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有理

    注册日期:2008-11-07
    访问总量:1649191次

    menu网络日志列表menu

  • 发表时间:

    感觉被中国绑架的加拿大人有救了

    特有理

    2019-5-24


    当人们把目光聚焦在美中贸易战,聚焦在华为的被封杀,聚焦在华为的手机上时,大家似乎忘了加拿大,忘了被中国绑架的两位加拿大人。其实早在美中贸易谈判刚开始的时候,凡是在中国的大染缸里沉浸足够长时间的人,都会有种感觉:中国在玩拖延战术,在寻找任何能够翻盘的可乘之机,在收买拉拢世界上见钱眼开的高端决策者,在威逼利诱美国的同盟者,意图壮大自己的声势,从而获得更多的博弈筹码。

    面对加拿大,面对被中国势力广泛渗透的加拿大执政自由党,中国使出了威逼的手段。一个是体量上加拿大不是中国的对手,而且你们丫的政客也拿了我党的好处,怎么还敢跟老子动手?于是,中共把加拿大也当成了中国的奴才屁民,也当成了挪威那样太过绅士的欧洲小国。这些在中国作威作福惯了的中共领导人们,压根就没明白中国落后,和英系文明发达的根本原因。你中国人是从小吓大的,人家日不落帝国可是一代一代打出的天下。就算你中国现在的国土面积也不小,可你真好意思说:那其实是我们的征服者打下来的?所谓的汉人只不过捡了一个大瓜落儿而已。对于中国,远的不说,看看两次世界大战就可以了。还有那次抗美援朝,中国也就是替苏联干爹卖命的角色,现在反倒成自豪的本钱了?就冲着中国的奴才们欺软怕硬、翻脸不认主子的本性,你拿什么跟一个比你文明许多的强大体系去抗衡?

    如果加拿大真的落了单,你中国确实可以欺负欺负;可人家有实力的亲兄弟就好几个,加上这次是替世界老大办差事,你拿加拿大开刀还能有好果子吃吗?

    美国看着你抓加拿大人暂时不动声色,是希望贸易谈判不节外生枝,毕竟资本逐利的压力还是有。川普的意思表达得已经很明白了。不曾想,中共的领导人如此不识时务,酒劲上头开始破罐子破摔,贸然撕毁了谈判协议。这不是逼着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把憋着的劲都使出来吗?

    在这种形势下,加拿大那些拿了中共好处的政客早已无足轻重,自由党的下台已毫无悬念。中国威逼加拿大的招数反倒成了自己的羁绊。你越是高调保华为,美国就必然重手收拾华为。而且,美国必定会暗示中国释放加拿大人,这是当大哥必须做的。美国有这个树立威信的机会,为什么不用?

    依着中国欺软怕硬的本性,嘴上高喊几句硬话,身子估计已经开始软了。所以我说,被绑架的加拿大有救了。

    不信走着瞧,嘿嘿!



  • 发表时间:

    关于重力的答疑

    特有理

    2019-5-21


    前文对重力做了新的解析。gmuoruo网友提了个问题:“正电负电吸引,同性电体则相斥。大多物体是电中性的,如何总是相互吸引?比如人造卫星,总是要掉下地球。也许电子分布不均?但这很易测量,很难想像卫星的电子分布不均。”

    这是一个很好问题,我想会具有普遍性。那么就在此按我的思路解释一下:

    重力是电磁场从微观到宏观的积累和叠加。磁铁的吸引力是重力的特列,它是上帝留给人类探索重力的一扇门。普通的物质,由于电子的运动能级很低,所以只有极微弱的电磁能释放。而磁铁由于原子构成和分子结构的巧合,电子的运动能级不但很高,而且具有一定的矢量同步效应。因此,电子在微观空间中的周期同步运动,就使磁铁在宏观上具有了对人来说很明显的磁性。

