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主播自述:我是互联网“居委会大妈”

三联生活周刊 07-21 17:53+-

   近年来,在短视频平台上出现了一类专门做“情感连麦”的主播群体,他们为连麦粉丝分析情感困惑、提供解决方案,回应着中小城市及农村中老年群体被主流精英话语折迭的情感需求。

  晓文,作为前电视台主持人,承认自己在转型做情感主播的过程中经历了一个“降维”改变。解答情感问题、带货直播成为她的主要工作,获得的收益是此前她在电视台工作时的几倍。在这其中,她深刻感受着小城市中年人的痛与爱。 | 路雅

  以下为受访者口述

  从电视台主持人到主播

  我原来是电视台民生节目的主持人,2020年时,短视频平台上这类情感话题主播很吃香,正好有一家MCN机构的负责人找到了我,让我来试一下。

  我以前就比较关注中老年人的情感生活。在电视台时,我遇到一个事件,一位老大爷婚姻不顺,十几年前就与自己的老伴离婚了,已经成年的女儿也跟着母亲生活。他自己则过着独居的日子,有一天他的邻居突然发现,似乎已经好几天没在小公园和菜市场看到他了,就去敲门,没人应答,才赶紧报警。等警察破门而入时才发现,老人已孤独地在家中过世了。这件事让我觉得非常悲哀。

WeChat Image_20210721175044.png

  《柳烈的音乐专辑》剧照

  平时做节目时我也发现,离异的老年人如果选择夕阳婚姻,常遭到子女以及周围人的反对,他们很难在感情中再找到一个好的归宿。看到来自小城镇的中老年人有大量情感困惑亟待解决,因此,我决定做一个情感主播。

  我在情感直播间的主要工作就是连麦。我所在的短视频平台,直播页面会有专门的按钮。观众可以“抢麦”,手速快的便可以跟我连线。我会倾听她/他的问题,然后作出回应。如果涉及的问题不太复杂,可能我只需要花不到半给小时宽慰、开导一下对方;但更常见的情况是,连麦者与家人有纠纷,需要我现场给其家人打电话进行调解,往往要花上一两个小时,甚至整个直播的时间。

  原来做电视节目时,案例都要经过层层筛选、剪辑,有很多演绎的成分。但在直播间接的每一个麦,接起来之前,你都不知道这个人会说什么。有的人连麦上来,由于情绪过于激动,会直接开骂。

WeChat Image_20210721175127.jpg

  图|视觉中国

  在这里我才发现,自己之前的认知很受限,比如发现自己的粉丝受教育水平和认知能力参差不齐。从我个人连麦的感知来看,许多人初中都没有毕业,有的读到小学二三年级,甚至压根没读过书的也有。

  我经常会遇到一些自己原本觉得是常识性的、不需要问出的问题,比如“我结婚的时候没办结婚证,现在想要离婚,可以补办结婚证吗?”我连麦过一个贵州的23岁女孩,说老公出轨,自己和孩子不知道该怎么办,我问她,你是刚结婚吗?她却告诉我,自己的孩子都八岁了。有了这样的经验,我才慢慢意识到,应该尝试站在不同人的生活背景、认知水平上理解对方。

  缺乏情感教育的中年人

  我的粉丝,年龄段大多在25-55岁之间。就我接触而言,他们70%以上的情感问题都源自于沟通不畅。尤其是中老年群体,不知道如何去表达爱意,不会体贴、理解另一半,这种现象可能源于原生家庭的成长环境。撇开知识教育不谈,我认为许多中年人所受到过的情感教育,是很不足的。

  我在直播间里帮助解决的问题,绝大多数都是有关“如何沟通”:教丈夫如何跟妻子说“谢谢”,教妻子如何正向地表示对丈夫的关心……这种潜移默化的情商教育确实有效果。

WeChat Image_20210721175202.gif

  我收到过的印象最深的一条私信,来自于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大爷。他还很风趣地称呼我为“晓文同志”。他就说,晓文同志啊,我看了你的直播这么久,才发现自己活了大半辈子,在感情处理方面居然不如你这个小丫头。曾经,我和你大娘结婚这几十年来,几乎没有过什么好脸色。因为我很大男子主义,之前从来没跟她说过什么温暖的话,平时有了争执绝不会低头,彼此之间更不会有什么亲吻和拥抱。因为在我们那个年代,会觉得亲吻和拥抱都是“流氓行为”。但是自从看了你的直播之后,我慢慢开始学会了关爱你大姨,学会夸赞她做的饭好吃,甚至出门之前拥抱一下她。现在我们俩的感情越来越好,也很久都没吵过架了。

