敏感时刻 中国不丹签订边界协议,印度做贼心虚

烟雨舟横 2021-10-15 12:19+-

墙内自媒体烟雨舟横文章:10月14日,中国政府代表、外交部部长助理吴江浩同不丹政府代表、外交大臣丹迪·多吉通过视频方式在北京和廷布签署《关于加快中不边界谈判“三步走”路线图的谅解备忘录》,这标志着中国与不丹建立外交关系的最主要障碍——边境问题基本得到解决,印度方面大受刺激。

“三步走”意即以先难后易的顺序解决各个争议地区的主权问题:白玉地区(600平方公里)、洞朗地区、鲁林地区、基伍地区、查马浦地区,还有东段墨拉萨丁地区等。上述历史遗留问题,主要是英国殖民者依据个人偏好,随意划界导致,或恶意挑动地区国家纷争以分而治之。为何数十年来未曾解决?因为印度。

1959年9月,周总理向尼赫鲁提议将中不边界谈判从中印边界谈判中分理出来,遭拒绝。1984年4月16日,中不两国克服困难单独谈判,至今已进行18轮,第十七轮谈判举行于2004年。若不是印度反复阻挠,以断绝能源、封锁经济为要挟,不丹不可能对谈判表现消极。

不丹是一个小国,北面与中国接壤,三面被印度环绕(假如算上印度非法侵占的藏南地区),西侧近邻印度的战略命脉——西里古里走廊。这是印度本土与东北各邦的唯一陆路通道,最窄之处仅为十几公里。印度整日提防忙中国,生怕战端开启,中国抢先掐断此处,使得印军无法驰援藏南。

image.png

更何况,印度东北各邦长期闹独立。特别是北侧与藏南接壤的阿萨姆邦,穆斯林占该邦3200万人口的1/3以上,以阿萨姆语为母语的人占该邦总人口的一半。去年12月9日,印度议会人民院(即下议院)以巨大优势通过了《印度公民身份修正法案》后,阿萨姆邦的抗议示威最为激烈。

可见,不丹独特的地缘位置,让印度将其作为拱卫国家安全、维护国家统一的桥头堡,自独立起就穷尽各种手段将其控制。

不丹人本是藏族人,是一支信仰藏传佛教的竹巴噶举派,又称“白教”。8世纪时,不丹是吐蕃部落之一,受到元朝宣政院管辖。1616年,西藏的夏宗阿旺朗杰统一不丹,又先后五次打败格鲁派,现代不丹的国土、民族和宗教基础就此确立。

image.png

竹巴噶举派曾短暂地掌握了藏区政权,但最终被格鲁派迅速击败,只有不丹和达拉克地区没被攻占。1728年,颇罗鼐噶伦发兵平叛有功,被清政府册封主持西藏事务。1732年,不丹与西藏结成宗藩关系,成中国之藩属国。乾隆时期,不丹和拉达克地区归顺驻藏大臣节制。达拉克虽然被外国非法管控,但中国历代政府(包括清政府、北洋政府、国民政府和新中国)从未承认拉达克是外国领土。历届不丹统治者均由中国王朝册封。

1864年,英属印度入侵不丹。1865年11月11日,不丹被迫签订不平等的《辛楚拉条约》,割让了整整2000平方公里的土地,开放边境自由贸易。1907年,乌颜·旺楚克废黜德布王,自立为王,建立不丹王国,成为英国的保护国,最终沦为英国殖民地。1910年1月,英国与不丹签订《普那卡条约》,规定不丹在对外事务上受英国指导。

印度独立后,一面高呼反殖民主义,另一面却兴奋地继承了英国在不丹的一切特权,成为不丹的新宗主国。1949年8月,印度与不丹签订了《永久和平友好条约》,规定不丹的外交和国防由印度“指导”,军事、邮政、通信、银行、教育、海关等要害部门均设置印度“顾问”。问题在于,不丹独立于1907年,而印度独立于1947年,也就是说1947年之前的印度还只是个地理名词,连政府都不存在,何来“管辖”权?

在印度的“指导”下,不丹人民不得不生活在极端困难中。2008年之前,不丹长期实行政教合一的君主制,是世界上最不发达国家之一,人民生活水平极低,74%人口从事于农、牧、林业,人均GDP不到1400美元,失业率高。不丹境内没有火车,公路路况很差,只能让印度公司修路,但效率奇低,工程质量奇差,乡村道路甚至用牛羊粪铺成。路上鲜有汽车,主要是牦牛和骡马。不丹也是世界上最后一个开放电视与网络的国家。

印度旧地图上,与不丹的国境线变成了省界线,完全无视不丹主权。直到1978年,印度才勉强同意与不丹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1958年,尼赫鲁访问不丹时,宣称两国在外交问题上“达成一致”:不丹必须跟着印度走。1959年9月15日,不但首相多吉尔在新德里发表声明:据1949年《永久和平条约》,不丹外交虽然接受印度指导,但不受印度的指挥。尼赫鲁在信中怒斥旺楚克国王,迫使不丹外交“接受指挥”。1965年,印度总理夏斯特里公然宣称:“不丹不必与其它国家建立外交关系!”

