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对称竞争下的川普绝地反击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号《经纬西东》童大焕评论文章:

【1】 

法不徒以自行,这是一个法律常识。就是说,再好的法律和道德体系,需要人去实践、运行、遵守,它们不会自动走路,自动实现美好社会。

那些以为有了一个好的制度体系,就不会产生大面积、系统性腐败的想法,说轻一点,堕入了制度迷信;说重一点,陷入了理性的自负,以为民主制度完美无缺,无懈可击。其实对理性的致命的自负,本身就是左的表现(真正的右派都相信人心难测理性有限没有完美制度),用这个来解释国内很多自由主义者,他们本质是名右实左,自己却毫不察觉。 

一个好的道德和法律体系,不在于它的设计有多么完美,而在于它能给予法律和道德规范下的所有群体和个人,以自由、公平的博弈空间,博弈,就是反复来回拉锯,进而,在竞争、合作乃至对抗中,实现制度设计所要达到的平衡与公正。 

【2】 

一个好的制度竞争体系,必须要求竞争乃至对抗双方,是在一种自由、平等、公正、透明的竞争环境下进行,它包括了程序公平、过程公平等一系列要求。 

只有竞争公平,结果才会公平;只有竞争公平,竞争双方不论结果输赢,才能心服口服。 

image.png

如果以此衡量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可以发现,从一开始,川普和拜登就处在一种不公平、不透明、不对称的竞争状态下,主要表现在“信息不平等,程序不平等,过程不平等,行政力量不平等”四大不平等上面。 

前三大不平等对在任总统川普不公,后一大不平等对在野总统竞争者拜登不公。 

【3】 

首先是长期左倾化的主流媒体选择性报道和歪曲性报道对川普不利。这个无需另列证据,而且是多年来几乎一以贯之,并非仅仅在总统竞选期间。 

要知道,公众投票的依据,最重要的就是公开信息。对现任总统来说还有以往政绩做一定参考,但对在野竞争者来说,几乎全靠公开演说和媒体对他的报道。 

如果媒体不是平衡报道,而是选择性倾向性报道,显然会在投票公民里造成巨大的信息不平等不公正。 

川普虽然用推特治国进行了局部弥补,但与同等平台的平等公正曝光是不同层面的问题。 

【4】 

程序公正在于对竞争双方必须都是平等公正的,这方面,美国的宪政选举制度经过200多年风雨洗礼,不能说完美无缺,但在大方面上,规则已经比较完善,关键是如何面对新技术时代的新挑战。 

但本次大选中,也有个别州私自修改规则。这部分对川普比较不利。 

比如,林伍德以个人名义诉佐治亚州务卿与希拉里的律师签的有关选举规则修改(主要是如何处理邮寄选票)的协议不合宪法(州务卿没有立法权),并要求因重新计票过程的问题而紧急推迟延期选票认证的诉讼于11月19日被亚特兰大法官Grimberg驳回,理由是作为个体选民没有对联邦选举中违法行为的诉讼权,因为伤害不够大。林伍德已经对结果提出上诉至美国第十一巡回法庭。

【5】 

目的正义,程序正义之外,过程正义也至关重要。过程正义体现的就是“法不徒以自行”的实践正义,没有这个正义,一切美好愿望和完美规则,瞬间归零。 

目前被揭露的过程不正义,基本上对川普不利,主要包括: 

1监票员不被允许靠近观看邮寄选票的开票计票,2在同州不同郡(选举)法律被不公平应用,3选民到投票站投票发现他人已替自己投票,4选举官员被告知不要去探查问题选票,并被要求把选票日期改前,5仅是投拜登的票被发现数次过机重复计入,6威斯康辛州法律严格要求仅在收到申请以后才可邮寄缺席选票,但是现在有10万缺席选票未经申请而投出,7很多地区的选票多于居民,甚至有选票数是居民数的2倍甚至3倍,8投票机和软件公司被和委内瑞拉及左派金主索罗斯有关的公司所拥有和操纵,9.若选举过程腐败,宪法赋权(联邦党人文集68条)通过法律选出总统,而主流媒体无视这个权利进行造谣,媒体无权决定谁是总统。 

