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已经成了中国犯罪集团的乐园

世界报 2022-01-17 16:54+-

  法国世界报近日刊登长篇调查报道,介绍了柬埔寨的中国城 (chinatown)西哈努克港如何发展成为中国犯罪集团的乐园。世界报指出,柬埔寨是中国一带一路投资计划的巨大受益者,但与此同时,一带一路也在柬埔寨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这里已经成了中国犯罪集团的乐园

  柬埔寨西哈努克港海滩,2021年12月。

  西哈努克港原名西哈努克城(កំពង់សោម,Kampong Som),是柬埔寨西哈努克省的一个港口城市,为该省首府,以柬埔寨前国王西哈努克的名字命名。西哈努克港简称西港,是一个深水港,也是柬埔寨最大的海港及对外贸易中心。此市也是柬埔寨国内比较重要的旅游城市,有大量的中国饭店及旅馆。西哈努克也是中国人最为密集的地方之一。根据来自维基解密网站的数据, 在2019年,大约有8万中国人在西哈努克市,与当地柬埔寨人数目差不多。西港是中国一带一路计划的重镇之一,当地设有一个中国经济特区,中资这点投资赌场,房地产与旅游业。

  杀猪盘是什么?

  世界报报道指出,西港中国城的入口有保安人员严厉把守,铁门四周均安装了视频监督仪,事实上,类似的赌场与网络敲诈中心在柬埔寨共有十多个,它们分别设在柬埔寨与泰国以及老挝的边界,数千人在网络敲诈中心工作,在中国老板以及来自其他各地的黑帮头目的监督下。

  世界报指出,这些网络诈骗企业对外称呼冠冕堂皇,比如说“数字工业投资园”,其职工主要来自中国国内,不过,新冠疫情使他们不得不雇佣当地人或者来自其他国家的人员。一位化名为 Sem Chakrya的27岁的柬埔寨高棉人向记者介绍,他的任务是在欧洲五国开拓市场,其中包括法国,他拥有四个手机,每个手机帐号不同,但使用同一个美女的照片,这位不明国籍的美女在中心负责协调工作,目的是使用胡萝卜将网民吸引上勾,最后再榨取他们的钱财。这就是所谓的杀猪盘。杀猪盘的生意网从菲律宾途径老挝,柬埔寨延伸至缅甸,而西港则是杀猪盘国的首都。研究法国一带一路规划对东南亚地区影响的法国专家Elsa Lafaye de Michaux指出,这是一带一路规划的负面影响之一,西港是一带一路规划的一大重要环节,西港的面积同中国的深圳相近,其人口总数也同当年1982年深圳启动开发时的人口总数相近。柬埔寨总理洪森明确表示期待将西港发展成为东南亚的深圳。

  网络赌博行业

  2017年,柬埔寨政府向75家网络游戏,赌博企业发放许可证,据日本媒体介绍,西港网络游戏收入每年在35亿至50亿美元之间,其中90 %来自网络虚拟赌博场,柬埔寨当局对此似乎无能为力。

  西港吸引来自中国,澳门,香港以及台湾的犯罪分子,当地的绑架,贩毒以及卖淫活动日益猖獗。2020年12月12日,柬埔寨与中国警方在前往西港的路上联合活动截获1,5吨的兴奋剂氯胺酮,三名台湾人遭逮捕。在毒品生产地点曾经引发激战,一名台湾人被击毙。

  中国政府意识到网络赌博成为洗钱途径,导致大量中国资金外流,在北京的压力下,柬埔寨政府宣布从2020年一月起,不再续发网络赌场许可证,中国政府也出台了类似的禁令。再加上去年三月,新冠疫情再西港爆发,导致数万名中国人离开西港。疫情期间,赌场的名称逐渐被数字园所取代,其中工作人员,无论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都被没收个人证件,网络诈骗活动逐渐恢复,被剥夺自由的工作人员,每天工作事件长达11小时,一名得以辞职的当地高棉年轻女子向记者表示,她因为不愿意欺骗他人而决定辞职,数字园内气氛十分紧张,都多中国人都十分悲观绝望,她在工作期间就有一人自杀。离开之后,又有一名越南人被殴打之后被推下楼摔死。网络诈骗的受害者不仅仅是被诈骗者,而且也包括从事诈骗的工作人员,他们往往遭遇奴隶待遇。

  中国城成为剥夺他人自由的紫禁城

  柬埔寨当地媒体,高棉时报2021年8月首次报道了四名菲律宾人从数字园“获释”的消息,2021年10月,41名印尼人在印尼使馆的要求下在柬埔寨警方的保护下离开中国城。11月24日,三名泰国人在泰国边界的一座数中国城被释放,泰国警方打击人口贩卖分部负责人发表公告指出:受害者遭受暴力殴打,榨取钱财,非法关押并且被剥夺食品等非人道的待遇。

  据世界报获得的信息,一名生活在柬埔寨的法国人也在2021年夏天在柬埔寨南部被短暂扣押两个月,他通过脸书应聘与一位中国老板两度会面,在家人发出警报后,法国警方与柬埔寨当局交涉后他才得以获释,这位三十多岁的法国人拒绝接受世界报的采访。

  事实上,柬埔寨警方并不进入紫禁城,而是与中方负责人直接谈判,之后,涉及的人员才被带到警察署释放。一位曾经从事类似工作的中国人向世界报表示,成功的诈骗犯每月可以可以诈骗五十万元人民币,他自己可以保留九万元。但是,他们的工作时间通常是每天15个小时。

  这名从内蒙来到西港的人化名Xiao Xiong,2021年七月来到当地,原以为是在网络游戏行业工作,由于拒绝诈骗他人,拒绝一天15小时的工作时间,他试图通过隐藏的一个手机与警方联系逃出数字园。而警方却迅速与他的老板联系并且对他进行威胁,最终他成功地通过脸书与柬埔寨总理洪森取得联系,他用英语向洪森表示:“亲爱地洪森总理,我被绑架强迫拘留在柬埔寨,被殴打,我是中国人。”发出短信之后两天,他就获释。目前他受到一位名叫 Chen Baorong地湖北人地保护,这名二十年前来自柬埔寨地湖北人娶了一位当地女子,并且在十年内发财起家,他家成为受害者地避难所。据他评估,在数字园工作地职工有40 %是自愿参与诈骗活动,而其他60 %则是被迫从事非法活动。

  文章最后介绍了澳门商人尹国驹,绰号崩牙驹在柬埔寨的活动,2012年他出狱后从事加密货币生意,2018年在柬埔寨成立洪门公司,他们在香港,澳门以及台湾华人界拥有市场,世界报认为洪门公司因其煽动民族主义以及渗透其他组织的功能而暗底下受到负责海外华人的北京统战部的支持。

  作者评论说,英国殖民时代,伦敦在地缘政治领域的扩张与开拓鸦片市场异曲同工,今天中国的一带一路或者正在起着同样的作用。

  • 最新评论
  • xpt

    当年上海租界“华人与狗不得入内”让国人屈辱了一个世纪。现在看看柬埔寨,不是没有道理。 不是你们被侮辱, 只是没有机会而已。有了机会, 比狗还不如。 柬埔寨人更狠, 更野蛮。现在他们能“华人与狗”都可以入内,只是为了圈钱。等着瞧吧, 不出几年,柬埔寨也会关起门来打狗。这些高楼和娱乐中心都会成为柬埔寨国有资产。 凡是流氓都会这招儿。当年中共的一套, 柬埔寨 人都会。

    屏蔽 举报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