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战狼外交多线受挫

王赫 2022-04-04 22:29+-

王赫评论分析文章:中共外交有两大基轴,一是“大国外交”,一是“周边外交”。“大国外交”,主要是指其与美、欧、俄的关系。中美欧俄四角中,包含两大“大三角”,即军事上的“中美俄”和经济上的“中美欧”。俄乌一战,使中美欧俄四角发生巨变。目前中共举步维艰,是与俄罗斯联手与美欧对抗,还是站在美欧与俄罗斯中间,形成一个不等边三角?在美欧的强大压力下,估计中共会走后一条路,但其会觉得憋屈,可能时不时搞些动作。

中共战狼外交多线受挫

  这张2015年5月11日从军用飞机上拍摄的航照,显示中共持续在南沙群岛美济礁上填海造岛。

  在“周边外交”中,中共就是一副战狼姿态了;不过,进入2022年,尤其是俄乌战争爆发后,明显受到了相关国家的抵制。本文概述如下。

  日本提高对中共的警惕

  3月15日,日本就中国船只进入日本专属经济区(EEZ)进行调查一事,提出抗议。日本将距日中两国各自海岸线等距离的日中中间线东侧设定为EEZ,据悉中国海洋调查船越过了中间线,进入日本一侧活动。

  但中共不接受日本立场,其主张的东海海洋权益包括延伸至冲绳附近的大陆架全部区域。中日至今没有达成东海划界,因此时有纠纷。

  3月底,日本对中国的政府开发援助(ODA)结束,为约42年的历史画上句号。对华ODA始于支援中国改革开放政策。但鉴于中国经济发展和反日政策,质疑其必要性的呼声在日本高涨,最终走向落幕。

  而俄乌战争的爆发,更使日本对中共提高警惕。3月27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出席防卫大学毕业礼时称,中共近年愈加在东海和南海试图单方面改变现状,表示“决不允许(任何国家)在印太区、尤其是在东亚,凭实力单方面改变现状。”

  印度拒绝中共“边界问题适当位置论”

  3月24日,中共外长王毅低调的突访印度。这是2020年中印边境致命冲突后中共最高级别官员的到访。普遍认为,在俄乌战争导致国际战略格局急剧变化之际,中共急需拉拢印度(印度没有追随美国、欧盟、日本对俄罗斯实施制裁;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已于3月19日访问印度)。

  但荒唐的是,之前2天,王毅在巴基斯坦出席伊斯兰合作组织(OIC)会议时的表态(“中国与伊斯兰会议组织在克什米尔问题上,拥有共同的愿望”),引发印度怒火,印度外交部直接点名批评王毅。

  王毅在分别与印度外长、国家安全顾问的会谈中,提出一套话术,即三点思路:要以长远眼光看待双方关系;双方要坚持“中印互不构成威胁,互为发展机遇”的战略判断;把边界问题上的分歧摆在双边关系适当位置,坚持双边关系正确发展方向。

  这遭到印度的坚决反对。印度外长表示,只要在有争议边界有大量军队部署,两国关系就不可能恢复正常。这表明中共对印战略欺骗的破产。中印关系或将进入新阶段。

  “一带一路”在尼泊尔停滞

  3月26日,王毅访问尼泊尔,签署了九项协议,但没有一项是关于“一带一路”倡议的。尼泊尔总理德乌帕(Sher Bahadur Deuba)会见王毅时,强调贷款不是尼泊尔目前所希望的,而是在赠款援助下寻求从中国获得更多项目。

  在谈判期间,尼泊尔一方坚持要求中共提供赠款,如果必须提供贷款,则应是“软性贷款”或“优惠贷款”(中共在“一带一路”项目下提供的贷款往往利率较高,回报期较短)。 尼泊尔财政部一位高级官员表示:“我们还设定了上限。一带一路项目软性贷款利率不得超过2%。此外,还款时间应按照国际标准执行,或按照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和其它机构执行的利率。”而且,“一带一路”下的项目应该对所有人开放,这意味着投标权不能只保留给中国企业。

  2017年,中共同尼泊尔签署“一带一路”合作备忘录。这次中共外交部官网发布的德乌帕会见王毅的新闻稿中,却没有提到“一带一路”。

  中越裂痕加大

  3月4日,中共海事局本月在官网发布航行警告说,从当天傍晚6时起至3月15日傍晚6时进行军事训练,并提供了有关水域的坐标,位置大约是在海南三亚和越南顺化之间,通告以“禁止驶入”作结。

  就此,7日,越南外交部发言人称,中共的上述公告中所涉及的部分水域属于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确定的越南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要求中共尊重且不侵犯越南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不采取使形势复杂化的行为。8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强硬回应:中共在自己家门口开展军事演习活动合理合法,无可非议。

