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要接台湾打来的电话 川普要把北京逼到墙角

上报 2021-10-24 09:37+-

image.png

接起台湾来的电话

在川普政府的第一年,白宫就像一座镜厅。正如日本电影《罗生门》,每一个故事都有很多版本,虽然每一个说故事的人都相信自己讲的是真话,但每一个版本都大不相同。这些相异的版本─有的是经过授权的透露、有的是未经授权的透露、有的是公然撒谎、有的是烟雾弹─让川普政府第一年的每个故事都漏洞百出,然后当另一个版本出现时又更加严重。

在川普接台湾电话这件事情上,最广受报导的版本是知情人士最不相信的版本。这个版本之所以广被华府建制派人士采信,因为它符合情理,也因为在这个混乱的时刻,媒体有太多别的丑闻要关注,以致于没有在这个基本解释之外寻求更好的版本。

川普:我一定要接这通电话

广被接受的版本乃是《纽约时报》和其他媒体所报导,把台湾来电归功于前堪萨斯参议员鲍伯.杜尔(Bob Dole),他的法律游说事务所Alston &Bird受雇于台湾政府,每年二十八万美元。杜尔“在幕后运作了六个月,要建立台湾官员和川普幕僚的高层管道”。《纽约时报》还专访了杜尔本人为台湾政府发言。“他们非常乐观”,杜尔说。

但根据直接涉入人士的说法,这不是事情的真正经过。他们说,川普团队和台湾的真正管道是薛瑞福(Randy Schriver)建立的,他是前五角大厦官员,当时任职于一个小智库“二○四九计画研究所”(Project 2049 Institute),其部分资金来自台湾政府。他和一位在国务院交接团队的朋友联络。薜瑞福告诉这位交接幕僚说,他和台湾政府官员谈过要让川普和蔡英文通电话。这位幕僚就把这通电话加到川普的电话清单中,把清单寄给纽约的川普大楼。

川普那天一个一个通电话,直到接通清单上最后一个:台湾。因为交接期实在太混乱,根据某些白宫内部人士的说法,没人及时注意、加以阻止。

但有些涉入的人士否认川普事先不知情。当时将接任川首席战略家的史提夫.班农坚持说,总统当选人事先有被简报过这通电话─班农警告了库许纳,两人也都警告川普说中国政府会抗议。然而,在班农心里,让北京不爽是件好事─而班农说,川普也这麽觉得。“如果你接了这通电话,整个区域都会炸锅,但你会把中国政府逼到牆角”,班农告诉川普说。“既然如此,我一定要接这通电话”,川普回答说。

北京陷入困境

这通电话只有几分钟,没有什麽实质内容。蔡英文恭贺川普胜选,川普讲了一番陈腔滥调,享受被人奉承。但这通电话的确是爆炸性的,媒体立刻就评论说这是愚蠢的大错、鲁莽的挑衅。据班农说,川普对北京的反应并不惊讶,却对华府媒体的反应很惊讶─这和交接团队其他人说川普被中国政府立即谴责打个措手不及正好相反。

 

川普也觉得,让北京不爽是件好事。(汤森路透)

但每个涉入的人至少都同意,川普当时怒不可遏。“不管这通电话是怎麽回事,总统看到《纽约时报》说这是四十年来最大的错误,但他并不认为”,一名高层交接官员说。“他最好的幕僚告诉他要接这通电话,保证结果会是正面的”。

川普的防卫性展现在他二天的推特上,他说这通电话不是他主动的:“台湾总统打电话来恭喜我胜选总统。谢谢你。”

这让北京陷入困境。川普和台湾领导人通电话是对中国统治者的冒犯,不能忽视不管。但同一时间,在北京,他们又收到总统传来的相反的讯息─这是由中国政府最老和最信任的美国朋友传达的。

季辛吉被打脸

在川普与台湾通电话那天,前国务卿季辛吉正在北京当面向习近平传达完全不同的讯息。季辛吉说,川普希望美中关係能“持久稳定的”向前迈进。在总统授权之下,季辛吉前来设定与北京合作交往的调子,并向习近平保证说,川普在竞选期间的激烈言论不表示他想和中国开战─不管是真的打还是只是象徵性的衝突。

季辛吉是美中关係最有影响力─也最有争议─的人物。他在一九七一年造访中国和周恩来会面,为一九七九年双边关係正常化铺下道路,建立了在冷战期间合作反苏的联盟。自从一九八二年创立季辛吉顾问公司后,这位前国务卿和中国的“红色资本家”做起生意。中共所支持的生意人在一九八○年代和一九九○年代进入香港,既是为了帮中国共产党搞资金,也是要窃取或购买世界各国的科技和情报。

