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大国有化、刘鹤做检讨:习近平在干什么

詹妮/希望之声 2021-09-23 16:08+-

有消息说,恒大将被中共所接管,接手的方式就是国有化;《华尔街日报》同时透露出一个消息说刘鹤被迫做检讨。恒大被国有化反应出习近平的执政思路是什么?他这么做是否具有风险?刘鹤被迫做检讨意味了什么?自媒体时政分析评论人士章天亮教授,在他《天亮时分》节目里做出了他的分析。

章天亮说,恒大被中共接管,验证了我一个月以来反复说的一个观点,也是我一个雷打不动的预言,除非发生了惊天的逆转,否则这个事情会一直按照我所铁口直断的方向发展下去,就是中共会以国有化的方式接管恒大。因为这与习近平的心态是直接相关的。

今天早上看到股市开始反弹,这里边的动因有两个:一个是美联储明天开会会讨论升息的问题,目前看来升息会从明年开始,甚至明年的下半年开始,这似乎能够保证在今年年底之前,美元的流动性比较充分;还有一个就是恒大的危机看起来没有那么可怕了。

中国恒大集团的核心子公司恒大地产,22号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发布了一个公告,宣布公司将如期支付到期的债券票息,希望借此来缓解市场的紧张情绪。

根据彭博社的消息,9月份恒大会有三笔票据到期要偿还利息了。一笔是2022年到期的美元债,它的利率是5.8%,在9月23号要支付8353万美元的利息;一笔是支付美元利息4517万;还有一笔是2.32亿人民币的利息。这三笔加在一块,大概相当于12亿港元,大概是11亿人民币多一点。

从这一点上可以看出,中共在还债的时候,它抱着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呢?就是外资的美元债,它需要尽快去还,因为可能涉及到中共将来融资的问题。

跟这个事情有一个相互冲突的消息,彭博社在周二援引了一个知情人士的话说,恒大在本周一没有向至少两家银行的债权人支付利息,相当于恒大已经违约了,现在银行还没有对外宣布。但是,我们从这两条消息可以看到一个思路:对于美元债,中共要尽量还;但是对欠银行的债,中共想缓一缓。

这可能是恒大的一个策略。当我看到这个策略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就是,习近平会出手稳住恒大。

最近一段时间我反复说中共会去救恒大,甚至以国有化的方式去救它。但每次都有朋友留言说,中共不会救恒大,而且在国际媒体的报道中,几乎看不到跟我持有类似观点的,好像只有CNBC当时说了这么一句,其它的都说中共有可能不救恒大。但是我觉得中共会救恒大。

从替恒大还美元债这个角度来看,我们就知道习近平还不想出现外债违约的现象。既然还债,就是说习近平并不想让恒大倒闭。我这里说的倒闭,指的是彻底的破产清算,就像当年的雷曼兄弟一样。但是我预计,恒大将进入破产重组,其中一部分资产会被国有化。这就是我在恒大危机爆发之后,一直持有这样的观点,一直反复在讲。

对于恒大,中共会怎么处理它?恒大处理的方法,就是让中共来接手。其中一个比较细节的步骤,就是要把恒大一分为三,把恒大分成三个实体,然后让国有企业进驻,对恒大重组,最后把恒大事实上变成一个国有企业。

消息人士说,目前达成的这种交易或者计划,是为了保护中国的老百姓,因为他们已经买了房,不能让他们买的房烂尾。再有一个更大的原因就是,恒大一旦破产,可能会给中共经济造成像水波一样扩散出去的冲击。为了避免这个问题,中共会出手救恒大。

所以大家可以看到,这里报道的每一个观点和步骤,包括为什么救恒大的原因,几乎就是我几周以来一直推理和估计的结果。

为什么我会这样估计?这要说一下习近平的心态。

章天亮:刘鹤检讨与习近平的豪赌

《华尔街日报》的报道。(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华尔街日报》刊登了一篇长篇分析,“习近平会控制中国的资本主义,慢慢转向毛式的社会主义愿景”,这让我们一窥习近平的执政思路。

