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造南京大屠杀的祸首 终究没有逃脱历史的审判

路之意 2021-09-18 17:54+-

南京大屠杀这一惨案不仅是中国现代史上,也是人类文明史上最为悲惨的一幕。日军在南京的暴行,使其当时的德国也不得不承认,它是“一架正在开动的野兽机器”。

下載 (1).jpg

日军在南京的大屠杀,是按预定计划有组织地进行的,企图通过血腥屠杀使中国人民丧失反抗意志,屈服于它的淫威。战后,据中国南京军事法庭查证,日军在南京有计划地集体大屠杀共有28起,屠杀人数达19万之多。此外,有据可查的零星屠杀计有858起,屠杀人数达15万,两项合计我被残杀的同胞总数已超过了30万。战后,不少大屠杀的幸存者们,用他们的血和泪,写下了一份份使人不忍卒读的证词。

日军在南京的大屠杀,整整持续了6个星期。14日,随着日军谷寿夫、中岛、牛岛、未松四个师团的部队全部抵达南京,一场全面的血腥大屠杀开始了。当时日本的《东京日日新闻》记者铃木二郎,作为随军记者,亲历了这场大屠杀,他在日记中记下了他所见到屠杀后的惨景:马路上到处是尸体,有的烧得焦烂,有的被隆隆驶过的坦克碾压得七零八落,空气中充溢着刺鼻的尸体臭气。铃木感到自己像是置身在地狱,变成了一个面目狰狞的地狱的“狱卒”。

日本军队在南京蓄意制造的血腥大屠杀,他们完全丧失了人性,是兽性的大暴露。对于日军在南京的暴行,日本政府不仅不予以任何制止,相反还大肆进行宣传, 把日军对南京的蹂躏说成是“耀扬国威”的“光荣”事迹。 日本的随军记者竟然做出如下报道:南京城内外,到处是鲜艳的赤红,如果用彩色照片拍下来,一定是非常壮丽的景象。日本法西斯主义者万万没有想到,这些曾用来夸耀日军“战绩”的报道,恰恰成为战后控诉其暴行的历史铁证。

历史是无情的,那些制造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南京大屠杀的罪魁祸首们同他们失败的命运一样,终究没有逃脱历史的严正审判。

1945年7月17日,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即将取得全面胜利前夕,世界反法西斯联盟——同盟国,在柏林的“波茨坦宫”召开了“波茨坦会议”,会上,中、英、美三国联合发表了敦促日本投降的《波茨坦公告》,在公告中,还特别指出:对于发动侵略战争的战犯,必须给以最严厉的法律制裁。日本无条件投降后,进驻日本的同盟国军队最高统帅部,根据《波茨坦公告》规定,特别是在饱受战争创伤的被侵略国家人民的强烈要求下,于1946年1月19日,在东京设立了“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依法审判日本的战争元凶。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立案审判的日本甲级战犯有70名,他们都是日本侵略国策的直接制定者和侵略战争的直接指挥者。法庭认定:侵略是人类最大的罪行,是一切战争罪行的总和与根源。而这些挑起战争的元凶,对于战争所造成的巨大损害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1946年5月3日,法庭开始审讯首批28名重要的日本甲级战犯。经过近2年多的审理,于1948年11月4日宣布判决,判决书长达1280页,它用法律形式记下了日寇罄竹难书的战争罪恶,这份破记录的判决书整整宣读了8天。受审的战犯都受到了法律的严厉制裁,其中6名罪大恶汲者被判处了绞刑,其中就有对南京大屠杀事件有着直接最高责任的松井石根。

南京大屠杀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法西斯暴行中非常突出的事件,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此十分重视,审理特别严肃认真,用了整整三个星期的时间来听取受难幸存者的证言,这些证人的血泪控诉,将日军骇人听闻的罪行昭示天下。法庭经审理认定,日军在南京的暴行确实是“现代战争史上破天荒之残暴记录”。而松井石根当时作为日本华中派遣军总司令,直接指挥了数十万日本军队攻打南京。并且为了达到日本法西斯主义者所谓“给中国首都南京以沉重打击,使中国人丧失抗日意志的目的。”放纵手下官兵对被占领区的中国人民实施残酷绝伦的暴行,使这些无辜者遭受了一场空前的浩劫。作为最高指挥官其罪责是难逃的,松井石根必须为这些罪恶行动负最高法律责任。

松井石根在整个受审过程中,一直装出一副懊丧、忏悔和可怜的假象,企图为自己的罪责开脱。当法庭最后宣判他绞刑时,这个寇酋顿时吓得魂不附体,两足瘫软,无法站立。最后由两名强壮的宪兵挟持着拖出了法庭,当年“征服者”的嚣张气焰一扫而光。

根据一般国际法原则,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只审判日本的甲级战犯,而那些地位比他们低,但同样对被侵略人民犯下滔天罪行的乙级、丙级战犯,则由各受害国的国内法庭予以审判。中国在南京、上海、武汉等地设立了11个“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对残害中国人民的日本战犯的罪行进行了清算。

制造南京惨案的另一主要元凶谷寿夫,于1946年8月被引渡到中国,押上了南京军事法庭的被告席。谷寿夫指挥的第六师团,是日军进攻南京军队中最凶悍残暴的一支部队,也是南京大屠杀惨案的始作俑者。谷寿夫不仅怂恿手下官兵奸淫烧杀,而且带头持刀滥杀无辜,强奸妇女,实属万恶不赦,故两京军事法庭判处其死刑。除谷寿夫外,曾在南京进行“砍杀百人大赛”的战犯向井敏明和野田毅及曾用“助广”军刀残杀300多名中国百姓的战犯田中军吉,也同时被判处了死刑,消息传出,南京市民奔走相告,为这些战争元州最终受到历史的严惩而扬眉吐气。

历史是最公正的裁判者,它告诉我们,在人类社会中最终能取得胜利的,是正义的进步力量,战争只能带来灾难,和平才能带来幸福。

  • 最新评论
  • mtc

    双方打仗,一定会有一方胜一方败。日军的行为就像秦赵长平之战的白起。 40万赵军都投降了,还是被坑杀。杀降卒是军人得大忌。 南京保卫战中,中国军队输了被俘了,日军的暴行如同白起。所以,他们得的果报也如白起。白起是被赐死,换句话说,就是不得好死。日军的这些军官,也是被赐死,也都是不得好死。殊途同归。

    屏蔽 举报
  • Sans2000

    中國歷史上經歷多少次外敵入侵的大屠殺,大屠殺來自侵略者的殘暴,這是肯定的,能夠追責當然更好,如果不能呢?能夠追責的前提是戰勝敵人,戰犯得以懲罰。如果沒有美國幫助(當然美國首先也是幫自己,為自己復仇),日本人很可能與蒙古,満清一樣,當了中國的主人,這眾多大屠殺好像都不存在了,幾時你聽到兩岸華人政府,團體,人民喊著要蒙古人満人償命來?說美國人健忘,中國人其實更健忘,若不健忘,哪來這麼多大屠殺。除了憤怒侵略者外,中國人從來不遣责無能怕死的中國軍隊。中國軍隊歷代都獲得比民眾更好的待遇,卻總不經打。讓人民屠殺流血,中國軍隊罪不可恕。整天嚷着大屠殺,其實都是政府開始的推卸責任,大屠殺就像天災一樣,成為失職失敗的替罪羊,然後再贏得韭菜們的擁護。

    屏蔽 举报
  • 南侠

    感谢美帝给我们报仇。

    屏蔽 举报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