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政局突变!新首相会是谁?对中国更强硬?

环球时报 2021-09-03 08:09+-

中共媒体环球时报刀剑笑:日本首相菅义伟今天中午宣布,不会参加自民党总裁选举。这意味着9月底总裁任期结束后,他也将让出日本首相之位。

这个消息让日本国内乃至国际舆论都倍感意外。

因为就在几个小时前,日媒还在重点报道菅义伟昨天确认竞逐自民党总裁。为了连任,他也正在与包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在内的高层商讨,如何提振自身支持率以及打造自民党新形象。

为何短短一天之内菅义伟就突然宣布退出了?

在菅义伟弃选后,谁将成为下任自民党总裁以及日本首相立即引发广发的分析和猜测。已经明确表态参选的岸田文雄、高市早苗以及河野太郎,潜在参选的岸信夫等,再次站在聚光灯下。

那么,谁最有可能胜出?日本未来的新首相对中国持什么态度,日本政权更迭又将如何影响中日关系?

1

日本广播协会(NHK)今天一早率先爆出这个突然的消息。

日本首相在官邸召开记者会之前,执政的自民党在总部召开了一场临时会议。在这场持续了仅10分钟左右的会上,菅义伟向党内宣布了不参选。

1.jpg

获知消息的一众日媒倍感意外。共同社网站今天上午的置顶头条,一直都还是菅义伟表态参选的新闻。

报道说,菅义伟2日与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会谈,告知自己将参加29日的总裁选举。菅义伟参选“确定无疑”,媒体们都把焦点放在定于6日进行的自民党高层大换血上。这被认为是提振菅义伟支持率和改善自民党形象的关键一步。

3日的临时会议,原计划是自民党内正式“全权委托”菅义伟开展这场高层人士调整,不料却成了他告知“弃选”决定的时刻。原定6日的高层调整计划,据称也被取消。

菅义伟为什么如此突然地宣布弃选?

按他自己解释,是要“集中精力应对新冠疫情”。

但实际原因,显然不是这般“体面”或简单。

中国社科院日本所副所长吴怀中对补一刀说,菅义伟昨天还说参选但今天就放弃了,多半是因党内高层改组遇到了麻烦。

他想改组和更换的人,党内大佬或政治明星不支持不配合。而菅义伟原指望借此改头换面,拉一个新班子出来选举,结果遭遇碰壁。而他本来就没有自己的派系作后盾,执政基础不牢。这时候四处碰壁,就只能屈从压力放弃参选了。

政权运行遇到很大困难,这在日本历史上并不鲜见,安倍晋三、麻生太郎和福田康夫之前都有突然不干的先例。这也是日本一种独特的政治文化或体制特性。

日本共同社的报道也“印证”着这种分析。

报道援引日本首相官邸消息人士的话说,菅义伟弃选的原因,“在于原定6日进行的自民党高层人士变动无法实现”(亲中共的多维报道说,无法实现更换亲华派的二阶俊博)。

除了党内大佬和派阀压力,这一年来的政绩也无法支撑“菅首相”继续走下去。

吴怀中说,菅义伟上台以来最大任务就是抗疫、举办东京奥运会以及振兴经济等。

但现在,抗疫可谓一塌糊涂,因为盲目乐观和措施不力,日本正遭受第五波疫情冲击;顶着逆风举办东京奥运,但并未如他预期的那样带来个人加分;在东京奥运“净赔”以及新一波疫情冲击下,重振经济的计划也眼见搁浅。

72岁菅义伟被普遍诟病是一个缺乏个人魅力的政治人物,而且近期还屡次在重要场合出现致命失误:

不仅上月在广岛、长崎两市参加原子弹爆炸纪念日仪式时念漏致辞文稿和迟到,还在记者会等场合接连出现口误和混淆词义的情况。

2.jpg

这一系列表现导致日本民众不满日增。8月底的民调显示,菅内阁支持率已经跌至25.8%,再次刷新他任首相以来的历史最低点。去年 9 月上任时,菅义伟政府的支持率曾高达70%左右。

在党内压力剧增以及民众不买账的背景下,菅义伟“自救”的最后努力也告失败。

他本想按照日本政坛“惯例”,先解散国会众议院提前选举,再举行自民党总裁选举。通过把顺序倒过来,他就有望先再次当选首相,然后“顺理成章”的不经投票连任自民党总裁。

但这个想法没能得到党内支持以及疫情紧急状态许可。与此同时,自民党在他领导下的几场地方选举又接连失败,也给菅义伟带来重创。

最近一场“压轴”失败的,就是8月22日的横滨市长换届选举。那里被认为是菅义伟的政治“地盘”,这场失败也让自民党内的派阀们认清了菅义伟的处境和当下的国内政治局面。

以上种种因素之下,菅义伟选择退出,其实是无奈的维持颜面之举。

2

接下来的问题,自然就是谁将成为自民党新总裁以及下任首相?

