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媒捧习仲勋家风 内斗摊牌在即?

大纪元 2021-10-16 23:02+-

10月15日,中共党媒新华社发表文章《习仲勋的家风》。这篇文章当然试图从另外的角度热捧习近平,不但“根红苗正”,还具备了“领袖”的气质。十九届六中全会之前,这相当于正式放出了习近平谋求连任的信号,习阵营应该准备与政敌摊牌。

id13309355-GettyImages-475264547-600x400.jpg

10月15日为何特殊

新华社选择10月15日这一天发表关于习仲勋的文章,是因为习仲勋出生于1913年10月15日,等于在纪念习仲勋108岁冥诞。当然,歌颂习仲勋是为了歌颂习近平。文章开篇就称,“2001年10月15日,时任福建省省长的习近平给适逢88岁‘米寿’的父亲习仲勋写了一封情深意切、大义微言的‘拜寿信’”。

在这封信中,习近平写道,“我们从小就是在父亲的这种教育下,养成勤俭持家习惯的。这是一个堪称楷模的老布尔什维克和共产党人的家风。这样的好家风应世代相传”。

这样的祝寿词,大概是中共红色家族内部特有的话语,表面上很红、很马列,但此时发表的用意,是要子承父业、继续坐江山。

新华社也称,习近平说到的“这样的好家风”,“它既浸润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又打上了‘老布尔什维克和共产党人’特有的党性原则及政治烙印”;“这样的好家风,无疑一直熏陶、孕育和影响着习近平的人生态度、价值取向以及行事风格”。

中共党媒当然知道,“布尔什维克”是外来的主义,不是中国人的东西,放在中国传统的家书里,既不伦不类,也有崇洋媚外之嫌。于是,新华社首先将习近平的家书描绘成“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之后才说“又打上了‘老布尔什维克和共产党人’特有的党性原则及政治烙印”。

老子打江山、儿子接着坐江山,在中国古代应该顺理成章,但一直被中共称为“封建制度”;现在用到了习家父子身上,则被说成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为了习近平的连任,信仰无神论和反复批判“封建迷信”的中共宣传机构,也不得不要沾点君权神授的光。

不仅如此,新华社还称,“梳理和探究习仲勋家风”,“是学习和研究习近平总书记思想品格、精神风范以及执政理念、领导风格、为人处世原则的重要视角”,能“教育引导广大党员干部特别是各级领导干部”,“做到‘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新华社差不多直接宣布,习近平将继续“平天下”。不过,新华社不会不知道,具有类似背景的红二代,不只有习近平一个人。习仲勋从未坐过中共组织的头把交椅,为中共暴力夺权卖命的,也不只是习仲勋自己。众多红色家族当然不愿意大权旁落,不过也很可能希望在红色家族内部“皇帝轮流做,明天到我家”。按照邓小平一代定下的潜规则,已经登顶近十年的习近平,应该把权力传给其它红色家族,不应该再是习家,但其他红色家族们却眼看愿望要落空了。

习仲勋“九大家风”与马列关系不大

新华社的文章八千多字,总结了习仲勋的“九大家风”,包括“忠诚为民”、“严格自律”、“勤俭节约”、“低调谦让”、“坚韧不拔”、“真诚坦荡”、“团结向上”、“仁爱崇善”、“父慈子孝”。

这些词汇,大多与中共一再强调的“党性”比较远,有一半以上大概是中国几千年来做人、做官基本准则的一部分。这些内容主要应该不是来自马列主义或“布尔什维克”,按照新华社的说法,这些“家风”是通过中国传统家庭的方式传承,而不是所谓的“党组织”。

当然,中共红色家庭内部可能无法分辨这样的区别,也不愿意去分辨,因为这就是中共权贵与普通百姓的根本差别,也是中共权贵独享特权的心理优势。若剥去了“布尔什维克”的虚假外衣,红色家族并无特殊之处,与所有人其实都一样,更无贵贱之分。

因此,新华社谈论家风时,不得不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放在首位,但绝不肯丢弃“布尔什维克”的红色标签,即便没有一个人真的相信马列主义或共产主义。这也是为什么中共高层明知中共早晚垮台,却千方百计要保党的根本原因,红色家族们都想尽量延续享有特权的时间。

也正因为此,中共内部曾经掌权、现在掌权和幻想未来掌权的人,无论怎么激烈地搏斗、厮杀,但都要极力撑住中共独裁统治的架构,无论如何都要防止崩盘。红色家族尽量不让老百姓知道更多中共内斗的实情,还要继续打着马列主义的虚假旗号,不断变换说辞、操纵舆论、欺骗老百姓。

