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我出车祸,会不会有几十名公务员献血救人?

基本常识 2023-12-03 11:36+-

公众的诉求其实很卑微:

特权阶层吃肉普通百姓喝汤也就算了,请你们不要故意吧唧嘴让我听到心烦。

——题记

( 注:本文在微信平台已被删除。)

上海一位大小姐车祸康复后炫富的视频让广大平民开始反思四个问题:

第一,要是我在外地旅游出了车祸受重伤,上海市卫健委会不会帮我发函过去要求全力救治?

第二,要是我受伤抢救急需用血,医院会不会组织几十名公务员来献血救人?

第三,要是我在西藏生命垂危,我的家人有没有能力包一架湾流私人飞机送我到成都的大医院抢救?

第四,要是我受伤了要从机场送到医院抢救,会不会有警车帮我开道?

相信绝大部分人对这四个问题的回答都是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这完全可以理解,因为上面所说的这些情况都远远超出了大家的日常经验,直觉告诉我们,这些『特权』都是极少数权贵家庭才能享受到的待遇。

不过认真说起来,上面这四点其实也并没有那么遥不可及。只要有了上海卫健委发函的第一推动力,后面几点在西藏阿里那个特殊环境下是会自动发生的。

关键是卫健委发函这个第一推动力,它的确不是平头老百姓能够享受到的。但是呢,由于它走的是名正言顺的流程,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人能量级别其实不需要特别高,大致相当于体制内处级干部或者体制外上市公司高管的水平吧。

要是我出车祸,会不会有几十名公务员献血救人?

基本常识帮大家拆解还原一下这个事情:

首先,这位度蜜月的姑娘发生车祸的地方很特别,是在西藏的阿里地区。

要是我出车祸,会不会有几十名公务员献血救人?

西藏阿里,那是真正的地广人稀啊,稀到令人绝望的程度。阿里地区总人口12.3万,和北京回龙观一个社区相当,而其辖区面积高达33万平方公里,相当于20个北京。

在这样一个偏远落后的地方发生车祸,你能得到的医疗救治水平不会比回龙观的社区卫生中心高多少。如果车祸的伤者还是肝脏破裂这样极度危险和复杂的情况,当地医院能做的基本就是四个字:

向上求援。

但是问题来了,拉萨和成都的医生也都有自己的患者需要救治,凭什么要飞过去帮忙吗?这就需要一个合理的理由。

要么是地震、火灾、连环车祸等突发重大伤亡情况,启动了应急响应机制,要么是上级主管部门发了公函或者高级领导做了批示要求支援。一场车祸两三个人受伤,显然不属于要启动应急响应机制的情况,那就只能从后面这个渠道想办法。想必阿里当地医院的医生就是这么跟患者家属沟通的:

你们去想办法,如果能找关系让卫健委发个函或者请某个高级领导打招呼,就可以从拉萨或成都调专家过来做手术。

医院与家属沟通的推测

于是,患者家属就通过家族里某位有能量的人士帮忙给上海卫健委打了个招呼。作为上海市卫健委来说,上海市民在外地受伤生命垂危,他们发个商请函让上海援藏的医生去救治,合乎情理也合乎规定,现在有人打招呼还能顺便卖个人情,何乐而不为?

但是换个场景来说,如果是普通民众来求助,上海卫健委不发这个函也可以非常合理:

每天那么多上海人在外地生病受伤,要是个个都找我们发函协调救治,那我们卫健委哪里忙得过来?你还是让医院自己往上打会诊报告吧。(内心OS: 我帮你发这个函,要是出了点什么问题谁来负责?又没有规定我必须要做)

对吧?哪怕我们从来没经历过,也完全能想象得到这样的官方回复和内心活动。在一个人情社会里,可以办但不是必须办的事情,往往是『打招呼』的重灾区,也是公众所感知到的『特权』重灾区。

再接着说这位车祸受伤姑娘的救治,有了上海援藏医生的支持,接下来就是手术用血的问题了。血库的存血肯定不够用,那怎么办呢?

通常情况下,医院都会把这个难题丢给患者家属去解决:

不管用什么办法,你们去找一批人来『互助献血』,然后才能安排手术。你出再多钱也没用,你自己献过十次血也没用。

医院要求互助献血的常见话术

但是呢,在这件事情里,由于上海卫健委的介入,由于上海援藏医生的介入,它突然就有了『藏区人民感恩援藏单位』的政治意义,可以作为阿里的宣传素材和政治加分项。

于是,医院就有了发动义务献血的强大主观动力。于是,就如我们所看到的,医院领导在朋友圈和微信群里发动,县城里几十名公职人员积极响应前来献血。一件献血救人的好事,同时还有政治层面的宣传价值,公职人员愿意响应不足为奇。

要是我出车祸,会不会有几十名公务员献血救人?

在中国的绝大部分城市,义务献血的主力群体都是农民工、大学生和医务人员,偏偏这几类人在西藏阿里地区都很少很少或者干脆没有。偏远地区的小县城里,比例最高的就是公务员了。

所以,献血人员里有几十名公务员这一点倒是不需要什么阴谋论,单纯是因为藏区的特殊环境。

要是我出车祸,会不会有几十名公务员献血救人?

再说到租用私人飞机送到成都治疗的做法,这个就没什么稀奇的了。

一方面,从阿里到成都,如果用救护车走陆路送病人根本不可行,时间长不说,还很容易堵车堵死,危重患者只能用飞机接送。另一方面,租用一次医疗专机的费用大致在二三十万元的水平,对于上海家庭,对于救命这个场景来说,并不算难以承受的代价。

再接下来警车开道就属于是医疗专机的『附赠服务』了。很显然,阿里的医院和华西医院提前对接了转诊手术,和空管、交警都打了报告请求保障,这些都是跨区域紧急转诊的常规操作。相信大家都看到过运送移植器官、运送临盆产妇的车辆得到交警开道的新闻。

要是我出车祸,会不会有几十名公务员献血救人?

要是我出车祸,会不会有几十名公务员献血救人?

跨城市紧急转诊送医时有交警开道,这的确是普通人也有机会享受到的服务,但我相信没有人希望自己有机会享受。

再然后就是受伤的姑娘被华西医院救治了回来,脱离危险后发了这条炫耀视频。

你要问他们家有没有点能量,有没有享受了『特权』?那的确是有的,主要体现在上海卫健委发函那一环。

你要问这件事情里有没有违法违规或者腐败行为,那估计是没有的,至少当下可以肯定没有。至于以后会不会有人用利益交换『感谢』上海卫健委某位领导,那就说不准了。

其实说起来,这些原本都是合理且正常的危重患者基本权利,但因为长期以来医疗资源紧张,普通百姓并不能充分享受到,各级官方部门也没什么动力去帮普通患者争取。所以当一个有些财力有些能量的家庭真的做到这些,并且在网上晒出来的时候,才会引起公众舆论强烈的反弹。

公众的诉求其实很卑微:

特权阶层吃肉普通百姓喝汤也就算了,请你们不要故意吧唧嘴让我听到心烦。

要是我出车祸,会不会有几十名公务员献血救人?

  • 最新评论
  • lary

    习某说反腐败胜利了,哪知道更深刻了。

    屏蔽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