    那么回到普通物质。虽然这些物质没有显性的电磁能量,即人们所说的“中性”,但微弱并不等于没有。且这些电磁能量是以极其微弱的随机电磁噪声的性质存在的。但是当两个物质接近,两个随机噪声中必有同步的矢量存在。尽管物质之间电磁同步犹如买彩票,即使中彩票的概率很低,但彩票总会有人中。于是,在两个同步的电磁能量之间,必然形成同步的电磁场,并产生相互吸引的势能。这种随机电磁能所产生的势能力量就是重力。只不过小物质之间的引力还是十分微弱。

    然而对于天体级的物质。它们具有极为广谱且十分强大的电磁能噪声。这些随机的广谱电磁能对小物质而言就是一种同步激发,产生的吸引力就会十分明显。这也是为什么物质越多,重力越强的原因。




  • 发表时间:

    重力的本质解析

    特有理

    2019-5-20


    重力一直被人类看作是一种存在。但重力到底因何而来,人类只能形象地指向物质。其实从逻辑角度,这等于说人是上帝创造的一样。说了等于没说。

    当人类发现了电磁的原理,人类便知道了电磁的来源,以及如何产生和应用电磁的能量。但人类对重力的理解却完全不一样,从哪来还归哪去,等于根本没有理解。反正苹果砸在牛顿的脑袋上了。在这个稀里糊涂的基础上,爱因斯坦发明了重力波的概念,及至推导出了黑洞的存在。这都对吗?你连重力是什么都不知道啊!

    本人一直在思考重力的本质,今天鼓足勇气拿出来献丑。当然,即使描述也算在常识范围,但隐含的知识和逻辑还是比较烧脑,没有一定的知识基础肯定无法理解。或者有些喜欢崇拜专家和权威的,您就不用再耽误时间了。

    不知有多少人了解核磁共振的原理?这其实就是解开重力之谜的一把钥匙。按照人类现在的认知,物质是由各种基本粒子所构成的原子所组成。其中,电子是最显性的大跨度能量子。电磁波是作用最广泛的能量波。光也是电子能量释放的一种形式。那么,物质本身必然包含电子能的运行。当电子运行呈“随机”状态,物质就为电的“中性”。也就是“不对外释放”电磁能量。当特定的物质(金属)在特定的环境中运动,就会输出电磁能。

    但是,难道普通物质就不释放电磁能了吗?

    核磁共振告诉我们,当氢原子被电磁场激发而产生共振,氢原子就会释放足以被探测到的电磁波。这就是核磁共振的原理。

    在电子科技领域,有一种不被人重视和深究的自然现象,就是在空间中有一个无法消除的电磁背景噪声。这些噪声从何而来?

    如果我们假设任何物质都有极其微弱的电磁能量在随机释放,其中包括了幅值和矢量方向。那么,在任何特定的矢量方向上,就会存在极其微弱的电磁场。物质越多,叠加在同一方向上的电磁波能量就会越多。在两个物质之间,足够大的同相电磁波必然产生足够大的电磁场作用力,从而在物质之间,产生物质所携带的电子团的相互吸引力。

    由于物质的电磁波能量是一个极端广谱的结构,任何人造的电磁波都无法覆盖物质的所有电磁频段。因此制造反重力装置就显得十分困难。除非波普能做到足够宽度。此为,也要有恰当的探测设备来探测“重力”电磁场的相位。

    当用电磁场的分布来解释许多自然现象,比如浮力,你会有一个看到根源的感觉。当一艘万吨巨轮浮在水面,你当然可以用水的压强差来解释。但重力的矢量不都是指向地心吗?当用场的理论来解读,物质密度的变化不就是直接导致电磁场密度的变化?密度差产生势能,作用力就来自于场的密度差!



