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外交如何从“韬光养晦”一步步走向“战狼”

歪脑 2021-10-09 11:37+-

  演员吴京可能不会想到,他几年前自演自导的爱国主义电影《战狼》如今会以另一种方式扬名国际。当“战狼外交”(Wolf-warrior Diplomacy)成为新名词,国际社会印象深刻的不是《战狼》的台词:“无论你在海外遇到了怎样的危险,请你记住,你的背后有一个强大的祖国”;而是中国外交官超越一般外交准则的言行。从以往常挂在嘴边的套话(“相向而行”、“合作共赢”),变为咄咄逼人的非正式外交辞令(“责任全在某方”、“好了伤疤忘了疼”),这种日趋主动、具攻击性的外交作风引起强烈回响。

  今年G7峰会,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称,七国对华立场“日益趋同”。七国随后发表公报,促请中国尊重新疆人权与基本权利,尊重香港权利、自由与高度自治,又首次表示七国重视台海和平与稳定。皮尤研究中心6月民调显示,调查的17个经济体中, 69%受访者对中国持负面看法,许多国家维持或接近历史新高,其中以日本88%最高,其次是瑞典80%、澳洲78%、韩国77%、美国也有76%,台湾为69%。问及对国家主席习近平处理全球事务的信心,多数民众信心不足,其中以瑞典和日本最高。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明年中国还将迎来北京冬奥会、中共二十大两大事件。然而,中方近两年在多个问题遭国际批评甚至围堵,包括上文提到的新疆、香港问题,及新冠疫情溯源问题。因此当新华社报道,习近平5月31日表示中国要在国际社会广交朋友,努力塑造“可信、可爱、可敬”的形象时,外界并未惊讶。而就在习强调对外“谦逊谦和”同时,中国驻巴基斯坦大使馆文化参赞张和清6月24日发布推文,包括一张粗俗的“竖中指”图片。图上写着:对待朋友,我们可信可爱可敬。对待敌人,我们就是“战狼”。

  推文目前已删除,但或暗示了外交部不打算完全抛弃“战狼外交”的激进路线。“可信、可爱、可敬”也许是战术改变而非战略改变,中国外交官们可能会改变话术,“讲好中国故事”,但不会放弃“斗争”。狼再可爱,仍然是狼。

外交政策,从“韬光养晦”到“和平崛起”

4EB01D00-B303-4C40-B4DF-FE5442D1FF71_w1597_n_r0_st.jpg

中国领导人胡锦涛、前国家主席江泽民、已故国家领导人邓小平和毛泽东的黄金半身像在黄金展览会上展出 (图片来源:法新社)

  中共的外交策略盖比可溯至60年代末。告别毛时代的“一边倒”政策(1949年6月30日,毛泽东在《论人民民主专政》一文中说:“我们在国际上是属于以苏联为首的反帝国主义战线一方面的,真正的友谊的援助只能向这一方面去找,而不能向帝国主义战线一方面去找。”),当时中国外交路线从“对抗、造反、继续革命”中挣脱,在冷战大背景下抓住中美建交契机,告别意识形态阵营桎梏,重回国际舞台并努力融入国际社会;最重要的是,努力地挤进全球市场,分一杯羹。1979年中国开始改革开放。邓小平为改善经济情况,对外关系上提出“求同存异、合作对话”纲领,及“冷静观察、沉着应对、韬光养晦、有所作为”的十六字真言。

  90年代,面对六四事件后苏联解体、东欧剧变、西方制裁的不利氛围,邓小平为塑造“负责任的大国”形象,消除西方的疑虑和敌对,除用低廉劳动力和庞大中国市场吸引外来投资者外,也不断告诉西方领导人“中国即便将来强大了也不当头、不称霸”。这一时期,与中国建交国家的数量、分布,中国在世界经济中的位置及作用,国际事务参与度,均达“毛时代”无法企及的高度。

