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当街烧死人离谱,官方不通报更离谱

竹不倒 2022-05-15 16:03+-

当街烧死人离谱,当地官方不通报更离谱

  微博上有个词条,6000多万热度,不停有人在刷,但它就是上不了热搜。

  哈尔滨一名男子疫情后为了找点收入,想到给别人洗车,结果抢了号称“大河子”村霸的蛋糕,不仅被威胁,还被光天化日下泼汽油烧死了。

  关键是,人命关天,这么大的事,这么多天了居然没有媒体发出一点点声音,居然没有官方给出个通报,甚至连热搜都被控制住了,只能靠着网友们不停的刷,还要不停的被删评控评……

  拜托,这是法治社会,这是光天化日之下,你别说一个村霸,就是灭霸来了,也不带这么玩吧?

当街烧死人离谱,当地官方不通报更离谱

  根据家属的报案材料来看,这个村霸“大河子”绝对不简单。

  1,把一个普通人活活烧死了,居然连名字都没曝光,云南阿果看了都自叹不如。要有这本事,他还能改头换姓再活一回。

  2,别的村霸顶多是“和XXX有关系”,大河子走上来就开门见山,“执法局的人是我常年花钱养着的”,别人是攀关系,他是养小弟。别人暗箱操作躲躲闪闪,他搞你生怕你不知道是他在搞你……后台要硬到什么地步才会这般丧心病狂?他是手握当地哪位大领导的裸照吗?反正已经超脱了我的概念,一时半会描绘不出来。

  3,那辆收涮车泵的执法车也很有意思,下车什么也不说,直接收东西,不出示证件,也不告知哪个部门,大街上开着执法者,选中目标抬了就走。典型灭霸的操作,制霸。

  4,涮车泵被拖走后,这家人跑遍了各行政执法局的执法点,均被告知不晓得此事,也不知道他们的涮车泵被扣在哪里。要么之前那辆执法车是有人顶着大罪冒充国家执法人员,要么就是后来那群执法人员提前被打了招呼。

  5,最后就是大河子等人架着该男子并往他身上泼汽油,再由大河子的儿子点燃,将男子烧死。多大点事?不过就是洗个车,平常要多恶贯满盈才会为了这点事下死手?我说句实话,这种事情看了,大逼哥都是流着泪走的,黑社会都得直呼黑社会。(防失联请复制加微信:lybdao注明读者)

  微博上有这名男子生命弥留之际的录音,画面实在太过惨烈,怕给一些承受能力不强的人留下心理阴影,视频就不放上来了。

当街烧死人离谱,当地官方不通报更离谱

  一起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当街活活烧死人的黑社会行为,有恃无恐。一起重大的刑事案件,没有通报,没有声音。就算哈尔滨的警方在暗中调查,最起码也要出个通报告知社会吧?是他一个普通人的身份不配得到公正的审判吗?还是这位大河子实力通天,你们哈尔滨官方处理不了?

  5月8号的事,5月11号了我居然还是只能找到家属求助的信息以及网友转发的评论,为毛?新冠病毒是把你们的脑子吃掉了吗。

  狗仗人势,我真的很好奇,这位大河子仗了谁的势以至于敢如此丧心病狂。

  多的我就不写了,过于愤怒我什么骂话都写得出来,一来骂多了容易被删,二来写多了大家可能都看不下去更别提转发发声了。只说这名男子全身被烧伤躺在医院里求助拍的视频里,有两个令人哽咽的细节:

  视频录制开始,他先说道:xx你好,因为疫情大家都不好过……他是要死了呀,他还能说出“大家都不好过”这样的话,某些人摸摸良心,有痛的感觉吗?

  视频最后,他拱着被烧焦的手说,“警察同志救救我!”看到了吗?他至死都如此信任你们,至死都在求求你们这些青天大老爷给他做主。如此残暴,却又如此悲哀的事,若连一个通报都没有,连一个后续都没有,岂不令人寒心?

