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你病,要你命!被揪住辫子的中国当然急了

首席投资君 2021-09-08 13:32+-

本文仅供参考。

中共大V首席投资君:铝是地球上含量最多的金属元素,但是作为电解铝的主要原料铝土矿却比较少。我们列组数据做个比较,村里已探明的铁矿石大约1800亿吨,但是铝土矿却只有250亿吨,还不到铁矿的一个零头。铁矿中国自家虽然品位不高,但是好歹还有210亿吨的储量,占村里的11.5%。铝土矿中国在家里挖地三尺,也只占全村的2.3%,但是产量却占到了全村的20%,预计不到20年就能刨干净。中国家91%的产业要用到铝,消耗量占全村的1/3。铝土矿每年消耗1.8亿吨,这里面有1亿吨依赖进口。目前的主要供应商是几内亚、袋鼠和鹦鹉。去年中国从几内亚进口了4400万吨,从袋鼠家进口了3000万吨,2家合计解决中国7成的进口,是最大的两家供应商。

这段时间,袋鼠在鹰酱的影响下,总想着靠铁矿石的星辰大海薅兔毛实现财务自由,结果两边关系闹得很僵;恰逢几内亚忙着政变,顾不上给中国的铝土,于是国际铝期货市场大涨。反映到长江有色的价格上,大概是一天涨300……鹰酱和袋鼠特别敬业,本着趁你病要你命的精神,就开始动作不断。上游袋鼠和鹦鹉都是老熟人,套路大家都熟,所以我们就重点来说下几内亚。

几内亚家里有74亿吨铝土矿,储量占全村的1/3。铝土是几内亚的支柱产业,每年撑起几内亚政府80%的财政收入。和袋鼠家的铁矿石一样,品位高、埋藏浅,分布集中。铝含量62%,直接露天,条件特别好。几内亚政府前些年可着劲的到处招商引资。前前后后一共招来了四拨人。

第一拨人是1963年来到几内亚的。由美国铝业、力拓集团和DADCO联合组成。美国铝业牵头同组成了Halco财团,然后Halco财团与几内亚政府共同成立几内亚铝矾土公司,专营桑加雷迪附近的铝土矿,年产量1520万吨,占全村的5%,几内亚的55%。铝矾土公司里面几内亚政府持股49%,Halco财团持股51%,划重点:外资控股。Halco财团中,美国铝业和力拓各持股45%,DADCO持股10%。分解到几内亚铝矾土公司里面,是几内亚政府49%,美国铝业和力拓各22.95%,DADCO5.1%。美铝和力拓基本穿一条裤子,所以你品,你细品。鹰酱资本用了22.95%的资本,就控制了Halco财团;控制了Halco财团就控制了几内亚铝矾土公司;控制了几内亚铝矾土公司就控制了几内亚40%左右的财政收入和全村5%的铝土矿产量;这波教科书级别的资本运作,堪称非四两拨千斤的标杆,非常的魔性。放在中国家,敢签这种合同的人,估计坟头都可以收麦子了。

1.jpg

时间走到2002年,熊大家的俄罗斯联合铝业也来到几内亚,试图打破鹰酱垄断搞竞争。先后拿下了金迪亚铝土矿,和Dian-Dian铝土矿,两处合计产量900万吨左右。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鹰酱对于这种来抢饭碗的行为自然不会客气。虽然嘴上喊着自由竞争,但是动起手来非常的不讲武德。美国政府出面,从头制裁到尾,吃相那叫一个难看。加上不时闹出的“劳资纠纷”,搞得俄罗斯好几个铝土加工厂一直就处于停产或半停产的状态,下手那是真的黑!

第三拨人叫赢联盟,在2015年前后进入几内亚。这个赢联盟不是一家公司,而是产业链上下游关联的几家企业。第一家是新加坡韦立集团,负责采矿、和水运。矿石从几内亚的地头挖起来,到烟台港卸船,一手包办。第二家是中国烟台港集团和几内亚国际矿业供应公司。主要负责从几内亚到烟台港水运沿线的港口建设和运营管理。第三家是中国宏桥,负责两部分。第一部分是设备租赁。第二部分是消化运来的铝土矿。这几家凑一块,从地头的铝土矿,到型材、铝粉等各种中间工业品,赢联盟就全包了。产业链上下游强强联合,无缝衔接。赢联盟的进入对于美国铝业和力拓的冲击特别大,导致他们丧失了对全球铝土矿的定价权。这事儿的影响比较深远,美铝后来退出铝土矿上游业务,也和这个有关。但当时对于这种非我族类的竞争者,鹰酱的反应还是下黑手。2017年,做空机构Emerson Analytics发了一份关于山东魏桥集团做空报告。用词很专业,大意说了这么几件事:

多报了2000多亿的利润。

瞒报了40%的电费。

银行的存款余额是假的。

指控呢,很严重!如果坐实了,标配待遇就是破产。宏桥是魏桥的关联公司,港股上市。报告一出,宏桥的市值一下就蒸发了43亿!然后审计就介入了。大家就拿着这份报告,一条一条地对,结果发现好多对不上。就回过头来问Emerson Analytics,你这报告里面引用的数据和信息是哪儿来的?Emerson Analytics回复说,这份报告的信息源主要包括公司的公开财务披露,前员工的谈话记录,以及对比咨询公司提供的行业平均数据。这回答就很流氓了,三个信息源2个不可靠。但是Emerson Analytics发报告又不用承担法律责任,真的假的其实不重要,宏桥的股价下去了很重要。事后最多一句我们的实习生做事不严谨就带过去了,和派出所闯祸的都是辅警,城管打人的都是临时工是一个道理。后来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为这事儿专门发了一个文,叫《关于防范和应对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围堵中国铝产业有关建议的函》文件号是中色协轻函字(2017)48号。再后来宏桥起诉了Emerson Analytics,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如果哪位小伙伴知道然后的然后,请务必告诉我。