  • 发表时间:

    针对六四,故意地装傻和装傻地故意

    特有理

    2019-5-17


    马上就到六四30周年了。刽子手,以及那些因吃了人血馒头而长了几两肉的家伙们,也蓄势待发等着放噪音、泼脏水,并施展他们修练了30年的混淆是非和颠倒黑白的欺世手段:故意地装傻和装傻地故意。要说这两种说法,意思虽有些接近,都是以装傻为主要招数,但“故意地装傻”是以掩盖为目的。比如喉舌袁木的“没开一枪,没死一个人”的说法。而“装傻地故意”,则是以装傻为掩护,倒打一耙地指责学生,从而在转移焦点后,再把黑白颠倒。这种以装傻为掩护的主动出击,万维网上我所见到的以马悲鸣最为长久;近来,则以巴山老狼最为活跃。马悲鸣的套路是指责学生违法了;老狼的策略是反弹琵琶,控诉学生断送了中国民主的前程。

    其实吧,我也不觉得老狼就是党的文攻团员。但看其执着地高喊学生是罪人,咱也不得不多一个心眼,万一人家真是党的人呢?我总觉得他有些装傻地故意。如何装傻?如何故意?且看下文分解:


    1| 与声讨六四暴行的声音唱反调

    面对六四事件,社会上有两个截然相反的主旋律:一是谴责暴政;一是维护暴政。在暴政拥有强大的社会资源和宣传机器,并随时准备严酷镇压敢于反抗暴政的异议人士的时候,任何反抗暴政的声音都显得弥足珍贵。声讨六四暴行实为反抗暴政的主旋律之一。声讨六四的目的不仅仅是谴责当时的屠夫和刽子手们,更本质的是谴责暴力的政权模式,以及暴政的害国害民。六四是控诉暴政最主要的着力点。中国的当权者们极力掩盖六四事件,实为维护他们的专制统治,而非仅仅为了颠倒一个事件的黑白。这么明显的道理,一个有正常思维的人都应该能明白。在这样的场景中,任何高调的反思甚至反控都是别有用心地装傻。声讨暴行和维护暴政是历史中两个相向而行的航船。一个人买的是哪条船的票,该上那条船他自己心里必定有数。如果一个人即谴责暴政杀人,又指控学生犯罪,这故意脚踏两条船的变态行为难道就不怕把蛋扯坏了?


    2| 哪条法律规定反贪腐的集会和绝食是犯罪?

    犯罪是一个严厉的指控,但这个指控至少要有法律依据。而法律,则又要以法理为基础。巴山老狼始终强调学生绝食坏了赵紫阳等改革派实现中国民主的好事,因此是对国家民族的犯罪。这犯罪二字如此轻率地就加在了六四学生的头上,像极了泼妇式的指责,更具有欺软怕硬、遇到怂人搂不住火的市侩性质。即使是中共,也只敢把六四定性为政治风波,也不敢公开指责学生是罪人。怎的到了一介屁民的嘴里,反倒如此猖狂地指控学生是罪人?这不是觉得背后的政治靠山比老百姓更巴实又是什么?一句话:在一个严肃的话题上,犯罪是不能随便指控的。许多人没有意识到,对一个问题的恰当陈述和定性是文明的一个标志。中国的落后恰恰体现在,精神上没有把门的、语言上没有把门的。不管在什么场合,不管是多严肃的问题,许多人习惯了随处Bullshit


    3|学生不绝食,中国就能民主了吗?

    按照巴山老狼的逻辑,学生要是不绝食,中国就能实现民主了。因为赵紫阳正往这个方向推进。要是社会发展的逻辑这么简单,中国的民主还用等赵紫阳吗?一个复杂目标的达成,必然涉及非常复杂的因素。中国几千年的专制文化,十多亿人的专制熏陶,更有社会各个局部层面的强者们形成了专制模式下紧密的利益体系。毛泽东比哪个王朝的君主都更权势熏天,他也曾一直要反官僚腐败、反资本主义,结果连自己的老婆和亲信都搭进去了,中国还不是走上了权贵资本的道路?赵紫阳其实就是给红色贵族打工的工头,他想改变中国的颜色就真能改变吗?有些人把一个巨型国家政治模式的改变想得太容易了吧?他们也不想想,学生集个会、绝个食,加上几百万市民的支持都被军队疯狂镇压了,一个打工头若想翻了红色江山的天,还不是随时都能被拿下的下场?

    故意地装傻是为了掩盖,装傻地故意是意图以攻为守。但无论如何,这除了让中共不断增添耻辱,那些奴才的上蹿下跳都是徒劳的!



