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前为911狂欢的人们,让我重新定位“弯路”

万维读者网 2021-09-12 20:17+-

000 - Copy.jpg

万维读者网(Creaders.net)阿尔梅达评论文章:

  一、二十年前的故事

  20年前的9月11号,是一个周二。

  我之所以记得很清楚,是因为每个周二的早晨,是我当时所在的军队单位里、行政干部和文职干部们每周一次出早操的时间。

  那天早晨,我照例比平时提前半小时来到机关楼前——然后发现,今天早晨的气氛明显不同,比我早到的人们似乎都非常高兴,有的在满脸带笑地热议,有的在用“奔走相告”的表情神秘而“调皮”地问着和我一样刚刚赶到的人——

  “喂——乖,听说了吗?”

  “好了好了,大家都先站好队列,有啥事儿出完操再议论。”

  听到这一声不算严厉的招呼把大家的嘈杂打断,我们才发现军务参谋已经在队列正前方以“立正”的姿势站好半天了。

  出操的时候,我一边觉察着队列里好些干部们满脸绷不住的笑容,一边在猜到底有什么好消息……   

  出操结束,大家被压抑了半天的喜悦、终于象一捆儿绳子忽然被剪断的韭菜那样、在机关楼前四散开来。     

  站在原地一边摘下帽子一边整理武装带的我,好奇地看着机关干部们热热闹闹喜气洋洋地走进机关楼,我总觉得今天的喜悦很有些异常——

  首先,这些平日里每一寸肌肤都带着深邃微妙、滴水不露的“机关”面孔,在今天早晨好象是卸下了所有的装备和设计,非常随意无比自然,完全回归成了一群没有级别和衔资、只有年龄高低的男女老少和兄弟姐妹,每个人的脸上透着的只有最清澈的表情和最简单的欢喜。

  其次,平日里那些互相之间心照不宣、但是明的暗的积怨已久的“对头”之间,仿佛忽然因为他们正在谈论的好消息而彻彻底底地冰释前嫌、心无旁羁地分享喜悦。    

  而当我随着大家慢慢走进办公楼,看到那些我觉得心机最重最深的机关女干部们,已经跨越了平时巨大的官职和身份烙印扎堆儿在一起,一边开始用带着扭秧歌和样板戏元素的夸张身姿手舞足蹈,一边在笑弯了腰和击掌相庆之间勾肩搭背前仰后合。   

  这让我非常吃惊——究竟是啥事儿,让大家这么发自肺腑地高兴?

  “难道是军队要涨工资了?”——我想来想去只有这么一个让所有人全都高兴的理由,但是又觉得这个理由虽然足够喜庆、但是并不足以令眼前这些机关烙印深厚的人们如此地回归纯真和尽弃前嫌。      

  很快,大家的热议就告诉了我答案——

  “美国纽约最高的楼让飞机怼了!”

  “帝国大厦两座楼全塌了,死了好多美国人!”    

  听完大家的描述之后,得到答案的我更加不解了——为什么这个消息会让大家高兴成这样?

  当然,我也划拉出来了几分钟的时间,扪心自问为何我就只能想到“涨工资”这种上不了桌面的事儿?我这种的政治素质和政治觉悟,今后还有什么前途?   

_119664459_be1d2605-9b2e-4a75-aee3-65d2f9c76417.jpg

  在一片连春节前都不曾有过的喜气洋洋中,每个机关部门早晨的“交班”短会结束了——在短会上那些憋不住的笑容、还有机关领导热情洋溢的发言表情里,我再次竭力观察和感受着每个人脸上那种挡不住的阳光和笑容。

  因为,在此前的多年军队经历中,我确实不曾经历过宛如今晨这般如此真诚、简单、纯真、清澈的喜悦。

  后来证明——在以后,也再没有过。

  二、“你的内心为什么还这么阴暗?”

  事情过去很久,我都一直揭不开那个答案——大家为什么会这么高兴?

  难道仅仅是因为他们说的“美国倒大霉了!”、或者“死了好多美国人!”?