菅义伟宣布退出后,现任行政改革担当大臣河野太郎立即宣布将参加自民党总裁选举,已经宣布参选的前总务大臣高市早苗则强调“将战斗到底”。在此之前,自民党前政调会长岸田文雄也已明确表态参与角逐。

黑龙江省社科院东北亚问题学者笪志刚说,在此之前,自民党的构想是菅义伟和岸田两人PK。菅义伟退出后,岸田胜出的可能性就增大了。

岸田文雄资历较深,之前被当作首相接班人培养的时间较长,党内声望较高。这次他的准备也较充分,提出被称为“岸田四大支柱”的抗疫和经济振兴对策,被认为在这场竞争中亮了一个头彩。

3.jpg

岸田文雄和高市早苗比较,外交学院周永生提供了另一视角。他认为两人都有希望获胜:具体要看选举时更看重什么。

高市早苗当了多届内阁大臣,是自民党内很有代表性的女性政治人物。同时,她又属于日本右翼,甚至属于极右,之前就曾宣称如果当选,将把日本“自卫队”改为“国防军”。

4.jpg

周永生说,如果看重资历和政策延续性,那么岸田文雄优势更大。但也不排除自民党“突发奇想”,想要推出首位女总裁、女首相或继续往右翼方向偏移,那样的话高市早苗也是有可能的。

除了岸田和高市,安倍胞弟、现任国防大臣岸信夫也是舆论盛传的可能参选者之一。

对岸信夫,周永生认为即便他参选,获胜可能性也不大。这是因为岸信夫从政资历较浅,只当过一届内阁大臣。而日本政坛比较看重资历,不爱推新人,岸信夫这种一般是作为备选培养,不太可能这届就推他上。

5.jpg

除了以上三人,一直“觊觎”首相大位的政坛新生代河野太郎也不容忽视。

中国社科院日本所副所长吴怀中认为,河野参选后,在一定程度上会成为岸田文雄的竞争者,其应有麻生太郎和现任首相支持,也会努力获取其他派系支持。当然阻力和困难可能更大,其参选并非易事。

6.jpg

最终鹿死谁手,现在还不好押宝,最终要看相关候选人能在多大程度上拿到自民党内部前五大派阀的支持。

但有一点,不管谁当选,短命的概率都比较大。

因为现在日本政局已经再次进入了走马灯一样的短暂震动期。菅义伟的继任者同样面临执政基础不牢的问题。10月份的众议院选举,抗疫和经济等各方面挑战,以及在此基础上笼络党内和民众支持,都非易事。

3

新的自民党总裁和日本首相产生后,将对中日关系带来什么影响?

接受补一刀采访的几位日本问题学者普遍带着一种“警惕”眼光。

笪志刚说,不管新首相是谁,上台后对中日关系的影响无非就是两个维度:一个是继续维持现状甚至更加恶化,二个是转向温和,适当改善中日关系。

但这种改善的空间和余地不大。因为日本政坛现在对华鹰派势力不断增强,而且日本社会目前也不具备改善对华关系的民意氛围。另外“国际环境”也不允许,美国在对华遏制过程中一定会强拉日本出头。

因此,新首相上台后如能适当降低对华调门,在现有基础上摸索一些良性互动的可能性,“中日关系就已经算是有所改善了”。

7.jpg


吴怀中也谈到日本国内政治氛围的问题。

他说,现在“厌华”、“反华”正在成为日本国内的某种政治正确。新首相上任后越是根基不稳,越有可能迎合保守右翼派别和选民,以此博取支持守住政权。

这是其一。其二,上台后政权不稳甚至执政时间过短,也会导致政策连贯性差。表现在对华关系上,就是没有足够时间磨合。政权波动期内还很容易生乱,2010年“撞船”事件、2012年日本搞钓鱼岛“国有化”就是一个教训。

还有一大“隐患”,就隐藏在几位候选人身上。

这些候选人总体上比较年轻,1960年代左右生人,属于日本政坛少壮派,特点就是比较信奉现实主义。

其中,河野太郎和岸信夫对华强硬。高市早苗属于极右翼,更强硬。目前来看胜算较大的岸田文雄属于亲美派,在对华关系上,近期也释放过强硬的种种言论。

几位自民党总裁潜在人选身上的这种风险系数,尤需注意。他们这一代政客普遍擅长言辞宣传,迎合国内民族主义。虽然对华强硬程度不一,但总的来说属于日本国内支持“反华制华”一派。

如果岸田文雄上台,周永生说,由于他属于相对温和的,所以中日关系短时间内可能会有缓和。但他又不是什么革新派,几乎不可能主动去推改善中日关系的政策,因此大概率还会延续菅义伟时期的政策。

回顾过去几年的中日关系,吴怀中颇有几分感慨。

他说,中日关系2017年开始加速向好发展,逐渐回到正轨,直至2019年双方达成“十点共识”,确认“构建契合新时代要求的中日关系”。但疫情后,两国关系因种种原因一路下行直到现在。这对双方来说都是弊大于利。

基于历史和现实教训,不能再让中日关系受到日本政权动荡影响。

吴怀中说,刚刚结束的东京奥运会期间,中日双方达成一定默契,中方也释放了善意。接下来的北京冬奥会,日方也已表示予以积极配合。

而且明年将是中日邦交正常化50周年,是一个“大日子”,希望日方能以政权更替为契机,推动中日开启并且维持相对稳定的关系状态。

  • 最新评论
  • RAYTH

    新首相对中国软硬只是表面现象,日本跟中国的关系有钓鱼岛台湾夹着好不到哪里去。看到时侯谁能赢再说。

    屏蔽 举报
  • jinpingxi

    只要二阶俊博这个二货不上,我们就放心了

    屏蔽 举报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