  • 发表时间:

    市场换技术到底对还是错

    特有理

    2019-5-15


    从自由贸易的角度,技术是资源,市场也是资源。单纯在交易层面,市场换技术符合自由贸易的原则。但市场换技术又暴露了“自由贸易”本质上的问题,就是表面上的公平而本质上的不公平。这实际上也是资本经济的又一块拼图。

    这种本质上不公平的原因,源于价值的金钱量化形式调制了许多不公平的因素。广义上,利润除了一小部分来自于劳动,绝大部分来自于不公平甚至是不道德的交易。而且,当资本发展到今天的成熟期,不公平和不道德就成为获取利润的主导因素。细思极恐,愿意思考的人可以认真进行一下思考,这里暂不展开。但至少市场换技术可以做为一个具体实例以供分析。

    交易虽然是各有所得,表面上是你情我愿,但卖肾买iPhone、赎金换人质,虽然极端,但也属于交易的范畴。只不过缺失了人的尊严和社会的道德。在极端的公平和极端的不道德之间,各种形式的不道德必然广泛存在于资本主导的交易之中,因为资本的无道德和人性必然的贪婪使然。当人们形成了双方“愿意”的交易就是公平交易的概念,说明贪婪已通过资本彻底绑架了人类。当你不得不买高价药、买高价房、不得不为生存而终生负债,你的“愿意”就是被资本强加的。

    从国际贸易角度,对等原则是最基本的公平基础。当别人的市场不强迫用技术来交换,而你却要强迫规定别人用技术来交换你的市场,这就是根本上的不公平。在不公平基础上的“愿意”,这种“愿意”就相当于要别人用器官来与你交换。

    因此,在任何角度,这种交换都是不公平的。



  • 发表时间:

    从五四到六四流氓从利用文化到实行专政

    特有理

    2019-5-9


    从五四到六四,是一个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流氓政权成长及专政的历程。

    从五四到六四,解析历史可以有很多层面和角度,但其本质性的因素应该是相同的。这些因素可以用几个关键词予以概括:知识、流氓、政权。

    当西方的知识、思想、和文明发展的潮流奔涌进中国这块古老而封闭的土地,中国的知识分子们开始对自己的文化产生了批判性的反思,并有了追赶西方和振兴国家的冲动。当知识分子们忙着反思文化、传播思想、争取参政,进而卷入国家政治及国际关系冲突漩涡的时候,中国那些有了知识的流氓们终于看到了机会。

    知识流氓们利用中国民众广泛的愚蛮土壤,勾结外国势力,打出共产的流氓旗号,武装割据并抢夺瓜分他人财产。利用中日战争导致的国体虚弱,最终建立了一个黑社会性质的巨型流氓政权。自从这个政权建立,中国文化的精华被彻底颠覆和毁灭,而文化中的糟粕则得到了极致性地发挥。知识流氓利用知识,但也最惧怕知识。于是中国真正的知识分子始终被压制在社会的底层。

    中国的社会是一个禁锢个人思想的社会,中国的文化是一个没有思想灵魂的市侩文化。五四和六四两个历史阶段,都是思想禁锢暂时松动的历史节点,也都导致了知识分子们的思想萌动和参政的激情。但由于知识流氓的兴起和建政,使中国社会逆向走进了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

    五四和六四本质上并不是知识分子和学生的问题,而是中国社会和文化中的流氓性在历史关键时期,通过知识流氓和流氓专政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从五四到六四,可以看出中国大多数民众的心智与知识和文明思想有着相当大的距离。这才使知识流氓们有了充分施展流氓手段的余地,从而把这个古老的国家带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 发表时间:

    权力信息论

    特有理

    2019-5-3


    昨天写到权力的信息调制模型,恐怕会给人一种类比的感觉。今天回头夯实基础。其实权力对于人类的本质就是信息,是一种调控社会成员思想和行为的信息。

    科学地定义一下:权力是一种调控人类思想和行为的社会信息。

    这里的关键词:社会、调控、思想、行为、信息。

    社会所代表的是人的集合,血缘家庭相对于基因物种是一种特殊的社会。这意味着权力产生于多个个体之间。单独个体自身不产生权力的概念。

    调控表达的是权力的作用。也就是权力是用来调控人类社会运行的。

    思想和行为是权力调控的对象。思想是一种广义的行为,它是个体行为的调控信息,亦可以说是一种信息化的行为模式。人具体的行为受具体的思想所支配,思想模式决定行为模式;即时的思想决定即时的行为。当行为脱离思想的支配,人们称之为精神病。

    信息是指权力的本质。本质是具体思想的基础和源头,本质的偏差必然造成思想的偏差,及至行为的偏差。

    为什么说权力是信息?

    王权刷的是脸、神权刷的是经、金权刷的是钱。

    古代的兵符调动不了今天的一兵一卒,皇帝的玉玺掌控不了当今的政权,宗教的经文感化不了不同的信众。

    权力的信息通过影响及调控人的思想,再进一步调控人的行为,并从思想和行为两个层次展示权力的作用。最典型的就如文革时期的中国。儿童从进入幼儿园开始就被灌输毛权、党权。学写的第一句话就是:“毛主席万岁”,第二句话就是:“共产党万岁”。其外延所表达的热爱、忠于、和臣服,这是一种正向的权力信息。一旦有人有违逆这种权力的思想和行为,惩罚及杀头就是一种负向的权力信息。即使被杀头的已经被终止了信息的输入,但杀头所释放的信息足以震慑那些不臣服者的精神。当各种权力信息进入到人脑,便会在人的思想中塑造出一定的思维模式并最终决定人的行为。而个体行为所组成的群体行为,又形成一种权力信息的正反馈,最终完成权力在社会的稳定运行。

    从信息角度分析权力,就会对社会制度有一种敏锐的解析思路。当谈到中国的秦制和弱民政策,其本质就是强化极权信息,弱化社会对其它不同信息的解读能力,进而在思想上稳固确立臣服的思维模式。尽管中国的先人不会有信息概念上的统治理念,但自然的规律会使人有一种本能的思想和行为的实践。这种弱民的操作结果,就是使具有处理多种信息能力的个体被一代一代地不断淘汰,并在社会存在中达到最小化;而那些只善于接受权力信息的个体数量则逐渐被最大化。时至今日,中国人的整体状态便是如此。因此,从信息角度看中国的发展,一个只能适应幅度(暴力)调制的社会,如何能与编码(规则和精神)调制的社会体制相匹配?一个只善于处理权力信息的社会,如何能创造出新的思想、研究出新的科学、开发出新的科技?由于本文的主题不是谈论中国如何发展,就此打住。

    既然权力确实是一种信息,那么信息理论就完全适用于对权力的解析。相关的科学模型就是等效的性质,而不是类比的性质。我觉得,这的确是一条研究和分析当今社会问题的一个很好的出路。

    至少我是这么认为。



  • 发表时间:

    中国在世界上的黑道地位及人类权力运行模式

    特有理

    2019-5-2


    在与远方博讨论的时候,本人提出中国在世界上黑道领导地位的说法。这不仅仅是一种比喻,而是一种实质。看清实质,才能看透问题,才能找到解决问题的正确方向。黑道的本质,就是暴力维系的利益群体。黑道的特性,就是通过暴力的威慑,打破规则的约束以获取正常社会体系之外的无限利益。审视中国的现状,从人类整体的层面来看,中共通过军力的提升,即使无法全面与整个世界抗衡,但在任何局部区域都已经具有了实施暴力的信心和能力。这就是“厉害国”、“战狼族”的根源由来。

    但是,光看到黑白道的形式仍然不够。真正具有价值的,是看到其背后所运行的自然规律。然而,对自然规律的表达,必然要涉及科学语言和科学模型,这就会造成大多数人的难以理解甚至反感。但是,如果理解什么是科学语言,就应该能理解:科学语言所代表的,是严谨的逻辑体系和自然规律的准确描述。任何通俗语言和类比描述都会存在概念的偏差和逻辑的缺失。任何在通俗语言上所建立的体系,都存在失之毫厘谬之千里的巨大风险。本人在此提出一个权力的自然等效模型,以供有识之士们参考。

