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季之战:乌克兰能否再出奇兵?

大纪元 2022-11-26 23:24+-

沈舟文章:冬季来临之时,俄军不得不放弃了赫尔松,过去的两个多月里,乌克兰军队在北部和南部两线都取得了重大进展。天气将对未来数月的战事产生重大影响,俄军试图保持目前占领的地区猫冬,并作为谈判的筹码。乌克兰军队希望将俄军彻底赶走,在寒冷的冬天里会再出奇兵吗?

俄军战略性退却以避免更大损失

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估计,俄军曾在赫尔松地区驻扎了2到3万名士兵,乌克兰军方认为可能曾有4万人之多。 11月9日,俄军主动放弃赫尔松,迅速撤退到了第聂伯河以东。俄军不敢背水一战,而是选择以第聂伯河为天堑,与乌克兰军队形成对峙态势。

俄军新任前线指挥官显然吸取了教训,并最终说服了克里姆林宫,承认了战略上的失败,但保住了数万士兵的生命,也避免了更多的装备和给养损失。

冬季之战:乌克兰能否再出奇兵?

2022年11月22日,乌克兰首都基辅西部道路旁的雷区标识。(Genya Savilov/AFP via Getty Images)

乌克兰军队已经在赫尔松地区反攻数月,但始终没有发动正面突击,一方面为了避免伤亡,另一方面也在尽量拖住俄军,令俄军南北不能相顾。乌克兰军队一直使用火炮和海马斯火箭,封锁第聂伯河上的俄军补给线,消耗俄军有限的补给,令赫尔松的俄军始终陷于被动。

乌克兰军队还沿着第聂伯河西岸,从北部向南包抄,大有切断俄军退路之势,俄军从赫尔松撤退,算是明智的选择。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称,超过10万名俄罗斯士兵阵亡或受伤,乌克兰方面的损失也差不多。乌克兰军民置之死地而后生,俄军却难以承受类似的消耗战。

11月9日,美国国防部发出新闻稿《俄罗斯在乌克兰遭受“灾难性的战略灾难”》(Russia Suffers ‘Catastrophic Strategic Disaster’ in Ukraine),对俄军的撤退做出了评价。新闻稿认为,俄军已经遭受了巨大的战略失败,他们可能失去了一半的主战坦克,用光了大部分精确制导弹药,俄军比他们入侵当初要弱得多。

美国国防部的评价准确反映了俄军目前的被动态势,虽然俄军避免了在赫尔松可能遭受的更大损失,暂时摆脱了一些战术上的困境,但俄军部分收缩防线,并未从根本上扭转战场形势。

2022年11月25日乌克兰境内战略态势图,俄军在从南到北的狭长占领区内主要采取守势(浅粉色),但在长长的战线上有效分配有限的兵力仍然困难。(视频截图)

乌军是否敢破俄军的长蛇阵

俄军从赫尔松撤退后,在第聂伯河东岸采取全面守势,部分兵力还从乌克兰南部转向东北部,意图与乌克兰军队在顿巴斯地区形成均势,或者互有攻守的拉锯状态。不过,俄军占领的地区从南到北,在一个狭长的地域内如何保持住整个防御线,始终是一个难题。

中国古代兵法的长蛇阵,始终是动态的,头、中、尾能彼此呼应。俄军在乌克兰的长蛇阵,南北距离较远、互相支援困难。9月份,俄军部分主力从乌克兰东北部南下,支援赫尔松地区,结果乌克兰军队趁势在东北部反攻,一路势如破竹,俄军丢盔卸甲、连连败退,随后还让出了伊祖姆等战略要地。

俄军撤离赫尔松后,乌克兰军队从南部渡河突进的困难变大,但南北两地的中间区域,似乎成了俄军新的防守薄弱之处。俄军目前有限的兵力,在从南到北的狭长战线上,几乎无法平均分配。10月底,俄罗斯国防部称,最新动员的30万人中,有8.2万人已经部署到乌克兰,其余 21.8万 人在接受训练;新增援到乌克兰的8.2万人中,有4.1万人在作战部队服役。俄军新征的士兵被迅速投入战场,表明俄军兵力在长长的战线上捉襟见肘。

乌克兰军队在东北部的顿巴斯地区一直在进行反攻,但俄军重新部署防线后,乌克兰军队的进展有限;乌克兰军队拿回赫尔松后,从南部大规模渡河反攻的难度也很大。若乌克兰军队在中部地区集结,向俄军长蛇阵的腰部发起攻击,甚至一路突进到沿海的马里乌波尔,直捣俄军后方,将成为新的奇兵。

剩下的选择是,乌克兰军队是否敢于进行此类的大胆攻击,或者是否有能力展开这样的突袭,以及是否可能发生在冬季。

2022年11月18日,乌克兰军队的坦克驶向赫尔松前线。(Bulent Kilic/AFP via Getty Images)

中路突击恐令俄军再度顾此失彼

乌克兰的攻击意图,俄军可能也有所预料,但目前兵力不足,尚无有效应对之法。若乌克兰军队将南部曾经进攻赫尔松的部分主力调往中部地区,加上由北约代训的新生力量,从中部地区展开突袭,很可能会突破俄军薄弱的防守,至少令俄军感到强大压力。