  90年代至21世纪初,江泽民在执政期提出“平等协作、互利共赢”的国际安全观,及“战略机遇期”概念。这段时间,中国经历香港、澳门主权移交,多年谈判后加入世贸,缔结中俄睦邻友好,建立上海合作组织,大大改善与东盟各国关系。为说服西方“中国的强大并不构成威胁”,中国提出“和平发展观”(Peaceful Development),这一论述在随后的胡锦涛时代,转成“和平崛起”(Peaceful Rise)。

  胡锦涛年代,中国外交进入全盛期,多边外交、大国外交均有创新和突破,如召开中非峰会、建立与美、俄、日、欧盟及各地区强国双边战略协作和对话框架等。中国担当更多国际组织和多边制度的职位、参与更多重大国际规则制定,包括世界卫生组织、国际金融机构、联合国维和行动、世界贸易组织的上诉庭、国际法院等。中国在全球环境与气候变化、全球贸易新一轮谈判、全球反恐、联合国安理会及联大改革中的地位,也得到广泛承认。中国当时已和170个国家建立正式外交关系,与200多个国家及地区建立经贸联合和其他合作关系;成长为全球第三大经济体(2010年超越日本成为第二大)、最大的新兴市场和外贸投向地,而北京奥运的成功也强化了中国的国际地位。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但2012年后,前三代领导人延续的外交政策逐渐变化。

不再被提起的“和平崛起”

005 - Copy (2).jpg

改革 30 周年纪念活动时,中共前领导人江泽民(右)在与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左)交谈 (图片来源:法新社)

  长时间以来,为消除西方的不信任,特别在中国“入世”后经济、军事实力增强,为国际局势带来的不稳定增多,邓、江和胡三代领导人一脉相承地对外重申“不当头不称霸”论述。

  90年代盛行的“中国威胁论”认为,中国崛起必导致周边国家利益和国际秩序受挑战。不少西方学者指中国的专制体制是威胁主因,亦有学者认为与中国的文化和意识形态有关。而中国官方认为,威胁论源于后冷战时代西方意欲压制中国发展,或是对中国的不了解。“和平发展”和“和平崛起”作为反制学说,在国际对抗“中国威胁论”。北京一度援用美国学者Joseph Nye“软实力”论(Soft Power),期望借文化攻势说服西方:中国是只可亲的熊猫,不是恶龙。当时海外多国出现孔子学院,“软实力”行销全球。

  90年代至千禧年初,北京在外交上的确持克制姿态,极少与美国正面冲突。江泽民1993年会晤美国总统克林顿,提出 “增加信任、减少麻烦、发展合作、不搞对抗”新十六字方针。胡锦涛则在2011年访美期间与奥巴马达成共识,建设相互尊重、互利共赢的美中合作伙伴关系。

  刚卸任的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曾在2012年发表《新时期中国外交全局中的中美关系——兼论中美共建新型大国关系》一文,文中呼吁“在新的时期两国要全力避免重蹈传统大国恶性竞争的覆辙,全力避免双边关系走向双输”及“中方无意挑战美国的地位,更无意与美国争夺霸权”。文章本似为习近平时代的美中关系铺路,但短暂蜜月期后,随习近平第二任期延续和川普进驻白宫,美中关系走到十字路口,中国外交的指导精神再难觅往昔“无意改变现状”的承诺。

“东升西降”:战狼外交背后的逻辑

005 - Copy.jpg

“中国梦” (图片来源:路透社)

  习近平在2012年十八大闭幕后第一次军委会议上,首次提出“世界正发生前所未有之大变局”。2017年十九大政治报告中,他正式提到“当今世界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大变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今年1月中共中央党校开班仪式上,习近平透露了他对“百年变局”的判断:“时与势在我们一边,这是我们定力和底气所在,也是我们决心和信心所在”。

  何谓“百年变局”?这要和习提出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结合。“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就是这百年来的大变局。“时与势在我们一边”则代表,随着“中国梦”实现,世界领导权必从西方让位于东方,加上全球疫情对欧美国家的影响,“东升西降”是时势所趋。

  北京也将美中关系从“新型大国关系”改写为“新型国际关系”。而“新型国际关系”的核心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眼花缭乱的名词背后,“人类命运共同体”更接近以中国为中心的“天下观”,代表以中国为中心的国际新秩序。

