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罗马到东京 60载残奥改变的人生

BBC 2021-08-23 22:50+-

_120078902_268e056d-bfbe-4367-a164-d2f986bec47a.jpg

里约残奥会开幕式

2020东京残奥会于周二(8月24日)开幕时,将会迎来这项体育盛事的60周年(由于因新冠疫情延期,实际上是61年)。自创办以来,它就是精英运动员的舞台,帮助残疾人实现了人生中实实在在的改变。

在残奥会即将开幕之际,BBC访问了数十年来那些曾经代表他们的国家出现在这个最高舞台上的运动员。

改变人生

“我想它(残奥会)带来了很大的影响,它将全世界的人带到了一起,这是在这之前所没有的,”来自伊尔顿的马沙姆女爵(Baroness Masham)说。她曾代表英国参加过1960年在罗马的第一届残奥会。

“我认为它带来了巨大的改变。”

The British team at London Airport, en route to Tokyo for the Summer Paralympic Games, 4th November 1964

马沙姆女爵(中)代表英国队参加过三届残奥会。

1958年的一次骑马事故令她需要以轮椅代步,当时救治她的男人正是后来帮助创办残疾人奥运会(Paralympic Games)的路德维希·古特曼医生(Dr Ludwig Guttmann)。

“当一个人坐上了轮椅,运动就成为治疗的一部分,”她说,“它是生活的一部分,是作息的一部分。”

古特曼医生在英国创办了斯托克·曼德维尔运动会(Stoke Mandeville Games,名字源于他治疗脊椎受伤病人的医院),之后它逐渐演变成了残疾人奥林匹克运动会(Paralympics,帕拉林匹克运动会)。

对于在发生意外前已经是体育迷的马沙姆女爵来说,能够在第一届残奥会中参赛是一个令人兴奋的机会。

“参赛已经非常好,参加国际比赛就更加好了,”她说,“而我喜欢认识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

丢失的奖牌

她在罗马残奥会以及之后的东京和特拉维夫残奥会上的经历是非常成功的——她在游泳和乒乓球项目中赢得了三枚奖牌,只不过并不是全部奖牌都被她带回家了。

“我们在罗马去了特雷维喷泉(Trevi Fountain)旁边的一家餐厅,”她说。

“有人想看我的奖牌,然后我就把奖牌给他们看,之后我把它们放在我的轮椅边上,然后我的金牌滑走了。”

当地媒体发现了这个故事,但是报道的是一个更抓人眼球(哪怕不尽准确)的版本,说她有意将奖牌扔进了这个著名的许愿池。

“我没有那样做,但我也从来没有得到过补发奖牌,”她说,“那真的很恼人。”

突破边界

Anne Wafula Strike racing in a wheelchair against three competitors

参加残奥会同样给安妮·瓦福拉·斯特莱克(Anne Wafula Strike)的人生带来了重大的影响。

“对我来说,体育给了我一次重生。”

自从小时候患上脊髓灰质炎之后,她就一直需要坐轮椅,但是她在30多岁时找到了属于她的赛道。

“体育让我找回了自己——我可以在跑道,在健身房,和身体健全的人一起训练。我感觉自己是平等的一员,我的自信慢慢开始建立起来。”

安妮代表肯尼亚参加了2004年的雅典残奥会。

“它真的神奇,那种幸福和快乐随之而来,满足感是那么巨大。”

令人惊讶的是,尽管东非地区在田径方面长久以来都有很好的成绩,她却是那里第一个在残奥会参赛的轮椅田径运动员。

“那是件大事。我从小到大都身患残疾,我在村里是被排挤的。”

“从一个社区里的边缘人到站上那样一个舞台,还能升起国旗——这就是体育的力量。”

安妮还曾代表英国参加国际比赛——她最初是在英国接触这项运动,婚后也移居到这个国家。

但同样是在这里,她对于残疾人待遇改变的速度感到失望——她在控告一家英国火车公司的车上缺少残疾人卫生间设备,并在这宗有名官司之后赢得了赔偿。

“我很失望,一个发达国家没有给世界做出恰当的表率。”

后来她的工作重点不再是赛道,她曾经担任英国田径协会(British Athletics)的总监,也是英联邦体育界平权的一名先驱者,还获授予大英帝国勋章(MBE)。

“我是(英国)国家资助的体育机构董事会上的第一个黑人,这真的让你看到了这个社会处在什么位置,我们应该如何以身作则。”

从战场到赛场

President Ram Nath Kovind presenting Padma Shri award to Murlikant Rajaram Petkar, India's first Paralympic Gold Medallist during the Civil Investiture Ceremony, at Rashtrapati Bhawan

穆利坎特·佩卡尔收获了印度最高荣誉莲花士勋章。

穆利坎特·佩卡尔(Murlikant Petkar)也是一名先驱运动员,只不过是代表另一个国家——印度。

“作为这个国家第一个残奥会金牌获得者,是我人生中最快乐和难忘的时刻,”他说。

穆利坎特在1955年印巴战争一次空袭当中严重受伤,之后练起了游泳,这给他的康复带来了很大改变。

“是的,作为一名残疾人一开始是我人生中非常令人沮丧和伤心的时刻,我选择让它过去,是因为我明白了作为一名运动员的身份,我既代表我自己,也代表我的国家。”

“假如我没有在残奥会上参赛,我会沉浸在自己没有能力做任何事的悲伤当中。”

穆利坎特的成就包括参加了1968年残奥会,他获得了印度授予的莲花士勋章(Padma Shri )——这是该国的最高荣誉之一。

他相信,印度的运动员在东京将会有更大的成功。

“我感觉我们现在和未来的残奥会运动员将会大放异彩,并为印度取得更多的金牌,创造更多令我们所有人骄傲的时刻。”

推动改变

所有残奥会参赛者都对东京残奥会充满期待,它已经因为新冠疫情而延期了一年。

“我很高兴它能够举办,因为很多人为此投入了很多的训练——我希望它能够顺利进行,”马沙姆女爵表示。

安妮对于残奥会在经历所有这些不确定性之后终于能够在周二开幕,同样松了一口气。

“我非常高兴,运动会要举行了。你能想象这些训练多年的运动员的心情吗?”

“考虑着去奥运,考虑着成家,考虑着转行——然后所有这些都因为全球疫情而推迟。”

她认为,运动员面对这些挑战肯定不会退缩。

“当每个人都面对考验的时候,残疾人的强项就是,我们都非常坚韧,我们做得到,因为我们面前一直都有那么多的障碍。”

“你每天醒来,就有新的挑战必须面对和克服。”

安妮相信,这一点是可以带来改变的。

“体育不仅是突破壁垒——体育能带来力量,体育能鼓舞人心。我希望这些超级巨星回到家乡之后能被好好利用,成为促成改变的催化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