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神秘岛屿 50年前密集拥挤如今空无一人

山末 04-30 12:13+-

1.jpg

  在距离日本长崎市15公里的外海上,有一座面积仅0.06平方公里的小岛,在这个还没有一个体育场大的小岛上却发现了储量丰富的矿产。于是在二战期间,有大量的建筑在这座小岛上拔地而起,这里也一度成为了全世界人口密度最高的地方。然而1974年以后,所有的人都离开了这座小岛。这里成为了一座荒无人烟的“鬼岛”,同时这里也被日本政府禁止登陆,那么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今天我们就来聊聊这座日本“鬼岛”。

  这座小岛的官方名称叫端岛,是日本长崎市外海505个荒岛之一由于小岛外形酷似一艘军舰,所以叫做“军舰岛”。在1887年的时候日本一艘勘探船登上小岛,在上面发现了该岛及其海底蕴藏着丰富的煤矿,就是说端岛就是一座巨大的海底煤矿的海面露出部分。当时正值日本明治维新之后,日本就像一台高速运转的机器,对资源财富和国力的渴望都达到了起点。但是日本本国的资源匮乏,尤其是煤矿,所以开发端岛的煤矿资源就被日本政府列为了重点项目。

11.jpg

  1890年日本军工巨头三菱公司买下端岛,开始从海底矿山开采煤矿,建造了海堤和填海使得该岛的面积扩大了三倍。同时建造了四个矿井,每个矿井的深度达一公里,其中一个矿井甚至横向连接到了附近另一个岛屿。在之后的一个世纪里端岛都是日本最主要的煤矿产区之一。

  这里的环境恶劣常年还伴随着台风和风暴,为了能在岛上抵御台风的侵袭。三菱公司在岛上修建的日本第一座大型混凝土建筑,也就是七层楼高的矿工公寓楼。二战期间,日军强行把4万多名中国人送到日本充当战争劳工,其中有3700多人分配给了三菱公司。这些人被全部送到了端岛,此外还有1300名朝鲜劳工,这5000人就全部住进了这栋七层的公寓楼,可想居住环境是多么的狭小,而这些劳工中并不都是煤炭工人。很多都是学校老师,商人和普通农民,因为这些人都是被日本的端岛招工骗来的,日本当时把端岛描述成一个海上乐园的新城市。

  在战争期间这些人迫于生计来到这里淘金熟,不知等他们上岛后才发现来到了一个地狱,这里的人口密度一度是东京的九倍以上。而在这里这些被欺骗来的劳工们开始了他们极其悲惨的命运。

  整座岛屿在三菱公司的开发下,可以说是用尽的每一寸土地。没有一棵树木,完全就是一座水泥等在小岛的最前端是煤矿堆积场,从海底挖出来的煤矿就先堆在这里。广场前面是修建的第一栋水泥公寓楼,在公寓楼旁边就是海底煤矿的入口,工人们就是从这里下到海底一公里深的矿井中。小岛中间有一座岩石山,这里是小岛的制高点,设有一座灯塔,右边是选煤厂,再后面就是后期修建的一些建筑是为之后的日本移民准备的,所以有一些医院,学校,体育馆甚至还有一座日本神社。

111.jpg

  首先,端岛了生存资源十分匮乏,淡水和食物必须完全依赖外界运输。虽然端岛离日本本土仅15公里,但是这里的海上风暴时有发生。有时候会持续一周,让货运船只无法靠岸,而在这座小岛上三菱公司的管理团队就是上帝一般的存在,他们决定资源将如何分配,在岛上的三菱公司员工最优先获得食物和淡水,而其他的日本国民位于第二等级,最后才是这些煤矿劳工们。

  他们每天要在井下工作12小时以上,没有休息,没有工资,所得的酬劳就是每天最基本的食物和水。而且他们的食物基本都是炸完豆油的残渣,这些豆渣都是日本本土的豆油加工厂的垃圾一船一船的运来,只为满足这些劳工最低的生存需要。而且在端岛肆虐的海风中,这些劳工全身上下只让穿一条内裤。通过一些遗留下来的照片,可以看到这些劳工清晰可见的根根肋骨和绝望的眼神。没有休息,没日没夜的劳作,同时他们还要面对矿井随时的塌方和窒息等待,他们的结局只有这样几种:累死、饿死、被打死,这里就是如同地狱般的存在。

  而出于绝望,一些劳工开始逃离端岛,他们跳过了高高的海堤,想趁着夜色游到15公里外的对岸。可是由于长期的营养不良和过于汹涌的海浪,这些逃离端岛的劳工大多都淹死在海水之中。而一本由日本长崎人权组织编写的《如果倾听军舰岛》一书在韩国发行。这本书收录了端岛中国朝鲜劳工的证词和相关内容,上面描述了劳工们每天的基本生活。

  书中,一名叫做金亨锡的老人回忆道:1943年,我被日本人强制带到了长崎,从三菱煤矿来的人把我推上船,船上坐满了前往端岛的人,我的号码是4416。到了岛上的第一天,我就直接进入了矿井开始工作。我们每天要轮班工作12小时以上,坑道里十分狭小,而且温度非常高。没有基本的装备,连毛巾都没有。我时常用沾满碳粉的手擦汗,久而久之眼睛就看不清了。