  我几乎每周都能收到类似的粉丝留言,一般是说听了我的建议,做出些尝试,和伴侣相处越来越融洽了。有些人是看到另一半有所改变,慢慢会被拉着过来看直播,一般是女性拉着男性来看。这种可能双方自己也有改变的意思,只是缺乏途径。

WeChat Image_20210721175228.gif

  除了沟通问题,我还会尽量在直播间里宣传女性独立思想。因为我发现我的粉丝中,很多女性结婚后,就不再工作了,情感和生活完全仰赖丈夫。我就会跟她们说,经济不独立,精神不独立,一旦婚姻出现任何风浪,必然是要崩溃的。我会鼓励她们参与工作,工资高低先不论,起码不让自己与社会脱节,不被柴米油盐局限住。

  当然,我不会讲大道理,我讲的都是案例,比如“五十多岁的张大妈不愿意为自己的丈夫做牛做马、吆来喝去,在沟通无果后勇敢离婚,自己学画、旅游,将人生活得更加精彩。”这样的例子,大家会更好地接受。

  助人与盈利

  我在平台上有几百万粉丝,但直播间人数不算多,只有几千人,甚至不如一些粉丝量不到我的一半的主播。原因可能是其它直播间直播时,会引入有看点的剧本,我不太能接受,我想实在地帮真实的人解决问题。

  有些粉丝会每天守在我的直播间里。我感觉他们平时生活比较枯燥单调,看直播也是一种陪伴和乐趣,可以寄托感情。有了这层关系,我是不主张粉丝打赏的。这样一来,带货就了我重要甚至是唯一的盈利方式。

  但从观众的角度来看,我们是在公益助人,这一点看起来跟卖货盈利是矛盾的。经常有粉丝在公屏上给我打字说,你既然帮助别人,为什么还要卖货?但我不是慈善家,也是要吃饭的普通人。

  之所以坚持带货盈利,不提倡粉丝打赏,还有个原因:专业的咨询师可以收咨询费,但我们这种半路出家的情感主播,并不具备非常专业的心理学知识和助人技能,也没有时间同连麦者建立长期稳定的咨询关系。

  我们顶多算是一个大众调解员,类似于居委会大妈,看到谁家有矛盾,当个第三方立场的和事佬,帮人家把误会说开,给双方找一个台阶下。连麦时,我不但要分析引导,还要给出一个确定意见:你需不需要出去工作?这个婚是离还是不离?很多当事人连麦,就是为了得到一个确定的建议。当然,观众也需要看到一个明确的结果。只有这样,大家才会相信你有处理事情的能力。

  这种判断看起来很难,但其实并不难,因为大多数人是带着自己的倾向性过来的,你能听出来,她到底是不是很依赖丈夫,自己是想离还是不想离。反而是中间,替她分析各种情况,很需要经验。如果是那种完全没主见的,我会带着 “女性要独立”这种指导思想来给出建议,趁机传递一些道理。

  光讲道理也是很枯燥的,我还要注意公屏上的互动,适当地开玩笑、调动观众情绪;而且还要一直想着如何就事论事地分析对方的问题,把实际情况和道理结合。

  我是个共情能力比较强的人,连麦时遇到别人伤心难过,自己也会伤心,甚至跟对方一起落泪。这个时候,就会觉得情感主播像一个过滤器:每天在源源不断地接收负能量,转化成阳光,传递给听众。我自己也有感到委屈的时候:一直在帮助别人解决问题,自己反而生活得很孤单;永远是一个倾听者,自己却不能被倾听。

  但也有很多温馨的时刻,让我能坚持下来。我深刻地体会到了与粉丝间的情感联结。有段时间我身体不好,每周要去打一次针,于是每到周一,就总会有一些人给我发私信,提醒我。我的很多行程安排,他们也都会帮我记着。这样的铁粉不多,但是他们与我之间形成的这样一种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关系,足够给我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