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逃了 “世界第五经济体”如何逼走马斯克?

cnbeta 2021-10-10 16:05+-


  10月10日消息,美国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公司正追随其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的脚步,迁往得克萨斯州。在10月7日举行的特斯拉年度股东大会上,马斯克宣布特斯拉将把总部从加州帕洛阿尔托市迁往得州奥斯汀市。

  作为美国经济最强州-加州-的州长,加文·纽森(Gavin Newsom)经常炫耀称,他的加州是尖端制造和绿色技术的领导者。然而,这个领域里最知名的公司之一却要把它的总部搬离加州。

image.png

  特斯拉的象征意义

  自从特斯拉在18年前创建以来,加州就一直是这家电动汽车制造商的大本营。它的逃离是对加州的最新打击。过去两年,甲骨文、慧与科技、嘉信理财等公司都已经把企业总部迁往房价更便宜、税率更低的“孤星之州”—得州

  这些公司都在加州保留了大量业务,凸显出这个“世界第五大经济体”的重要性。根据世界银行和美国经济分析局的数据,2019年,加州GDP为3.2万亿美元,在世界各国中排名第五,比印度、英国还高。但是,这些在加州创建、成长的公司的逃离显示出该州有许多棘手的问题,从美国最高的房价、高税率再到气候灾难。如果企业不断逃离加州,这将对加州经济的持续增长构成威胁。

  对于加州来说,失去特斯拉是一个特别具有象征性的打击。毕竟,特斯拉是一家大胆创新的清洁能源公司,颠覆了汽车行业,是加州经济的一个有力体现。

  “特斯拉这个品牌不仅代表着美国汽车城,它还代表着硅谷和好莱坞,”美国索诺马州立大学政治学系主席大卫·马克库安(David McCuan)表示,“特斯拉确实是一家以加州为中心的公司,但是马斯克代表着英雄色彩,这很得州化。

  马斯克批加州“自满”

  从某种程度上讲,特斯拉搬离加州也在预料之中。从去年开始,马斯克就在电话会议和公开亮相时批评加州,并发布推文称他正在剥离加州房产。

  他起诉了特斯拉弗里蒙特工厂所在地阿拉米达县的地方政府,并在去年4月份的电话会议上把阿拉米达县的新冠卫生指令称之为“法西斯主义”。不久后,马斯克据称就搬到了得州,并把他的个人基金会的总部迁至得州。

  “如果一支队伍连胜时间太长,他们就会变得有点自满,有点自以为是,然后他们就不再赢得冠军,”他表示,“加州已经赢了很长一段时间了,我们觉得他们有点把胜利视为理所当然了。”

  买不起的房子

  马斯克在宣布搬迁总部时曾指出了加州存在的一些问题,其中一个就是高企的房价。“在这里人们很难买得起房子,必须从很远的地方来上班……在湾区做大规模存在限制。”他表示。

  很长时间以来,旧金山湾区一直被企业视为难以做生意的地方。雇主们不得不开出越来越高的薪酬,这样才能让员工承受得起飙升的住房成本。疫情前,许多员工为了降低开支,不得不住到了远离公司的地方,导致他们每天要经历漫长的通勤。

  加州房地产经纪人协会本周预计,到明年时,加州单户住宅的房价中位数将飙升至创纪录的83.4万美元,是美国全国水平的两倍还多。今年8月,硅谷的“心脏”、圣克拉拉县住宅售价的中位数为166万美元,同比增长近11%。

  作为民主党籍州长,纽森在上月成功击败了一次罢免挑战。加州的这次罢免努力一定程度上源于人们对加州生活成本、犯罪以及无家可归状况的愤怒。

  纽森在周五强调,加州自1月份以来已经创造了75万以上的工作岗位。他表示,加州鼓励电动汽车创新和投资的政策推动了特斯拉和马斯克的成功。

  “我们的监管环境助推了那家公司(特斯拉)的创建和发展,”纽森在一场媒体吹风会上表示,“我尊敬那个人(马斯克),对他怀有深深的敬意。但是,我也尊敬加州和我们所做的一切,同样对此怀有深深的敬意。”

  特斯拉、马斯克能少交一大笔税

  不论是对马斯克和特斯拉来说,迁至得州会对他们缴纳的个人和营业税产生影响。

  加州制定了全美最高的个人所得税和资本利得税税率,分别约为13.3%。再加上美国在联邦层面征收的类似税收,这大大增加了个人纳税总额。

  彭博社和《福布斯》富豪榜的数据均显示,马斯克目前是全球首富,净资产超过2000亿美元。不过,他的大部分财富和股票期权挂钩,这取决于特斯拉能否完成特定绩效目标。因此,每当他行使期权时,他都要缴纳资本利得税和个人所得税。

