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制主义对美国造成威胁

大纪元 2021-09-19 16:02+-

id13243829-Ben-Shapiro-fb-700x420-600x400.jpg

2018年10月21日,保守派政治评论员、作家和律师本·夏皮罗(Ben Shapiro)抵达加州洛杉矶参加2018年政治会议时向人群挥手致意。(Mark Ralston/AFP via Getty Images)

几年来,左派一直在妖魔化唐纳德·川普总统,把他描绘成一个右翼专制主义者,指责他把美国拖入了暴政和压迫的黑暗深渊。即使他下台之后,民主党和媒体还在继续这种说法。然而,川普支持自由市场企业和个人自由,而自由与专制主义正好相反。事实上,对美国的真正专制威胁来自左翼。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么多左派指称川普是一个专制主义者,然后用这个论点为自己的专制主义言行辩护。首先,让我们看看主流媒体。

多年来,媒体一直偏向民主党和左翼立场。但至少记者们在做新闻报道的基本工作。然而,今天,他们是拥有媒体凭证的、公开偏向某一党派的自由主义者。

川普的政治崛起令媒体把自己视为民主的守护者。他们想保护我们所有人免受独裁者川普的欺压。因为川普太可怕了,而且风险也很高,所以记者们相信他们的工作是鼓吹一种主张,而不是报道新闻。

因此,媒体发表了大量误导性的(如果不是彻头彻尾的)关于共和党和保守派的虚假报道,欺骗公众,把右翼描绘成邪恶的魔鬼。这是一种典型的专制策略:宣传错误信息来破坏和妖魔化政治对手。

当然,媒体还有同伙。企业公司现在也能反映“觉醒”的暴徒的臆想(注:“觉醒”指极端左翼思想)。他们接受了“黑人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和左派推动联邦选举等主张。企业高管强加极左意识形态,并不是因为他们相信批判性的种族理论或普遍邮寄投票,而是因为他们懦弱,屈服于来自暴徒的压力和欺凌。下面是左派对关键公司施加影响的另一个例子。

左派的这次攻击是一场大科技公司发动的、压制保守派和扼杀异见的战争。谷歌、推特和脸书等寡头声称,他们只是针对“错误信息”,但实际上他们的行为一直是政治迫害。“错误信息”是一个包罗甚广的短语,它允许科技巨头以看起来不像公然压制的方式审查他们不喜欢的任何东西。当然,其中大部分开始于2016年对唐纳德·川普推特的压制。

更糟的是,民主党人实际上正在向社交媒体公司施压,要求他们加大对这些右翼材料的审查力度。民主党人声称如果硅谷不删除“错误信息”,他们将取消大科技公司的责任保护。这是最典型的专制主义:政府利用其权力侵犯个人权利。

威胁美国自由的左翼专制主义言行是漫长而无尽头的,从COVID-19的封锁,到越来越强势的“从摇篮到坟墓”的社会主义政府。我在本周的播客《纽特的世界》(Newt’s World)节目中与本·夏皮罗(Ben Shapiro)讨论了这一切。夏皮罗是《每日电讯》(the Daily Wire)的主编,也是《本·夏皮罗秀》(The Ben Shapiro Show)的主持人。他刚刚写了一本关于这个主题的重要的书,书名是《专制时刻:左派如何将美国体制武器化用以反对异议》(The Authoritarian Moment: How the Left Weaponized America’s Institutions Against Dissent)。

正如夏皮罗所解释的,在“觉醒”的暴徒的带领下,左派用欺凌的方式获得他们想要的东西。最近的一个例子是,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Major League Baseball)将其一年一度的全明星赛从乔治亚州移到科罗拉多州,因为前者的投票法案引发了左派的愤怒,并呼吁抵制该州。然而,这些左派居然厚颜无耻地称自己是被右翼欺负的受害者。

在左派眼中,任何事情都与个人和政治有关。没有商量折衷,没有中间立场。这就是为什么Parler被禁止,教师因为反对批判性种族理论而被解雇的原因(注:Parler是川普支持者喜欢的社交软件)。左派想要的是屈服和顺从,而不是辩论。他们想要外表的多样性,而不是思想的多样性。简言之,左派寻求权力,将激进、分裂的愿景强加于国家。

右翼中当然也有专制主义者,但他们生活在默默无闻的边缘,没有控制任何机构。但是左派的专制主义者控制着我们社会最强大的各种机构。他们在民主党内部日益强盛。他们是真正威胁美国的专制主义者。

作者简介:

纽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是共和党人。1995到1999期间,任国会众议院议长,2012年共和党总统候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