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年是希望,第二年是失望,第三年是绝望?

香港01 2024-02-22 22:23+-

2024年2月24日,俄乌战争将满两周年。相较于2023年同一天依然沉醉在数个月前哈尔科夫(Kharkiv)和赫尔松市(Kherson)大捷的乐观。

今天在前线应战的乌克兰士兵在严寒之中缓缓后退,大炮弹药短缺,俄军轰炸不绝,头上时时飞过的无人机让他们终日提心吊胆,重夺失地已成泡影,什么时候能够离开前线回家却是未知之数。

在乌克兰人的心中,放弃认输依然不是一个选项,但对战争的失望却逐渐走入主流。

消逝的希望

根据基辅国际社会学研究所(KIIS)的全国民意调查,到本年2月依然有高达60%乌克兰人确信乌克兰会赢得这场战争(另外还有29%相当相信),然而此数比起乌克兰刚刚保住了基辅、击退多路俄军之后的2022年5月已下跌了20个百分点。

对于战场形势,只有24%乌克兰人认为乌克兰占优,47%认为双方平分秋色。

对于最现实的战争结果,有19%人愿意接受“就地停火”,被迫放弃领土换取乌克兰的独立主权,远高于2022年5月的5%(按:当时乌克兰尚未收复哈尔科夫、赫尔松等失地)。整体上愿意放弃一些领土的民意比例(包括2022年开战前的俄占领土,又或者克里米亚)则为32%。

對於戰場形勢,只有24%烏克蘭人認為烏克蘭佔優,47%認為雙方平分秋色,15%認為俄羅斯佔優。( KIIS)

对于战场形势,只有24%乌克兰人认为乌克兰占优,47%认为双方平分秋色,15%认为俄罗斯占优。( KIIS)

有52%人则认为夺回乌克兰全境依然是最现实的战争结果,比2022年5月下跌9个百分点。而认为乌克兰除了军事手段之外还应该同时寻求外交方式结束战争的民意则由2022月5月的59%上升至72%。

踏入新的一年,乌克兰人对于国家整体形势的态度愈见负面。在2023年12月,依然有高达54%人认为乌克兰正往正确的方向走,但此数到2024年2月已跌至44%,认为国家走上歧途的民意比例则为46%,两者自开战以来首次出现交叉。

從2022年戰爭爆發前(最左)到今天的澤連斯基民調信任度(藍色)走向。(KIIS)

从2022年战争爆发前(最左)到今天的泽连斯基民调信任度(蓝色)走向。(KIIS)

人们对总统泽连斯基(Volodymyr Zelensky)的信任度也急速下降。在2023年12月,泽连斯基虽然已经失去了战争初期的九成民望高位,却仍有77%人信任他,但到了2024年2月,他的信任度与不信任度已跌至六、四之比。这对于不少西方民主国家的领袖而言已是个梦寐以求的数字,但对于一个成功抵抗入侵的战时总统而言,这却是一个大事不妙的讯号。

俄烏戰爭2周年|第一年是希望,第二年是失望,第三年是絕望?

不过,在失望的情绪中,乌克兰人依然拒绝放弃认输,有73%人表明不管需要多长时间,他们也愿意承受战争。此数比2022年开战之初的71%还稍微增加了一些。另一项2023年10月的调查亦显示,有高达八成人不接受放弃领土来提早得到和平。(按:不接受当然不等同于认为这是合乎现实的。)

由此可见,经过过去一年的战事,乌克兰人对战争和国家的走向都感到失望,失去了2022年至2023年之间的乐观和朝气。但失望并不等同绝望,大部份乌克兰人依然愿意为战争付出,以寻找夺回乌克兰全境、赢出这场战争。

问题是,2024年的内外形势,看起来对乌克兰而言只为比2023年更为恶劣。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乌克兰人会否走向绝望?

