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家的处境越来越麻烦

华尔街日报 2023-12-04 20:39+-

  美国众议院监督和问责委员会(House Committee on Oversight and Accountability)公布的文件显示,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在2018年用一个存放他中国商业交易所得资金的商业账户分三次向其父乔·拜登(Joe Biden)支付了总额略高于4,000美元的款项。

  众议院共和党人称,这些汇款使当时尚未出任美国总统的乔·拜登与他儿子在中国的商业活动产生了关联。民主党人则表示,这些汇款仅表明亨特偿还了他父亲为自己使用的一辆2018年款福特F-150猛禽(Ford F-150 Raptor)越野皮卡所支付的部分费用。

  众议院监督和问责委员会主席、肯塔基州共和党众议员科默(James Comer)说,现在,这些款项从一个层面揭示了乔·拜登是如何知道、参与并受益于其家族影响力兜售计划的。

  该委员会首席成员、马里兰州民主党众议员拉斯金(Jamie Raskin)称,这些汇款没有表现出这一点。“作为一名普通公民,乔·拜登为他儿子支付车款,而他儿子也把钱还给了乔·拜登,”拉斯金表示。“如果科默掌握任何关于总统拜登不当行为的实际证据,他就不会一再歪曲这些事实。”

  根据周一公布的文件,这三笔有争议的款项金额均为1,380美元,分别发生在2018年9月、10月和11月,当时乔·拜登已经卸任美国副总统一职,尚未就任总统。

  亨特·拜登的律师洛厄尔(Abbe Lowell)表示,科默是在“旧事重提,试图恢复他对拜登总统及其家人的虚假调查”。

  五年前的那个秋天,亨特·拜登在特拉华州购买了一把枪,现在这把枪已成为他因枪支重罪遭联邦起诉的核心。检察官称,亨特·拜登在购买枪支时必须填写的联邦表格中隐瞒了自己吸毒的实情。亨特·拜登曾公开表示,他在那段时间曾与可卡因和酒精成瘾作斗争。

  “事实是,亨特的父亲在他因毒瘾而经济拮据、无法获得贷款购买卡车时帮助了他,”洛厄尔说。“等到亨特有能力了,就还了父亲的钱,并自己接手支付。”

  据现已退休的销售人员Jim Keen称,2018年6月,拜登父子双双前往威尔明顿附近的车行Bayshore Ford Truck Sales购车。Keen在该车行工作时经手了这笔交易。他说,乔·拜登以大约6.7万美元的价格买下了这辆福特F-150猛禽。

拜登家的处境越来越麻烦

 亨特·拜登与销售人员握手,乔·拜登站在一旁。图片来源:JIM KEEN

  Keen说,虽然这辆车是给亨特买的,但他的信用“一文不值”,所以这次购车融资需要他父亲签字。Keen说,亨特·拜登还用另外两辆车以旧换新。亨特·拜登遗弃在一家电脑维修店的笔记本电脑上有一份关于这笔交易的文件,其中也提到了在购买这辆卡车之前出售了两辆车。

  Keen说,乔·拜登当天在车行里待了两个多小时,与人聊天并摆姿势拍照。这些照片包括Keen在这台福特F-150猛禽前与亨特·拜登握手的镜头,乔·拜登戴着他标志性的飞行员太阳镜在一旁观看。

  据Keen称,大约18个月后,乔·拜登的团队联系了该车行,询问车行能否回购这辆卡车。Keen说:“乔·拜登不想要这辆车了。”尽管这辆卡车车况很差,行驶里程相当长,外观损坏严重,需要大修,但该车行还是同意了。Keen说,这辆卡车后来被转手卖掉了。

  亨特·拜登丢弃的笔记本电脑上的信息也印证了这笔交易相关细节以及他在2018年连续数月向父亲还款的情况。

  国会共和党人此前公布的记录显示,从2017年8月开始,与一家中国石油公司有关联的多个实体是如何向亨特·拜登在华盛顿的律师事务所Owasco PC支付款项。

  这些报告显示,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中国华信能源(CEFC China Energy)支付的款项归入法律和咨询费用,总额超过470万美元。华信能源现已解散,其经营者是一位已销声匿迹的石油大亨,他在寻求赴美投资时结识了亨特·拜登,包括通过他们成立的一家合资公司,但这家合资公司从未获得过任何资金。

  这些新文件公布之际,众议院共和党领导人正推进就正式启动对总统拜登的弹劾调查进行投票。众议院监督和问责委员会已在调查总统拜登是否从其家族生意中获利或因此受到影响。虽然乔·拜登偶尔会与他儿子亨特的客户会面,但相关调查并未发现拜登总统本人从这些安排中获利的证据。

  但这项调查已在公众中造成影响。根据美联社-NORC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近70%的选民认为总统拜登做了与他儿子生意有关的违法或不道德的事情。该调查发现,40%的民主党人认为总统拜登做了违法或不道德的事情。

  • 最新评论
  • Sans2000

    敗家處境麻煩,敗粉狗糧危機。

    屏蔽
  • g2j2

    拜登同志欺骗了党,欺骗了广大群众,欺骗了选票机。

    屏蔽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