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太子李在镕获释 韩国“削阀之战”偃旗息鼓?

南方周末 2021-09-04 20:07+-

李在镕获假释后,韩国广播公司(KBS)做了一次民调:68.4%的韩国民众对批准李副会长假释表达赞同,持反对意见者为24%。

269fa28585r_jpeg_960_1.5_r.jpg

“财阀们频繁犯有贿赂、逃税、贪污、侵占等罪行,却总是因为对国家有‘贡献’而被赦免,他们持有免罪铁券。”

1945年光复以来,韩国一直饱受财阀垄断国家经济命脉的困扰,一直在寻求政商关系的改革转型。

文|南方周末特约撰稿 姚萌

上台以来,出身贫寒的韩国总统文在寅多次表示要整治财阀。2021年1月18日,当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被首尔高等法院认定有罪时,部分韩国舆论一度欢呼雀跃。

“可以说,文在寅政府在财阀改革中立下了里程碑。”《韩民族日报》援引高丽大学教授金宇灿(音译)的观点:对李在镕的有罪判决传递出一个明确的讯号,“财阀的不法行为将不会被继续容忍”。

不过,这一轮针对整治财阀的“胜利”仅维持了207天。

1

“法律已经变成了废纸”

2021年8月13日上午10时许,现年53岁的李在镕快步走出京畿道义王首尔监狱,微笑着面对蜂拥而来的新闻记者。此前李在镕因向前总统朴槿惠及其亲信崔顺实行贿86.8亿韩元(约合人民币0.48亿元),被判入狱两年6个月。

“给各位国民带来担忧,真的很对不起。大家对我的担心、批评、忧虑还有期待,我都会好好倾听,我会努力的。”说罢,李在镕深鞠一躬。

围绕在新闻记者身后,是两帮争吵的民众。其中,一派高呼祝贺“李副会长”,一派则高喊“打倒财阀!”“三星共和国!”

“法律已经变成了废纸。”在现场,韩国正义党青年分会领导人康民进(音译)指责文在寅政府向财阀屈服。当天上午,全国民主劳动组合总联盟的代表也拉出抗议的横幅。

在两派对立的呼喊声中,李在镕乘车驶往位于首尔瑞草区的三星电子办公大楼听取工作汇报。

根据韩国《特定经济犯罪加重处罚法》,李在镕在正式服刑结束当天起5年内的就业受到限制,他不能成为登记于企业名义下的领薪人员,也不得在与所犯罪行相关的企业就职。

但是,该法也设置了一项例外条款:经法务部长官批准不在此限。2021年8月20日,韩国法务部新闻发言人正式表态称,李在镕重返三星的经营工作“不构成违法”。

更大的争议焦点是假释标准。据《韩民族日报》透露,自2011年以来,类似李在镕这样连70%刑期都未服满就获得假释的人员不到全体假释者的1%。此外,李在镕还涉及多起正在审理的案件。

“通常,只有诸如违反道路交通法被处以罚款等那样较轻的情况下才有可能获得假释。”韩国律师金正范(音译)在接受《韩民族日报》采访时称,李在镕获得假释实属罕见。

按照原定的假释标准,服刑人员必须服满65%刑期才能申请假释。但是,韩国法务部在2021年7月突然将这一标准降至60%。韩国正义党等在野党质疑,此举是为李在镕获得假释“量体裁衣”。

李在镕还被列入在光复节当天释放的810名犯人名单之中。为纪念1945年8月15日从日本的殖民统治中取得独立,韩国设立光复节,每年都会按照惯例释放一批罪行较轻的囚犯。

面对质疑声,韩国法务部在2021年8月13日的声明中称,“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也被列入释放名单,是因为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我们考虑到国家经济和世界经济状况,将其列入名单。我们还考虑了各种因素,包括公众情绪和他在狱中服刑的表现。”

在监狱中,李在镕被评为“模范囚犯”。据《朝鲜日报》透露,跟其他犯人一样,李在镕也是“一碗饭、汤以及三样菜”,由于监狱规定每周只能洗一次澡,李在镕每天用三瓶定额发放的饮用水擦拭身体。

与在首尔汉南区1200多平方米的豪宅相比,李在镕的囚室狭小,还住着前总统朴槿惠的顾问金淇春(Kim Ki-choon),以及连续杀害近20人的杀人魔柳永哲(Yoo Young-chul)。

“我见过很多关押进来的财阀企业家,很少人能够像李在镕一样,他没有企业家的架子,会主动对眼前的每个人微笑打招呼。”韩国《朝鲜日报》援引一名看守的话,“晚上9点熄灯后,李在镕会运动锻炼身体,其他犯人会喊‘李在镕加油!’”

2

“国民要求”?