  这使中越裂痕加大。例如,3月31日至4月3日,所谓中共外交的“主场时间”,印度尼西亚外长蕾特诺、泰国副总理兼外长敦、菲律宾外长洛钦、缅甸外长温纳貌伦分别访华。但越南不在其中。

  事实上,越南与中共分歧是巨大的。除南海争端外,比如在对AUKUS的态度上,中越大相径庭。中共坚决反对美英澳三边安全合作机制(其首要目标是由英、美协助澳大利亚建造一支核动力潜艇舰队),越南虽未表态,但其真实态度昭然若揭(认为中美在亚太地区越是激烈对抗,越南的利益空间就越大。)

  菲律宾展现对中共强硬一面

  2016年杜特尔特就任菲律宾总统后,中菲关系从“南海仲裁案”的低点开始“转圜”。中共对菲实施的是“两手策略”:在向菲律宾提供经济援助的同时,又利用其优势军力在两国有争议的岛屿和海域对菲保持压力。而中共经援往往雷声大雨点小,压力却在逐渐放大,加上美国强化对菲支援政策,杜特尔特过去两年又开始走向美国,再度调整对华政策。

  进入2022年,由于俄乌战争与台海紧张形势的冲击,又大选在即,菲律宾对华政策的调整力度加大,举例而言:

  其一,3月28日起,菲律宾和美国展开为期12天的规模空前的联合军演,有3800名菲律宾人和5100名美国人员参加。这个每年的例行军演,于1991年首次举行,但2020年由于疫情而取消,2021年缩小规模。今年军演的规模前所未有,一方面意味着美国和菲律宾的防务联盟“重回正轨”(菲美关系在2016年杜特尔特就任菲律宾总统后发生波折),另一方面剑指中共(两国演习主要聚焦南海地区可能发生的冲突)。

  其二, 3月14日,菲律宾召见中共大使,要求其就一艘中共军舰艇未经许可进入菲国群岛水域、在苏禄海徘徊(lingering)三天、并无视撤离命令之事作出说明。该中共军舰(815型电子侦察舰),于1月29日至2月1日,在菲律宾最大航道苏禄海(Sulu Sea)航行,中共宣称是在“进行无害通过(innocent passage)”。依照国际海洋法,外国船舶享有海道通行权,但不能做电子侦察或军事行动;鉴于中共军舰的航迹并非是连续和快速的(其应在作军事测绘),菲律宾认定其触犯国家主权。

  其三,3月2日,在黄岩岛(菲律宾称斯卡伯勒浅滩)周围,一艘中共海警船(舷号3305)朝着菲律宾“马拉布里戈”号巡逻舰(BRP Malabigo)方向约21码(19.2米)的区域进行近距离活动。菲律宾海岸警卫队(PCG)说,“这限制了马拉布里戈号巡逻舰的活动空间,明显违反了1972年的国际海上避碰规则公约。”这是去年5月以来,中共海警船和菲律宾船第四次在黄岩岛发生此类事件。

  4月3日,菲中外长在中国安徽屯溪会谈,中方老调重弹(所谓中方始终将菲律宾放在其周边外交的优先位置,“双方要排除干扰,冷静妥善管控分歧,不使其影响中菲关系大局”),同时加强利益诱惑(所谓“中方愿同菲方加快推进基础设施重点项目建设,也愿继续根据菲方需要提供新冠疫苗援助,加强公共卫生合作”),但在正在迅猛变化的国际背景中已不足以使菲律宾满足了。

  4月8日,杜特尔特将与近平视频会晤。杜特尔特表示,他担心俄乌战事会升级至核战或扩散到亚洲,甚至演变成北京进攻台湾,“问题是一旦变成全面战争,菲律宾也将会受影响,因为这里有美国人”。显然,摇摆中的菲律宾正与中共拉开距离。

  更重要的是, 5月9日总统大选,新总统上台,菲律宾对华政策和菲中美关系再度面临变局。

  结语

  2022年,中共进入多事之秋。除俄乌战争的冲击外,(一)中国疫情突起,深圳、长春、上海封城,“清零”政策造成巨大民生灾难,天怒人怨;(二)中国经济衰蔽,股市动荡,外资开始流出中国;(三)围绕“二十大”习近平三连任,中共内斗激化,等等。这些都使中国的局势高度紧张,难以预测。

  这时,中共急于调整外交,力求创造一个缓和与相对稳定的国际环境,却由于其“战狼本性”、缺乏战略远见、涉外系统的各自为政与外交操作的僵硬,使其“大国外交”深陷困境,“周边外交”处处碰壁。

  如果内外激荡,中国局势发展则充满了各种可能性。

  • 最新评论
  • yuanhong06

    贷款不是尼泊尔目前所希望的,而是在赠款援助下寻求从中国获得更多项目。hahaha

    屏蔽 举报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