    当提到权力,提到神权、王权、金权、乃至政权,它们的自然本质是什么?本人之前解析过矢量的相乘以及调制的概念。权力,实际上就是自然在人类中形成的对社会进行调制的力量。这种力量有许多形式,其中就以神权所代表的意念力形式,王权所代表的暴力形式,以及金权所代表的欲望力形式最为突出明显。对于系统而言,力量的作用不是简单的单一矢量调制,而是函数化的系统调制,也就是矢量函数序列的卷积。进一步引用常见的系统等效模型,对我来说,最方便的就是电子信号的调制。

    王权是一种幅度调制(AM)模式。尽管每个人的诉求都通过自身的能力对社会进行调制,但只有那些足够强大的信号才能对系统产生影响,普通百姓的诉求只是背景噪声。而这种社会系统,只有识别信号强度的能力。因此,王权体系既依赖权力的强度,又容易受到噪声的干扰。所谓的暴力维稳,从系统模型角度,就是一种窄带滤波;从信号解析角度,就是抑制低阶分量的强度。

    神权是一种编码调制(CM)模式。它通过宗教的教义对人的思想进行调制并产生精神上的社会同步力量。由于编码调制在自然角度具有比幅度调制更高的解调增益和抗干扰能力,因此神权比王权所需的传播能量要小很多。

    学过信号传输的人都应该知道,基带信号是很难远距离覆盖的。于是人类就创造了金钱。金钱本身不是权力,它是权力的载体。在信息系统中,就是信号传输的载波。当其它基本形式的权力与金钱进行调制,金权便由此产生。

    可见,金权不是简单的单一权力,就是说,金权不是单一的信号调制形式。承载在金钱上的,既有各种各样的欲望成份,也有直白的暴力成份,还有信仰和理念的交织成份。正是由于金权的综合性质,才使得金权具有最为广泛的社会作用力。且在不同的社会形态下,金权所起到的作用会有很大不同。这取决于社会对金权的解调和信息取舍。由于金权的本质,它就具有了其它权力无法比拟的传播优势,和全方位的作用优势。这是人们早已深刻体会到的社会现实。

    认清了各种权力的实质,才有可能正确地解析权力的作用。在中美关系乃至世界的格局,用科学模型来审视,就会使纷乱复杂的现象变得清晰透彻起来。美元的地位,不正是美国综合实力的体现吗?当中国的专制模式与世界的资本交融,其本质不就是把暴力调制在了金钱之上,并在全世界发挥作用吗?那些监控体系、暴力机制、大外宣系统,不就是暴力与金钱调制的具体表现,并成为金权的一种成份吗?

    再看中国与美国及至发达的西方社会的矛盾冲突,这实际上就是一种调制的干扰冲突。再完美的信息体系,只要信道中出现足够强的单一信号,其它信息不管调制模式如何,都会出现信息的破坏和阻塞,进而将造成系统运行的混乱。越是靠规则运行的系统,越容易被靠幅度(暴力)取胜的信号所摧毁。因此,如果这种调幅信号不能有效地加以抑制,对其它体系而言,那就是生死存亡的矛盾,也就是敌我关系了。

    当你把金钱看成是一种载波,许多问题就能轻松看到本质。但前提是你应有相应的科学知识。如果不在科学层面进行解析,再深刻的语言和逻辑也像是在隔靴搔痒。


  • 发表时间:

    按劳分配在社会范畴的谬误

    特有理

    2019-4-30


    资本的拼图-10


    劳动是社会问题的汇集节点。从劳动的角度分析,资本的拼图就有一个大概的轮廓了。

    “按劳分配”是一种“普世”的价值理念。但这个理念其实就像“地平说”一样似是而非,误导了世人几千年。为什么“按劳分配”的理念是错的?参考“地平说”就行了。人之所以认为地是平的,是因为人的视野决定了在地面观察的结论,地就是平的。而且,地是平的这种结论也被人们周围的现象所证实。但是现在看来,地平的感觉和旁证都是因为分析问题的范围局限在足够小的范围。人们对劳动的认知同样如此。当提到劳动,人们首先会想到的就是劳作,就是“镰刀斧头”。时至今日,劳动的概念已经极大地扩展,但这个概念有边界吗?