中共最高当权者的局限

邓小平明知共产主义不可能实现,就发明了一个“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实际一直不得不向资本主义靠拢,但又怕被“和平演变”、失去权力,同时又极力防止“全盘西化”,拒绝接受西方民主制度和自由价值观。

1978年,习仲勋权力回归后,在广东提出允许参照外国和“亚洲四小龙”的成功经验,搞出口特区,马上就得到了邓小平的支持。1989年“六四”天安门事件时,习仲勋同情民主诉求、强烈反对出兵镇压学生,却完全没有人听,因为大多数红色家族都处在极度惊恐之中,害怕一夜之间失去了一切。

如今,“改革开放”让中共权贵都成为了中国社会最大的资本家们,中共“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把戏已经穿帮,所谓的“改革开放”再也无路可走。“改革开放”再往前走,中共必然失去权力,走回头路几乎再次成了中共权贵维系权力的下意识动作。过去的72年证明,中共政权的存在,实际一直是中华民族走向世界的根本障碍,也是中国社会走向进步的根本障碍。

中共最新的说辞,又拿出所谓的“共同富裕”、“民族复兴”等虚假的口号,几乎没人再信。无论谁继续掌权,中共政权都无法阻止每况愈下、恶性循环、最终解体的结局。习近平需要连任,与其说要获得更无限的权力,倒不如说是红色权贵的后代们为争权夺利而走向了水火不容。

从这一点上看,中共权力的无序更迭,既不能平稳过渡,也不能确保最优秀的人上位,实际远不如中国几千年来的皇帝制。中国帝制对太子或储君的要求相当严格,所接受的教育和训练也无人能及。历代王朝中,能承传数百年不衰的,往往都特别注重储君的培养;短命的王朝也基本败在接班人的无德无能。

如今的中共高层,与历朝的末代皇帝一样,千方百计地要阻止改朝换代的历史安排,却看不到根本无法改变最终的结局。

习仲勋一直是中共派系斗争的棋子

中共的派系斗争,从中共建党的100年前就开始了,习仲勋应该是主要见证者之一。被前苏共操纵的中共中央,屡次暴动却没法在城市立足,只好跑到穷乡僻壤的江西占山为王。当时的习仲勋跟随刘志丹,也同样在地理条件恶劣的陕甘地区武装割据,但名义上需要听命于中央。

1935年,中共中央在江西的基地被围剿,“长征”中慌不择路、辗转跑到了陕北,中央的军队损兵折将、元气大伤,还不如陕北当地的力量。中央为了夺取当地的控制权,刘志丹、习仲勋自然就被批成了“反革命”,后来尽管被释放,却远离了权力中枢。

中央为了夺取当地的控制权,刘志丹、习仲勋自然就被批成了“反革命”,后来尽管被释放,却远离了权力中枢。随后,中共试图将势力拓展到山西,刘志丹被派往前线攻城而战死,中共失败后撤回。

习仲勋也没好到哪去, 1941年在抗日战争中,他却被派前线,向国军挑衅,所幸保住了性命。当时的习仲勋年纪轻轻就领教了党内斗争的厉害,为了保命,或许就形成了他的“低调谦让”和“坚韧不拔”。不过,日本侵华挽救了中共的命运,中共趁机做大后发动内战,习仲勋也算是中共夺权的功臣之一。

1963年,习仲勋又因小说《刘志丹》被定罪、下放,习近平也受到牵连,其实还是派系斗争的延续。毛死后,邓小平为习仲勋平反,实际被邓小平拉到了自己的反毛派系中,共同对付毛指定的接班人华国锋。即便如此,习仲勋最高的职位,也只是1982年成为中共政治局委员,兼中央书记处书记;1988年,他退居人大副委员长养老;1993年正式退休。

那些自觉比习仲勋更“根红苗正”的后代们,恐怕认为自己更有资格坐上头把交椅,自然也成了习近平连任的阻力。江泽民、曾庆红集团曾长期经营中共官场,不会甘心势力范围被不断侵蚀,更担心因犯下的血债、孽债被清算,势必也企图反扑。

习近平连任之路,仍然是中共派系倾轧的决斗。党媒此时搬出《习仲勋的家风》,不过是习阵营展示占据舆论优势的举动,也是中共内斗摊牌的信号。不过,无论谁能坐上头把交椅,中共政权都无法摆脱中国历代王朝的没落之象,若偏要逆天而为、违背历史安排,试图挣扎的结局可能也会更惨。

  • 最新评论
  • lary

    习仲勋的最重要阐述是要子女们远离政治,因为政治不安全,都出国去。他利用职权安排习近平也不是什么好的榜样。

    屏蔽 举报
  • 骗呀骗

    裸奔,碧莲都不要了

    屏蔽 举报
  • 百年未有之大骗局

    几个子女一半外国籍, 还美其名"在国外报销祖国"。

    屏蔽 举报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