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和刘鹤左右冲突?

Epochtime 2021-09-28 18:52+-

【中国观察】习近平和刘鹤左右冲突?

图为习近平(中)和刘鹤(右)。资料图。 (LUONG THAI LINH/AFP/Getty Images)

近两年,观察人士从官方的信息,总能得到习近平试图扭转邓小平时代开始的向西方式资本主义演变的趋势,包括政治、经济、外交和社会治理上。但另一方面,当局又不断强调改革开放不变,支持民营经济“健康发展”。长期作为习近平“经济智囊”的刘鹤,自升任分管部分经济事务的中共副总理,现在的处境似乎变得比过去尴尬。

习近平的贺信和刘鹤致辞释放不同信息

中共搞的2021年“世界网际网络大会”9月26日在浙江乌镇开幕,为期三天,28日已闭幕。刘鹤以视频方式出席了开幕式,宣读习近平的贺信并致辞。

习近平在致贺信中念念不忘的是“筑牢数字安全屏障”,以及他提出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刘鹤在对习近平致信吹捧一番之后,还强调“坚定不移推动改革开放”,“支持民营经济健康发展”。

面对在场大批民营大佬,刘鹤疑意有所指,他说的是支持民营经济“健康”发展。

这是自2014年以来,所谓的世界网际网络大会第八次在乌镇举办。在当局整肃网络科技行业的寒潮下,本次峰会,马云、马化腾、李彦宏均缺席,其它商业大佬也行色匆匆。峰会最大的卖点,是频遭整肃压力下的马云,其接班人张勇,代表阿里巴巴宣布“助力共同富裕”的两个具体方案。不久前,阿里巴巴响应官方所谓“共同富裕”,表态2025年前累计投入1000亿元。

从习近平贺信透露的信息来看,习近平强调数字安全,令人联想近期对科技巨头进行的“强监管”,特别是要求共享大数据。上周,蚂蚁集团消息说,旗下热门消费贷款服务花呗所产生的信用数据将被全面纳入中共政府的一个征信系统,这是蚂蚁集团向中共监管部门主要方向靠拢的重要一步。

马云控制的蚂蚁集团去年底的上市被叫停,由此也拉开了当局整肃民营网络巨头的大幕。近期当局还加强了对各行业的监管,包括娱乐圈。

但习近平不止要监管,还希望中共在引导资金流动方面强化控制,为企业家和投资者及其盈利能力设定更严苛的界限。

就房地产业,中共政府提出“三道红线”的监管措施限制地产开发商高杠杆经营,加速了恒大集团的财务危机爆发。而当下仍在持续的恒大危机只是整个行业的缩影。当局可能会进一步收紧对其它民营房地产开发商的监管措施。

在今年8月中的中央财经委会议上,习近平强调要实现“共同富裕”,提出财富“三次分配”。这将令政府进一步干预经济以及采取办法让富人“自愿”分享成功果实。一个月后,中共国家发改委再披露,将制定促进共同富裕行动纲要,推动构建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协调配套的基础性制度安排。

中共官媒和海外亲中共媒体表示,中国将进入一个以实现共同富裕为中心的新时代。但这个“共同富裕”从一开始就被认为是“抢钱计划”。中国国内外众多舆论都对所谓共同富裕报以怀疑目光。

中共多家官方媒体8月29日集中转发一篇自媒体评论文章,文中指官方近期在各个领域的一系列整治动作是一场“深刻变革”,并称阻挡这场变革的“将被抛弃”。

由于习近平对于民企的整肃浪潮,加上这一宣传的造势,令业界恐慌。而刘鹤随后则充当了灭火的角色。最近刘鹤至少三次就支持民企公开发声,予以安抚,包括在本届网际网络大会上的发言。

权斗或是整肃理由之一

习当局整肃多个行业,也被指有权斗的需要。

习近平早在今年1月的中纪委全会上说:“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交织,威胁党和国家政治安全……”反腐要“聚焦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交织的腐败案件”。

