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台湾就算再花20年也要做的事

李濠仲/上报 2021-09-23 19:48+-

image.png

布鲁金斯学会曾写道:台湾唯有不断证明自己有参与联合国组织的能力,以及和任何联合国机构进行建设性合作的本事。(纽约联合国总部/摄影:李濠仲)

联合国大会本周开议,因为Dela变种病毒威胁,美方其实并不乐见多国元首此刻亲赴位在纽约的联合国总部,但还是来了100多国家元首,显然国际多事之秋,大家都希望能当面谈。同一时间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发布一份民调,在今年接受调查的17国中,若取中位数,则有67%的民众对联合国持正面评价,负评中位数为29%,且仅有台湾人不喜欢联合国的比例超过50%,为57%。但台湾人不喜联合国,和有些国家认为它太“华而不实”,或者反对它强行推动国际新秩序等原因不一样。

时序回推到决定台湾命运的1971年,那个年代适逢前殖民地出现大量新兴国家,其意识形态多和中共相近,两相结合,于是促成当年联合国通过解决“中国代表权”的2758号决议,从此“中华人民共和国”成为代表中国的唯一政府,“中华民国”接著被驱逐出所有其他主要国际组织,甚而也高度限缩了他国同时让一中、一台在联合国之外并存的机会。到今天,2758号决议都还被中共当成一劳永逸处理台湾问题的战果。

那时最大影响,尤其在全球战略变化下,美国因地缘政治渐次靠拢中共,基于联中制苏,终究在1979年也和在台湾的中华民国正式断交。对台湾来说,1971即是遭联合国“背叛”的一年。

但接下来的20年,台湾内部发生了重大改变,除经济高度成长,民主化速度也不断超车赶路,过程中再又激盪出关于国家认同的辩证。表现于外,就是1991年,立法院集思会负责人黄主文在院会提出“政府申请加入联合国”案,但因带有“创造一个新国家”意味,所以此案再转而修正为“于适当时机以中华民国名义申请重返联合国”,根据当时外交部长钱复的回忆录,官方立场主要为避开“两个中国”或“一中一台”路线。

不过,不管怎样,此推案在政治上(中共阻挠)和技术上(《联合国宪章》法理依据)所遇到的难度都相当高。问题就在难度这麽高,政府又为什麽要硬戴著钢盔上阵?钱复回忆录所述便点出一二,主要当然是“国内民意”已到政府无法不回应的一步。同年9月8日,民进党在蔡同荣发起下举办“以公民投票进入联合国”游行,声势不小,反映了台湾人对国际参与的期待,然后就是一连串关于联合国问题的朝野、学者座谈。议题最高潮,就是游行不久后,当月底外交部次长章孝严和立委谢长廷的面对面大辩论。那是台湾朝野第一次就公共议题在电视上以辩论规则直接交锋,这段过往,现为驻日代表的谢长廷曾在本届联合国开议前于脸书上提及。

当年外交部次长章孝严和立委谢长廷针对联合国议题进行辩论,是台湾朝野第一次就公共议题在电视上直接对辩。(图片取自谢长廷脸书)

但尽管讨论一度沸沸扬扬,外在国际上的助力仍相当薄弱,再者,国内在这议题上也有著高度分歧。例如1992年,钱复在行政院对外工作会报中建议,基于联合国会员普遍化原则,可否请友邦代为发言支持中华民国重返联合国,结果被当时的行政院长郝柏村直接裁示“不必”。另方面,持反对立场者也大肆透过舆论,直指蔡同荣的入联公投和谢长廷的入联辩辞,都只是“想以少数人的主观愿望,去改变台湾是中国一部分的客观事实”。

确实,当时“台湾入联”看似民意高涨,但那个年代的国家认同,会纯以“台湾人”自居者仅有13.5%(台湾民意基金会数据),若加计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以及既是中国人也是台湾人的比例则高达86%。这麽说来,谢长廷、蔡同荣所代表以“台湾”为主体的入联案,确实是“少数人的主观愿望”。不过,这又不得不回溯当年底立委选举,不少主打“以台湾名义加入联合国”的民进党候选人几乎都高票当选,则也反映了尽管是“少数人的主观愿望”,大家意志却很坚定。此时联合国之于台湾,便牵涉到自我“认同”的意义。

尔后,半世纪过去,联合国还是联合国,但当年美国联中(共)制苏的态势,却转成新的美中对抗,处理美中关係,还成了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口中“21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考验”。另方面,就台湾民意基金会的数据,认为自己就是“台湾人”的比例30年来不只持续上扬,至今年7月,比例已达76.8%,认为自己是“中国人”的比例反跌破一成(7.5%)。而这段时间,无论欧洲、美国和亚洲,多个国家对台湾都出现了有别以往的关注。联合国此刻之于台湾的主要作用,无非在将“台湾存在感”进一步具体化。

回到谢长廷在脸书上所言:“当年联合国2758号决议是指中华民国不能代表中国,而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可以代表台湾...”关于这段话,相信今天不会再有人说那是“想以少数人的主观愿望,去改变台湾是中国一部分的客观事实”了。

中华民国退出联合国半世纪过去,台湾入联辩论后走过又一个30年,联合国还在那里,台湾还在这里,这样的状态,就像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一篇“台湾的联合国困境”所写:“尽管台湾参与联合国仍将会是个悬而未决的问题(因为涉及中国反对台湾参与国际组织诸多客观上的不合理,以及中国对台湾地位问题演变的恐惧),但无论如何,站在台湾角度所需做的,唯有不断证明自己有参与联合国组织的能力,以及和任何联合国机构进行建设性合作的本事。”文章刊出后迄今约莫10年,眼前台湾看来一定程度是符合了内文的预想,而即使要另外再花20年才能验收成果,相信那也是距离虽远但方向正确的一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