  历史,有两支笔,一支写尸骨未寒,一支写锣鼓齐喧。请当地尽快通报详情,把社会性事件公之于社会,黑暗不揭露不代表社会就不存在,莫要自欺欺人,莫要养痈自祸。有人说现代不需要鲁迅的《呐喊》,那么请给大家展示一下你们的《决心》。


延伸阅读

关于“哈尔滨市道里区曹某涛烧伤身亡”调查情况通报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2022年5月8日,哈尔滨市一男子烧伤身亡。哈尔滨市成立了由政法、公安、检察等部门及有关专家组成的调查组,经现场勘查,并调取曹某涛所驾车行车记录仪,120急救车医务人员工作记录仪,出警民警执法记录仪,加油站、超市、行车沿线和医院急诊室视频监控,走访调查证人48人,制作笔录70份。调查情况如下:

  经核,5月8日13时45分,哈尔滨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到报警称:道里区天平路附近有人烧伤。民警赶到现场,发现一男一女被烧伤,与120急救人员将伤者送至哈尔滨市第五医院救治。伤者曹某涛(男,35岁)经抢救无效死亡;伤者卢某秋(女,37岁)右背部、右肩部及右上臂Ⅱ度烧伤,无生命危险。

  经查,5月7日,曹某友(男,56岁,死者曹某涛之父)在道里区天平路与南湖路交叉口北侧人行道摆摊刷车。当天18时40分许,道里区综合行政执法局工作人员因曹某友违规占道刷车,暂存其刷车水泵于道里区执法局,曹某友、曹某涛父子怀疑是同在此处摆摊刷车、此前发生过矛盾,且当时不在现场的张某和(男,40岁,绰号“大和子”,与网传“大河子”并非一人)举报的。

  视频和微信支付记录及证人证实,5月8日10时41分,曹某涛在道里区新发镇胜利加油站购买92号汽油16.75升,先将汽油加入自带的塑料桶中,放于车后货箱,剩余汽油加入其驾驶的黑AL5*59灰色福田小货车内。11时19分,曹某涛到道里区崂山路宜居家园(一期)启诚超市,购买了两个防风打火机和一个普通打火机。

  视频及有关目击证人证明,13时34分58秒,曹某涛下车,拎着装有汽油的塑料桶步行前往事发地点,找到张某和(大和子),与之发生争吵,曹某涛将汽油泼洒在自己身上及周边,正在刷车的卢某秋(张某和妻子)上前劝解,张某和将汽油桶从曹某涛手中抢下,并移至10米以外。其间,曹某涛将卢某秋搂住,在卢某秋挣脱中,将手中打火机点燃,致二人不同程度烧伤。经比对,在现场提取的打火机,与曹某涛在超市购买的一致。打火机和汽油桶盖上检出的DNA,经比对与曹某涛一致。此外,据执法记录仪、120工作记录仪记录,120急救人员、出警民警询问,及在场目击者证实,曹某涛是自己点的火。

  医院急诊室的视频显示,事发时未在现场的曹某涛母亲韩某英对曹某涛说“他儿子浇的,听着没有”,曹某涛点头。其母又对曹某涛说“听见没有?他爹把着的你,他儿子往你身上倒,他爹把着你,往你身上浇的汽油,他儿子点的,知道了不”?曹某涛点头“嗯”。随后,曹某涛之妹曹某录制了网传视频,相关内容与事实不符。经查张某和的儿子当时并不在事发现场。

  经出警民警、120急救人员及现场目击证人证实,现场曹某涛未被绳子捆绑,刑事技术部门现场勘查未发现现场有绳子残留物,检验鉴定未见绳子捆绑痕迹,网传的“绳子”为烧焦的衣服残留物。

  在调查过程中,未发现涉黑涉恶线索。

  调查组将始终坚持依法公正、实事求是、严谨负责,严肃查处任何违法违规行为。

哈尔滨市调查组

2022年5月15日



  • 最新评论
  • mwzqjw

    一个黑帮土匪的地方能有什么好鸟?

    屏蔽 举报
  • popchengz

    在中共管理下的国度黑和白已经分不清了还有红的和粉红的插一脚。。民众活得真累。。

    屏蔽 举报
  • lary

    屏蔽 举报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