对于李在镕的假释问题,韩国公众的态度也分成截然不同的两派。2021年7月23日,韩国YTN电视台委托民调机构Realmeter针对500名18周岁以上人群的调查显示,66.6%的受访者表示“为刺激经济,需要假释李在镕”,28.2%的受访者则认为“会引起特权争议,不应假释李在镕”。

李在镕获假释后,韩国广播公司(KBS)也做了一次民调:68.4%的韩国民众对批准李副会长假释表达赞同,持反对意见者为24%。

数月以来,韩国多家媒体与民调机构的多次民调均显示,赞同释放李在镕者是反对者的两倍以上。

“财阀不应在总统面前卑躬屈膝,即使李在镕获释,也不应该对政府心存感激,因为这并非权力的施舍,而是遵循了国民的要求。”《朝鲜日报》的评论认为,假释李在镕是国家利益使然,“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有钱无罪,无钱有罪。现在,正义已经死去,只剩下了财阀共和国笼罩下的黑暗阴影。”韩国劳动组合总联盟代表李成锡(音译)批评说,“只要涉及财阀的利益,它们很难代表韩国的民意。”

不少韩国媒体为财阀集团所控制,它们与财阀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从公开资料来看,李在镕的外公是东洋电视台前会长洪进基(音译),舅舅洪锡铉(音译)曾担任中央日报社的总裁。

假释李在镕一直被韩国媒体称为“国民要求”。但《韩民族日报》透露,在李在镕被假释的当天,至少有1056家社会组织发表声明认为:假释李在镕并不公平,是资本和财阀战胜了法律。

“因新冠疫情大流行而促使全球性竞争不断加剧、韩国经济陷入困境,民众普遍认为李在镕有必要引领韩国最大企业的发展。”2021年8月31日,韩国国务总理金富谦再一次对李在镕的假释表示支持。

这与文在寅总统此前的讲话如出一辙。2021年8月13日,文在寅首次就假释李在镕发声,“我很清楚在假释李在镕这件事上,支持和反对者参半,有很多民众希望在此重大危机时刻,假释李在镕可以发挥其在芯片和疫苗领域的作用……为了国家利益,希望国民理解。”

文在寅对财阀的立场似乎发生了转变。在2017年5月的就职演讲中,他痛斥财阀是“国家的丑态”。在2021年1月李在镕被判有罪之初,文在寅也强硬地表示“从未考虑过要特赦李在镕”。

“我们的国家又恢复了政客用赦免特权换取财阀支持的旧习。”李成锡注意到,2021年5月10日,文在寅总统突然在假释李在镕问题上松了口,“总统固然有假释罪犯的权限,但不能随意而为,我会认真听取国民要求后再加以判断。”

不久,“国民要求”“发展经济”“国家利益”也迅速成为韩国政府和媒体在报道假释李在镕时的常用词汇。

3

经济利益、新冠疫情与美国因素

获得假释后,李在镕迅速响应文在寅政府的号召。2021年8月25日,李在镕宣布,未来三年三星将投资240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3亿元),以掌握战略产业发展的主导权,并创造4万个工作岗位解决青年群体的就业问题。

“在韩国,三星素有‘护国神’、‘三星共和国之称’,韩国人一生难以逃脱三件事:死亡、交税和三星。”李成锡说。

多年来,三星一直稳坐韩国第一财阀的交椅。2021年6月,在文在寅总统与四大财阀企业负责人的午餐会上,三星电子副会长金奇南表示:三星集团的营业额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五分之一,出口额占韩国对外贸易的五分之一,还吸纳了三十多万人就业。

“在李在镕服刑期间,三星电子身处的世界经济环境发生了剧变。全球半导体霸权争夺战日渐激烈,各国政府和企业竞相重组供应链,三星的领先地位面临威胁。”韩国财经学者郑哲镇(音译)也注意到,三星在收益性方面已落后美国苹果公司,2021年6月的智能手机销量已被中国小米公司赶超。

“李在镕案审判已经耗时3年,三星面临着失去的10年。”韩国《中央日报》文章认为,面对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快速变化的国内外环境,“总裁缺位”的三星可能无法敏锐地做出反应,三星在半导体领域的优势地位正被台积电等企业超越。

李在镕被拘押还伤及美国的利益。2018年1月,美国弗吉尼亚州前州长、参议员乔治·艾伦在《新闻周刊》撰文称,李在镕被判刑不仅会使三星的经营团队受重创,还会给整个韩国及其贸易伙伴的政治和经济造成影响。

2021年5月访美之际,文在寅总统收到了美国商会(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充满警告意味的信函,“赦免李在镕副会长,将成为加快总统拜登在美国国内构建稳定半导体供应链速度的契机……若如不积极支持拜登总统的努力,韩国作为美国战略伙伴的地位将受到危害。”

