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闭在即 恒大交易终止 月底前或崩盘

自由亚洲电台 2021-10-21 19:58+-

image.png

10月21日,中国恒大和合生创展10月20日同时发布公告称,中国恒大出让恒大物业股权予合生创展旗下公司的交易宣告终止,恒大在月底前将有两笔债券利息还款宽限期到期。专家指,如果恒大再还不出钱,恐面临破产命运。中国人行行长易纲20日表示,恒大负债约三千亿美元,有信心能把风险控制在一定范围,避免发生系统性风险。

综合媒体报道,恒大与合生创展的交易终止是恒大提出的,恒大称,受让方未能符合对恒大物业股份作出全面要约收购的先决条件,合生创展则表示因卖方提出修改付款条款,其不接受卖方所声称予以解除或终止该协议的任何实质内容。

恒大不仅取消了与合生创展的资产交易,房地产销售量还剧降97%。21日复牌交易后,股价再度重挫超过10%。

根据新闻资讯网站REDD引述消息人士透露,恒大拟向合生创展出售旗下恒大物业 51%股权的交易,喊停的原因是交易并未获得广东省政府支持。不过,消息并未获得进一步证实。

在美国的资深财经媒体人王剑对本台表示,恒大分别在9月23号有一笔8350万美元,以及9月29号一笔4750万美元的债息1个月宽限期,即将在10月23号、29号到期,如果恒大不能还掉这两笔就是“实质违约”,会有人到法庭申请恒大破产。

王剑:“为何广东省会不同意他买,一个是不同意买恒大物业、一个是买恒大中心办公楼。我觉得是广东省政府应该是认为,恒大这件事要落幕了,你等到时候清理的时候再去接,可能就是十分之一的价格。”

中国人行行长谈恒大效应 避免系统性风险扩及金融部门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20日在2021年G30国际银行业研讨会上,被问及,“中国人民银行和中国政府是否认为有必要采取措施避免发生系统性风险,能否仅靠私营企业购买恒大债券来代替中国央行和当局采取更多措施?”

易纲回应称,总体而言,恒大风险是个案风险。应对措施方面,一是要避免恒大的风险传染至其他房地产企业。二是要避免风险传导至金融部门。

易纲指,恒大负债约3000亿美元,其中有三分之一是金融负债,债权人分散,还有抵押物,总体上恒大事件对金融行业的外溢性可控。他重申,坚持法治化的原则,确保所有债权人和利益相关方的正当合法权益得到公平对待。总体而言,有信心能把风险控制在一定范围,避免发生系统性风险。

王剑:恒大若破产倒闭 银行首当其冲 购屋者钱跟房没了 还要缴贷款

王剑解读易纲的谈话表示,恒大3千亿美元的债务应该都是从银行来的。直接来源可能三分之一是从银行来的,但是另外三分之二还是从银行来,因为没有人能给恒大借这么多钱。所以3千亿美元产生的冲击就是银行。

王剑:“就算是只有1千亿美元也是巨大冲击,谁扛得住?恒大如果真倒闭了,首先冲击的是房地产市场。如果他倒下,银行还敢借钱给房地产公司吗,还有人敢买房子吗?”

王剑解释,因为中国的房子都是“预售制”,房子还没盖先卖房子,开发商拿到钱再去盖房子,所以在中国买房有很大的风险。恒大要是倒闭破产,买房子的钱没了,购屋者还得还银行钱,因为你不还钱银行会告你,若上征信会很惨。

刘鹤称中国是具有强劲韧性的超大型经济体

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20日在2021金融街论坛年会致词称,中国是具有强劲韧性的超大型经济体。这种韧性来自市场主体竞争力,来自经济结构的完整性,来自改革开放的正确政策,更来自超大规模的国内市场和亿万人民通过艰苦奋斗实现美好生活的不懈追求。刘鹤宣称,“在这种强劲韧性支撑下,完全可以实现今年经济发展目标。”

黄崇哲:中国房企灾损牵动金融业 GDP5%以上高速成长恐不再

台湾金融研训院长黄崇哲接受本台表示,中国政府现在做的是“损害控管(damage control)”,让灾损限制在几个比较大的民营的房产,某个程度下“官进民退”,否则影响整个金融业更麻烦。黄崇哲分析,长期以来中国的三驾马车“内需、出口、政府支出”,“内需”房地产占了很大的比重,这次会影响到中国的不动产信仰就是“房价不会再一直上涨”,所以中国会少了一个经济成长的动能。

黄崇哲:“最好的情况是,北京这次可以把‘灾损’控制起来,只有这几家民企倒闭了事。但是这样中国的经济成长率就不太可能还有5%以上,不像过去高速成长的阶段,这是最好的情况。”

黄崇哲指出,最坏的情况是,如果他这次控管不够好,导致流动性风险。可能造成有些人因为对不动产失去信心,然后停止缴应有的房贷,这样的状况如果又开始扩大,导致大家又担心银行的贷款收不回来,所以不动产对金融体性有很重大的影响。不过,因为中国的体制特别,中国政府可以用公有的开发公司去承接他的不动产来稳定市场。

黄崇哲:“等于银行也是政府、建商也是政府,他的流动比较安全。他是有他特殊的手段,但这样中国就失去高速成长。所以有好几个模型说,几年之后中国会变成世界最大(经济体),模型都要重修了。”

黄崇哲指出,中国误以为内循环够大,但是有很大部分是靠不动产当火车头驱动,不动产又驱动土地价格上涨,让地方财政可以延续。现在地方财政出问题了,想开征房产税又受阻,所以困难刚要开始。他分析,中国经济未来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慢慢“消风”,另一种是“断崖式”下滑。虽然外界预期,中国体制可以避免“断崖式”发展,但一定会有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