    你可以说工人、农民是劳动,艺术家、科学家也是劳动,那政治家、资本家呢?你可以说只有创造财富的才算劳动,但垃圾工人算不算劳动?你或许又说,付出体力或脑力的就可称为劳动,但小偷强盗算不算劳动?

    由此可以看出,劳动在社会范畴中,是一个无法准确界定的概念。按一个无法界定的概念来决定分配,这虽然可以成为人的一种理念,但绝不可能成为自然的一个现实。

    “按劳分配”的概念起源于人们劳作成果的交换。但是,按劳分配的公平性,仅仅能被体现在劳动成果的直接交换过程中。因为直接交换的成果与劳动者的付出具有完全的相关性。而一旦增加交换的环节,交换的成果就与交换人的付出失去了必然的相关。因此,只要劳动成果进入交换环节,按劳分配就彻底失去了公平的基础而成为一种美丽的幻想。

    其实,劳动是被人们作为获取利益的一个支点而形成的概念。但在“劳动”背后的真正本质,是获取利益。这就联系到了之前系列中所分析的:需求。解析资本的最终目的,就是要解析人类社会的利益“分配”,实际上就是利益获取的模式。很明显,资本经济所代表的,就是交换型利益获取模式。这才是问题的本质。

    欲望导致需求,需求驱动利益的获取。劳动是获取利益的最原始和最基本手段,及至团伙暴力平衡后所构建的按统治等级分配。所谓的封建王朝和君主天下,其核心本质是暴力维护的等级利益分配模式。统治,只是维护这种模式的手段。中国社会传统的利益获取形式是典型的等级分配模型。在这种模型中,社会的等级是由支配社会暴力的能力来决定的。在等级确立之后,社会资源的分配份额就被确定下来。这无疑就是原始丛林模式的社会化延伸。也就是决定社会分配的最终因素是暴力。所以,等级分配模式也可以称作暴力分配模式。只不过暴力被等级所装潢和标志罢了。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儒教的等级理念会被统治者倍加推崇并千方百计地植入社会的根本原因。这也是为什么“分配”的概念以及“按劳分配”的理念最容易被等级制度、等级文化强大的社会所接受的本质。

    不容否认,劳动力的付出确实曾经是社会资源的主要创造动力。因此成为社会分配的主要显性参数。但是随着科技和工业的发展,体力劳动在资源创造的能量比例中份额越来越小,智力付出越来越依靠社会的协调合作才能产生效果,社会分配的结果与劳动付出的差距越来越大,越来越明显。这就证明在大时空跨度下,“按劳分配”完全有悖于社会的运行规律。“按劳分配”是一种脱离实际的虚幻理念。而恰恰是这种理念,阻碍了人们向正确的方向思考。

    什么是正确的方向?要找到正确的方向,首先必须脱离“按劳分配”的理念桎梏。因为社会层面的实际分配体系与劳动并不紧密相关。

    下一步就将进一步审视人类目前最流行的利益获取模式:交易。



  • 发表时间:

    AI的概念需要界定。哪些是人工创造的,哪些是AI创造的。

    关键的核心是:人不是智能的根源。人只是宇宙智能的一个环节。宇宙在发展,宇宙的智能也在发展。人类的智能只是宇宙智能序列上的一次跳变。科学的发展,就是序列脉冲所导致的事件变化。人并不知道变化之前的事件存在,也不可能知道变化之后的事件发展。就像一块骨牌无法知道前后因果一样。AI包含人的智能,I超出人的智能。AI只是I的子集。

    在时间维度,人的智能必定会被更高级的智能取代。而这个通道就是AI。

    人阻止不了AI的发展,就像人找不到长生不老的仙丹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