性焦虑之中,关于“商人本分是什么”的争论席卷而来。..... Copyright: 1688澳洲新闻网 Read more at: https://www.1688.com.au/information/column/2018/07/22/395689/


  • 发表时间:


    浙江小男生一篇“暗恋”作文惊呆网友:文笔逆天

    2018-03-13 15:42:12 来源: 新民晚报(上海)



    • (原标题:“她就是我的光!”宁波小男生一篇“暗恋”作文惊呆网友:文笔逆天!)

    近日,一篇6年级学生的作文成了网络热点。这篇题为《第一次奋进》的作文,仔细读完,嗯……思考时间、追随暗恋,网友直呼“神逻辑”“要逆天”!还有人表示:明明是《第一次暗恋》嘛,老师还八卦地琢磨了一下文中的女孩是谁……

    1.jpeg

    2.jpeg

    3.jpeg

    宁波华天小学王老师在微博“我们1班王悦微”晒出这篇作文后,立即引爆热点。网友感叹文笔太好了!

    第一句就被迷住了,这文笔,仿佛诗人,甚至有人读到了鲁迅,有人感受到了《情人》……



    4.jpeg


    41.jpeg

    42.jpeg

    43.jpeg

    很多成年人表示被打动



    这爱情观也太正了吧

    被触动到了,这种感情真好

    为小学生的爱情流泪



    5.jpeg


    51.jpeg


    浙江小男生一篇“暗恋”作文惊呆网友:文笔逆天

    53.jpeg


    54.jpeg


    55.jpeg


    56.jpeg




    操心的阿姨叔叔们呼吁

    老师把他们的座位换回去吧



    6.jpeg


    61.jpeg


    62.jpeg

    有人已陷入回忆



    想起初中时候的自己

    那时候看着那个女生也真像身上带着光

    7.gif

    00.jpeg





    71.jpeg



    72.jpeg

    73.jpeg


    74.jpeg


    75.jpeg

    有人请教育儿经验

    9.jpeg

    000.jpeg


    人自愧不如,我连吞噬的噬字都不会写……

    浙江小男生一篇“暗恋”作文惊呆网友:文笔逆天

    82.jpeg


    83.jpeg


    84.jpeg


    85.jpeg


    86.jpeg

    更多的人已经成了他的粉丝

    0000.jpeg

    92.jpeg


    93.jpeg



    94.jpeg


    王老师在微博上透露,文章的作者小邵十多岁,能写出这样的文字,并非妙笔偶得。


    “他是个特立独行的男孩,热爱阅读和写作,尤其喜欢看历史和科幻。他以前还写过弗洛伊德《梦的解析》读后感,点评过《万历十五年》。”王老师说。

    小邵对任何自己感兴趣的知识,都愿意花大把时间阅读和学习。从一年级起,他就在父亲的引领下读《道德经》,算是启蒙学习,由父亲给他讲解。四年级时,他就能把《道德经》全部背出来了。

    五年级下半学期开始,他每天中午都会有一定的冥想时间,用来反思自己、思考未来的方向,以及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事情。

    最近,小邵在看的书,是王小波文集,以及科幻作家埃塞克艾西莫夫的书。

    这个文笔了得的小学生到底是谁

    这篇作文出自宁波华天小学 602 班学生邵梓淇。这已不是他的第一篇引起轰动的文章。

    之前王老师布置周记,主题自定,小邵起的题目是《沙漏》。

    文章主要是讲,他在观察沙漏流逝的过程中,思考时间的意义。

    000.jpg

    "但对人而言,沙粒不断坠落的过程就象征着光阴的流逝,但也不能单单认为这是自己的失去。

    如果将我出生的那一刻定义为拥有全部时间的话,时光确实从我手中流逝了;

    但如果将我死去的那一刻定义为我拥有了自己全部时间的话,那么,我一直都未曾失去过时间,而是一直在获取时间。"

    这篇作文在王老师的微博晒出后,迅速走红,短短几个小时,已收获1万评论、5万转发和10万点赞,并被许多微博大V争相转发。

    简单来说,在这位小学生的眼中,人越活时间越多。

    是这样吗?

    看完这篇作文,批改中的王老师就陷入了思考,所以将这段文字晒在了微博上。

    看到这样的“神逻辑”,连韩寒的亭林镇工作室也主动帮忙打call:

    1.png

    小邵能写出这样的文字,并非妙笔偶得。

    王老师在微博上透露,这位小朋友是《三体》的忠实粉丝。

    “他是个特立独行的男孩,热爱阅读和写作,尤其喜欢看历史和科幻。他以前还写过弗洛伊德《梦的解析》读后感,点评过《万历十五年》。”王老师说。

    小邵对任何自己感兴趣的知识,都愿意花大把时间阅读和学习。

    从一年级起,他就在父亲的引领下读《道德经》,算是启蒙学习,由父亲给他讲解。

    四年级时,他就能把《道德经》全部背出来了。

    五年级下半学期开始,他每天中午都会有一定的冥想时间,用来反思自己、思考未来的方向,以及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事情。

    “因为我希望未来的自己更优秀,对这个国家和社会都有价值。”小邵说。

    最近,小邵在看的书,是王小波文集,以及科幻作家埃塞克艾西莫夫的书。

    喜欢科幻,他给偶像刘慈欣写过一封信:

    2.jpeg

    帕斯卡说:

    “人不过是一根苇草,

    是自然界里最脆弱的东西,

    但他是一根能思考的苇草。

    我们的全部尊严就在于能思考。”

    浸润于书中的人生

    必然会拥有一份与众不同的丰厚和深刻。


    附另一篇关于时间的作文:

    1.jpg

    2.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