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生人口暴跌真相到底是什么

多维 02-09 09:36+-

亲中共的多维报道:2月8日,一份中国2020年出生人口数据“惊爆”全网,中国新生人口出现大幅下跌。据中国公安部户政管理研究中心2月8日发布的2020年全国姓名报告显示,截止到2020年12月31日,2020年出生并已经到公安机关进行户籍登记的新生儿共1,003.5万。这个数字相比于年中国新生人口1,465万人相比,下降幅度居然达到30%。

一时间关于中国人口危机、老龄化危机,经济面临崩溃等说法被再次“翻炒”。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惊悚”。用中国公安部的相关新生儿户籍登记数据去与2019年的最终新生儿数据比较,本身就存在错误,对于“爆点”的追求操之过急。实际上按照每年的常态,截至12月31日已出生未登记户口的新生儿往往达到近300万人。正是这个统计口径上的差别,给了人们带来了太多“惊吓”。

如果同样按照公安部统计口径和正确的算法,截止到2019年12月31日,去年出生并已经到公安机关进行户籍登记的新生儿其实只有1,179万人,远非1,465万人。2020年的新生儿出生数量其实只减少了176万人,下降幅度只有15%。如果计算上已出生未登记户口的新生儿数量,中国2020年的新生儿出生数量降幅大约维持在11%左右。如果考虑到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对于出生率的影响因素,中国新生儿数量的减少并未出现危机情况。

中国的人口出生量变化其实极不平均,可以分为1962至1972年的第一次人口出生高峰,1982年到1997年的第二次人口出生高峰和最近一次2004年至2015年第三次人口出生高峰。这在人口出生高峰之间就是人口出生低谷,出生率会出现逐年下降的趋势。而这些人口出生高峰和人口出生低谷之间其实存在代际关系。人口出生高峰时出生的,其下一代也将带来下一次人口出生高峰的形成。反之亦然。

image.png

作为一个人口大国,中国人口增速的放缓正在让中国社会感到焦虑。计划生育政策的影响、经济增长的压力与分配不公,以及年轻人对更高生活质量的追求,都在困扰着中国的政策制定者。(视觉中国 )

image.png

1952年以后历年中国新出生人口数量呈现明显峰谷周期变化。从2015年以来中国正在进入一个新的人口出生低谷。数据来源为中国国家统计局,2020年数据为根据历年国家统计局与公安部数据差值调整所得。(多维新闻制作)

只不过随着1972年开始实施的计划生育政策和中国经济的发展使得育龄妇女第一胎生育年龄被推迟,中国的人口高峰和低谷延续的时间正在被拉长,差别也正在被拉平。目前,中国遭遇的新生儿数量减少只不过是在度过了最近一次人口出生高峰期(2004年至2015年)之后的一次人口出生低谷。

同时,伴随着这次出生低谷的是中国经济结构的调整,经济发展的压力和对更高质量生活的追求,导致中国育龄妇女第一胎生育年龄一再被推迟,出生率进一步下降。目前中国育龄妇女第一胎生育年龄已经从1995年的22.5岁延迟到了2019年的29岁。中国第一胎生育率已从2.8%下降到了2.4%。

没钱买房、没钱结婚、更没钱养育下一代,已经成为中国绝大多数年轻人面临的困境。而对于中高收入人口则面临着更多事业发展、育儿精力不足等一系列现实问题。这才是中国人口面临的最大问题,也绝非是开放二胎、三胎就能解决的问题。中国解决人口问题的核心还是发展模式的改变。

image.png

1952年以后历年中国新出生人口增幅与经济情况成一定相关性。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较快,新出生人口往往增长较大,但新生人口增长往往落后经济周期2年至4年变化。数据来源为中国国家统计局,2020年数据为根据历年国家统计局与公安部数据差值调整所得,1962年新生人口增幅过于异常,故本图没有显示。(多维新闻制作)

首先是加快经济发展,尤其是增加民众收入、稳定房地产等公共服务和必需品的价格。减少经济发展对于民众的掠夺效应。只有当人的基本需求得以满足,才有能力考虑下一代的问题。这是解决中国人口问题的根本。

其次,中国应加快构建生育支持体系、拓宽义务教育范围。采取鼓励性的税收政策;恢复妇幼保护制度的社会功能;在劳动法、社会保障方面,加强对孕产妇的保护,并将保护期限逐步延长至对育幼期妇女的保护;同时,将义务教育覆盖范围拓展到幼儿园阶段,并对隔代照料实行经济补贴。

目前,中国政府已经在“十四五规划”建议中明确提出:“实施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国家战略。制定人口长期发展战略,优化生育政策,增强生育政策包容性”。应对人口老龄化上升为国家战略,生育政策面临重大调整。

但是,在积极应对人口增长减速和人口老龄化的同时,也不可操之过急。因为任何关于人口的国家政策,其实都意味着对于社会财富的重新分配,意味着政府财政的巨额增长。以中国目前的经济实力,只能在加速经济转型、进行科技产业升级、大幅提高生产效率的基础上,提高社会分配的公平性,加大社会保障,只有这样才能避免陷入过度福利的民粹主义陷阱,最终实现民众福祉可持续地提高。

短期的新增人口减少对于中国经济并不构成严峻的问题,也不存在积重难返的情况。它更多地只是一种预警,对于民众生存困境和发展模式偏离“民本”中心的预警。

  • 最新评论
  • muzzy

    Who cares!

    屏蔽 举报
  • lary

    假消息

    屏蔽 举报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