2.jpg

3.jpg

第四拨人是中铝。中铝早在2011年就开始接触几内亚,但心思不在铝土矿上。当年中铝拉着宝钢、中铁建、中交建、中非发展基金、IFC一起要开发力拓的西芒杜铁矿。而在铝土矿的项目上,拖拖拉拉一直到2018年,才和几内亚政府谈妥,拿下了Boffa区块项目。你看这个时间跨度,真的是多轮艰苦卓绝的商务谈判!实事求是,毫无注水。(嘲笑)前面三拨人拿到的矿,平均品位都在60%以上。中铝来得晚,拿下的区块平均品位只有39.1%,年产量1200万吨。打个不严谨的比方,宏桥运回来10万吨铝土矿,能生产6万吨氧化铝;同样的时间和运费,中铝运回来10万吨铝土矿,也就生产4万吨氧化铝。起个大早,赶个晚集,费了最大的劲,拿了最烂的矿。再之后,阿联酋铝业集团,澳大利亚AMC矿业、法国AMR、英国Alufer和Anglo-African等国际矿业公司相继续涌入几内亚,目前几内亚的铝土矿区基本被各家承包完毕。

4.jpg

几内亚的政变,对中国的铝产业和钢铁产业的影响都不小。这次被搞下台的总统叫阿尔法·孔戴,2015年上台。非洲的政府大多数比较烂,但是这位孔戴在烂人里面还算能做事的。中铝的波法铝土矿和西芒杜铁矿都在他手里落了地。在这个过程中,这位孔戴总统也是怼天怼地怼军队,得罪了不少人。故事从1997年说起,力拓在西芒杜勘探到了铁矿,向几内亚政府报告说储量15亿吨,当时的几内亚政府的总统也叫孔戴,我们姑且称之为老孔戴。老孔戴军人出身做事儿比较糙,也没去核实就直接按照15亿吨和力拓签了25年的合同。力拓占了坑之后就没动静了,一直拖到2008年必和必拓收购力拓。当时按照规定要强制披露,结果这一下披露出来西芒杜铁矿储量110亿吨。15亿吨和110亿吨中间的差距,大家可以自己品一下。老孔戴感觉自己被忽悠得紧,一怒之下把西芒杜的北段矿区收回重新招标。非洲军政府的招标,大家都懂。结果也没让群众们失望,老孔戴收了以色列商人施泰因梅茨1亿美元,把西芒杜北段矿区白送给施泰因梅茨了。施泰因梅茨还没来得及开工,老孔戴就死了。后面几内亚家里忙着政变夺权,大家都没功夫管这事儿,一直拖到2105年新孔戴上台。新孔戴是老孔戴的政敌,上任之后本着除恶务尽的原则大搞反腐,施泰因梅茨行贿这事儿就被揪出来当批斗典型。折腾了好几年,在法国人的调停下,把西芒杜北段的矿区吐出来一部分,才算翻篇。放在国内,西芒杜铁矿就是一烂摊子,谁都躲得远远的。但是中国实在是缺铁,所以还是硬着头皮上了,经过多年努力,最后把以色列吐出来的这部分加上力拓出售的南段拿下。之后铁路港口全面开工,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结果刚刚准备妥当,几内亚又政变了!

image.png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拥有丰富资源的几内亚现在是国际资本的角力场,大家都希望在这里分一杯羹。鹰酱、袋鼠、毛熊、汉斯猫、高卢鸡还有中国,村里有牌面的都在这里亚露了脸。而小国的政治的悲哀,就在于自家国家的事儿自己说了不算。不选择外部势力合作,就没有实力上位,而选择了外部势力合作,保不齐哪天又被对手势力搞下去。你说几内亚这次政变有没有鹰酱和袋鼠的阴谋?我只能回答说,有能力,有动机,不知道。袋鼠和鹰酱在希望控制几内亚的矿山重掌资源定价权,高卢鸡作为几内亚的老东家又希望鹰酱和袋鼠的手不要伸太长。

image.png

西芒杜铁矿

中国则希望通过对几内亚投资,实现矿产资源的多元化供给,打破西方资本定价垄断。在政变之后,无论是铁矿石还是铝土矿都再次威胁到了我们的资源战略安全,影响到了我们下游数百产业之生计。当务之急,尽快稳定几内亚局势,恢复中国企业在几内亚的生产,不给别有用心的人借机生事的机会。过去,西芒杜铁矿被国人寄予厚望。网上随便搜下西芒杜,画风都是袋鼠傻眼,澳洲铁矿石杀手来了这样的画风,充满了乐观。可地球村从来都是个丛林社会,虽然台面上都是阳春白雪,但是桌子下面却充满了各种阴谋诡计和暗箱操作。不是你花了钱,中了标,就万事大吉,后面还有一大堆你想象不到的烂事在等着你。无论是利益面前的明争暗斗,还是大是大非面前的寸土必守,最终起到决定性作用的还是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