文章的主要观点是说,习近平的愿景既不是刘鹤所说的扶持民营企业,也不是李光满说的“新文革”路线,习近平真正想做的,是想扩大政府在经济领域的引导力量,等到资本主义成熟之后,再过渡到社会主义。这就是习近平的路线图。

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先有资本主义,等到资本主义发展成熟之后再过渡到社会主义。习近平可能觉得,现在中国的资本主义已经发展得差不多了,应该开始向社会主义过渡了,这就是他现在正处在的这么一个当口。

那么在这样一个阶段,习近平认为,一方面他需要民间的企业来维持经济活力,因为中国可能80%的就业都是民营企业提供的。但另一方面,他又非常恐惧民间资本以及由此引进的那些外国资本,它们有可能会动摇中共统治的根基。

《华尔街日报》文章的作者叫Lingling Wei(魏凌凌,音译),他和一个叫保罗·戴维斯的人合出过一本书,这本书叫《超级权力对决》。这本书讲述的是在中美贸易战时,中南海内部一些决策的过程。所以这个魏凌凌应该是能够接触到一些核心层消息的人物。

习近平可能确实是不喜欢阿里巴巴或者是滴滴,但这种恐惧按照《华尔街日报》的说法,是来自今年大选,就是围绕美国大选所发生的事情。当然大选是在去年10月份进行的,但是余波一直持续到今年。

今年早期的时候,脸书和推特突然之间封锁了川普的账号,包括油管。这个时候习近平看到川普被封锁,他有一种让他打冷颤的恐惧。他认为美国这个经济体制充满了瑕疵,大的企业甚至可以决定一个国家的总统可以说什么和不可以说什么。所以当他看到脸书和推特这样的科技巨头,竟然可以发展成主导政治力量的时候,他当然会担心像阿里巴巴、像腾讯这样的公司,所以这也是他为什么现在对阿里巴巴、腾讯、滴滴出行打击得特别狠。他认为与其将来你们控制我,不如现在趁着我还能控制你们的时候,先把你们干死。

所以《华尔街日报》的观点就是,当下越来越明确的是,习近平强化对民营企业控制的行动,远比表面上看起来更要雄心勃勃。习近平不光是要遏制这些科技巨头,还希望中共能够引导资金的流动,就是往哪个方向流。同时他可能会给企业和投资者更多的限制,设定更加严苛的界限。

image.png

对习近平工作重心比较熟悉的人,知道习近平现在到底在想什么的人,他们说,习近平觉得,现在的民间资本已经到了一种为所欲为的程度,威胁到了中共的正当性。

文章说,习近平正在极力地使中国回归到毛泽东那种对未来的期待。毛泽东认为,资本主义是通向社会主义道路的一个过渡阶段。

从这个角度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习近平要把恒大国有化。过去你是一个民营资本,现在你不行了,或者你现在遇到困境了,那么国家就把它接管,直接名正言顺地把民营企业国有化了。

甚至有些时候我觉得,习近平打击某些民营企业,可能就是给这些民营企业制造经营的困难,最后如果这些民营企业真的资不抵债的时候,习近平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把它们抓过来国有化了。

当然习近平这么做也是有风险的,他的一大风险,也是他的一场政治豪赌,就是他的这种发展理念,可能会压制中国经济的活力。

大家知道,其实科技创新也好,商业模式创新也好,没有一种是政府主导的。比如你去戴尔的网站买电脑,那个电脑各种各样的配置,可能就是几百种之多,多大的内存、什么样的显卡、多大的屏幕、多大的CPU、多大的硬盘、多大的SSD,是要用传统的硬盘,还是用SSD固态的硬盘…… 各种各样的拼装组合,是非常非常多的。

但作为一个政府来说,它永远不知道需要32G内存的是多少人,需要64G内存的是多少人。所以当政府来主导一个商业市场的时候,你能够规划出来的商品永远都是有限的,而且你永远都是根据现在已经知道的东西在规划。说不定明天就出来一个马斯克,把很多卫星都发到天上去了。可能iphone13就加入了一些可以连到卫星上的那些芯片,用手机就直接上卫星,就把中共的防火墙绕过去了。类似于这种事情,政府永远都不可能去想到的。