  早前,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访欧期间提到,美国对华目标是支持二战后建立的基于规则和标准的自由、开放体系。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回应,称国际秩序不应是美国主宰;“国际规则也不应由美国或美国为首的‘小圈子’制定”;国际体系应以联合国为核心。换言之,新一代领导人决心挑战美中关系平衡、改写现有的国际秩序,而这一新秩序将以中国“平视世界”为基准。

  因此,“战狼外交”产生的根本原因是中外力量和形势改变。变化下,“战狼外交”被认为不过是遭遇阻挠时的自卫,也是迈向东升西降“百年变局”前必然的险阻。《环球时报》社评表示,“战狼外交”是受攻击时的自我防卫。中国驻英大使刘晓明也表示,之所以有“战狼”,是因为世界上有“狼”。

  如被称为“国师”的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所述:“对于误读中国,特别是恶意误读,该出手就出手,该调侃就调侃,该当头棒喝就当头棒喝,该和风细雨就和风细雨。”中国鼓励各级外交官主动应战,捍卫国家尊严和利益。

“战狼外交官”的养成

005.jpg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 (图片来源:法新社)

  新冠疫情持续,随着各国不断对病毒溯源问题施压,“战狼外交”攻势也随之加剧。中国外交部部部长王毅、发言人华春莹、赵立坚,中国驻瑞典大使桂从友、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成竞业、中国驻法大使卢沙野、中国驻英国前大使刘晓明等,先后采取强硬姿态。

  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原本堪称最沉闷的新闻发布会之一。如今,外交部发言人一改往昔照本宣科风格,其中赵立坚可谓佼佼者。

  赵立坚是外交部首批征战网络、开设推特账户的外交官之一,早在巴基斯坦任职时,就因与美国前国务卿赖斯的骂战出位。其他言行包括,声称美军将新冠病毒带去武汉;威胁五眼联盟若声援香港要“小心他们的眼睛被戳瞎”;发布与事实不符的漫画,与澳洲交恶;发布浮世绘“神奈川冲浪里”改图,讽刺日本将福岛核废水排入大海,遭日本外务省抗议;回应美欧峰会声明涉华内容,称"不是自身智商有问题,就是低估了中国人智商"……

  这种进攻姿态非但没让赵受处罚,反而受到鼓励。赵从巴基斯坦大使馆一跃进入外交部,打破以干部系统培养外交官员的升迁路线传统。此后,外交官员们纷纷开始“敢于斗争”。

  今年3月19日,中国驻法国大使馆在推特发文,称一名曾批评中国驻法大使卢沙野干涉法国民主政治的法国学者是“小流氓”(petit frappe),法国外交部因此传召中国大使,指中国大使馆“不断侮辱和威胁法国国会议员及研究员”,要求大使馆按《维也纳外交公约》做事。风波后,卢沙野接受采访,辩称中国外交官“只是在捍卫受到‘疯狗’袭击的中国”,并指很荣幸得到“战狼”称号,“战狼代表的是正面的形象,是力量、勇气的表现”。

  卢沙野、赵立坚们的垂范下,低层级外交官不甘人后,在社交平台频出战狼言论,模仿这条上位捷径。

  今年3月,中国驻巴西里约热内卢总领事李杨在推特贴出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的照片,指称其为美国“走狗”(Running dog)、“败家子”(Spendthrift),还与网友激烈骂战。6月,李杨又在推特挑衅西方政客,指压制中国“只会得到中国的霰弹枪”。

  连一些老练的外交官也被迫转换风格。驻美大使崔天凯在今年3月美中高层在阿拉斯加战略对话会晤前夕,曾与赵立坚的“美军投毒论”撇清关系,称这是“疯癫的阴谋论”。不过,卸下长达八年驻美大使一职后,他在告别信中发出有别以往的讯号,呼吁“在美侨胞”为“促进祖国统一”和民族复兴负上重大责任使命。

“战狼外交”对内:为民族主义打“鸡血”

