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军终于现身:他赢了官司,却已经“社死”

闲时花开 2021-09-29 15:53+-

01

朱军沉寂3年后,在社交平台首次露面

9月18日,朱军参加电视艺术家协会第六次理事会活动,和饰演反派角色红遍大江南北的国家一级演员杜旭东,合录了一段20秒的视频。

视频中,57岁的朱军看起来心情非常不错。

不久前的9月14日,朱军与弦子(周某某)性骚扰案的第二次庭审终于结束。法官当庭宣判:朱军胜诉,弦子败诉。

这段时间,各种座谈会可以说是不断,清朗行动进行时。朱军此次受邀参加活动,也许说明了业界对于朱军的认可。不过,也有网友认为,弦子事件之后,还是对于朱军了很大的影响。

时隔三年,朱军终于迎来了胜诉,不少网友感叹,清者自清,正义不会缺席。

尽管如此,弦子方表示不服判决结果,声称要继续上诉。

1.jpg

02

真相究竟是怎样的?

2020年12月2日,央视名嘴朱军案开庭!

朱军再受关注!当年他和弦子的故事究竟是怎样的?

此前,那个上告朱军骚扰的弦子公开发文称,她要向历史索要答案,因为她坚信“每一滴眼泪与伤痕,都会留下痕迹”。此外,弦子还简单复述了案子经过,表示自己和朱军都曾申请公开审理,但均遭拒绝。

2.jpg

这件2014年的事情,在时隔6年后,再次把早已从央视主持一线退下的著名主持人朱军推向舆论中心,再次吸引人们的眼球。

弦子在自己的微博下,晒出了事情发生的“时间线”。

在该“时间线”上,弦子自述:

事情发生在2014年,2018年8月曝光,2018年10月上诉,于2020年12月2日开庭。

4.jpg

3.jpg

翻看弦子微博底下的评论,很多人向她表达了支持。有网友的一个“给你小心心”的表情符号,收到了4000多条的点赞。还有的网友声称,“加油,我们支持你”。

受弦子影响的另一个当事人,也在弦子的微博底下留言称:

两年前,她因为把弦子写的经历发在微博上,她成为了朱军名誉侵权案的被告。下周二开庭审理的结果,将决定她的案子是输还是赢,也是就是说弦子的赢输,决定了她的赢输。

5.jpg

也有网友明确表达了对弦子的支持:“这个必须支持!揭露道貌岸然伪君子的真面目!” 

甚至还有远在国外的网友,也表达了对弦子的支持:“我在北京的朋友!如果大家有机会去的话,请帮我这个在渥太华的人带给弦子一些支持!”

还有网友表示,“希望这不是和清华学姐一样的闹剧。在法律裁决前,建议大家不要过早地做有罪推论。愿法律不放过一个坏人,不错怪一个好人。” 

从上述评论中,可以看出很多网友表达了对弦子的支持。但至今没有看到另一个当事人朱军的回应。这一点,可以用弦子于11月30日发布的微博予以佐证:“距离开庭只有两天时间了,我们依然得不到朱军本人是否到庭的消息。”

6.jpg

此前的11月28日,弦子发博称,开庭前,她最大诉求就是朱军本人到庭。如果本人不出庭,朱军当初要求公开审理,“岂非只是为了吓退并羞辱我?”

从以上叙述中,可以明显地看出弦子对案件的取胜充满了自信。从事发的2014年到事情发展到开庭,已经有6年的时间。但也看出这6年来,弦子对此事的重视。

但事情的真相究竟如何?法庭会给出确切的答案。有人支持弦子,也有人支持朱军。

比如就有网友认为弦子是在借机炒作自己:“这女的好看吗,丑得要死,我感觉他是不是想要朱的钱,或者炒作”。

也有的网友不相信朱军会做出这样的事:“想出名,想疯了,有钱有名的男人,还骚扰你,不相信”。

还有网友声称,越是成功的男人越容易毁在女人手里,尤其是毁在有心机的女人手里。这位网友明显地是指朱军“毁在”了“心机女”的弦子手里。

朱军到底有没有骚扰弦子?很显然,网友的意见很不统一。但作为一名吃瓜群众来说,事实的真相究竟是什么,并不清楚,所以不要妄加下结论,还是比较明智的。

作为前央视著名主持人的朱军,是一位具有影响力的公众人物,其一言一行都深受关注。暂不论弦子告他骚扰的事实是真是假,朱军从央视退下来不再主持央视的节目,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03