众所周知的是,在一党专政的特权体制下,一些能在中国发达的民企,都要倚靠高层权贵,充当权贵家族的白手套。

最初被整肃的阿里巴巴就被指与江派权贵的关系紧密,旗下蚂蚁集团的幕后投资者,包括江泽民孙子江志成2010年成立的博裕资本,还有贾庆林的女婿李伯潭等人。

在当局连续出手整肃阿里巴巴等民企之后,中共中纪委9月25日发表一篇文章,讲述“防范领导干部被利益集团绑架”,将民企视为利益集团。

当局9月26日宣布“巡视”人行、外汇局、银保监会、证监会、上交所等25家银行及监管机构。这些机构多有投资私人企业,现在将会受到更严格的监管。

刘鹤疑在党内受压

一些观察者将掌管意识形态、当年由江泽民和曾庆红起用的政治局常委王沪宁,视为中共保守派的幕后大佬,把李克强,汪洋和刘鹤列为所谓务实派的代表。

这种划分派系方法仍有争议,但当中的刘鹤确被公认为市场友好型改革者。这位父亲在文革中惨死的中共高官,曾有留学美国的经历。

刘鹤作风低调,在习近平的第一任期时常是习出行的标配,被视为习近平派系的重要成员。2018年3月中共人大会议后,刘鹤担任副总理,协助李克强工作。

刘鹤刚刚上任,中美贸易战就拉开了序幕。刘鹤被任命为中方贸易代表团的负责人,中美全面经济对话的牵头人。

过去的几年里,在与美国贸易交锋中,刘鹤试图将习近平的行动描绘为推动停滞不前的市场化改革所采取的必要步骤。但刘鹤在前线的工作却被国内保守派影射为“卖国”。

由于习近平以反垄断和整治社会之名,连环出招整肃各行各业,刘鹤在其中充当的角色似乎相当难堪。

9月下旬,《华尔街日报》传称,中共当局一系列的“强监管”政策直接由中共总书记习近平领导,而非如往常一样,由副总理刘鹤负责具体细节。并且刘鹤因未能阻止滴滴出行6月赴美上市,而必须在党内提出“自我批评”。“自我批评”是中共在毛泽东时代内斗的常见方式。

对此,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表示,刘鹤被传“做检讨”,原因之一是刘鹤在经济上属于偏向自由派的,即推崇以“市场为导向”,包括刘鹤在对外解释习政策时候,也都在描绘习所为是在为“市场化改革”做准备。这个与习所选择的“党领导经济”,是有一定冲突的。但是刘鹤与习的关系还是较好,所以目前也只是传出“做检讨”而已。

李林一说,另一个原因是滴滴背后涉及多个权贵家族,甚至有包括习的政敌江泽民家族的身影。轻易放滴滴美国上市,不符习在二十大上的政治利益。

另一位时事评论员唐靖远则在自媒体节目中说,刘鹤被迫作检讨的罪名,是“未能阻止滴滴赴美上市”,这话其实很耐人寻味。意思当然不会是说刘鹤没有权力阻止,而是他选择了放行,这潜台词就是刘鹤支持滴滴赴美上市。

唐靖远说:“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无论是对曾经亲密的助手王岐山,还是现在亲密的助手刘鹤,习近平都不再信任,他的孤立是空前的,他不信任任何人。”

刘鹤今年以来已连续被外媒爆出负面消息,包括在5月上旬被《华尔街日报》指将由另一副总理胡春华顶替其中美贸易谈判代表的地位,但有关报道迅速被中共商务部否认。

5月中,刘鹤之子刘天然(Andy Liu Tianran)被《金融时报》爆出曾为私募基金“天一资本”(Skycus Capital)主席,虽已按中共规定辞任主席一职,但幕后却继续秘密处理交易,尤其在投资科企巨头腾讯及京东。

不过,对于刘鹤被曝负面消息,评论人士王友群认为,很可能是中共二十大前习近平的政敌故意在国外放风,表面上,矛头直指刘鹤,实际上,是为了反习采取的一个重要行动。

王友群表示,今年69岁的刘鹤已到退休年龄。但是,习最大的政敌担心习打破常规,让刘鹤在中共二十大上成为中共政治局常委,或留任国务院副总理,或担任下届国务院总理。他们在国外媒体上爆刘鹤之子的黑料,或许就是为了阻止这件事发生。如果刘鹤被逐出政坛,就将使习失去一个经济上最重要的助手。

这一说法未能向北京方面求证。但至少,9月26日,习近平仍让刘鹤在“世界网际网络大会”上以视频方式宣读了他的贺信,而不是其他人。

  • 最新评论
  • 千户侯

    习近平练的周伯通的互博神功。不但左右手能够互博,而且其左右大脑半球之间能够互博。最终左脑大胜,神功练偏,走火入魔。

    屏蔽 举报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