不丹与他国建交,必须由印度批准,目前也只有52个邦交国。不丹和尼泊尔是世界上唯二的,未与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中任何一国建立外交关系的国家,五国只能通过驻印大使馆分管不丹事务。

不丹也是世界上少有的,既没有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也没有跟台湾当局建立所谓“外交关系”的联合国成员国,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众多邻国中唯二没有与其建交的国家。即便如此,不丹自1949年以来,在台湾问题上与中国保持高度一致。

1971年,在印度允许下,不丹成为联合国成员国。然而,不丹坚决发行本国货币并组建外交部、签署《核不扩散条约》并在当年10月投票支持2758号议案(恢复新中国在联合国合法席位)且宣布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2004年至今又多次在联合国人权大会和世界卫生大会上,多次挫败台湾当局与西方国家联合提出的涉独议案。上述行为被印度视为“背叛”,极为不满。

为报复不丹,印度阴谋策划在1974年6月2日的登基典礼上刺杀不丹国王吉格梅·辛格·旺楚克,幸被不丹警方破获。刺客托拉拉被捕,又在洪果伦丁地区查获暗杀计划书和大量军火。托拉拉的同伙溃逃至印度,印度拒绝引渡并表示对此一无所知,应是流窜臧人组织所为。

印度在不丹有驻军,印军在不丹设立哈宗军校和登林军训中心,负责训练所有不丹军人,不丹高级军官必须在新德里受训才能回国就职。不仅如此,不丹军队的武器、工资和津贴都由印度发放。中不边境哨所,除不丹军人外,还驻有印度军人。2009年,解放军曾在多兰高地小规模调动,印军立刻从印控克什米尔抽调了一个师加强警戒。

image.png

印度还操纵了不丹的经济。印度是不丹最大的援助国、债权国、贸易伙伴,不丹对印贸易额占对外贸易总额的94%,不丹全部油料、天然气均由印度供给。1961~1966年,不丹第一个五年计划的全部1300万美元资金全部来自印度,1967~1972年,二五计划的2500万美元投资依旧来自印度。此后不丹所有五年计划几乎全由印度投资,印度累计向不丹注资近300亿美元。这不是印度大发善心,而是借机垄断不丹的林业、矿业、水电、交通、通讯等关键基础设施,对不丹百姓敲骨吸髓。

印度还操纵不丹政府,报复尼泊尔。1988年,尼泊尔向中国采购高炮。印度授意不丹政府,强迫占总人口1/5的尼泊尔裔洛桑人说不丹语,信藏传佛教,引起激烈冲突。次年3月,印度关闭15个对尼贸易点中的13个,掀起持续15个月的封锁,导致尼泊尔人民断粮断药。1990年,在印度支持下,不丹暴力驱逐洛桑人并没收其财产,不尼两国关系骤然紧张。

2008年,尼泊尔东部难民营累计收纳了10.8万名不丹难民。2008~2012年,美国承认了六万余名不丹难民的身份。为此,不丹境内出现不共(毛)和猛虎力量等反政府武装,被不丹政府认定为非法组织并加以打击。

印度这种牺牲小国利益,满足本国霸权的行为,岂不是划分“势力范围”的霸权主义?不丹也想摆脱印度,中国就成了它的新希望。2006年1月18日,旺楚克国王宣布两年后举行首次大选。12月14日,旺楚克退位,其子吉格梅·凯撒尔·纳姆耶尔·旺楚克继位。

2007年,印不签署《不印友好条约》,印度允许不丹废除君主砖制,建立君主立宪制(议会内阁制)。不丹主要有两个政党——亲华的和平繁荣党(DPT)和亲印的人民民主党(PDP)。2007年12月31日,不丹上议院首次选举,20名上院议员诞生。2008年3月24日,不丹举行首次多党选举,直接选举47名国民议会议员,DPT一举斩获45席。4月,不丹首个民选政府诞生,中不关系迅速好转。2008年7月,不丹顶住印度压力,颁布该国首部宪法。

2013年大选,眼见DPT在首轮投票中大幅领先,印度取消对不丹的燃气供应、电力和柴油补贴,不丹经济险些崩溃,物价暴涨。印度发出公开威胁:“若DPT继续执政,不丹人的基本生活条件将无法维持。”DPT忍痛落选,亲印的PDP上台,获得47个议席中的32个。

印度对选举结果很满意。次年,莫迪开启第一任期,首访不丹,以示两国“友好”关系。中印洞朗对峙后,2018年6月,印度迫使不丹人民民主党政府发表声明:“希望中国不要改变边界现状”。

印度欢喜之下,不丹的政治力量出现新的变数。2013年1月20日,不丹联合党成立。五年后10月18日,国王医疗组长洛塔·策林带领该党参加第三届大选,首轮击败PDP,终选击败DPT,一举成为议会多数党(30席)。不丹新首相洛塔·策林立刻应邀对印度国事访问。12月27日,印不两国首脑会晤后,印度为不丹提供450亿卢比(约40亿人民币)的援助,帮助不丹建设水力发电站等设施——不丹水力资源丰富,但每年水力发电量的70%必须卖给印度。DPT注意平衡外交,推动边境谈判和对华合作,这才有了今日的突破。

至于“世界快乐报告”或“世界幸福指数”,听听就行。西方的排名完全是审美霸权的体现——西方人恨不得东方永远保持落后、愚昧和“古朴”,以满足窥探欲、优越感和所谓的“文明多样性”。

不丹走向独立自主和开放,还要找中国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