  这种带强烈斗争意识的国际观和外交策略获得国内民众喝彩。“战狼外交”成为效绩卡,也成为外交人员爱国指标,每次出击背后都有国内民族主义者的狂欢。

  今年3月,美中高层在阿拉斯加战略对话,原本双方同意,4名高官每人向中美各6名记者作两分钟简短、公开的开场白。结果,中央外事办公室主任杨洁篪花了17分钟开场发言批评美国,其中金句“中国人不吃这一套”立马受到官媒吹捧。《人民日报》微博刊发图片,将清政府代表与德、法、英、美等11国签署辛丑条约的照片,对比如今阿拉斯加州现场。照片点赞超200万,“美国没有资格居高临下同中国说话,中国人不吃这一套”,“两个甲子(120年)轮回,换了人间!”等语句充斥中国互联网。

  商家火速推出印着“中国人不吃这一套” ,“美国没有资格居高临下同中国说话”等字句商品,包括T恤、手机壳、帆布包、雨伞、水杯等,至今在淘宝、京东等网购平台销售量均过万。

  民间未必留意到,“怒斥”美方后,杨洁篪与布林肯举行闭门会议。这次短暂谈话被称为有益、有建设性的,谈了什么,中国官媒不曾披露。

  《环球时报》旗下环球舆情中心2020年的“中国人看世界”年度民意调查显示,71.2%受访者认为“战狼外交”是中国该有的外交姿态。近八成受访者认为,中国近年国际形象有提升,其中抗疫有成是一大主因。

  用战狼外交和背后的宏大叙事唤起国内民族主义情绪,看来相当成功。

“战狼外交”对外:文官好战,武官惜死

  但从对外关系上,“战狼外交”战术未必达到预想的威吓效用,也难正面提升中国国际形象。

  美国、欧盟、英国与加拿大早前针对中国采取协同行动,以新疆问题为由制裁中国官员。中国随即对欧盟采取惩罚措施,制裁对象包括欧洲议员、外交官、机构与相关亲友,并禁止他们所在企业同中国贸易往来。欧盟国家却未像预料般退让。欧洲议会5月20日冻结中欧投资协定批准程序,称此举针对北京对欧盟人士制裁与香港、新疆等人权问题。已通过的中欧投资协定胎死腹中,遭中国制裁的欧洲议会议员、德国政治家彼蒂科菲尔(Reinhard Bütikofer)坦言:“中国的制裁是误算。他们应该从他们的错误中吸取经验,重新考虑。”

  一贯被视为“终极红线”的台湾问题也在“战狼外交”驱动下,与中方意愿逐渐背离。台海局势成为热点,日本、美国先后表示要把台海纳入美日安保条约防务。台湾疫情恶化以来,日本分三批将共334万剂疫苗赠送给台湾,美国两党三名参议员也乘搭军机抵台捐助75万剂疫苗。外界重点落在美国派军机直接降落台北机场,认为这代表美国对台关系升级。

  《环球时报》去年社论称,如美国军机在台湾境内直接降落,台海战争就此打响。然而这次,中国外交部事隔一日才发声明,要求美方“慎重处理台湾问题”,雷声大雨点小。反是民间不满“战狼”缺席,质疑为何“践踏底线”、要求“把飞机打下来”。

  英文媒体《南华早报》8月引述消息人士称,中国国防部不满外交部的“话语风格“,向习近平告状,指不愿为“战狼”树敌负责,并“拒绝打战”。

  “文官好战,武官惜死”的怪象,揭示了中国外交策略和军事战略的错置。外宣内用的“战狼外交”能收割民族主义情绪,却难为中国赢得盟友。“放狠话”对国力较弱的国家可能有用,但面对军事上完全不怕中方的国家,“战狼”恐变“纸老虎”。况且,“战狼外交”除了狠只有更狠,不断使用只会令人麻木,让对抗升级。军方与外交部疑爆“内讧”,正说明这种风格的反效果。

  也有一些批评声音。中共前外交官袁南生去年撰文表示,“战狼外交”令中国与多国交恶,而同时与多国对抗是外交的彻底失败。他警告,极端“民族主义”不会战胜美国;中国外交应重回邓小平路线。

  但在激奋人心的“民族复兴”下,谁还想回到“韬光养晦”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