季辛吉和红色资本家的关係早在一九八八年就开始了。季辛吉和中国政府控制的中国国际信託投资公司合伙,开了一家叫做China Ventures的高档投资公司。这家公司位于特拉华州,资本额有七千五百万美元,大部分资金来自中国。该公司由季辛吉担任董事长、执行长和首席合伙人,并在公司的小册子中自称只会投资“获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力支持”的项目。

季辛吉本来要在一九八九年六月公布该公司创立的消息,但因为天安门屠杀而暂缓。在屠杀之后,季辛吉在ABC电视台发表评论,批评美国政府对中国制裁。一位ABC主管后来说,如果他知道季辛吉在中国的金钱利益,他绝不会请他来评论这场屠杀。二○○八年,季辛吉又在奥运期间淡化中国的人权纪录,对中国官媒新华社说,“中国的朋友不该在此时用奥运来压迫中国”。

简单说,当季辛吉在二○一六年十二月二日与习近平见面时,中国领导人把这位前国务卿当成可靠的朋友和信得过的传话人。但事实一定让他们更为头痛。

谁在主导川普的中国政策?

以中国领导人对外交往来和讯号的娴熟,他们肯定很难相信这两个事件─川普挑衅式的与台湾通电,季辛吉在北京的友好姿态─发生在同一天纯粹只是巧合。要如何解释这样混乱的讯息呢? 他们应该相信季辛吉传达的川普私讯,还是关注川普正在就台湾这个北京的核心国家议题发出挑战? 他们一定很疑惑,到底是谁在主导川普的中国政策?

真相是,并没有人在主导川普的中国政策。他没有一个中国团队,也没有书面写下的中国战略。最接近的一份文件要算是川普二○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在宾州莫内森的竞选演说,讲稿是彼得.纳瓦罗和史蒂芬.米勒写的,当时他们负责川普对外政策的讲稿。米勒将成为川普最信任的政策顾问和讲稿撰写人。纳瓦罗将担任新设立的白宫贸易与制造业政策办公室主任,该职位过去并不存在。他们在竞选时所导入的新观念还要再过几年才会成为川普的官方政策,但在大选投票之前,米勒和纳瓦罗就已成功让新总统誓言要在胜选后迎战中国,铺排好对抗中国的鹰派贸易理论。在莫内森的竞选演说中,川普责怪柯林顿政府─以及川普二○一六年竞选对手希拉里.柯林顿─让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川普称这是仅次于北美自由贸协定的史上最烂协议。“然后,作为国务卿,希拉里.柯林顿对中国操作纵汇率、让我们的贸易赤字多出一兆、偷走几千亿美元的智慧财产坐视不管”,川普说。

然后川普提出一个七点计画,要重振美国的制造业基地,矫正与中国的贸易失衡。第一点是承诺要让美国退出TPP,这是由十二个国家组成的贸易协议,欧巴马花了数年时间谈判以作为对付中国的战略。对欧巴马政府和国会中许多人来说,TPP不只关乎贸易,而是美国在亚洲对抗中国经济崛起、支撑美国区域联盟的关键。但在竞选过程中,川普和希拉里都拒绝接受TPP,因为它在两党都很不受欢迎。川普以经济民族主义为竞选基调,誓言要在第一天就把它做掉。

第二点到第四点是关于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和欧洲。第五点和第六点是承诺要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者,以及在WTO控告中国。第七点是川普预告要用一种特殊武器来打贸易战:“如果中国不停止其非法行为,包括窃取美国的贸易机密”,他唸道,“我会用一切合法的总统权力来处理贸易争端,包括依据一九七四年贸易法第二○一条和第三○一条,以及一九六二年贸易扩张法第二三二条,来施加关税”。

川普的观点:美国被中国占了便宜

川普也许不知道这些法律的细节,但他威胁要动用关税和其他不寻常但并非毫无先例的工具来惩罚中国。小布什曾经威胁要启动三○一调查,这个条款让美国政府可以采取极端措施来保护美国经济,但在北京签署了一项理解备忘录后就鬆手了,而这项备忘录并未获得遵守。欧巴马曾经用关税来保护美国的钢铁和铝合金产业,但川普要动用的是二三二条,也就是以国家安全的名义来施加关税。

班农、纳瓦罗和米勒预告了他们在川普第一年总统任期要打的贸易战。他们的理论是,中国经济经不起压力,如果压力真的够大的话。这个假设在当时是有根据的。中国自己公布的经济成长率在二○一六年是百分之六点七,这是自一九九○年以来成长率最低的一年。

但在竞选当时,这些话少有人重视。希拉里.柯林顿的竞选阵营也没有直接回应。没有人认为川普真的会赢。如果真有人这麽想,他们也许会多去研究这个人和他的观点─尽管许多人不这麽认为,但川普的观点几十年来没什麽改变,而重点只有一个:美国被中国占了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