  好象不应该吧?我至少不该把大家想的这么阴暗……

  特别是,事后经过各种议论与沉淀,连包括中国政府和领导人“定调”在内的几乎所有声音,都没有任何争议地把911事件归结为“反人类”的恐怖袭击。而且那些无辜死伤的平民,并无异议地被主流世界的所有人都认为是无可争议的、应该被哀悼的悲剧。

  同时,除了在单位同事们之外,当我听到生活中、社会上的很多人聊起911的时候,有相当多的人居然也是喜悦的心态。

  对这个困惑,我始终不解。  

  这让我后来和一位“前辈”推心置腹地聊过——愿意“推心置腹”的原因,是我觉得他是一位善良的人(虽然我并不太记得那天早晨他是否也异常喜悦)。

  结果我们“聊”的有些“尴尬”——

  “什么,你那天没有高兴?”他端着酒杯惊奇地问我。

  “……,没有,而且我也不知道大家为啥那么高兴……”我有些困惑地说。

  “……这个,哎……我这就不得不说你两句了……”他放下酒杯、似乎有些为难。

  “没事儿,你说,咱们之间别顾虑,最重要是我想听实话。”我开始进入洗耳恭听的模式。

  “你说,你也被党和军队培养了这么多年,内心为什么还这么阴暗?”他很诚恳地说。

  “……这,……噢……”我一时懵了,于是把他的酒倒上。

  “如果那天早晨你都高兴不起来的话,你真的应该反思一下自己了。”    

  在内心深处,这话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接——虽然嘴上用“对、确实!”和“来,咱们走一个”这些话很容易就糊弄过去了。

  这次谈话之后,我甚至一度怀疑,问题可能真的确实出在我自己身上——难道真的是我内心太阴暗?

  三、“以后慢慢会好起来的!”

  不过,后来的很多年,让我觉得——这个国家里,为911的平民死亡而如此奔走相告、击掌相庆的民众,应该会逐渐的减少。

  毕竟,随着年轻人的出生和成长,过去的思潮和观念里,那些因为“走了一段弯路”而留下的遗毒,应该会逐渐淡化和消失。

  毕竟,我们的政府做出的官方和主流声音,甚至包括领导人的个人姿态,都昭示和指明了一个鲜明的方向和态度。

  毕竟,后来慢慢有了互联网——虽然略受局限,但是我想大家的眼界开阔之后。道理会不说自明,正道会逐渐占据上风。    

  于是,当我想起2021年9月11日早晨那些我无法理解的人们时,再去思考这方民众未来的思维和价值观时,我用了一句我爸曾经常说的话——“以后慢慢会好起来的。”

   _118108588_119947.jpg

  他第一次说这话的时候,是我刚上小学的时候,他和他的同事说起我们省的孩子上大学比很多省市都要困难——考生比别的省多、分数线比别的省高。

  当时,他和他的同事说起这事儿的时候,不时会看着在桌子旁边的我们这些小孩儿,说上一句——“以后慢慢会好起来的!”

  “等他们考大学时候,应该就不会象现在这么难了。”   

  当然,这并不是他们那一代人说出“以后慢慢会好起来的!”这句话的唯一场合。

  后来,当人们在茶余饭后、工厂门口、甚至走上街头声讨“官倒”和痛斥腐败的年代里,说起贪污腐败,他们时不时会无奈地说上一句——“以后慢慢会好起来的!”

  后来,当他们坐在路边喝酒、说起《丑陋的中国人》里那些桥段和“丑陋”,来拿着他们自己“对号入座”的时候,他们会说上一句——“以后慢慢都会好起来的!”。那时的他们,虽然总在自嘲自讽然后带着点尴尬地哈哈一笑,但是我总觉得他们是那么自信。

  后来,当他们对照着政策里经常提到的“党政分开”,然后论起到处都是“党”比“政府”大,而且新闻和各种场合“党”总是在“国家”前面,以及“军队不属于国家而属于党”时,会越说越觉得不合理,然后说上一句“也许,以后慢慢会好起来的!”

  还有一些别的场合吧,我都不记得了——我只记得他们虽然知道无法改变、虽然有些无可奈何,但是至少有着自己符合常理的看法,有着自己的抱怨,有着关于改变的梦想和期盼。

  四、二十年后的今天:“是我错了”    

  二十年后的今天,当我在911事件20周年的这一天,坐在电脑前,想着这些年里各种的网页、微博、评论,问了自己一个问题——

  “如果今天再发生一次911,你觉得中国高兴的人,是比过去少、还是会比过去多?”    

  我觉得那会是一个不用思考的答案——“绝对会比过去过!”

