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疫情更可怕的是大量的人失业 破产

世行者 2022-11-28 16:52+-

  昨天和热力公司朋友沟通,他说他负责的区域今年交暖气费的和去年相比只有55%。

比疫情更可怕的是大量的人失业 破产

  今天和办公楼物业沟通,今年交暖气费的不到1/3,而且最近空置率不断提高。

  疫情三年,断断续续,封封解解,前两年老百姓非常支持,一声令下,全城静默,高度认同、支持、配合。

  到了2022年下半年,因疫情封控出现了很多不同的声音:作为基层组织的社区和物业与居民的矛盾却越来越大,各地都出现了物业和社区在疫情封控期间暴发激烈的冲突的情况。

  根源应该有两个:1.权力滥用、出行难,看病难、上班难。2.很多老百姓没钱了,坚持不下去了。

  社区是哪一级政府?

  出现一例或者几例阳性,全城封控,静默。全城铁皮或者黄土封路。

  社区一声令下,让小区封闭就得封闭,说给谁家贴封条就贴封条。

  省里没有文件,市里没有通知,区里连个公告都没有。门上的封条没有公章,没有联系方式。

  网上流传一个段子:门卫说:你可以从抖音出去,也可以从微信出去,就是不能从小区大门口出去。

  我:我有码可以出去不?

  门卫:你有牛都出不去!

  我:那怎么才能出去?

  门卫:你如果有阳,就可以出去,而且还有专车接送。

  门岗也喊冤,说这是物业交代的,如果不执行,工作就丢了。物业也喊冤,说这是社区交代的,如果不执行,工作就丢了。

  社区说:这是上面交代的。

  问:有文件吗?有法律依据吗?

  社区:我有权拒绝你的问题!

  于是出现:孕妇孕检出不了小区,老人、孩子生病去不了医院,化疗病人不能化疗,甚至出现医生被封控上不了班。有一种很不正常的现象,好像除了新冠是病以外,别的病都不再是病了。

  只要是新冠患者,那速度比火箭还快,立马拉到方舱隔离,别的病叫个救护车,不经过九九八十一难,根本就进不去医院。

  即便120来了,先测阳不阳,如果是阳,再严重的病都不能治,这几年这种被耽搁的病人少吗?

  更可笑的是:很多办公楼没有任何疫情也封了,物业说办事处怕有阳。于是很多人连自己的办公室都进不去。说好的物权法呢?

  还有更可恨的:

  新疆一社区书记因不满居民在小区外购买低价大葱而语出惊人:我让你阴你就阴,让你阳你就阳。

  乌鲁木齐一社区党委书记在微信群里称:谁的网格转运到方舱的阳性最多,我就请他吃一份辣子鸡。这位白海飞书记被网友称为“辣子鸡”书记。

  青海省西宁市一物业公司在小区内没有阳性病例的前提下竟然擅自封锁小区,禁止居民自由出行,而物业公司的目的竟然是勾结不法商贩贩卖高价蔬菜。

  西宁市两个菜贩子非法在大堡子镇工作人员手里购买通行证进入城北区一小区贩卖蔬菜,因提供不了核酸检测阴性证明而东窗事发。如果没有物业公司的庇护,没有核酸检测证明是无法进入小区的。

  物业公司的工作性质其实就是:保安,环卫,绿化,维修。

  可是自从疫情暴发以来,有的社区和物业公司联手,小区的服务者摇身一变成为了小区的管理者。对待业主更是顾指气使。物业的保安也是翻身农奴把歌唱,小小的一个保安俨然把自己当成了人民警察,利用疫情的封控对居民打击报复,各种刁难。本来是服务行业和组织的物业公司和社区成为了小区的主宰者。

  拒不执行国家的防控政策,擅自封锁小区,擅自禁止小区人员自由出入,甚至有些物业公司和社区打着防疫的幌子勾结不法商贩大发黑心之财。有的物业公司保安和社区工作人员甚至辱骂,殴打小区居民,造成了恶劣的影响。

  老百姓的疑问:社区是哪一级政府?

  是谁赋予了他们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权力?

  又是谁赋予了他们封堵居民家门的权力?

  为什幺小区封控和解封的决定都是由社区做出的?

  社区有这么大的权限吗?

  社区那几个人负得了那么大的责任吗?

  目前防疫是社区在指挥吗?

  没有了收入,房贷,车贷依然要按时还

  2022年双十一已结束,根据已公布数据得知,全网交易额为5571亿。而2021年双十一销售额是多少?9651亿.

  在业已举办的共14届双十一购物节历史上,首遭败绩,较去年减少4080亿,同比下降73%。不是消费者不想买了,是消费者没钱了,购买力下降了。

  城市不停的静默,有的能静默3个月以上。静默后不进不出,大量的企业倒闭,破产、关停。

  旅游、酒店、教培、餐饮、交通、物流、马路边小店,超市。一批又一批的倒下。老板破产,员工失业。

  没有了收入,房贷,车贷依然要按时还!老百姓日常消费依然要花钱!

