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卫重启新冠溯源 如何应对中国信息战?

美国之音 2021-10-16 16:56+-

皮尔逊研究所和美联社公共事务研究中心最新公布的民意调查显示,大约四分之三的美国人认为,中国和俄罗斯是最大的网络威胁。新冠疫情爆发以来,中国网络大军加强攻势,在社媒和网站上散布谣言和虚假信息,混淆病毒来源,诋毁西方民主。前美国国防部情报局高级情报分析师丹·盖瑞特深入分析了近2年来中国网络信息战的手法和规模所发生的演变,以及美国要如何反击来自中国的网络威胁。

images.jpg

盖瑞特见证了2019年香港民主运动,曾在美国国会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作证。他说:“中国的虚假信息宣传运动,是一场整体的、系统的、多维度、多平台的对抗美国以及西方世界的信息战和政治战。它的目标也包括香港人、西藏人、维吾尔人、以及台湾人。”

盖瑞特说,在新冠疫情期间,中国的信息更加集中,重点放在突出并歪曲民主的失败。中国放出的消息称民主国家对新冠疫情的反应是灾难性的,而中国这样一个威权国家则很好地控制了疫情爆发。

他说:“疫情的虚假信息是与‘新冷战’虚假宣传活动相结合,但基本上是体制冲突。基本上北京正在试图破坏民主和美国政府和机构的政治合法性。正如你所指出的,他们试图编造威权和极权制度的好处。这里的极权政体可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俄罗斯联邦、伊朗,或者是朝鲜。”

美国网络安全公司“火眼”发布的报告指出,“我们观察到网络上30个可疑的社媒平台、40多个其他网站和网上论坛上出现亲中国活动,其他语言包括俄文、德文、西班牙文、韩文和日文。”

盖瑞特说:“这里的社交媒体账户既包括与中国外交官或中国文化组织等公开关联的账户,也包括那些声称与中国党政没有关联,但实际上确有关联的秘密或非法账户。火眼公司的报告还谈到了自动化机器人及其协调网络,基本上是一方参与者发布一些虚假信息,然后由民众在整个网络中传达,最终渗透到主流媒体中。”

盖瑞特是保护天下有限责任公司的创办人和总裁。他说,调查这些非法账户背后的推手这个过程非常困难。

他说:“就像网络战和黑客攻击一样,你也许能够识别表面上参与的帐户或组织,但这些帐户背后的实际参与者是谁?这是一个更复杂的问题。但是其中一些是可以通过公开和开源信息来确定其不同程度的置信度,比如火眼公司的研究,再比如兰德公司和自由之家等,它们的研究文件都记录了中国的虚假信息。”

火眼和谷歌等美国网络安全公司指出,中国情报机构前所未有地通过短信向美国公民传送假信息,这项技能需要对美国的基础设施有深入了解。

盖瑞特指出:“这是非常严重的威胁。从广义来看,这个涉及到抖音和收集美国公民和美国居民非常高度隐秘的资料问题。美国政府人事管理办公室曾经受到网络入侵,这些事件为他们提供了非常具体的国家安全人员的个人资料,这些人员都是通过安全调查的。当你到了真的向个人手机号码发短信的程度,这表明中共收集资料的水平非常高,针对的目标非常精准。”

盖瑞特说,中国虚假信息战比很多人意识到的有效得多,是一个全方位和系统性的运动。

他说:“现在我们看到宣传范围更加广泛,不仅在社媒上,而且他们向非政府组织、美国和英国的政党层面展开宣传。一些组织受到中共邀请去访问中国,会见中共党员,进行所谓要‘更加了解中国’。他们回到自己国家后,可能会邀请中共官员参加针对美国国内人群举办的视频会议,这个族群可能很容易受中共信息影响。”

世界卫生组织10月13日公布了“新病原起源科学谘询小组”专家名单,研究新病原体,以及重启陷入停滞的新冠疫情溯源调查。盖瑞特预计,中国可能会加强信息战。他呼吁美国和西方国家采取必要手段,来对抗中国虚假信息战。

他说:“我们需要采取很多方法和手段。第一,我认为不该允许中国官方媒体在美国和西方民主国家享有跟目前一样的准入待遇。推特和YouTube目前关闭这些账号的做法是无效和不够的,因为破坏已经造成了,现在已经很难制止它们,很难制止新网络冒出来。另外,中国已经扩大了虚假信息战术,因为他们意识到,中国官媒已被认定是虚假信息传播者,所以他们在社媒上找到那些表面上和中国官方没有联系的所谓独立网络红人。因此美国和其他政府必须审查这些显然和中国有关的机构是如何得到执照的,他们本质上是外国代理人。”

他指出,《中国日报》、《人民日报》或者《环球时报》,这些党刊的固定的评论人士基本上在推广中共言论和虚假信息,可是这些账号没有被关闭,因为他们本身不属于官方,可是他们事实上就是中共统战机构的一部分。因此美国和西方国家应该更深入看待这个问题,不仅从技术上解决技术威胁,而且解决来自统战机构的人对西方的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