  “而且多得多。”

  不用说别的,就看看我身边吧——

  年轻时曾带着幼年的我去看米高梅和好莱坞、给我讲述文革时很多学者和艺术家被迫害遭遇、给我讲述海参崴和东西柏林、每天自学许国璋英语的长辈,如今每隔几天都在微信朋友圈里为美国疫情人数的增加而兴高采烈或者与人下注打赌。

  过去曾经和我一样对有些现象虽然无能为力但是至少会感到愤怒和不满的同学和朋友,如今要么是在身边出现负面新闻时高喊着“正能量”,要么就是在各种涉嫌辱华的话题时刷屏冲在“虽远必诛”的第一线。

  再看看网上的泱泱民众,一边整日对着和自己不一个姓氏的各种人喊着“大大”或者“爸爸”,一边对着几乎所有涉及国外的话题群情激昂义愤填膺——虽然我不知道这两件看上去很难“兼容”的事情是怎么同时做到的。

  20年前,911发生时没有这样的民众基础——无论是我的亲朋好友,还是陌生的广大人群。  

  所以毫无疑问——911如果放在今天,举国欢腾是必须的。    

  是的,二十年前的我确实错了——以我所期盼的“好”来说,那一句“以后慢慢都会好起来的”不但没有发生,而且一切都更糟糕了。  

  而我爸爸那一辈人,似乎也都错了。  

000 - Copy.jpg

  他们曾经感到为难的高考,如今在我们省的难度、相比于其他省更大了——现在不仅考生更多、分数线差距更大,甚至连考卷都五花八门各不相同了。

  而且,所有的民众似乎连抱怨的兴趣和时间都没了——就在几个月前,当我发了一条朋友圈来为我省的高考愤愤不平时,得到的回复全是嘲笑。

  虽然嘲笑的方式有着“你还是这么不成熟”、“过好日子就行了、咸吃萝卜淡操心!”等等各种不同,但是他们绝大多数的孩子都要即将、或者在未来面临着我们省“地狱模式”的高考。

  可能我确实是不明智和不现实的——周围那些宁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地想尽办法高考移民或者更改学籍、早早把孩子送到外省或者异地陪读的周围民众,就不会把时间和脑细胞花在我那些没用的“愤怒”上。

007.jpg    

  那本曾经让他们拿来自嘲的《丑陋的中国人》,如果放在现在——我不确定会不会被“官方”禁掉,但是自“民间”被骂死是一定的。

  因为我们的民众如今已经不再盯着自己的缺点和别人的优点,而是掉了个“个儿”——和别人比烂!

  比如当2020年下半年加州山火时、众多中国网民自发地在微信微博朋友圈里,拿出对当年《穹顶之下》“一雪前耻”的气概,刷屏呼唤柴静等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出来测量美国的空气质量——

  再比如,当2021年2月美国的火星车登陆火星时、中国的众多网民自发地选择关注和热议德克萨斯州的大面积停电——

  至于当年说的“党”在“国家”前面的话题,虽然曾经有过一段时间的民间议论让官方喉舌不得不纷纷出面“抵制军队国家化错误思潮”,但是这两年这个话题早已销声匿迹,大家不仅对此没有意见,而且如果有人在茶余饭后提起这个话题的话、绝对会被大家喷死。

WeChat Image_20210714224058.jpg

  尾声    

  我不得不说,我当初的那一句——“以后慢慢都会好起来的!”,确实都错了。

  包括我曾经以为的“有了网络,大家的视野开阔了、就会不一样了”——也是错的。

  因为事实更象是网上流传的那个段子——网络给众多“井底之蛙”提供了聚在一起的机会,让他们通过不断交流,最终认定“天空确实只有井口那么大”。

  

  但是,我发现如果换一个角度去看的话,回首这二十年,这句话其实也是对的。

  比如,把我换成那位说我“思想为什么还是这么阴暗”的前辈,就可以了!

  从他的视点出发,一切确实是已经“慢慢好起来了!”——二十年前,在那片土地上居然还有一部分人没有为911感到高兴。

  而今,二十年后,不为911感到高兴的人已经减少了许多许多。

  这种“换个角度”的方法,其实放在很多问题上,都能让人眼前一亮——

  比如,过去我们提起“曾经走了一段弯路”,一定会觉得那一段弯路指的是各种运动、直到文革“那个年代”。

  但是,如果你把如今这个年代也“加入”到整个曲线里,你也许才能看明白——整个曲线上真正“走弯”的年代,其实是那个他们拿着《丑陋的中国人》自嘲、动辄说出“以后慢慢会好起来的”的那个年代。

  • 最新评论
  • movab

    网络给众多“井底之蛙”提供了聚在一起的机会,让他们通过不断交流,最终认定“天空确实只有井口那么大”这一切都应归功于中共封锁网烙并提供虚假信息所至。

    屏蔽 举报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