  据网上数据,中国将近43.4%的家庭有房贷,很多年轻人都是寅吃卯粮。这样下去唯有破产一条路。

  郑州市这三年法拍房在所有省会城市中排名第ー!不坚持到最后一刻,谁愿意让自己的房子被法拍?

  放开还是不放开,这是个问题。如果不放开,结果就是经济下滑。

  对于普通人来说,是收入降低、失业、长期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消费紧缩、还不上房贷导致房屋被法拍、对社会失望。

  对于企业,时不时的疫情防控意味着不定时停止生产,无法交付订单,客户流失,面临的就是倒闭和破产。

  事实上,已经有人因为疫情选择了跳楼。

  而对于国家来说,就是税收减少、经济增速放缓、GDP下降。

  利益支撑,有些人不希望疫情结束

  全世界80亿人口,225个国家和地区,还在封控和静默的目前只有中国。

  一直有个疑问?疫情反反复复,以郑州这个1200万人口的城市每天做核酸检测为例,假如一个人成本是1块钱,一天成本就需要1200万,一个月下来就是3.6个亿。

  再加上建方仓的钱,相关工作人员的费用,隔离病人的运输、餐饮住宿、医材等等费用,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费用。

  还有税收的损失,GDP的下降。那九千多万人口的省,一天下来多少钱,一个月下来多少钱?一年下来多少钱?

  排名前十的核酸检测机构上半年净利润超过150亿。

  为什么不能把这些钱用来多建些地区医院?

  总说疫情一但放开就会造成医疗系统的崩溃,那为什么不完善医疗系统呢?而是无休止的检测和封控?

  三年了,医疗系统还没有变强大吗?那医疗系统你在干嘛呢?

  现在是为了保医疗系统,其他系统都一蹶不振了。

  三年来对新冠病的高调宣传、甚至妖魔化,全民现在是谈阳色变,老百姓的认知都被教育了:新冠会死人,会死很多人。

  凤凰网的一篇关于石家庄情形的评论文章即发出大陆舆论场中罕有的声音,指“过去两年的媒体报道,对病毒和疾病本身的’科学报道越来越少,专家发言越来越少,领导发言越来越多”。

  2020年冠病突袭成功,以其高致命性造成极大的人命损失。彼时我们发挥体制优势,以迅速建立的准战时体制进行严厉的社会控制,相比迟迟无法实现社会体制“平战转换”的欧美各国,在挽救人命方面取得明显对比优势。这也开启了防疫“政治化”的大门。

  到了今年,新冠已演化至高传染性、低致命性的版本,高传染性使得现有防御手段显得捉襟见肘,低致命性则令极端的防御手段得不偿失。这一情势令世界多数国家“躺平”,我们则苦苦挣扎。

  政府和众多国民均担忧,一日解封,染病人数将大幅上升,即使采用较宽泛的认定口径,病殁者数量也会大幅攀升,届时国民会恐惧,并涌向医疗机构,挤兑十分有限的医疗资源,造成更为重大的次生灾害甚至人道主义灾难。

  石家庄的犹疑、郑州富士康员工的逃亡,均显示这种心理并非危言耸听。

  问题是新冠病听领导的还是医学专家的?是科学问题还是政治问题?

  疫情发展至今已经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利益加持下相信有很多人不希望疫情结束,也在想法设法阻止疫情的结束。

  自行百度下这三年全国多少卫健委主任因受贿被双规,多少检测公司病毒造假。

  曾经有人问:失控的核酸检测会陷入眼镜蛇效应吗?

  英国统治印度时,因眼镜蛇毒性大易伤人,英统治者就出台法律,要求每家印度人,定期捉一条眼镜蛇上交。

  寄希望全印度人行动起来,把眼镜蛇搞成濒危物种。

  然而去荒野捉蛇需要专业技能,且有技能也不一定能捉到。

  聪明的印度人就在家里养蛇,定期上交。

  英发现这条法令有点蠢,印度人交的蛇越多,当地蛇患就越严重,于是废除了这条法律。

  印度人发现养蛇不再赚钱了,就悲愤的把蛇放到街上,导致印度到处都是眼镜蛇。

  这个故事是说,如果核酸检测公司在数据上动了手脚,那么随着全员核酸的取消,短时间内会有大量病例爆出。

  这不是”疫情失控”,而是核酸检测公司家里养的。

  把下雨的权力交给买伞的人,你说什么时候雨能停?

  出路在哪里?

