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纳中国科兴疫苗 宁滥勿缺?

自由财经 06-10 13:24+-

image.png

   WHO 6月1日发表声明,批准紧急使用中国科兴生物技术公司生产的COVID-19疫苗。(路透)

科兴疫苗未公布研究结果 临床数据也不足

世界卫生组织(WHO)6月1日发表声明,批准紧急使用中国科兴生物技术公司(Sinovac)生产的武汉肺炎(COVID-19,新型冠状病毒病)疫苗。这也让科兴继国药疫苗之后,成为第2支获得世卫认可的中国疫苗。不过,由于早期临床数据受到质疑,以及不良反应频传,科兴疫苗在全球开始施打以来争议不断。

同样是中国疫苗,WHO先是批准国药,后来才批准科兴的疫苗做为紧急使用。WHO在5月7日在审核中国国药集团和科兴生物的2支COVID-19疫苗后,最后批准国药研发的疫苗作为紧急使用。而在5月27日,WHO要求科兴生物提供更多有关灭活疫苗“克尔来福”(CoronaVac)的数据。

5月底,消息来源也向华尔街日报指出,WHO要求科兴提供有关疫苗安全性的更多细节,并要求提供有关科兴控股的生产流程的数据,以评估是否符合WHO的标准,并延后到6月才做出决定。外界普遍认为,审查机构的疑虑,可能跟科兴CoronaVac疫苗早期公布的一些临床数据不足有关。

从一开始科兴早期公布的有效性数据时,外界的质疑就不曾停过。一般而言,西方的疫苗制造厂严格控制临床试验,并在同行也能评论的医学杂志上公佈相关细节。但是科兴没有直接公佈研究结果,而且基本上是透过中国政府对外公布。

至于科兴交给WHO的3期临床试验资料,有效性介于51%-84%之间。而2020年底时,土耳其公布克尔来福的保护效力是91.25%,但同一日巴西公布的数据介于50%和90%之间,启人疑窦,巴西在此之前已经3度延后公布相关数据;另外,当时印尼参与试验的公司也宣称科兴效力达97%,但马上又改口,立场反覆。

国际疫苗研究所所长金杰荣(Jerome Kim,音译)指出,科兴疫苗用一种非常混乱的方式推出,而在各国试验方面,部分政府修改了先前发布的疫苗数据,加上科兴控股通常不会公开作出解释,因此让人质疑这些数据是否具有权威性。

image.png

根据香港大公报,全球目前累计接种科兴疫苗超过4.3亿剂。图为曼谷1间购物中心人员接种科兴疫苗。(欧新社)

科兴疫苗 在泰、印、港死亡案例频传

在WHO正式决定将科兴克尔来福纳入紧急使用之前,这款疫苗就已经在中国以外的国家开始施打,包括智利、巴西、印尼、墨西哥、泰国和土耳其等。根据香港大公报,全球目前累计接种科兴疫苗超过4.3亿剂,科兴是中国国内供应最多的疫苗,也是出口量和接种量最大的中国疫苗。

关于克尔来福最重要的有效性证据,是来自拥有4.5万人口的巴西小镇塞拉纳(Serrana)。根据圣保罗的布坦坦研究所(Butantan Institute)和科兴公司共同研究的报告,从2月初到5月中旬,塞拉纳镇的武汉肺炎死亡人数下降了95%,有症状的病例数下降了80%,与该疾病有关的住院人数下降了86%。

但另一方面,自科兴疫苗在全球开始施打以来,在泰国、印度、香港等地,施打科兴疫苗后的不良反应,甚至是死亡的案例频传。路透4月份时曾报导,尽管收到6份接种科兴疫苗后出现“类似中风”的副作用,但泰国政府不打算停用。

中港皆发生 打科兴疫苗“面瘫”

先前也有中国妇人在推特发出影片,指称打了科兴之后发生“面瘫”的情况。根据香港明报,截至6月初,共有38人在接种科兴疫苗后,出现贝尔氏麻痺(Bell's palsy,颜面神经麻痺的1种)。科兴也表示,留意到相关案例增加,正与香港政府研议要把贝尔氏麻痺纳入罕见反应。

而在印度疫情升温后,至少有11名在当地的台干染疫,1名科技公司49岁杨姓台干甚至染疫不治,而这些台干都曾接种过中国科兴疫苗。根据香港媒体报导,截至5月16日,累积34例曾经接种疫苗的死亡个案,24例接种科兴疫苗,香港卫生署则强调,目前未发现任何死亡个案与接种疫苗有因果关係。

直到最近,仍不时传出科兴疫苗争议。泰国国家女排队所有队员与工作人员曾在4月29日注射第1剂中国科兴疫苗,原定5月25日将参与世界排球联赛,没想却在赛前验出26人确诊,被迫退出世界排球联赛。

image.png

WHO希望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更多疫苗,以阻止全球疫情扩散。(路透)

发展中国家缺疫苗 WHO急著解决分配与不足问题

WHO批准科兴克尔来福疫苗作为紧急使用,背后是否有其他动机?华尔街日报指出,WHO希望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更多疫苗,以阻止全球疫情扩散。为此,WHO正在积极募款,而且等到Covax和科兴能达成协议向需要的国家分配疫苗时,预计将有助缓解疫苗短缺问题。

目前全球疫苗严重分配不均,全球疫苗分配计划(COVAX)原本的目标,是希望为所有发展中国家的医护人员施打疫苗,以协助这些国家疫情降温;不过这个想法最终还是太过理想,实际上有能力的国家卯足了劲,确保自己能先获得疫苗,加上计画极度仰赖印度血清研究所(Serum Institute of India,SII)的供给,在印度疫情升温限制疫苗出口后,COVAX遭遇极大难关。

WHO现在正面临国际压力,必须协助发送更多的疫苗到发展中国家。WHO也要求7大工业国集团(G7)6月份在英国举行峰会时,提高疫苗捐款。WHO指出,如果有足够的资金,药厂将能生产更多的疫苗,并在2022年上半年,为全球60%的人口接种疫苗;反之,如果资金不足,较贫困的国家疫情持续蔓延,恐怕会出现新的变种病毒。

再加上科兴的克尔来福是灭活疫苗,相较之下,容易保存而且方便管理,特别适合资源匮乏的国家来使用。可见得比起为科兴疫苗背书,WHO更希望在短时间内解决疫苗短缺跟分配不均的问题。

在WHO宣布批准紧急使用科兴疫苗之前,香港大学分子病毒学专家、医学教授金冬雁曾指出,批准科兴疫苗代表有更高的疫苗需求,不代表对科兴投下信任票;他也说,由于科兴和相关试验的研究人员没有提供足够的细节,对科兴疫苗一些较早期临床数据的可靠性,仍有疑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