让李在镕出狱符合韩美共同利益。韩国《中央日报》透露,三星在美国得克萨斯州投资170亿美元建设芯片工厂的计划,需要李在镕“点头”。

当前,韩国正遭遇第四波新冠肺炎疫情,已连续近两个月单日确诊数超过千例。但是,韩国政府从美国莫德纳公司采购的疫苗出现问题,迫切希望三星生技公司代工生产莫德纳疫苗。

“难道非得释放李在镕吗?”韩国正义党代表余永国(音译)等多名人士质疑,要么三星集团的运作过度依赖李在镕,要么李在镕“事必躬亲”只是让其脱罪的说辞。

一些批评者还公开例证:2016年至2017年,李在镕第一次被调查时,三星电子股价稳步上涨。2017年,李在镕首度入狱期间,三星电子的销售额还增长了83%。

“只有李在镕在企业,三星才能及时地做出商业决策。”在2021年6月的午餐会上,金奇南向文在寅总统直言。

“由于李在镕不在位子上,三星集团决策能力确实大不如前,而半导体投资需要庞大资金,这亟需有能力的决策者在位,才能拍板定案。”韩国半导体产业协会副会长李承汉(音译)也公开表示,自2016年由李在镕主导、80亿美元的美国Harman汽车电子厂并购案后,三星时至今日没有任何大型投资案,就是因为“家里没大人”。

李在镕不仅受到《特定经济犯罪加重处罚法》的就业限制,在服刑期间也不能使用手机和电脑,每天只有一小时的时间可以出来放风,接受探监的时间也被限制在每次10分钟之内。韩国《中央日报》认为,这种情况下很难“遥控”管理企业。

4

“削阀”遇挫

李在镕虽是三星电子副会长,却是该财团的实际掌门人。多年来,为了避免缴纳高额的遗产税等,李在镕家族一直通过复杂的交叉持股方式控制着三星集团。

为了赢得韩国政府对三星控股的两家公司进行商业合并的支持,从2014年12月开始,李在镕与时任韩国总统朴槿惠三次会面,并向她的亲信崔顺实支付了至少86.8亿韩元的贿赂款。

两年后,李在镕在朴槿惠总统的“亲信干政门”中落网。他还涉及“第一毛织股价操控案”、非法注射禁药丙泊酚案等。

在韩国,李在镕并不是第一个违法却受到宽大处理的企业领导人。他的父亲、前三星董事长李健熙至少两次得到总统特赦。1995年,李健熙因涉嫌贿赂前总统卢泰愚受到检方指控。两年后,李健熙得到金泳三总统的赦免,缓期两年执行。

2009年,李健熙又因挪用公款和逃税被判三年有期徒刑。但是,时任韩国总统李明博以“协助国家申办2018年冬季奥运会有功”为名予以特赦李健熙。

“财阀们频繁犯有贿赂、逃税、贪污、侵占等罪行,却总是因为对国家有‘贡献’而被赦免,他们持有免罪铁券。”李成锡批评说。

多年来,现代、韩华、SK、CJ等财阀的老板也都曾在被判刑后获得假释或赦免。2007年,现代汽车名誉董事长郑梦九(Chung Mong koo)因贪污和欺诈被判入狱三年,但因“对国家经济太重要”而得到缓期执行。2015年,时任总统朴槿惠在光复节赦免了因挪用公款被判4年有期徒刑的SK集团会长崔泰源(Chey Tae-won)。

韩国社会一直流行着对财阀犯罪的“三五定律”,即3年有期徒刑、5年缓刑,最终大都会得到缓刑、假释或赦免。

1945年光复以来,韩国一直饱受财阀垄断国家经济命脉的困扰。据韩联社统计,2020年,资产5万亿韩元以上的64家财阀集团共2284家企业的销售额为1617万亿韩元,相当于韩国该年国内生产总值(GDP)的84.3%。

在市场上,各大财阀之间互相竞争,在政治上却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2021年4月,LG、SK、现代以及三星等五大财阀相继发声要求赦免李在镕。

“钱就是一把熨斗,它能够把一切法律都烫平。但是,大家对财阀又爱又恨。”李成锡说,不论政府还是民众都被认为仰赖财阀。

一种流行的观点是,一旦财阀体制崩溃,韩国将难以承担经济和社会崩溃的代价。从上世纪50年代的经济起飞阶段,大资本、大财阀与朴正熙政府等开始形成相生共存的关系,并迅速在“汉江奇迹”中壮大,直到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达到顶峰。

“大财阀垄断国家经济,渗透至社会生活各个层面,造成只要财阀本身稍有风吹草动,就可能危及整个国家经济。”韩国正义党议员沈相奵认为。

同时,财阀特权及其推动的“黑金政治”也越来越引起民众的不满,韩国政府和社会开始寻求政商关系的改革转型。2016年,时任总统朴槿惠在韩国民众对政商勾结的强烈讨伐声中被弹劾,并在2021年1月被判22年有期徒刑。

上台后,文在寅政府着力推动财阀改革。2020年12月,韩国国会有“公正经济三法”之称的《商法》修正案等三部法律,着重改善企业治理结构,防止财阀不正当扩张对企业的支配力,并加强对财阀家族内部交易的监视。

但是,李在镕获得假释,让文在寅政府“削阀之战”受到质疑。2021年8月31日,韩国国务总理金富谦公开表示,财阀改革仍在进行之中。

当前,随着韩国财阀已陆续进入第二至第四代,他们的排他性特权正在消失,一些财阀纷纷表示放弃血统继承权。

三星集团创始人李秉喆生前就公开表示,将在其孙李在镕之后停止在家族内接班三星领导人。2020年5月,李在镕也公开承诺将终结企业的家族继承,不会再传位给他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