美国的经济之所以能这么有活力,就是因为有很多非常有创意的企业家,他们的想法政府不去限制他们,造成了他们的发展。

所以我觉得,习近平如果想要走国有化的道路,由国家来主导资本应该往哪个方向流,比如他要做芯片,往这边砸钱,或者他要做某一个领域的东西,“共同富裕”或者什么之类的,在这种情况下,他会把企业的创新压制住,并通过高额的税收,会限制企业的活力。甚至他可以派共产党的官员直接入驻企业,在这个企业里说了算,让外行领导内行。如果这样,中国的经济是一定会完蛋的。

这是习近平的一场豪赌,他认为这是一个出路,但是我觉得这是一个死路。同时他如果这样做,他会对很多外资企业造成严重的困扰。比如这个资本进来投资一个企业,这个企业一旦大了之后,可以上市,去割韭菜之类的。结果有朝一日,习近平突然说不行,这个公司不能上市割韭菜。你说我不能割韭菜,我这公司不就死掉了吗?我投那么多的钱,我现在很难盈利。习近平说,你不能盈利就国有化吧。可能就把他的钱抢过来了,把这个公司直接抢过来。这样对于外资企业其实是不公平的,对投资人来说这个风险很大。这样他就会把很多资本排除在中国的国门之外了。

但是如果习近平这样想,关键问题是在中国目前的政治体制之下谁也拦不住。你看刘鹤他过去好像是习近平的左膀右臂,因为他很懂经济,所以习近平在很多情况下,会咨询刘鹤的意见。由于刘鹤一直支持民营经济,所以现在刘鹤就不得不出面检讨,起因就是滴滴在美国上市这个事。

按照《华尔街日报》的说法,刘鹤当时做检讨,是一个“毛氏的自我批评”。刘鹤是副总理,他下属的交通部支持滴滴在美国上市,当然刘鹤他就负有一定的领导责任了,所以他不得不做了这种所谓的自我批评。

这说明一什么问题?第一,我们知道刘鹤的仕途基本歇菜了。他已经是不再受习近平的信任了,而且明年刘鹤就退休了,所以他的仕途基本是歇菜了。那么刘鹤的事被谁接了呢?就被习近平权权接了过来。

所以现在整个中国的国进民退也好,对民企的打压也好,包括抓经济,你会发现连李克强都说不上话,更不用说刘鹤了。所以习近平在整个主导中国经济发展的方向。

我们现在看到,比如像滴滴这个事,其实滴滴里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投资人,就是黑石集团的董事史蒂夫·施瓦茨曼(Steve Schwarzman)。这个人跟中共的关系非常好,他在中美之间,两边都认识人,两边都说得上话。当时中美贸易战的时候,就是他在中美两国之间来回穿梭,帮助进行沟通和交流。

他的黑石公司按道理对中共来说,应该是比较信任的资本。结果他进来的时候,他要买潘石屹的SOHO。对于潘石屹来说,他要赶快把SOHO卖了,脱手之后他就可以跑掉了;作为黑石来说,他觉得他也很有盈利的可能,因为买SOHO花的钱,只相当于SOHO现在市值的40%,就是这东西本来现在市场价是100块钱,潘石屹说40块钱卖给你了。黑石说好,我来经营吧。所以其实他是有很大的总盈利空间的。

结果中共后来就把这个事给搅黄了,准确地说,应该是习近平把这事搅黄了,说我们要进行反垄断调查,不让黑石进来。最后到9月份,黑石说我们不等了了,按照我们合同规定,我们应该在几月几号之前签合同的,可是反垄断调查迟迟没有结果,所以干脆就不买了。

所以从中我们会看到一个问题,就是习近平他不希望外国资本的进入,同时他也不希望民营资本的跑路。现在怎么办?SOHO现在变成了一个僵局,如果潘石屹能够经营下去,就继续经营;如果经营不下去,可能就会走恒大的这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