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家大陆老牌百强房企破产重组

大纪元 2021-10-15 22:54+-

大陆百强房企重庆协信远创实业有限公司(协信远创)日前被法院宣布破产重整,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审理过程中。

image.png

大陆百强房企协信远创被法院宣布破产重整。图为资料图。(MARK RALSTON/AFP/Getty Images)

据重庆市第五中级法院10月15日的(2021)渝05破申428号民事裁定书显示,受理北京易禾水星投资有限公司对重庆协信远创实业有限公司的重整申请。

裁定书表示,协信远创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

今年7月,北京易禾水星投资有限公司以债权人身份,向重庆市第五中院提出申请,要求对协信远创进行破产重整,时隔3个月后,协信远创被宣布正式进入司法重整程序。

据《每日经济新闻》16日报道,协信远创在回复该媒体采访时表示:“破产重整并不是破产清算,且进入重整程序的仅是重庆协信远创实业有限公司一家,并不包括下属子公司,项目层面会正常进行。从近期的情况看,交付比预想的情况还要好。”

报道称,协信远创踩中了当局对房企规定的“三道红线”,按照监管规定负债规模不得再增加,公司难以再通过发行债券或银行借款等债务途径获取现金。但协信远创对外部资金的依赖非常高,没有了外部“输血”,公司资金进一步紧张。

今年以来,协信远创多笔债券发生实质性违约,其中“18协信01”、“16协信03”两只公司债分别于今年3月9日、3月17日到期,目前仅支付了利息,尚未支付本金;于5月12日到期的“16协信05”仍尚未支付债券本金及最后一个年度利息;最新一笔债务违约则是原应于9月27日到期的“16协信08”。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8月13日,协信远创及子公司发生债务逾期涉及本息金额为132.25亿元(人民币,下同),包括银行贷款、信托贷款、公司债券、关联方借款等债务形式,总共有息负债超过300亿元。

面对困境,协信远创也拟通过价格折让、优惠促销等手段,加快产品销售并积极筹措资金。但成效甚微。

协信远创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为16.90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7.84%;净利润为-21.67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72.30%。

2020年初,股东新加坡城市发展有限公司(CDL)伸出了援手,以43.9亿元人民币入股协信远创51%股权,协信才暂时渡过危机。但今年9月,CDL公告将以1美元的价格出售所持汉威重庆房地产开发(香港)有限公司63.8%的股份,后者持有协信地产80%股份。这80%股份或将由北京长圆基金建议的买家接手。

此前协信远创也曾对外表示:“公司的资产质量其实并不差,体量也不算小,但受市场、政策等多方面因素影响,周转速度放慢了很多,对现金流形成一定压力。项目能正常运转起来,所欠款项应该可以还掉。”

大陆房地产行业的寒风始于去年8月份,当时,中共当局监管机构给房企划下三道红线,限制房企融资,有的房企甚至被禁止发行有息债券,年底,中共当局又对银行给房地产贷款限定额度,今年以来,各地更是不断升级对楼市的“调控”,从房贷、买房资格、房价等多方面打击楼市,使房地产迅速入冬,房企的资金来源多方受阻,资金压力巨大,有的房企资金断裂。

对于中共打压房企,IMF前首席经济学家、现任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Booth School of Business)金融学教授拉古拉姆‧拉詹(Raghuram Rajan)10月15日接受CNBC的Squawk Box Asia节目采访时,对中国发生的这种打压情况表示非常担忧,认为中共当局有可能犯下“大错”。

拉詹表示最近几个月,中共当局采取了一些措施来抑制飙升的房地产价格,包括收紧对负债累累的房地产开发商的融资。结果,中国房地产开发商恒大已在挣扎偿还巨额债务。拉詹说,更多开发商可能会面临类似的麻烦。

“所以本质上,你是在同时处理很多事情。当你这样做时,就有犯大错的风险。”拉詹说。

协信远创曾和龙湖、金科、东原、华宇等并称渝系房企“五朵金花”,一度稳居大陆百强房企之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