在阿夫季夫卡失守後在前線進行防衛工作的烏克蘭士兵。(Reuters)

在阿夫季夫卡失守后在前线进行防卫工作的乌克兰士兵。(Reuters)

希望愈大,失望愈大的2023

今天的乌克兰形势与一年前有着天壤之别。当时,乌克兰依然沉浸于2022年9月和11月的收复近万平方公里的哈尔科夫和赫尔松市大捷之中。西方国家针对俄罗斯实施才三个月左右的60美元石油限价令似乎有效执行。俄罗斯针对乌克兰寒冬而实施的能源基建袭击被证明失败。此前夺回黑海西沿蛇岛的乌克兰保住了敖德萨(Odesa)周边的三个大型粮港,也透过土耳其穿针引线的黑海粮食协议维持了占乌克兰出口四成的农产品外输渠道。

虽然到了2023年2月,地面战场前线一片冰封,但乌克兰却有力抗俄军不败、大反攻可期的乐观。西方国家才刚同意了向乌克兰输出主战坦克以至射程高达300公里的导弹,并为乌克兰数万士兵提供北约训练,人们都期待着所谓的“春季反攻”可以重演哈尔科夫大捷数天收复数千平方公里领土的伟续。

俄烏戰爭:圖為2023年6月15日發布影片,顯示烏克蘭戰區巴赫穆特(Bakhmut)淪為一片廢墟。(Reuters)

俄乌战争:图为2023年6月15日发布影片,显示乌克兰战区巴赫穆特(Bakhmut)沦为一片废墟。(Reuters)

另一边厢,俄罗斯以瓦格纳集团(Wagner Group)雇佣兵为主力的军队针对乌东毫无战略价值的盐矿小城巴赫穆特(Bakhmut)损兵折将半年无果(按:最终瓦格瓦集团表明为攻此城死了2万名士兵)。在同属乌东顿涅茨克(Donetsk)的武赫列达尔(Vuhledar ),俄军在短短数日的大规模进攻中损失过千人、超过130架坦克和装甲车,其平原冒进送死的做法,更让乌克兰人深感俄军从来没有在开战首年的失败中汲取教训。

5月中,俄军终于打下了巴赫穆特,却赶不上5月9日的胜利日纪念。乌军稳占巴赫穆特以西高地,俄军更是毫无西进之力。同时,巴赫穆特的血战更使俄罗斯国防部同普里戈任(Yevgeny Prigozhin)领导的瓦格纳集团陷入了激烈的政治斗争之中,最终更导致了6月底极具戏剧性的“一日兵变”。

圖為2023年6月24日,部署在頓河畔羅斯托夫(Rostov-on-Don)的瓦格納集團(Wagner Group)士兵。(Reuters)

图为2023年6月24日,部署在顿河畔罗斯托夫(Rostov-on-Don)的瓦格纳集团(Wagner Group)士兵。(Reuters)

6月4日,筹备已久的乌军发动大型攻势,岂料初战即败,小试牛刀的坦克和装甲车推进迅速被俄军的地雷阵、无人机、空袭等各式攻击毁坏。自此,乌克兰在扎波罗热(Zaporizhzhia)和顿涅茨克的南线推进,以至巴赫穆特的东线攻势,往往以极其缓慢的方式前行,十数人的乌军小队在前线徒步扫雷,与俄军陷入了树木线之间的争夺,偶尔尝试的联合兵种作战都未见成果。

“期望愈大,失望愈大”可算是6月至9月间乌克兰“夏季反攻”的总结。俄方趁2022至2023年冬季布下二战以来未见的欧洲最大地面防线,配合无人机和电子战,成功挡下了乌军。

这几个月之间唯一让乌克兰有过战胜希望的就只有6月23至24日只维持了一天的瓦格纳兵变。但很快兵变失败,普京重掌主动,普里戈任到8月也坠机死亡。普京甚至可以算是因祸得福,在压下兵变之后更加巩固了权力。

圖為俄羅斯瓦格納集團(Wagner Group)領導人普里戈任(Yevgeny Prigozhin)生前影片,2023年8月31日發布。他自稱當時身在非洲。(Reuters)

图为俄罗斯瓦格纳集团(Wagner Group)领导人普里戈任(Yevgeny Prigozhin)生前影片,2023年8月31日发布。他自称当时身在非洲。(Reuters)

