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缅边境防疫墙能挡住新冠病毒传入中国吗?

澳ABC中文 2021-07-18 11:07+-

db39b3aae144c1bc65290622d40dd51a.webp

中国政府在中缅边境设立的网墙已经建成,墙内设有照明设备和智能报警系统。(Source: Weibo)

一道被誉为“铁丝网钢铁长城”的隔离网墙,在黑夜里照亮了大半个天空。

这道大规模网墙在中国云南省的中缅边境小城瑞丽高高筑起,目的是为了应对新冠病毒从境外输入。

云南省卫生当局本月表示,当前发现的病毒与德尔塔变异株“高度同源”。

瑞丽市地处云南省西部,人口约20万,是中国第二大陆地边境城市,也是目前中缅两国最大的陆路贸易口岸,覆盖长达169.8公里的中边境线。

随着德尔塔变种在全球100多个国家引发新一轮疫情,瑞丽一直面临来自缅甸的输入型病例的挑战。

9a885664df36259332460e2e17606786.webp

微博网友贴出的网墙照片。

据当地居民向ABC中文介绍,中缅边境的网墙于两三个月前建成,但并没有完全抵挡偷渡者,因为有人用挖地道等方法偷渡入境,因此政府又对网墙做了加固、修补和填埋。

据云南省政府公布的公开信息,当局为打击境外输入病例,不仅沿边境线建立了这道网墙,而且配以监控摄像头和人工智能报警系统。

前澳大利亚驻缅甸大使尼古拉斯·考柏尔(Nicholas Coppel)表示,边境防护网不会对中缅外交产生负面的影响。

2f962bb3fecee72946a790a0df803218.webp

前澳大利亚驻缅甸大使,莫纳什大学副教授尼古拉斯·考珀从国际关系角度探讨了中国的“建墙”举措。

现在蒙纳士大学任教的考柏尔副教授认为,网墙有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中国对合法贸易的流动拥有“更大的控制权”。

“因此,中国在其边界设置防护栏以更好地控制该边界并不是不合理的一步。 ”

巡边力度加强

中国云南省有25个边境县分别与缅甸、老挝和越南交界,边境线长达4000余公里,而中缅边境线则在其中占2000多公里。

自去年9月以来,瑞丽市经历了四波疫情和三次封城。据云南卫健委通报,7月13日,瑞丽新增本土确诊病例一人,境外输入病例10人,瑞丽市目前累计报告新冠确诊病例61人。

据瑞丽市融媒体中心报道,瑞丽的全体公职人员、民兵以及临近城市的军队都加大人力参与守夜,并且岗位、摄像头分布密集。

167cf0d5dd6f626a6b24a2332ea3cd81.webp

姐告边境凹入缅甸,三面与缅甸口岸木姐相连,也是此次确诊病例的集中区域。

“随着缅甸疫情的扩散,让不少人纷纷选择回国。最近一段时间,姐告、猴桥、南伞、猛阿、打洛……这些与缅北地区相邻的口岸,每天都排起长队,挤满了等待回国的人,”报道写道。

两位当地村民告诉ABC中文,瑞丽目前采取边境线上男女岗位轮班的制度,女性负责值白班,男性负责值夜班,人力有所增加;对于在缅甸有亲戚的市民来说,防疫措施让他们无法走亲访友。

b609c07ade38e73436e2885b26a542cb.webp

瑞丽市地处云南省西部,与缅甸缅甸三面接壤。当地有“一寨两国”的说法——一些村寨一半属于中国,一半属于缅甸。

出于对人身安全的担心,他们请求ABC中文在报道中隐去他们的姓名。

“现在瑞丽市政府是建人墙。边境线好几百公里,基本上每隔一段距离就会有人把守,”其中一位居民说。

“姐告口岸已经完全被封锁。瑞丽城区内经过这几轮的核酸检测都没有发现新增病例。新增病例应该都在姐告隔离区内。”

边境墙作用有多大?

在“一墙之隔”的缅甸,第二波新冠疫情正在爆发。除了瑞丽之外,地处云南省西南部的边境城市临沧也修建了防疫隔离墙。

7月12日,缅甸的单日新增病例超过5千人。在同样与云南省接壤的老挝和越南,感染人数也仍在持续攀升。

7b98b416d3a97b653f2c34aa5a5681e1.webp

瑞丽市出现冠状病毒疾病新病例后,人们在一个居民院落排队接受核酸检测。

蒙纳士大学公共卫生和防疫专家杨辉副教授表示,陆上边境防疫本身比较复杂,而随着东南亚邻国疫情的恶化,中国在国境线上的防疫压力加大,当务之急是阻断境外人员入境,防止瑞丽人群向中国其它地区流动。

杨辉副教授解释说,中缅边境修建边境墙有历史渊源,起初的原因并不是用于阻挡病毒,而是为了巩固边防和打击越境、走私、贩毒等问题。

“中缅两国居民在瑞丽和缅甸之间的跨境跨河而居、历史渊源久远,生活和商业来往非常频繁,瑞丽有21万人口,其中将近7万缅甸籍的人,占瑞丽总人口的四分之一。

“因此严防境外输入压力较大,需要非常大的人力和物力投入。”

杨辉副教授以澳大利亚举例说,各州和领地之间在控制疫情方面存在复杂性,而国家之间更加复杂。

“当然,它的实际作用有多大,还需要评估。"

从防走私到防疫

中国的此类边境做法使得与东南亚邻国间的边境关系变得敏感,同时有批评人士将其与美国前总统川普主张的、未完工的长达1609千米的边境墙做对比。

中缅边境长期存在双边人口走私和毒品交易的情况,随着对边境实施更严格的管控,贸易将会中断或受到阻挠。

此前,在中越边境也出现过类似的边境工程。据报道,目的是为了阻拦跨境走私、偷渡、贩毒等行为。

ae9607b7137763f1b8ab1dd75b5ad82f.webp

2020年9月15日,在中国云南省德宏州瑞丽市边境城市的一家酒店,一名身穿防护服的医务人员在两名来自邻国缅甸的进口冠状病毒病(COVID-19)感染者身上采集拭子样本进行核酸检测。

2012年到2017年间,中国在沿北仑河修筑了4.5米高的钢铁围栏,长约12千米,耗资约2900万澳元(约合1.5亿人民币)。

然而,考柏尔副教授告诉ABC中文,中国并不希望因此破坏中缅关系,而是希望在西部地区和印度洋之间建立通路,与佤邦军(United Wa State Army)和缅甸维系良好关系。

今年6月,在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对缅甸军政府实施武器禁运的决议时,中国也投了弃权票。

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张军表示,中国是缅甸山水相连的近邻,缅甸局势“直接关乎中国利益”。

“所以我不认为中国会在这件事上做得太过火,”考柏尔副教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