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发了、冲毁了、倒塌了……山西正在呼救

国馆 2021-10-14 23:04+-

image.png

阿房宫早已被毁,但它们仍需要你守护。

近日,山西突降暴雨,灾情无比严峻。

国庆开始的强降水,已经造成175.71万人受灾,15人因灾死亡,3人失踪。

紧急转移安置人口超过12万,农作物受灾面积达到357.69万亩,倒塌房屋有1.95万间。

但不知道怎么的,山西得到的关注像当地骤降的气温一样,冷得让人发寒。

特别是,那些迫在眉睫需要保护的文物古迹,鲜少有人问“晋”。

山西文物,到底有严峻?



● 看看平遥古城。

它作为中国境内保存最完整的古代县城,是汉民族城市在明清时期的杰出范例。

这里的砖瓦楼阁为人们展示了几百年来汉民族文化、社会、经济及宗教发展的鲜活历史。

在近日的水灾中,古城的第84号内墙发生局部坍塌,损毁长度约25米。

随着雨水被冲走的,不只是墙体,更是祖先们曾经生活过的痕迹,实在令人痛心!

image.png

近日的平遥古城,山西平遥一内墙局部坍塌(总台记者航拍)

● 再来看看晋祠。

这座为纪念晋国开国诸侯唐叔虞及母后邑姜而建的园林,是中国现存最古老的皇家园林。

它包含几十座颇具传统特色的古代建筑,其中名为“鱼沼飞梁”的桥梁,被誉为“世界上最古老的立交桥”。

这次水灾造成晋祠多处建筑屋面漏水,奉圣寺大殿西南角挡土墙坍塌。

                                                            晋祠受损

                                                            暴雨前的晋祠

● 还有运城解州关帝庙。

它是中国现存始建最早、规模最大、档次最高、保存最全的关帝庙宇。

因为坐落在关羽的老家,而被公认为“天下第一武庙”。

在这里,通过各种有形可感的文化遗产,我们能够真实地感受“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内涵,更好地理解海内外华人关帝崇拜的来由。

然而,因为这次洪水,春秋楼二楼大面积漏雨,威胁到“夜读春秋”塑像。

image.png

                                                         暴雨前的关帝庙

此外,大水还在威胁天龙山石窟、临汾丁村民居等众多历史瑰宝。

据山西省文物局统计,全省共有1763处不可移动文物出现了屋顶漏雨、墙体开裂坍塌、地基塌陷、建筑倒塌等险情。

其中,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77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137处、市县级文物保护单位660处,而尚未核定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的更有789处之多。

三晋厚土,“村村有古庙,处处有古建”,一个不起眼的村庄里可能就藏着需要被抢救的惊世杰作。

虽然,这些受到损害的文物没有受到关注,但不代表它们不重要。

山西作为尧舜禹“发迹”的地方,是最早叫做中国的地方。

这里的古建筑达3万余座,占全国总数的一半以上,素有“中国古代建筑的宝库”之称。

特别是元代以前的中国早期古建筑,有70%以上都在三晋大地。

20世纪初,日本学者认为,中国境内无唐代木建筑。

为了推翻这一论断,1930年代,建筑学家梁思成和林徽因在战乱中四次入晋考察。

经过六年的执着的探索,他们最终在五台山佛光寺发现了保留完整的唐代木结构建筑。

这就是山西古建筑的价值!

它们是了解中国完整建筑史的一手材料,是中华文明不可或缺的组成。

然而,此次百年难遇的洪水,对这些暴露在地表的遗迹而言,无疑是巨大的冲击。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山西没有这次大洪水,它的文物保护工作,也一直走得举步维艰。

这里的古建筑数量庞大,分布零散,材质多为木头、泥草等易腐蚀之物。

不计其数的乡间古建,散落在表里山河的沟沟坎坎间,任凭岁月沧桑。

山西人曾戏言:“我们只保护元代之前的,元代以后的,实在太多,保护不过来啊。”

玩笑归玩笑,却真实地反映出山西文保工作力不从心的状态。

除此之外,更多来自人为的破坏,让情况雪上加霜。

这里就不得不提及那些屡禁不止的文物失窃案件。

我们都知道敦煌遗书被盗走的历史,却很少有人知道,有许多山西籍国宝同样流落在海外:

● 洪洞县广胜寺的壁画《炽盛光佛佛会图》,现藏于美国纳尔逊博物馆。

image.png

                                          图 | 《炽盛光佛佛会图》局部

● 稷山兴化寺《弥勒说法图》现藏于加拿大安大略博物馆。

                                                     图 |《弥勒说法图》

● 云岗石窟造像佛头,现藏于日本大坂市立美术馆。


这些作品也是在国家风雨飘摇之时,被列强劫掠到国外的,它们写满了华夏儿女的血泪。

如今,中国崛起,曾经受尽欺辱的历史早已被改写。然而,山西的文物依然在流失。

2013年前后,襄汾县陶寺北墓地大量青铜器被盗。

这座墓地占地约24万平方米,是从西周、东周之交延续到战国时期的贵族墓地。

它在被考古学家发现之时,已经由于遭受盗墓贼多年的疯狂盗掘,千疮百孔。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的专家王京燕痛心地说,这座墓地本可以为研究当时社会层级结构、婚姻状况、家族形态等提供珍贵线索。

因为盗墓贼的破坏,很多环环相扣的历史资料就此湮没在历史中。


2016年11月,平遥县西良鹤村龙天庙内,10幅壁画在一夜之间不翼而飞。

这座明清时期的古庙,在1982年就被列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但是,由于资金投入不足、村民保护意识不强等原因,一直无人看守维护它。

这给犯罪分子留下了可乘之机,那些瑰丽、鲜活的明代画作被轻而易举地偷走。

......

这样的案例不胜枚举,山西这个文物大省,也是文物流失大省。

它遭受的各种劫难,暴露了我们在文物保护方面的诸多问题。

其中,最令人痛心和担忧的是,我们很多人对它的遭遇一无所知!




因为我们的无知,保护山西文物的工作总是进行得异常孤勇艰辛。

在这次灾情的初期,“无人问津”的山西人民展开了顽强的自救活动。

他们在救人的同时,不忘抢救祖先留下的“家业”。

在平遥,文保人员以最快的速度开启强险修缮工作。


即使天气寒冷,还有坍塌危险,他们坚持24小时全天候巡检,默默守护国宝。

在更多不受关注的地区,很多居民自发加入当地文保工作者的队伍,第一时间冲去救援。

他们为古建筑挖渠排水,以减少雨水堆积对文物带来的冲击。

通过他们孤勇的战斗,大多数山西古建筑受到的损害被尽可能地控制在最小范围内。

山西人的坚韧、顽强,令人泪目。

质朴的他们做出这些壮举,皆因他们对养育自己的这片土地爱得一往而深。

英雄们已经做了很多,现在,他们需要我们的支持!

目前,全国各大博物馆开启了“为山西文物撑把伞”的救援活动。

image.png



行动很暖心,然而仅有救援款项和物资还远远不够,保护三晋文物,任重而道远。

此后,他们仍需要长期有效的修缮方案、大量专业人士的支持......

此外,保护文物、传承文化,最需要我们每一个国民持之以恒的重视。

为文物“撑伞”,不仅在灾害之时,更在日常中的每时每刻!

现在提到山西,很多人总想到“煤老板”、“老陈醋”、“刀削面”......

但其实,文物古迹才是山西真正的底色。

庄严合度的北魏佛像,轻巧复杂的辽代木塔,粗放简洁的元代道观......

当我们真实地站在它们面前时,先人们认真生活的样子便历历在目。

他们一凿一斧、一砖一瓦的积累,成就了我们延续上下五千年的中华。

结语:

山西这个省份在中国太过低调。

作为能源大省,它“点亮了全国一半的灯,烧热了华北一半的炕”。

它一直在燃烧自己,温暖其它省市。

然而,它的伤痛却因为自己习惯性忍耐而被大家忽视。

它让人想到热播电视剧《乔家的儿女》中的大哥——任劳任怨地付出,为弟妹操碎了心,甚至将自己拖垮了都不吭声。

这样的山西令人心疼。

作为同气连枝的兄弟姐妹,我们曾经“没心没肺”地专注于做自己,没看见大哥的不易。

现在,我们得知家中老大有难,是时候回报它了。

这就是家人:平时可能会疏忽彼此,但困难来了,就能拧成最坚毅的力量,走出最艰难的困境。

这就是中国:在这里,没有一个省份是孤独的,我们不会留山西一个战斗!

  • 最新评论
  • runqun

    噫曦呼!能躲过文革人祸,躲不过天灾。

    屏蔽 举报
  • Sans2000

    為什麼「無人問晉」?因為眾所週知。 「随着雨水被冲走的,不只是墙体,更是祖先们曾经生活过的痕迹,实在令人痛心!」——惺惺作態!你們的文革毀掉的比雨水衝走的不知多幾萬倍。我認識的多位文物權威包括當官的私下都對我說,「佛會圖」如在中國,恐怕早就沒了,如今大都會保護得這麼好,算是幫助了中華文物… 「如今,中国崛起,曾经受尽欺辱的历史早已被改写。然而,山西的文物依然在流失。」——不要再打自己臉好吧?

    屏蔽 举报
  • lary

    看看山西煤老板奢华和路上罚款发财的警察,还有塌方式的腐败,别扯淡了。

    屏蔽 举报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