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他!非洲头号乒乓球手叫板中国

德国之声中文网 07-19 00:06+-

尼日利亚乒乓球健将夸德里·阿鲁纳( Quadri Aruna)希望在本届奥运会上与中国运动员能有一拼,并赢得一枚奖牌。他是他所在大陆的最大希望所在。

    image.png

尼日利亚乒乓球健将夸德里·阿鲁纳( Quadri Aruna)

2016年里约奥运会,阿鲁纳在乒乓球男子单打比赛中挺进四分之一决赛,对阵中国冠军马龙。这是非洲人首次在奥运会上进入这一轮。 凭借其快速的正手,这位尼日利亚技术型名将此前击败了多名世界顶级选手:4-0击败台湾五号种子庄智渊;4-2击败德国明星蒂莫·波尔(Timo Boll ),这是乒坛史上最令人惊异的事件之一。不过,马龙毕竟过于强大,阿鲁纳终以0-4输给了这位后来的金牌获得者。  

这次经历给阿鲁纳上了宝贵一课:为能登上领奖台,自己还须更加努力。2020年,这位32岁球星从葡萄牙联赛转入德国乒乓球联盟(TTBL),加盟乒乓球俱乐部队TTC RhönSprudel Fulda-Maberzell,以能与更强大对手竞争。阿鲁纳在艰苦赛季中打了25场比赛,胜率60%。该俱乐部队在本赛季结束时排名第10。他目前是国际乒乓球联合会(ITTF)排名最高的非洲人,全球排名第22位。阿鲁纳告诉德国之声,"我非常高兴能在欧洲最棒的联赛之一的德甲联赛打球。我认为,在德甲获得的经验会在奥运上帮助我。"  

图 阿鲁纳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四分之一决赛后祝贺中国的马龙

阿鲁纳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四分之一决赛后祝贺中国的马龙

  不寻常的开端   

阿鲁纳在尼日利亚的奥约(Oyo )长大,一个浸润着约鲁巴人(Yoruba)历史的小镇。当地孩子们在混凝地上画线,直到它成为一个运动场地。他们找来破碎的石棉和做球拍的扁木,用跑腿收集的钱买来乒乓球。人们可以听到无数乒乓球在水泥地上弹跳的声音。   

在阿鲁纳的内心,乒乓球的简单性与足球的普及性相竞争。玩耍后回家,父亲会拿着棍子等在家门口。家人希望他专心上学。不过,当他在水泥地上明显展示出天赋后,他收到了该市著名教练阿波拉林(Oluwole Abolarin)开办的乒乓球馆的邀请。阿鲁纳说,"幸运的是,他在街上看到了我,把我带到了大厅。我认为他看出了我的天赋。" 

国际上的成功   

从那以来,他成了尼日利亚乒乓球的标杆人物,与该国最优秀的足球运动员一样知名。2017年,阿鲁纳成为第一个在非洲大陆以外赢得ITTF冠军的非洲人。当时,他以4-2击败日本选手吉田凯伊,在琴斯托霍瓦(Czestochowa)举行的ITTF挑战赛波兰公开赛上夺冠。同年,他在ITTF非洲杯上战胜埃及选手阿萨尔(Omar Assar)。然而,这还不是结束。2018年4月,他在澳大利亚黄金海岸(Gold Coast)举行的英联邦运动会上获得银牌;同年晚些时候,他在拉各斯( Lagos)举行的ITTF挑战赛尼日利亚公开赛上战胜法国健将阿沙尔(Antoine Hachard)称雄;2019年,战胜奥地利选手加多斯(Robert Gardos),成功卫冕。  

但凡他在尼日利亚大城市拉各斯参赛,观众便如潮水般涌入。球迷们在苏鲁雷的特斯林-巴洛贡体育场齐声高呼他的名字,形成动人的庆祝盛会。在那里,他就像在家里一样,与众人融为一体。 

图 阿鲁纳在2018年英联邦运动会上摘银

阿鲁纳在2018年英联邦运动会上摘银

巨大期待   

自1988年乒乓球成为奥运会项目以来,尼日利亚一直有代表参加每一次比赛。其中就有阿坦达·穆萨(Atanda Musa)、博斯·卡福(Bose Kaffo)、蒙德·梅罗托洪(Monday Merotohun)和塞贡·托里奥拉( Segun Toriola)。但新近被任命为队长的阿鲁纳,是尼日利亚在奥运会上获乒乓球奖牌的最大希望所在。该国乒乓球联合会主席蒂孔(Ishaku Tikon)说:"如果阿鲁纳在奥运会上赢得一枚奖牌,这将是我国和非洲大陆的一件值得庆祝的大事。奥运会可不是儿戏。这是严肃的事情,我们的目标是获得一枚奖牌。"   

挑战   

COVID-19新冠疫情未能遏制阿鲁纳的干劲。目前,他每天都要在和家人所居住的里斯本平均训练两个半小时。与里约奥运会不同——当时,尼日利亚运动员仍需争取私人财政支持——阿鲁纳现在得到政府资助。阿鲁纳告知:"我在中国打了两场比赛,在多哈比赛,还参加了萨尔布吕肯(Saarbrücken)俱乐部举办的训练营。我从尼日利亚体育部长那里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支持,以能参加这些比赛。这是我为重大赛事所做的最好准备。“ 

图 阿鲁纳在中国郑州举办的ITTF决赛中出场

阿鲁纳在中国郑州举办的ITTF决赛中出场

  要在东京赢得奖牌意味着,他必须无所畏惧挑战中国人在这项运动中的统治地位。在过去的6次赛事上,中国人5次摘金。阿鲁纳就此说道:"乒乓球是中国的第一运动,对之投入了大量资金,有最好的教练。但我认为,此次在东京有可能实现一个惊喜。我的目标是赢得一枚奖牌,我希望自己能走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