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干妈从省府调任北京,还有一400亿的大项目"

中央政法委长安剑 2021-11-24 22:34+-

 

  中共媒体《长安剑》:2021年春节前夕,某省的冬天格外寒冷,阴雨绵绵。

  陈晓兰每天傍晚下班只能靠骑行共享单车回家,因为她的车子已经被拿去抵押。雨水无情地在她身上拍打,让她的心感到格外凉。

  那段时间,她年仅1岁的孩子生着病,母亲也突发重疾住进了医院,她和姐姐却没有钱支付医药费,只能靠着年迈的父亲东凑西借来的救命钱给母亲治病。

  在医院里,姐妹俩坐在过道中,无助自责涌上心头,俩人抱头痛哭。

  找到那个叫李敏的女人,成为了她们的唯一念头……

  渐渐地,两人成为了亲密无间的好朋友

  第一次见到李敏,是在2018年的夏天,陈晓兰作为亲属,和自己的表姐张春梅一同前往三亚旅游。

  李敏是张春梅的老板,这次旅游,就是她组织的。

  “开的是奔驰,用的都是奢侈品”,在某省某市,李敏是一个生意场上有名的“富婆”。

  据传,李敏还有一个手眼通天、很有能力的“干妈”,在某省政府任职高官后调任北京,无儿无女。李敏则利用其“干妈”的关系帮助别人消案底、调动工作等等。

  此前,陈晓兰经常从表姐口中得知,李敏在当地有一定名气,有能力、有人脉、讲信誉、乐于助人、出手还很阔绰。李敏对表姐也非常好,答应给表姐买房,还交了定金。每次逢年过节,表姐都会向亲戚炫耀李敏给她买的金银首饰。

  在其表姐的介绍下,陈晓兰认识了李敏。

  旅途中,李敏因转账遇到困难,向陈晓兰求助。陈晓兰二话没说,当即给她转了2万元,李敏当天就给陈晓兰转回了这笔钱。

  李敏了解到,陈晓兰在某省某市从事房地产销售工作,有房有车,月薪过万,家庭收入在当地也算得上中等以上水平。姐姐陈晓燕和她一样,也在当地从事房地产销售工作,家庭收入也颇丰。

  这场相识,也让李敏开始盯上了陈晓兰姐妹俩。

  从那以后,两人频繁联系,李敏经常外出娱乐、进出高档场所吃饭消费都会邀请陈晓兰一同参加,而费用则由李敏一人支付。

  李敏也会因生意上的资金周转常常向陈晓兰借钱,每年都借个十几二十余次,每次三五万不等,但没过几天李敏都会很准时还钱,有时还提前还,而且每次都会给陈晓兰一定的利息。

  逢年过节、生日宴会两人还会相互登门拜访。渐渐地,两人成为了亲密无间的好朋友。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个“好朋友”也终于慢慢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

  “要赚钱吗?有一个项目,绝对暴利!”

  “要赚钱吗?有一个项目,绝对暴利!我试了几个月,玩得比较好的朋友才带着一起,挺稳”。

  2020年5月17日,李敏给陈晓兰姐妹俩发信息,推荐她们参加一个“投返利”的项目。

  李敏告诉她们,投10000元每天返利668元,返利周期为30天,共返还20040元。她还将推荐朋友玩“投返利”、向朋友转账“投返利”所赚钱款的微信截图,转发给了姐妹俩,并称自己也投了20万元。

  起初,陈晓兰有些疑虑,她向表姐张春梅了解后得知,表姐她们母女俩都从项目中赚到了钱,李敏身边其他人也都赚到了钱。

  “我才赚了一点,春梅赚得多”,在得到表姐母亲的确认后,姐妹俩心动了。

  于是,姐妹俩将信将疑地参与到“投返利”项目中。

  陈晓兰先是投了1万元,当天便收到了李敏发来的668元返利款。此后的连续7天,陈晓兰都能准时收到李敏转来的返利款。

  此时,李敏告知陈晓兰再投一点,称这个项目有期限,结束了,也就没机会了。

  接着,从5月23日至30日,陈晓兰又先后投了3笔共7万元,返利依旧每天准时收到。而后,李敏让其干脆一次性投多点,并保证不会害她。

  见李敏每天都能准时地将返利款转到自己手中,6月11日,陈晓兰将最后一笔7万元“投返利款”转给了李敏。

  但这次返利就没有那么准时了,没过多久,李敏告知陈晓兰返利公司财务不上班,得过几天才能返利,并将与公司财务的微信聊天截图发给了陈晓兰。

  不过几天以后,陈晓兰还是收到了李敏发来的返利款。

  而后的返利,逐渐变成了隔2天、4天、5天或一个星期不等时段返还。

  2020年7月10日,李敏告诉陈晓兰,她的朋友通过“投返利”赚了很多钱,并送给她55万元。她从中拿出20万帮陈晓兰再次投到“投返利”中,算是把之前自己欠陈晓兰的钱款一次性还清。对此,陈晓兰表示同意。

  次日,李敏又告知陈晓兰姐妹俩因为北京疫情,返利公司不上班,等正常上班后再继续返利。

  至此,姐妹俩在“投返利”项目上共投入了48万元,返利38万元。

  陈晓兰不知道的是,其实在6月份的时候,李敏就已经逐渐陷入资金短缺的境地。

  “干妈”那里,还有一个赚钱的“好机会”

  在返利项目进行的同时,六月底,作为“好朋友”的李敏,又向陈晓兰姐妹俩提供了另一个“赚钱的好机会。”

  6月26日,在李敏的邀请下,陈晓兰姐妹俩相继带着孩子和母亲来到三亚。两天后,李敏告诉她们,自己“干妈”有一笔400亿的资金在境外被冻结,需要通过缴税的方式才能将400亿全部解冻取出。