若俄军主力又从东北部南下增援,乌克兰军队可复制声东击西的战术,一面佯攻中部,一面组织主攻东北部。若南部地区俄军北上增援,乌克兰军队也可选择从南部袭扰。若俄军不大规模救援,乌克兰军队将能分割俄军南北的联系,形成对北部或南部的半包围之势。只要乌克兰军队敢于从中部大规模反攻,就有可能进一步掌握战场主动权,俄军则可能再次陷入被动。

在乌克兰国土上,乌克兰军队有获得情报和熟悉地形的优势,北约的情报机构也始终在帮助乌克兰。一场动态的战事,对乌克兰军队应该更有利,对俄军则不利。

俄军的意图已经相当明显,希望主要采取守势熬过冬天,并盼着天然气危机能瓦解欧洲,尽早进入谈判阶段,避免更大的消耗战。即便此计不成,俄军新征调、正在训练的21.8万士兵,大多数可能会在2023年春季投入战场。乌克兰若想打破俄罗斯的算盘,就需要再出奇兵,至少要扰乱俄军的计划。

俄军最初进军乌克兰的计划存在严重缺陷,被迫放弃进攻基辅和第二大城市哈尔科夫后,兵力更多转向乌克兰东北部的顿巴斯地区,但始终不肯放弃占领的南部地区,导致在从南到北的狭长占领区内兵力难以分配。乌克兰军队可以继续利用俄军的这一战略错误,再次争取主动。

俄军撤离南部的赫尔松后,俄乌军队在东部、南部处于对峙状态。乌克兰军队若能从中部突进(浅蓝色),分割俄军东部和南部的联系,直取马里乌波尔,可能会成为新的奇兵。(谷歌地图)

再出奇兵的难度和风险

俄军前线指挥部不大可能忽略乌克兰军队从中部突袭的风险,因此势必有所准备,甚至不排除设下陷阱。俄军从入侵开始,就一直在寻找机会包围乌克兰军队的主力,目前也不会放弃类似的企图。不过,以现在俄军的实力,恐难以实施包围作战,在东北部顿巴斯地区的俄军主力不敢再轻易调离,仅以南部和中部的兵力似乎难以完成这样的重任,更多可能是布下大量地雷,以阻止乌克兰军队的进攻。

乌克兰军队应该能准确掌握俄军的情报,不会轻易掉入俄军的陷阱。乌克兰军队最大的问题,应该是能否调集训练有素的军人和进攻所需的装备,还有连续不断的补给。

在消耗战中,乌克兰军队的损失一样很大,虽然多国志愿兵经验丰富,愿意上战场的乌克兰人也很踊跃,北约也在加紧培训,但组织另一场大规模的攻势作战,能否凑足有战斗力的部队,目前还是未知数。如果乌克兰军队准备再次声东击西的话,在东北部、中部两处分兵,甚至在南部三处分兵,足够的兵力是前提。

乌克兰军队进攻所需的坦克和装甲车数量可能也欠缺,北约目前还没有援助更多坦克,只能提供部分升级的T-72坦克,乌克兰军队比较熟悉;而各国其他类型的先进坦克,恐需要长期培训才能熟练操作。乌克兰军队也缴获了一些俄军坦克、装甲车,但有多少能用、相应的弹药是否供应充足也不得而知。乌克兰军队的战机有限,对大规模进攻尚难提供有力支援,相反更可能被俄军战机猎杀。

俄军的空袭对乌克兰军队进攻的威胁也不小,若长驱直入,补给线也可能遭遇俄军空袭,乌克兰的高空防空武器若不能安全地迅速前移,地面部队将暴露在俄军战机的狂轰滥炸之下。

冬季攻势还将面临其它困难,包括装备故障增多、恶劣天气下行动不便等,但俄军士兵守在冰天雪地的战壕里更是一种煎熬。

乌克兰军队组织一场大规模突袭的难度和风险都不小,但这也正是出奇兵的奥妙所在。初冬的地面可能还比较泥泞,进入深冬后,坚硬的地面应该对大规模装甲突袭有利,12月和1月,大概是乌克兰军队出奇兵的最佳时段。

2022年11月23日,乌克兰士兵在乌克兰东北部顿涅茨克地区的一座废弃建筑中训练。(Anatolii Stepanov/AFP via Getty Images)

结语

最新披露的信息显示,俄罗斯在9个月的战争中已经花费了约820亿美元,超过了年度军费,可能已经占据俄罗斯政府年度总预算的1/4。据称,俄罗斯可能正在筹划动员多达500万人参战,尽管可能性较小,但表明俄罗斯还不愿轻易退出乌克兰。

长期僵持的消耗战仍然对俄罗斯不利,但乌克兰应该要尽快收复国土,若希望进一步获得更多强力援助,乌克兰军队或许需要继续努力打破战场僵局,而不是在僵持中渡过冬天。乌克兰军队能否在冬季里再出奇兵,可能对尽早结束战事产生重大影响。

  • 最新评论
  • sleepy_cat

    现在乌克兰不适合用兵,道路泥泞,运输困难。 乌军大规模军事行动应该在12月下旬至2月份。

    屏蔽 举报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