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自危 没人敢扛 习这下傻眼了

今周刊 2023-12-05 21:50+-

  乾隆来评论分析文章: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贯彻“既要又要”的政策,既要拉抬股市,又严厉清算金融官员,李强的救市行动犹如绑著双脚跑步,举步维艰,事倍功半。

  习近平号令文武百官拚经济,国务院总理李强锁定拉抬股票市场,敲锣打鼓不断推出利多政策;不过,习李政权救股市救得气喘吁吁,用尽全力只能勉强将上海股市守在3千点附近,更糟的是,曾经是中国面向外资窗口的香港股市,从今年元月的高点22701点持续下跌,到12月1日已经跌剩16830点,颇有“一路向西”的末日悲情。

  11月29日,中国人寿与新华人寿保险(下简称新华人寿)两大国资保险公司联手宣布,成立金额高达人民币500亿元的“私募股权证券投资基金”,不只金额大、而且期限长达10年,“10+N”的基金在10年到期后还可以视情况继续延长。中国人寿是中国第一大、新华人寿则是中央汇金持股超过3成的国营保险,两大寿险公司都强调,这是“符合国家相关政策、优化寿险资产组合、对股东权益有利”的重大专案。

  10月底由习近平亲自出席并且讲话的中央金融工作会议,要求寿险资金“发挥经济缓衝器和稳定器的作用”,接著财政部调整对国有保险公司绩效评估公式,提高寿险资金投资股市、稳定股价的任务,中国财经官媒声称评估公式调整后,“将会增加超过人民币2.6兆元的资金进入股市”。

  寿险业领命救火  股价破底自家著火

  但是,中国的保险业者长期被经营者不当挪用,体质堪虞,去年中国86家寿险公司的税后盈馀大跌57%,只有38家盈利,恶名昭彰的有安邦保险清算后变身的“大家保险”,中国恒大旗下的恒大人寿在9月资不抵债已被接管,而龙头中国人寿在香港交易的股价本益比只有6倍多,新华人寿港股的本益比更跌剩下3倍。疾病缠身的中国寿险业者,还要扛起拯救股市的政治责任,犹如火中取栗。

  中国人寿与新华人寿股价已经跌了1年,宣布人民币500亿元的救市基金后,两家公司在香港上市的股价却都继续创下新低,双双陷入今年最低价的保卫战,负责救火的消防队自家著火,极为狼狈。

  更糟的是,即使习李政权高喊开放、吸引外资、收敛外交战狼的骂街,外交部长王毅率领外交团队费尽力气完成旧金山APEC的习拜高峰会,习近平更放低身段,试图釜底抽薪,降低与美国的对立,拚命拉拢欧洲领袖到中国访问,却没有挽回外资对中国与香港的信心。

  全世界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Blackrock)一边扩大对日本股市的投资,另一手则悄悄执行撤出中国的策略,因为投资人不断赎回、资产规模缩水的中国灵活股票基金 (China Flexible Equity Fund)已经在11月7日正式清算,挪威主权基金也宣布关闭上海办公室,把亚洲营运中心转移到新加坡。

  股神巴菲特也大卖持股多年的比亚迪,比亚迪汽车创下销售量暴增的大利多,今年前10月累计销售新能源车238万馀辆,年增率高达70.36%,不只闯进欧洲、甚至还要卖到美国,成为超越特斯拉的世界一哥。巴菲特从2008年开始买进比亚迪,持股14年只增不减,去年8月之后却一路连卖16个月,把对比亚迪的持股从20%卖剩不到8%。

  贝莱德、挪威主权基金以及一大群外资当然会顾及北京的颜面,研究报告继续宣称中国经济前景看好,关闭基金与办公室只是营运调整,刚刚过世的巴菲特长期伙伴蒙格,在生前最后一场股东大会更盛讚“比亚迪是至今最爱的股票”,看好比亚迪更甚于特斯拉。

习自食其果  金融圈人人自危 救市没人敢扛

  外资口惠实不至 创下史上最大卖超

  但是外资口惠实不至,继续脚底抹油。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外资在今年8月创下单月卖超中国股票总值124亿美元(约人民币880亿元)的纪录,刚刚过去的11月卖超降至17.8亿元人民币,却写下连续4个月卖超的历史纪录,累计4个月卖超1720亿元人民币。

  另外,彭博资讯则指称iShares MSCI “去除中国”(ex-China)的新兴市场ETF,在2020年底仅有1.6亿美元,短短3年后暴增32倍到52亿美元,全球投资人继续加码新兴市场,唯独避开中国。

  习近平与李强拉抬股市至今未见成效,原因当然很多,不过关键因素之一,却是习近平“既要又要”的施政风格,被要求扛起救市任务的中国金融官员们,对外要挡住外资源源不绝的卖压,对内则同时面临强大的贪腐斗争清算,消防队内外同时著火,处境极为艰难。

  筹画人民币500亿元基金入市的中国人寿与新华人寿,就是非常典型的例子。中国人寿前任董事长王滨在9月12日被山东济南法院判刑,王滨本人与亲属非法收受财物金额共计人民币3.25亿馀元,被判死刑,缓期执行两年,而且在死缓2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

  新华人寿在10月10日的董事会发布由1971年出生、52岁的杨玉成出任公司董事长,而前任董事长李全“因为个人年龄原因”辞职;李全今年只有60岁,担任董事长仅1年,在李全之前担任董事长的徐志斌、再前任的刘浩凌,都是从人民银行所属的中央汇金公司转任,两人担任新华人寿董事长也都是一年多就换人,从2019年至今短短4年的时间,新华人寿已经换了4任董事长。