事情还要从头说起

2014年6月9日,正在北京读大三的女生弦子,到央视《艺术人生》栏目组实习,和多位明星合影留念,并主动要求同学引荐,到化妆间采访当时央视综艺频道的大哥大——朱军。

在此之前,无名之辈弦子和著名主持人朱军,并不相识。

弦子说,采访中,朱军靠近她,以“你长得很像我太太”开头,隔着衣服抚摸她的大腿和胸部,扳着她的头强吻她两次,还试图抚摸她的臀部和阴部。

因为化妆间是半公开场所,没有门锁,任何工作人员都可以推门而入。

期间,先后有10多位人进入化妆间,包括其他两名实习生,央视工作人员张某、李某,还有找朱军要签名的两名观众。

弦子对媒体自述:

整个采访和被骚扰过程持续了大概四五十分钟。

每当有人进来时,朱军就停止了动作,人走后,朱军又开始进行。

直到后来,阎维文以及阎维文的团队进来,朱军才彻底停止动作。

7.jpg

弦子方的控诉

需要提醒的一点是:这只是弦子单方面的陈述。

朱军因为身为国家台的司局级干部,其身份和纪律的要求,让他几乎没有公开回应过这场指控。

直到2020年12月,性骚扰案第一次开庭,有媒体记者跑到央视大楼,重访当年案发现场,采访了当年目击者,回忆事发前后经过,朱军才作了一个简单回应:

“我从未触碰过那位女士一分一毫,我希望,毫无证据就给人处以死刑,到我为止,不会成为社会惯例。”

8.jpg

由于化妆间内没有监控,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人们不得而知。

有据可查的事实是:2014年6月10日,也就是案发的第二天,弦子向北京警方报了警。

面对警方的调查,朱军坚决否认了性骚扰指控,表示自己和弦子根本就没有身体的接触。

但朱军向警方承认,自己的确曾和弦子开了句玩笑,说了一句“你长得像我太太”。

警方调取了化妆间外面走廊的监控,监控显示:弦子从化妆间走出来时,有一个用手擦嘴的动作。

警方还询问了弦子的大学老师、宿舍室友、当天进出化妆间的人们,并检测了弦子衣服上的DNA。

检测结果显示,弦子身上除了她自己的DNA,并没有第二个人的DNA。

当日进出化妆间的实习生和央视工作人员,共计6位证人,都否认弦子采访朱军时,朱军有任何不当行为。

所以当年,警方只是让朱军作了笔录,案件不了了之。

9.jpg

弦子的朋友@麦烧同学,把弦子讲述的事件发上微博

而这桩性骚扰案曝光之时,恰是一个极其重要的中央宣传工作会议召开前夕。

“国家台”“央视名嘴”“性骚扰”——这些关键词,让大会前夕的舆论变得微妙。

为了防止过分炒作,很多负面曝光均被删帖压下。

其中包括弦子对朱军性骚扰的指控。

10.jpg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删帖之害大于杀人。

这一删帖,快速激发并加剧了两个尖锐的矛盾:

第一,认为自己遭遇了强权和不公的弦子方,以此大做文章,并很快召集了有相同认知的一大波忠粉。

第二,原本持怀疑和观望态度的网民,在看到删帖的报道后,从心理层面认定这里面一定有黑幕:

如果清白,何必删帖?