  但是“干妈”在凑钱缴税资金周转方面遇到了一些小困难,她们如果能一起帮助“干妈”共同解决这个问题,“干妈”许诺姐妹俩凑多少钱缴税就还多少钱作为利息,还会给姐妹俩每人赠送一套三亚海棠湾的别墅和豪车。

  李敏告诉她们,自己也在参与凑钱缴税,而且出的是大头,并将她们拉进了一个名为“使命”的9人微信凑钱缴税群。群里除了“干妈”、李敏还有张春梅、周勇等人。

  周勇是李敏的前夫,是一名在政府部门当领导的公职人员。见他也参与其中,姐妹俩的疑虑打消不少。

  在微信群里,“干妈”又向大家表明了身份,说清了凑钱缴税解冻400亿的来龙去脉,姐妹俩的求证也得到了明确的解释,确实与李敏口中所说相符。

  原本两人只是听说有“干妈”这么一个人,现在可以直接和“干妈”对话,两人开始相信确有此事,也对此充满了期待。

  当天,陈晓兰便帮助李敏凑了11896元。6月30日,陈晓兰帮助李敏凑了30000元,陈晓燕帮助李敏凑了6000元。

  而这,仅仅只是开始。

  为了进一步加深姐妹俩的信任,李敏还让陈晓兰“无意间”得知了“干妈”身份的信息。

  事后通过网络查询,陈晓兰确认李敏口中的“干妈”确有其人。和传闻的一样,“干妈”曾在某省就任重要职务,已调任北京。

  这让陈晓兰姐妹俩对李敏深信不疑,也让姐妹俩一步一步深陷其中。

  “凑完这笔钱,400亿就可以到手了!”

  16:00 李敏:今天凑55万缴税,我们一起努力,晚上12点前必须凑到,5万块15天给1万5的利息。

  16:30 陈晓燕:今天就要吗?我平安贷2天才能下来。

  17:31 李敏:今天就要,借一下,贷下360那个额度高,今天周勇负责监督你们(凑钱)。

  17:36 张春梅:借了半天借了1万,我转给周勇了。

  20:31 周勇:晓兰的卡能够刷出来缺口就不大了。

  22:05 李敏:你信用卡刷出来了?我30万齐了,你们25万,还差那么多。

  22:09 陈晓兰:刷了55000元。

  22:26 陈晓燕:已经榨得很干了。

  23:24 李敏:感谢大家帮忙!是我没用。

  23:38 陈晓燕:现在刷来得及吗?

  23:38 周勇:十二点前都来得及。

  23:38 李敏:差10万。

  23:47 陈晓兰:凑了53200元。

  23:54 李敏:齐了齐了,我现在去干妈那里。

  23:55 周勇:不负众望,大家辛苦了。明天要去买点好菜,今天大家都在凑钱饭都没有吃好。”

  7月22日星期四,“使命”微信群中,李敏和往常一样负责组织凑钱,周勇汇报自己凑钱任务情况,并监督煽动大家加油凑钱,张春梅也参与其中。

  当晚,陈晓燕分6次凑到了73000元,陈晓兰分3次凑了108200元。

  “凑完这笔所谓的55万缴税钱,400亿就可以到手了!”之前已经凑过几次钱的姐妹俩幻想着美好结局,整个过程高度紧张,强烈的亢奋情绪弥漫开来。

  没想到第二天,李敏却又告诉她们,由于恰逢星期五钱还无法取出,还要凑18万元的锁卡费,否则400亿将会被银行收回。

  于是,姐妹俩又开始凑起了锁卡费。

  就这样,周而复始,姐妹俩陷入了“凑钱缴税——锁卡——等待放款——重新凑钱缴税——重新锁卡——等待放款”的怪圈。

  期间,陈晓兰也曾有过放弃的念头,但想到今天钱没凑够,事没办成,400亿就无法解冻,之前自己投进去的钱也要不回来,大家都只有等死。

  想到这,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往里面投。

  直至9月10日,姐妹俩前后借遍了手机贷、支付宝、信用卡、网贷等平台以及身边的亲戚朋友,共向李敏转去214万元。

  而她们却不知道,这些钱全部都被李敏用于自己的日常高额开销和新美容院的装修了。

  8月23日,见陈晓兰姐妹俩实在拿不出钱了,李敏便先让她们回某省等消息。

  随后再和李敏联系,对方只是各种托词,“过两天”“事情马上就要办好了”“放心这事情一定会办好的”。

  直到11月,姐妹俩得知李敏在北京,便赶忙前去找寻,人找到了,但答复依旧。从那以后,李敏干脆与姐妹俩玩起了失踪,这让姐妹俩不再幻想。

  她们终于想明白,自己是被骗了!

  2021年3月中旬,姐妹俩得知李敏在三亚,便毅然辞去工作,来到三亚。李敏对姐妹俩避而不见,只是让张春梅给两人找个宾馆住下,给了几百块钱后便匆匆离开。而表姐张春梅,对她们也是冷言冷语。

  3月16日,姐妹俩拖着行李箱,来到三亚市公安局吉阳分局鹿回头派出所报警,述说自己的遭遇。

  三个月后,李敏、张春梅、周勇三人相继落网。审讯室里,李敏终于承认,自己就是“干妈”,而“凑钱缴税解冻钱款”只不过是她自导自演的一个骗局。

  “一到还房贷的时候,发现自己怎么连房贷都还不起了,小孩的奶粉没了,尿不湿没了,怎么自己连奶粉都买不起了,孩子还这么小,就遇到这样的变故……”

  想到李敏,想到自己这两年的遭遇,陈晓兰失声痛哭。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 最新评论
  • lary

    这些年。骗子最发财,包括马列主义的骗子及其家属。

    屏蔽 举报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