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催生政策难起效 多地幼儿园出现“学生荒”

新唐人 2021-09-13 18:07+-

11-5-800x450.jpg

图为写有中共一胎化政策标语的示意图

继大陆多地政府的人口数据表明,中国的人口出生率正在大幅度下滑之后,日前,一些幼儿园也出现了秋季招生不足的现象。有分析指出,中国整体生育率在持续下降,加之育龄女性的总体人数亦在减少,使得情况变得更糟。

据陆媒报道,包括广东、山东、四川等在内的多地幼儿园,今年都出现了秋季招生不足的现象。截至8月,仅在北京市朝阳区,就有136家幼儿园尚有剩余的学生名额,部分幼儿园的剩余名额更超过百个。

北京市朝阳区幼儿园入园登记平台数据显示,民办的幼儿园中出现了大量剩余名额,学费由每月600至21,300元(人民币,下同)不等。

对于所出现的“学生荒”,南开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所教授原新对自由亚洲电台(RFA)表示,从数据来说,中国的生育率一直缓慢下降。但幼儿园的收生人数是否会受影响,还取决于出生人数。

原新分析说,生育率即使有所回升,也不代表出生人数会有太大的回升,因为生孩子的人在减少,适龄的人群在不断减少,所以“即便生育率维持不变,出生的人数也在减少” 。

据中共国家统计局数据,近年,中国的人口出生率持续下跌。2020年,中国出生人口为1200万,相比2019年下跌约18%,比刚刚开放“二胎政策”的2016年下降了33%。

今年5月,中共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出炉。相关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总和生育率为1.3,处于较低水平。虽然当局在2016年开放“二孩政策”后,生育水平出现短期回升,但随后再次下滑。而按照国际公认指标,在无外来移民的情况下,生育率需达到2.1,才能避免一个国家的人口下降。

中共喉舌央视同期报道称,中国2021年的出生人口和生育水平,仍会呈现走低的趋势。

今年5月31日,中共卫生健康委坦承,“全面两孩政策实施后,相当比例的家庭想生不敢生,排名前三的原因是经济负担重、婴幼儿无人照料和女性难以平衡家庭与工作的关系。”其中,“经济负担重”是首要原因,占到75.1%,“没人带孩子”占51.3%。

美国之音曾报道,苏宁金融研究院消费金融研究中心2020年12月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大陆抚养孩子成本最高的北京、上海、深圳、广州,均需要200万元以上,排名第十的长春需要121.5万元;一二线城市高昂的房价以及医疗养老的支出,都促使人们不想生育。

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人口专家、大陆民众都表示,大陆的生育率一旦下降,就很难再回升了;政府控制生育率很容易,但是想要鼓励生育率,却难于登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