无人机与黑海的战场亮点

在陆地战争事与愿违之际,乌克兰的无人机发展却愈见蓬勃,经常能够越境攻击俄罗斯土本和克里米亚等地。2023年全年,乌克兰全国生产无人机30万架,2024年目标是100万架。自杀式的无人机造价低廉,更可一部份取代西方供应不足且价格高昂的高精准导弹。

同时,连一艘常规战舰也没有的乌克兰海军,也发展出无人艇策略,多次在黑海针对俄罗斯罗海舰队战舰作出攻击,甚至打击了连接克里米亚和俄罗斯本土的克里米亚大桥。黑海舰队至今有三分之一军舰已无法使用,大量船舰退出克里米亚母港塞瓦斯托波尔(Sevastopol)而改泊俄罗斯本土上的新罗西斯克港(Novorossiysk)。

烏克蘭要在2024年奪回領土基本上不可能。但其無人艇的戰術創新,卻真的把俄羅斯黑海艦隊的實力大大削弱。(Reuters)

乌克兰要在2024年夺回领土基本上不可能。但其无人艇的战术创新,却真的把俄罗斯黑海舰队的实力大大削弱。(Reuters)

2023年7月,俄国单方面退出黑海粮食协议之后,乌克兰更自设黑海航道出口粮食,至2024年1月其出口量已恢复到去年同期粮食协议生效时的水平,可见俄罗斯已经丧失了“黑海一哥”的地位。

然而,无人机的创新和黑海海上战场的优势都无法改变乌克兰无力夺回丧失领土的事实。无论乌克兰的无人机、无人艇有多么厉害,打赢这场战争的唯一途径依然是在陆上攻破俄军的严密防御工事。这一点,乌克兰从来没有成功过。

外忧内患

对乌克兰最大的噩耗,出自大西洋彼岸的华盛顿。向来是对俄鹰派的共和党在川普的左右之下逐渐质疑援乌,拜登自2023年8月开始多次提出的各式援乌拨款要求都因为国会众议院共和党领袖的阻碍而无法进行投票。

至2023年底,美国对乌军援正式用尽。曾一度与俄军平分秋色的乌军,如今在前线的大炮火力比敌人低上五至十倍,有士兵寻得目标却无炮弹打击,有耗尽炮弹的小队更只得到烟雾弹补充。

對於特朗普鼓勵俄羅斯攻擊北約盟友的言論,拜登批評其為愚蠢、可恥、危險和不美國。(Reuters)

对于川普鼓励俄罗斯攻击北约盟友的言论,拜登批评其为愚蠢、可耻、危险和不美国。(Reuters)

相较之下,俄罗斯将军费提升到GDP的6.5%,三分之一的政府开支都用在国防之上。在西方制裁之下,俄罗斯依然能够大增坦克和导弹的产能。根据英国皇家联合军种研究所(RUSI)的评估,俄罗斯如今每年能生产1,500架坦克、3,000架装甲车,其在2023年初每月只能生产6枚的9K720伊斯坎德尔(Iskander)短程弹道导弹,当时只得50枚库存,但到2024年初在频密使用之后,其库存却增加至200枚,该研究所称同样趋势也可见于其他俄军的核心导弹类型上面。

在外援层面的唯一亮点,就在欧洲。欧盟通过了4年500亿欧元的财政援助,包括德法在内的欧洲国家也作出了加大军备援助的承诺。一些小国如丹麦更将全国大炮炮弹都送交乌克国,并鼓励其他国家参考其做法。以德国为首的国防企业也落力建厂增大产能,并开始同乌克兰合作进行本地生产。然而,分析普遍认为欧洲军援不足弥补美国空缺--从欧盟去年3月一年提供100万枚炮弹的承诺最终只能兑现一半的事实看来就可知一二。

在外交上,乌克兰可以用来安慰自己的,大概就只有欧盟正式启动了其入盟谈判程序。同时,英法德也先后同乌克兰签订了双边安全协议,为乌克兰提供了形式上的安全保障,却不是像北约般的共同防卫条款,而更像是对乌克兰军事援助协议。有人甚至担心这是西方未来施压乌克兰同俄罗斯谈判的“安慰奖”。