【6】 

在上述三大劣势下,川普充分利用在任总统的行政权力,提前做了周密准备,放长线钓大鱼,请君入瓮,绝地反击,有一种“玉宇澄清万里埃,洗尽美国浊浪”的气概。 

这部分显然对川普有利,主要包括几个方面: 

image.png

调动军方力量去德国法兰克福缴获疑似属于CIA的服务器,属敏感证据。行动完全由军方主导,CIA被排除在外。此事实已被川普团队低调承认(先是林伍德转贴国会议员的脸书视频,然后川普团队Brian在电视台承认确有德国服务器事,11月19日鲍威尔在答记者问的时候也承认有此事只是“不知是好人还是坏人拿到的”。) 

在2018年9月12日,签下一个总统紧急行政令《关于外国势力干预美国大选实施制裁的紧急行政令》。

 该行政命令授权采取行动对抗那些确认为已经和正在干扰美国大选的行为:对那些确认已经参与过对美国选举实施的外国干扰的人或组织实施制裁。行政命令要求在每次联邦大选后45天之内,跨部门报告潜在的外国干涉,并在确定后采取相应的行动和制裁手段。没收资产的没收,够叛国罪的,就送进监狱。 

根据这份行政令,“在外国干预美国大选时实施某些制裁”,川普指示政府与州和地方官员协调制定程序,以评估和确定是否发生了对美国大选的干涉。 

除了上述两大行动,还有行政内部雷霆般的换将行动: 

11月9日国防部长埃斯培被川普解职。代理国防部长克里斯托弗.米勒继任。此人拥有反恐战争战场经验,及特种部队从役经历。11月10日,国防部发生人事震荡,大批文职人员被撤职。 

11月18日上午9点,国防部发布视频,代理国防部长米勒签字改革国防部组织机构进行改革,将国防部特种部队指挥权直接收归国防部长。 

11月13日,国土安全局(DHS)下属网络和结构中心(CISA)的主任助理(负责协调州官员,地方官员,计票机器和供应商的人)被撤职,11月18日,CISA局长克雷斯.克雷布斯被解职。 

CIA局长吉纳.哈斯佩尔(Gina Haspel)11月10日被麦康奈尔叫去办公室谈话,内容不明,最近的国家安全高层会议排除她。 

【7】 

一个悬而未决的制度设计问题是:如果下一次,被指舞弊的是在任总统,那么,在野党没有那么多的行政资源可用。如果没有,行政权之外的司法权,即法律程序能启动吗? 

目前,在立法机构层面的法律程序有: 

11月10日,格拉厄姆在参议院听证会上盘问FBI被解职前副局长Mccabe:FBI根据英国一家酒吧的线索投入大量资源调查川普,却没有开展根据CIA提交的有关希拉里和俄罗斯关系指控的调查。 

image.png

11月17日,脸书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和推特首席执行官多西出席了参议院司法委员会的听证会,解释他们的公司围绕总统大选的行为,为何删除或标蓝关于川普支持者讨论选举舞弊的话题和群组。 

司法委员会主席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表示,脸书和推特这两家公司都对保守派和右倾人士有偏见。他建议改革《通信规范法案》(Communications Decency Act)第230条款的内容。该法案在1997年被美国最高法院全票通过判处违宪,原因是法案中反低俗条款与美国宪法的保障言论自由的第一修正案相抵触,只保留了其中第230条。 

而这第230条款的内容称,互联网社群平台只提供公开平台,不是出版商,无需为第三方使用者张贴的言论内容承担法律责任。但如今更重要且更受争议的是,该条款也允许互联网平台基于“善意原因封锁和屏蔽冒犯性内容”,而这已成为美国社交媒体平台和网络论坛,可为所欲为的护航利器。 

格雷厄姆说:“我认为共和党和民主党都担心,社交媒体将使用这种权力来替我们决定我们可以看到什么,我们看不到什么,哪些事是真实的,哪些则不是。”

 民主党联邦参议员布鲁门撒尔(Richard Blumenthal)也说:“将会有改变,这是毋庸置疑的。改变即将发生,我将为230条款带来重大且明确的改革。” 

司法层面,由于属于保守性、非进攻性的力量,官司也还没有打到最高院,我们且慢慢看。

  • 最新评论
  • runqun

    极端民主与极端自由,都是反真民主反法律秩序的,是自取灭亡之路也。

    屏蔽 举报
1