  相比之下,得州不仅没有个人所得税,还没有资本利得税。马斯克搬往得州可节省数十亿美元的税收。不过,马斯克去年在推文中澄清,他会继续在加州缴纳与他在加州所花费时间成比例的税收。

  不只是马斯克个人,他的公司也同样会享受税收优惠。去年,特斯拉得州超级工厂所处的特拉维斯县已经通票通过了给予特斯拉至少1470万美元的税收抵免。根据无党派智库税务基金会(Tax Foundation)发布的研究,得州的联邦税和州税合并税率只有21%,在美国50个州和华盛顿特区中最低。

  特斯拉还能利用得州的总收入税进一步降低整体税收。税务基金会的分析还发现,总收入税并不透明,能够让那些拥有垂直供应链的大型企业受益。特斯拉在内华达州拥有一家大型电池制造工厂。电池是电动汽车的重要组成部分。

  除了税收优惠,特斯拉在得州承担的监管负担也更少。“得州是一个对企业和雇主更友好的州,”律师多梅尼克·罗马诺(Domenic Romano)表示,“在报告要求等方面,雇主在得州或佛罗里达州需要克服的障碍要比加州少得多。”

  经济冲击有限

  和经济上的冲击相比,特斯拉的搬离对加州来说更多的是一个象征性打击。

  尽管科技行业是加州经济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但是加州在其他利润丰厚的行业也收获颇丰,例如贸易和娱乐。在始于去年7月的财年里,加州录得了757亿美元盈余,收入再次超出预期大约18%。加州的信用评级创下了大约20年来的最高。

  加州是“世界第五大经济体”

  而且,硅谷依旧是科技投资的热土。研究公司CBInsight近期发布的风险投资报告显示,今年第三季度,硅谷达成了创纪录的271亿美元的风投交易,环比增长17%。

  “科技行业足够大,大到可以同时容下特斯拉和我们一起发展,”加州经济可持续研究中心主任兼高级经济师史蒂芬·利维(Stephen Levy)表示,“但是如果企业因为高房价和缺少住房而出逃,那么这确实值得担忧。”

  加州的难题

  目前,加州在如何解决这些最紧迫问题上没有给出多少解决方案。加州新屋开工量依旧远低于纽森为解决住房短缺所设定的目标。税率也不大可能下降。气候变化不仅引发了创纪录的山火,也造成了干旱、断电以及空气中烟雾缭绕。

  慧与科技从惠普分拆而来,它在硅谷的根源可追溯到80年前惠普在帕洛阿尔托的车库里创建时。慧与科技去年表示,降低房地产成本是该公司决定迁往得州休斯敦的一大主要因素。休斯敦已经是慧与科技在美国最大的雇佣中心。慧与科技依旧在湾区保留了大量技术和创新员工,该公司还表示,疫情和工作性质的变化促使公司迁往休斯敦。

  从许多方面讲,此次疫情已经向企业证明,他们在其他地区一样可以有效运营,至少在小规模运营上是这样的。房地产咨询公司戴德梁行的数据显示,随着更多雇主考虑放弃此前租赁的办公空间,硅谷办公室的闲置率一直在攀升,在第三季度达到了15%。

  戴德梁行高级研究总监罗伯特·萨蒙斯(Robert Sammons)认为,硅谷拥有深厚的人才储备,毗邻知名学府,依旧是科技行业的一个重要地区。

  “毫无疑问,商业环境有改善的空间,”萨蒙斯表示,他指的是严格的监管和高昂的生活成本,“这些都是加州多年来一直无法克服的困难。”

  • 最新评论
  • 克佟

    蓝州 如中共国,也在被 脱钩 了。

    屏蔽 举报
  • Heheho

    德州将成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硅谷高科技公司几乎要养一半加州懒汉和政府,他们会跟着特斯拉搬到德州去。硅谷是靠着斯坦福,伯克利加大和加州理工的人才发展起来的。现在美国长春藤校,MIT,斯坦福,加州理工,加州大学在白左文化革命和政治正确治理下将只能培养美国“工农兵”学员。德州大学将会是下一代美国顶尖大学,能吸引最好的学生,最好的教授和最好的研究人员,将会帮助创造出新的“硅谷”。蓝州一天天烂下去,红州一天天好起来。

    屏蔽 举报
  • lary

    加州养活了一大堆不劳而获的,靠纳税人缴纳税收的懒汉和极左的政府。

    屏蔽 举报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