圖為2024年2月16日,澤連斯基與德國總理朔爾茨會面,簽署援助烏克蘭協議。(Reuters)

图为2024年2月16日,泽连斯基与德国总理朔尔茨会面,签署援助乌克兰协议。(Reuters)

踏入2024年,战争两周年临近之际,乌克兰国内政治和前线形势都陷入不稳。泽连斯基与民望冠绝全国的原武装部队总司令扎卢日内(Valeri Zaluzhny)闹翻,正式将后者解职,换上在军中声誉参差的原陆军司令瑟尔斯基(Oleksandr Syrskyi)。

前线人员不断折损,战争前景不明之际,乌克兰也面对动员上的困难,其企图下调动员年龄、收紧动员规范的立法也处处遇阻。前线士兵归家无期,有记者更声言在前线采访时看到不少要求退伍的标志。

而在2月17日,泽连斯基更决定从三面已被包围的阿夫季夫卡(Avdiivka)退兵,让俄罗斯和普京在俄国3月总统选举之前得到了去年5月取得巴赫穆特以来的最大胜利。而阿夫季夫卡作为2014年以来剑指(俄控)顿涅茨克城的桥头堡,其战略重要性明显比巴赫穆特重要。踏入战争的第三年,乌克兰马上要面对的最大挑战就是能否阻止俄军从阿夫季夫卡从西推进,此刻前线士兵只能“临急抱佛脚”在此建设防御工事。

此刻的乌克兰,已经没有一年前对于反攻的期望。在几个月来坏消息一个接一个传来之后,乌克兰人唯一能寄望的就只有在2024年力保不失,希望美国和欧洲以至俄罗斯的外部势形会出现意想不到的转机,让他们在更遥远的未来能再有一次寻求战胜的机会。

如果这个寄望不能如愿以偿,恐怕来年的俄乌战争回望(如果还有的话),将会无可避免地要以绝望作为定调。

  • 最新评论
  • Sans2000

    烏軍今天在Sepove丟了第一輛美製abrams坦克,俄軍佔領Stepove。

    屏蔽
  • tony qu

    乌克兰最缺少的是人和武器,俄罗斯这两样都不缺少。

    屏蔽
  • must

    但“蛙”天生没有跳出深井的能力。

    屏蔽
  • must

    跳出深井才能看到真实天地。

    屏蔽
  • Sans2000

    (中国抗战8年才得到胜利。) 你不是說「三個月攻佔莫斯科」嗎?怎麼又改成8年? Q族8年才得到勝利?如果沒有蘇軍進入參戰,再過10年你也不是小日本的對手。

    屏蔽
  • 花蜜蜂

    香港傻逼特别多!日本打中国占领大半国土,中国抗战8年才得到胜利。 现在的俄罗斯世界老二,乌克兰仅仅像中国一个省,二年时间就打垮了俄罗斯黑海舰队,把俄占领的顿巴斯地区压缩一半,打死40万俄军........。普京面临全球通缉,战后的国际审判,战争赔偿,他死得早!嘿嘿! 你还想要什么?

    屏蔽
  • clml

    只要你清醒,就应该认识到乌克兰问题是关系到全世界生死攸关的问题,只要恶裸死存在,世界就不会安宁,这期间不一定哪个倒霉蛋自己或子孙就会莫名其妙的丢失生命。所以绝对不能让恶裸死得逞!!!

    屏蔽
  • Sans2000

    現在唱衰烏克蘭的主要是北約、歐洲及美國左媒和台灣綠媒,真是180度大轉彎,令人嘆為觀止!當然,除了少數還在自摸的之外。

    屏蔽
  • 幸福剧团

    整天变着大外宣戏法唱衰乌克兰,居心不良。 看新闻看出自哪一个媒体,万维最近小骂大帮忙,垃圾新闻漫天飞。 乌克兰绝望啥?远可加入欧盟,北约,近可自产核武。

    屏蔽
  • yaleboy

    烏克蘭很難取勝,這是世界的悲哀,也是美國和西方國家的恥辱!世界將向令人不安但又無可奈何的方向發展。結局如何我們這一代都看不到,但可以肯定我們的子孫不會有好日子。

    屏蔽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