  1、科学挂帅替代政治挂帅。

  让有良知的医学专家发声。必须逐步对新冠病本身去魔化,将其当成真正的乙类传染病来描述,破除国民心中那些得了病就肺部白化、痛苦而死的影像。这一过程不应因“逐步”而缓慢,而是要“小步快走”,既给国民心理缓冲,也不能迁延日久。

  要让科学和科学家站到舆论场中心。虽然民众巨大的恐惧惯性会令他们遭到网暴,但再不能从官方角度将他们消声、雪藏。近期上海专家张文宏重返舆论场、对于次密接极低感染概率的阐述、对冠病后遗症的阐述等,均开了个好头。

  2、将防疫与政治脱钩。

  如果非要证明治理模式的优势,那么2020年的”战绩”已足够,奥密克戎因其特性已是“非战之罪”,在宣传上降调、下台阶,不要用话语将自己困住。

  3、调整官员考核。

  现在政策一方面要求坚持动态清零,一方面又要求不能层层加码。

  但在执行上却区别对待,防疫不力、一撸到底。于是基层管理执行上只能层层加码,先保持清零,保住帽子。调整官员考核切实为基层防控政策提供松绑动力。

  4、将投入到核酸检测和封控上的资源,转移到提升医疗硬件和管理上。

  扩充医疗资源、推广疫苗接种上。近期吸入式疫苗的推广也开了个好头。此外,也要广开疫苗、特效药之路,让全世界更多的药品资源进入中国,汲取世界行之有效的防疫、疗疫经验,不要让国界阻隔了药品。

  5、普通的感冒药、退烧药不要再管控了。

  科学证明一顿感冒药、退烧药可以解决的问题,为什么自己不能购买、治疗?不要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

  相信科学,相信数据

  疫情这三年,我们总是看到或者听到国外的数据,感染多少人,死多少人,很少看到中国的数据。

  引用外国数据来不断渲染后遗症的可怕。事实上,你问问他,有多可怕,有多严重,死亡率多少,重症率多少,他一个问题都答不了你。

  现在专家分两批:一批说后遗症严重,一批说没事,是自限性疾病,不用治,老百姓无法分辨。

  最新的国家卫健委的数据:

  第一个数据:十万分之3.1!

  这是次密接的检出率!平均每10万次密接,只有3个人感染新冠!

  第二个数据:十万分之3。

  这是中风险区检测出的阳性病历。和次密接一样,检出率极低。可大面积的中风险区,限制了大批人员的流动,影响了生活学习。更是为基层工作带来巨大压力。据数据调查显示,十万中风险地区的人员,也仅仅检测出3例确诊病例!

  可却要消耗大量的公共资源和人力。取消中风险区也是依据数据反复衡量做出的调整!

  第三个数据:十万分之4.9。

  这是高风险区外溢人员的检出率。比例也是极低的。并且检出的人员基本上都是7天内检测出的。所以由7天集中隔离调整为7天居家隔离。

  第四个数据是十万分之1.6,这是闭环人员管理的高风险岗位的检出率。这个数据更低。

  最后奥密克戎的最长的潜伏期是8天。5天集中隔离加上三天居家隔离。完全可以最大限度的管控住病毒的传播。

  11月17日,国医大师张伯礼说:“奥密克戎成为主流毒株后,一直在不断变异,病毒变了你策略就得变,重症非常少,多是轻症和无症状,奥密克戎难以彻底消灭,但希望越变毒性越低。”

  11月19日,张文宏在海口国际健康产业博览会上说:“新冠病毒在自然界规律发展下,逐渐进入稳定期。对人类造成的损害也在逐渐降低。”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病毒无法被彻底消灭的情况下,清零策略无法以可承受的成本长期持续,人类社会从末以‘死人最少’作为绝对的生存策略。”

  全球每年因吸烟致死近千万人,而烟草行业并末被禁。

  重庆一附院陈教授说:关键是无重症,无死亡,我们这样费力在抗什么?

  防疫是为了人民幸福,不是为了让人民更痛苦。

  某方舱医生说:拉到方舱隔离的阳性患者,99%都是没有给任何治疗,自动转阴后回家。

  至于很多领导担心的医疗挤兑,事实上,我们国家大部分老百姓有点病痛,都会先选择自行购买药品进行简单治疗,非不得已没有人会喜欢天天跑医院。

  不要说再坚持坚持,坚持多久?

  新冠疫情已经持续了三年的时间。

  你来告诉我“那些没有铁饭碗的人,拿什么去坚持,又怎么能够坚持如此长的时间”?

  胡锡进说:一旦经济慢下来,所有的社会矛盾都会集中爆发。

  不是经济慢下来,是大量的人失业、大量的家庭、企业破产、倒闭、大量的人还不上车贷、房贷。

  如果大量的人吃不起饭呢?

  中央的防疫指导思想:“人民至上、生命至上”,让人民能上班、能看病。

  长期封控造成大量的青中年人失业,家里的顶梁柱出问题了,长期下去,如何保障老年人,小孩子的生活问题?

  • 最新评论
  • L01_北美02

    你也有今天了,這就是助纣为虐的代价,這才刚刚开始

    屏蔽 举报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