  2019年元月之前,新华人寿的董事长是在中国寿险市场地位崇高的万峰,万峰在中国经济强势扩张的时期,从2007年到2014年做了7年的中国人寿总裁,然后转任新华人寿董事长做了5年。万峰在新华人寿一人独揽大权,身兼董事长、执行长、执行董事、董事会战略与投资委员会主任委员、首席风险官、新华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等职务,却在2019年元月“因为个人年龄原因”辞去所有职位,随后就消失在公众眼前。

  不久之后,北京就宣布万峰“目无法纪,靠金融吃金融”的贪腐罪刑,官方的新闻稿措词极为严厉,说万峰“丧失理想信念,背弃初心使命,无视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收受礼品礼金,违规接受宴请、健身娱乐活动安排……, 性质严重,影响恶劣,应予严肃处理”。但是今年9月1日,山东高等法院判决万峰收贿案,罪证确凿的收受贿赂金额竟然只有1209万元人民币,其中1000万元还是未遂。

  易会满人间蒸发1个月   金融官员自身难保

  不要说王滨、万峰、徐志斌、刘浩凌、李全、杨玉成这些如跑马灯换将的金融高官,连中国证监会主席易会满,都未必能保得住官位。

  58岁的易会满身为救市国家队的队长,从11月8日至今,已经1个月未曾在公开场合露面了。北京传出他再度被举报贪腐罪刑,也有传言称李强救股市越救卖压越重,作为证监会主席的易会满当然难辞其咎。易会满是否跟著前外交部长秦刚、前国防部长李尚福那样中箭落马,成了各界瞩目的最新指标。

  易会满曾经做过中国工商银行行长、董事长,2019年出任证监会主席至今已经4年多,易会满是浙江人,被中国官场视为习近平的嫡系,照样落入贪腐清算的黑名单。

  在易会满与万峰之间,则挤满一大群噤若寒蝉、朝不保夕的金融高官。

  北京以前所未见的力道整肃金融官员,被整肃的金融高官有中国人民银行前副行长范一飞、中国银行前董事长刘连舸与跟著他的一大群银行行长与经理,外加在证监会做了20年、曾任主席助理的朱从玖,以及证券业协会会长、期货业协会会长的安青松,还有中国光大集团李晓鹏等,到11月下旬中箭落马的人数已经高达67人。中共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公布这些金融贪腐官员的罪状,用词都跟万峰高度相似。

  习近平亲自督导金融贪腐整肃,金融高官人人自危,气氛降到冰点,自保还来不及,拉抬股票难免碰到内线贪腐,还有谁敢衝进火场救市?

  李强不断推出股市拉抬方案,官方媒体敲锣打鼓大肆宣扬,之前喊出数千亿元的股市平准基金,后来无疾而终,改以动用国营企业资金进场买进ETF,还叫掌管国资金融股权的中央汇金公司买进大型银行股,上市的国企则纷纷表态买进库藏股来护持自身股价,证监会则宣布限制放空,提高融券保证金,这次又加上中国人寿与新华人寿的人民币500亿元私募证券基金。

  当然,现在不能断言北京救市已经失败,毕竟上海A股在外资沉重的卖压下还是挺住3千点,民企比重高的深圳指数虽然跌破1万点,年初至今跌幅也控制在12.6%,更开放的香港股市年初至今跌16.5%,亦不能称为崩盘。还有,中国今年前10个月贸易顺差已经达到6840亿美元,庞大的贸易顺差、美元汇率与利率回跌的大势,中港股市守住底线甚至回升的机率都不低。

习自食其果  金融圈人人自危 救市没人敢扛

  上海、深圳、香港股市同步面临重大关卡保卫战

  散户股民全做壁上观 中港股市陷低点

  只是李强救市气喘吁吁的疲态让人唏嘘,过往权力无限大的共产党只要拟定政策方向,相信“跟著党走就发财”的老百姓就蜂拥而上,但是,这回政府大张旗鼓高喊拉抬股市,外资却一路大卖,散户股民壁上观,连掌控巨额资金的金融官员也只求自保,如今中港股市再度跌到低点,能否守住,还真是攸关全球金融安危的头号变数。

  • 最新评论
  • 近平太后

    刁太后既要也要又要还有更要.....到头来五大皆空。

    屏蔽
  • 随便溜溜过路人

    什么拉抬股市,纯属扯淡!开发大量的新股发行到也罢了,但是让亏损多年的垃圾公司、骗子公司、皮包公司上市纯粹就是来打劫民间财富的。更过分的是违反证券法,让刚刚上市本该锁定的限售股通过所谓的转融通手法,以租借股分的方式进入了二级市场。给与利益集团做空股市获取大量的财富。这种赤裸裸的抢钱行为,谁也不是傻子。这种强盗诈骗股市无论什么政策都特么是屁用没有。靠打砸抢起家的政府,抢劫是他们的本性!

    屏蔽
  • 100656392000

    好,让王小洪,陈文清把做空股市的人都抓起来! 哈哈。。中共搞经济是国际笑话。大家吃瓜看乐子。

    屏蔽
  • lary

    饮鸩止渴,景山的老树在摇头。

    屏蔽
  • jincao

    体制内贪腐的情况越演越烈,在国际环境不好的情况下,加剧了资金外流,经济下滑。产业升级需要加大对民营企业的支持,健全监管制度,只靠纪委已经无法控制得住。只有从制度入手,减少官员的权力,增加监督的强度和透明度。导入依法治国。彻底改变官大于法的现状。开放媒体监督。开启新一轮政治经济改革。不然会亡党亡国。

    屏蔽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