表面看,弦子方才是弱势的一方,朱军方和国家台代表着强势的一方。

深层想,互联网时代,人们对名流公权的质疑,对无名之辈的悲悯,让看似鸡蛋的一方,手握话语权,可以随时随地发表言论。

而看似石头的朱军方,在舆论场彻底丧失了辩解的空间。

除了诉诸法律。

2018年8月15日,朱军委托律师发函,以侵犯名誉权为由,向法院递交诉状,状告@麦烧同学。

从此后,朱军就从舞台和人群中消失,再也没有机会公开露脸。

2018年9月25日,弦子也向法院递交朱军侵犯人格权的起诉书,要求朱军赔礼道歉,并赔偿6万元人民币。

两场案件,一个事实。法院会怎么审理?

04

枪响后,没有赢家

这桩性骚扰案,2018年秋进入司法程序,到一直到2020年冬,才迎来首次开庭。

2020年12月2日,海淀区人民法院不公开审理了此案。

很多国内外媒体,给予关注。

14.jpg

这是一场罕见的漫长的审判。

案件从12月2日下午1点,审理到12月3日零点,历时10个半小时。

看得出来,法院很想快刀斩乱麻,给这起关注度极高的名人案件,当庭作出判决。

遗憾的是,弦子方申请了休庭。

2021年2月和4月,休庭之后,法院曾两次发出开庭通知,弦子一方都以代理律师有其他诉讼为由拒绝。

一直拖到今年5月。5月21日,弦子方和朱军方,都同意5月21日开庭。

早在一审宣布朱军赢了官司之前,就有记者和自媒体记者,通过深入采访和个人剖析,对卷入这起性骚扰案的无辜人群,给以正名,并呼吁公众保持理性。

由于朱军方一直没有发声,完全交付法律,而弦子方依靠舆论,扩大声势。

弦子方为了证明自己所言不虚,把老搭档董卿和朱军在舞台上握手的照片剪贴出来,指认朱军涉嫌骚扰董卿。

董卿被牵涉其中,百口莫辩。

15.jpg

复盘弦子控诉朱军性骚扰案,我们不难发现:

即便朱军赢了官司,他也几近“社死”。

57岁的他,难回高光时刻,站在舞台中央,成为国脸和台柱。

据媒体透露,被迫放弃话筒、离开舞台的朱军,每天坚持去单位上班。

他从台前退到了幕后,当起了给年轻主持人做测评和培训的人。

工作之余,他很少到人群中去,在家写字画画,聊以自慰。

和朋友小聚时,他曾放声大哭,自述冤枉,却不得昭雪。

如今,朱军似乎清白了,但是显然,这个“清白”被打上了引号。

至于弦子,依然会有无数“女权”追捧她。她勇敢,敢于对抗强权,“就算现在没有证据,但是能证明他没有性骚扰过吗?”

这场悲剧,谁是受害者?是朱军?是弦子?

现如今,性侵、性骚扰仿佛是一柄获取利益的利剑,它无往而不利,锋利无比,但是同时,它也在轻易地撕碎着公众的信任。

董卿说过:枪响之后,没有赢家。

16.jpg

“伤害与被伤害,有时也是对立统一的关系。

伤害他人,有时也意味着毁灭自己。

人和自然,人和自我,人和世界,如果失去了平衡,枪响之后,没有赢家。”

什么是平衡?

身居高位,清醒和持戒,修行亦慈悲,有所为也有所不为。

身居低位,卑微也高贵,自爱亦自重,重小节亦不失大道。

案件中的男女当事人如此。

现实中的你和我,又何尝不是如此?

  • 最新评论
  • 泰坦尼克

    德艺双馨。朱军叹了口气,都是赵忠祥让我变坏的

    屏蔽 举报
  • kshdjj

    中国的法庭要贯彻领导意见,再上诉无用,领导意见,内部早定了,这才不准公开审判。

    屏蔽 举报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