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FBI凌晨突袭公寓后 朱利安尼现身说法

大纪元 05-03 20:29+-

GettyImages-1229918103-600x400.jpg

朱利安尼

前纽约市市长鲁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周一(5月3日)否认联邦特工对他违反《外国代理人登记法》(FARA)的指控,他告诉福克斯新闻,联邦调查人员“试图陷害”他。

联邦调查人员上周持搜查令突袭朱利安尼在纽约市的公寓,并查获电子设备,指控他涉嫌在2019年代表乌克兰官员游说川普政府、违反法律。

朱利安尼曾担任川普的私人律师,处理过许多敏感和棘手的事务。

朱利安尼称,上周联邦特工对其公寓的突袭是一种“失控”行为。

“大约早上6点,有人敲我的门——非常大的敲门声,外面有数不清的联邦调查局特工,”朱利安尼告诉福克斯新闻。

“通常情况下,一个曾担任过前美国律师、检察官、市长、副检察长的人,通常他们会收到一张传票——而不是突击搜查他们的家。”朱利安尼说。

“他们只会突击检查唐纳德·川普的律师。”朱利安尼继续说:“除了川普的律师外,我想不出还有哪位的律师被突击检查过。川普是一个特殊的类别,因为他没有宪法权利(意思是,川普的宪法权利被非法剥夺了。)”

朱利安尼介绍搜查时的情况。“他们给我看了一份搜查令,该搜查令是为了找我公寓里的电子产品,理由是涉嫌违反《外国代理人登记法》(FARA),(说我)代表一位不知名的乌克兰官员却没有进行外国代理人登记。”朱利安尼说。

他表示,他从未担任过外国代理人,并对此指控感到“震惊”,而过去他一直主动提出要与纽约南区的美国检察官办公室讨论这些指控。

“我做了51年的律师,我曾经管理过那个办公室,”朱利安尼说,他以前担任过纽约南部地区的美国检察官。

“我了解刑法,我没有违法。”朱利安尼进一步说,他也“非常了解FARA”,并有“完全遵守”FARA。

“我的合同中有条款规定,我不会充当外国代理人,我想向当局展示这些文件,这样他们就会停止他们一贯以来的非法泄密调查,”朱利安尼说。

逮捕令说,怀疑朱利安尼在代表乌克兰进行游说时违反了FARA。FARA要求个人如果作为外国代理人行事,必须通知国务院。

美国媒体之前报道说,联邦检察官提出的一个说法是,朱利安尼寻求解雇前美驻乌克兰大使的行为是在乌克兰官员的要求下进行的,目的是跟乌克兰换取拜登父子的破坏性信息。如果存在这样的交换,朱利安尼即使不涉及经济支付,也可能违反联邦游说法。

在川普推动调查对拜登及其儿子亨特涉及乌克兰能源公司Burisma Holdings腐败案中,朱利安尼作为川普的私人律师,是核心人物。亨特曾是该乌克兰公司的董事会成员。

跟朱利安尼合作的乌克兰人列夫·帕纳斯(Lev Parnas)和伊戈尔·弗鲁曼(Igor Fruman)已被指控向各种美国竞选团队输送外国资金,以获得对候选人的影响,违反竞选财务规定等罪名。

但到目前为止,尚未有对朱利安尼的指控。

朱利安尼告诉福克斯新闻,他和律师最新一次是3月4日,在读到有关他的报道后、联系纽约南区的检察官办公室,要求向他们提供材料。

“我说,‘如果你们有顾虑,请给我一个机会向你们证明这不是真的,’”朱利安尼说。“他们从未同意,也从未停止泄密。”

朱利安尼补充说:“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我试图代表客户影响政府。”

朱利安尼告诉福克斯新闻,由于他作为川普的私人律师,他决定“最安全的做法”是将所有乌克兰客户介绍给维多利亚·托辛斯(Victoria Toensing)律师。

据悉,联邦调查局已经访问了托辛斯。一位熟悉情况的消息人士说,托辛斯交给联邦调查局一部电话,但特工没有搜查她的家。

该消息人士还告诉福克斯新闻,托辛斯被告知她“不是调查的目标”。

朱利安尼称,调查本身是受“对川普总统的恨”的刺激,FBI才这么做的。

“他们已经无法控制他们的理性思维或体面,在对川普失常综合症驱使下,他们有严重的、严重的道德问题,”朱利安尼说。

“他们正在试图构陷我,”朱利安尼告诉福克斯新闻。“他们在试图找寻一些他们可以变成(我)犯罪的东西,一些技术上的违规,一些我犯的错误,把他们全部带走。”

至于调查的任何下一步,朱利安尼说,他的律师罗伯特·科斯特洛(Robert Costello)会代理,他也一直在向哈佛大学法学教授艾伦·德肖维茨(Alan Dershowitz)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