  有一次矿井塌方让200人埋入其中,三菱公司并未营救,而是直接关闭了那条坑道,从旁边重新挖了一条坑道,我们被当作牲畜一样使用。

  一名叫做孙仲吴(音译)的中国幸存劳工回忆道:1942年我被强制到岛上时,年仅14岁。我那个时候年纪很小,每天都很饿,但是我却要完成成年人才能完成工作。每天我的安全帽上都要绑上四公斤重的头灯电池,这个重量几乎让我无法承受。下到井里以后,非常炎热,而且很黑,空气也不足。每天下去我都觉得会死在里面。我们每天疯狂的劳作换来的就是那么一点微不足道的食物,而住的条件简直不敢相信,一张床必须和十几个人共用。

  因为采用分班制,我只有在规定的时间内才能睡觉。床上到处都是虱子、蚊子多到令人发指。日本在二战中的接连战败,让其对煤矿资源的需求上升到了疯狂的地步,只有不断压榨这些劳工,才能获得更多的产出。所以从1940-1945年,共有722名中国劳工以及560名韩国劳工。在岛上被折磨致死包括煤矿坍塌事故,极度疲劳和营养不良。

2.jpg

  二战之后,这些劳工都被遣送回国,端岛了这段黑暗历史也被三菱公司和日本政府掩盖,他们还在对国内宣称这是一个新世界城市。为了使国民相信这一说法,三菱公司开始在这里建造更多的建筑以吸引日本国民的到来。因为端岛当时仍然是日本最主要的煤矿产区需要煤矿工人,于是大批的日本煤矿工人和他们的家属来到端岛,男人们白天就在矿井工作,女人们就在家里做家务,他们的孩子们就在学校里上学,在大街上玩耍。

  这里的工人平均工资也比日本本国要高很多,于是端岛建造了很多新式的商店,电影院,娱乐设施,还进口了很多最新式的家电和奢侈品。俨然成为了一个所有人都认为的新世界,在小岛上由于没有机动车道,而人口也过于拥挤。为了让大街上的行人更加有序,这里还设置了行人使用的红绿灯,大家会像机动车一样遵守交通规则。

  而这个时候的矿工条件和当时的劳工有天壤之别,三菱公司给他们提供了必要的装备,每天提供的也是高质量餐食,住宿条件也大大提高。在公共休息日,所有人都会在岛上最大的广场和孩子们一起做游戏,这些照片被发到媒体上,吸引了更多的日本国民。

  在1957年三菱公司修建了一条海底管道以解决从日本本土输送淡水的问题,这样岛上的自来水系统也完全成熟。岛上的居民可以随时去公共澡堂洗澡,这样,1960年代在端岛出生的孩子们经历了一个幸福的童年。由于所有的住宅楼都是相连的,他们在这些楼道里跑来跑去,但是他们对这里的历史一点也不清楚,甚至连他们的父母也不确定这里到底发生过什么。

22.jpg

  到了1970年,随着世界石油产量的提升,煤炭的地位逐渐下降,端岛的煤矿已挤进挖完。在1974年这里的煤矿彻底关闭,所有的工人被转移到了另一座小岛上,连带所有的居民也一点点搬走。端岛也从繁荣走向了末路。后来三菱公司把端岛还给了长崎市管理,但之后再也没有人搬到岛上去居住,因为日本政府在那时就禁止任何人登上该岛,直到2009年端岛的部分区域才对外开放,允许旅游团参观岛上的部分建筑,但是索道之处游客们看到的都是残垣断壁和废弃的水泥建筑。还有些人携带无人机到端岛的核心区域去探险。

  他们走进这些公寓大楼,发现很多房间里的物品,包括一些电器都还在。有些东西散落一地,这些对于当时的人们来说是很昂贵的东西,不知为何没有带走。而且感觉当时走得很匆忙,不像是有序的撤离这个小岛。而且这里据说有人晚上看到岛上的某栋建筑有灯,似乎还看过人影和奇怪的东西,但是白天去看又什么都没有发现,有人说这里冤死的人太多,发生了太多无法描述的事情,才让这里的居民逐渐搬离。

  所有的这一些传说让这里成为了一座“鬼岛”。

  端岛的黑暗历史一直是日本官方不肯承认的一段历史,直到2006年日本政府向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申请,希望把端岛列入世界遗产。作为明治维新时期日本工业遗产的一部分,之前引起了各界的反响。而韩国政府的反应最为强烈,于是在通过调查和评估后世界遗产委员会在日本将端岛列入适宜名录时提出了一个条件,即要求日本必须讲述端岛完整的历史。

3.jpg

  这个时候日本才承认了在二战期间强征大量劳工在恶劣环境中劳作的事实,并承诺将在遗址上对这段历史进行介绍。但登岛的游客们发现,在很多景点的介绍牌上日本在描述这段历史时只提到了韩国劳工,而对中国劳工只字未提仅仅是因为韩国政府的强烈反对。

  2015年,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的世界遗产委员会。经过了九年的实地调查,竟然真的将端岛列入了世界文化遗产的名录,而韩国在2017年拍摄的《军舰岛》电影,才让这段历史被世人所知。

  并且,《军舰岛》的电影团队在韩国募集了20亿韩元在纽约时代广场的大屏幕上播放了一则《军舰岛真正的名字是地狱岛》的宣传片。而这个宣传片被整整播放了7000遍。我相信端岛真正的黑暗历史一定比现在看到的要更加恐怖,这些劳工用血和肉堆砌了日本追求战争的私力。也许他们的生命就这样消失了,但是我们不能忘记这段历史,我们要让更多人知道这段历史。

  也许一切都是战争的错,但其实人性才是万恶之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