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鲁番墓葬惊现皮质仿生盔甲 历史长2500年

希望之声 2022-01-13 19:58+-

吐鲁番墓葬惊现皮质仿生盔甲 历史长2500年

一个考古学家团队近日在新疆吐鲁番洋海墓群发现了一款鳞形仿生皮制盔甲,研究人员认为这距今2,500年的,是人类最早期的仿生制品。

据Live Science 网站报道,这款由5,444块较小、140块较大的鳞形生牛皮革横向排列、并用皮革带串起来的盔甲,可用于保护前胸后背、身体左侧,并可以在无需他人协助的情况下自行穿戴。苏黎世大学亚洲与东方研究所研究员韦特曼(Patrick Wertmann)是此研究的主要负责人。他说:“这是一款轻质高效的、可自行调整的盔甲,可用于保护一只大型部队中所有的士兵。”

德国考古研究所欧亚部主任、此研究的研究员之一的瓦格纳(Mayke Wagner)认为,这个盔甲是一种人类早期的仿生制品,这种鱼鳞一样的盔甲增强了人类皮肤抵御打击、刺伤和射击的能力。

洋海墓群位于吐鲁番盆地火焰山南部的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边缘的鄯善县。当地村民于1970年初发现了这座古老的墓地。自2003年以来,考古学家已在那里挖掘出了500多座墓葬,在其中的一座中发现了这件皮质盔甲。

考古学家表示,洋海墓群在公元前12世纪~公元2世纪长达1,400年间,曾经被频繁使用。韦特曼表示,虽然当时的人没有留下任何文字纪录,但是中国的考古学家将塔里木盆地(Tarim Basin) 的古人称为“车师人”,并认为这些车师人当时居住在帐篷中,务农,并蓄养类似于牛、羊等家畜。他们还精通马术。

报道表示,在人类历史上保存最完好的,是从公元前14世纪的古埃及的图坦卡蒙国王陵墓中发现的一件古代皮革鳞质盔甲。这个盔甲目前被收藏于纽约市的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其历史可追溯与公元前8世纪-3世纪,但是起源未知。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中收藏的、人类保存最完整的古埃及的国王墓中发现的皮质盔甲。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中收藏的、人类迄今保存最完整的古埃及的国王墓中发现的皮质盔甲(图片来源: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图片)。

这个盔甲是在海洋墓群的一个30多岁的死者的墓中发现的。他的陪葬品还包括瓷器、两块由牛角和木头制成的马脸颊的碎片以及一只羊头骨。

考古学家们在重组了这个盔甲后发现,这个盔甲重达11磅(5公斤)。

瓦格纳教授表示,考古学家们原本完全没有注意道墓葬中的这一堆皮革碎片,因为在吐鲁番盆地的极干燥的环境中,经常会发现这种古代的皮质品。但是这个盔甲的发现令他们震惊,因为这种鳞形盔甲与公元前5世纪的波斯士兵穿的盔甲类似。

然而,考古学家对于盔甲上插的一根植物刺进行放射性碳年代测试后,发现这根刺介于公元前786年-公元前534年,比波斯的鳞形盔甲更早。

瓦格纳说,考古学家们认为这是中国最早的一款鳞形仿生盔甲,“在中国东部也发生过盔甲碎片,但是是不同的盔甲。”

由于这款盔甲是在介于欧亚大陆之间的吐鲁番发现的,因此他们认为这个盔甲可能并非中国人制作的。事实上,他们根据大英博物馆的纪录估计,这款盔甲可能是公元前911年至公元前609年的新亚述帝国(Neo-Assyrian Empire)的产物。

韦特曼说:“我们认为这个鳞形皮质盔甲很可能是新亚述帝国或邻国生产的。”他们认为,如果这种推测是正确的,那么这个在洋海墓地发现的盔甲就是公元前1,000年上半叶,东西方技术跨越欧亚大陆的罕见证据之一。

考古学家认为,西亚的战车骑手从公元前1,500年开始穿戴这种鳞形盔甲,但是战车成为了西亚军队的一种装备。随后,北部的波斯人(Persians)和东部的斯基泰人(Scythians)也开始使用这种盔甲。再后来,希腊人也开始使用这种鳞形盔甲。 

韦特曼说:“但是对于希腊人而言,这种鳞形盔甲总是具有异国情调的。他们更喜欢其他类型的盔甲。”希腊人更喜欢那种彰显夸张的胸肌、坚实的肌肉纹路的笨重的铜制盔甲。

考古学家们目前尚不清楚,为何这个盔甲会出现在洋海墓地中。韦特曼表示,考古学家们对此有三种假设:一种是这个墓地的主人曾在亚述帝国中参加过战争,并将自己的盔甲带回了吐鲁番;或者这是他在战场上抢得的一个亚述士兵的盔甲;或者这是一个不知何故来到吐鲁番的亚述人或北高加索人的墓地。韦特曼说: “这三种假设都是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